0234448
Sky Aria
[TOP] [檢索] [過去LOG] [管理用]
NAME
MAIL
TITLE
MESSAGE
HP
暗証key (英數字8文字以內)
投稿key (投稿時請輸入
文字色

好久不见 投稿者:Kanagi 投稿日:2018/06/24(Sun) 20:09 No.3805   <Home>
感觉又是那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想看吉原Paro呢…………


無題 投稿者:wsq 投稿日:2018/06/18(Mon) 12:31 No.3804  
太太真的很厉害呢_(:з」∠)_


無題 投稿者:那菲 投稿日:2018/06/15(Fri) 14:55 No.3802  
請求密碼


Private Honey 想要密碼 投稿者:葬葬 投稿日:2018/05/09(Wed) 21:16 No.3776   <Home>
Private Honey 葬儀屋+執事x小姐R21 想要密碼 求個密碼


來求Private Honey的密碼 投稿者:曹家瑄 投稿日:2018/05/07(Mon) 01:42 No.3767  
這邊第一次看您的文是在國中三年級 那個時候就想求了 但因為不小心弄丟了您網頁的網址 到處尋尋覓覓也找不到 就死心了 到了高二的現在好不容易又找到了 就來跟您求個密碼
-
最近看過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觸手篇。無論是情慾的部分又或者是心情方面的描寫都令我心動不已 。非常開心在黑執事坑裡還有人在持續創作,也希望您能夠繼續製作文章。這則留言希望能夠給您打氣。


女朋友變成男人了該怎麽辦?... 投稿者:Paz🍓 投稿日:2018/04/26(Thu) 23:09 No.3754  
庭院花瓣上的露珠將將落下,池邊的鹿威也同往常壹樣發出單調的聲響——壹個本丸壹種再普通不過的清晨。
晨起的燭臺切盡量迅速地整頓好了自己,走進近侍房的裏屋、審神者的起居室。
每天早晨喚醒審神者,並且督促她起床更衣,是壹天之中為數不多的、兩人能夠以戀人身份相處的時間,所以燭臺切總是盡可能迅速地叫醒唐丸,以便多說兩句,儲存壹整天的動力。
但是這壹天,燭臺切卻猶豫了——唐丸仰臥在床上,再普通不過;被子被蹬得七七八八,再普通不過;睡裙被掀到肚皮上,也再普通不過…但恰恰是有什麽不普通的東西叫停了燭臺切的動作。
審神者雙腿之間有半立著的東西脹滿輕薄的底褲布料,呼之欲出。
這難道是什麽從鶴丸那裏學來的新把戲…?略有些生氣的近侍皺起眉頭。這未免有些過分了。
“主人,醒壹醒,”燭臺切的手套涼嗖嗖的,沒多久就晃醒了唐丸。
“早安,燭臺切…妳幹什麽!?”伴隨著略微低沈的聲音,唐丸飛起壹腳蹬開了正在觸摸自己底褲的近侍。
這下傻眼的是兩個人了。
花了好壹會兒,兩人才接受了唐丸變成了男兒身的現實。學會了如何上洗手間,並且穿上了燭臺切提供的新內褲之後,唐丸與往常無異地穿上了慣用的長裙和水手服。
“…就這樣出去嗎?”燭臺切不禁發問。
“嗯…”已經鎮定下來的唐丸手上壹邊熟稔地編著辮子,壹邊回答,“之前好像聽說過別區的審神者有過這種狀況,是由於長時間和非人之物共事導致軀體的性別紊亂,政府已經有相應的對策了,在附近的駐點做個什麽儀式,好像幾天就能恢復了,壹會兒申請壹下吧。”
“…那要告訴大家嗎?畢竟這麽大的事…”燭臺切壹邊問著話,壹邊上下打量唐丸——不僅是下身長出了異物,聲音略微低沈,胸口變得扁平,下巴的輪廓也硬朗了起來。
“…聲音的話就用感冒糊弄壹下吧,其他的應該不是特別明顯,對於這個被稱作過‘女裝大佬’的自己我還是很有信心的,”最後在腰間系上掛刀的紅繩,唐丸走近燭臺切討了壹個擁抱,“他們如果問起來就如實說,沒問就多壹事不如少壹事,好嗎?”
“……”燭臺切向下看著這個腦子裏對接下來的對策壹清二楚的主人,壹時間竟啞然失笑,“那應對大家這麽熟練的審神者大人,妳自己沒什麽難受的嗎?”
唐丸看著他皺成壹團的臉,回以壹個爽朗的微笑,“除了內褲壹直往下掉,沒有了,男兒身的體驗,我期待好久了。”
“這可真叫人頭疼呢…”
門外短刀們打鬧的聲音、和泉守被堀川強行拉起床的抱怨聲、筋肉部屋的各位哼赤哼赤的跑步聲都漸漸清晰了起來,不那麽普通的唐丸和燭臺切在本丸的壹天開始了。


“…所以妳們親著親著正要做起來的時候,妳因為摸到○○停下來了?”
“…是的,很差勁吧。”晚上偷偷從近侍房遛回寢室的燭臺切把室友太鼓鐘打發到了鶴丸和大俱利的房間,請來了鶴丸交流人生,兩人點著壹小根蠟燭暗搓搓地講著悄悄話,“然後主人她就相當善解人意地說自己身體不習慣,還是不要做了…就那麽壹瞬間的事,我就後悔了,這可怎麽彌補啊……太不帥氣了。請務必幫我想想辦法,鶴先生,畢竟今天只有妳和小伽羅看出來了,我只能找妳商量了。”
鶴丸裹著太鼓鐘的被子,活像個來聽恐怖故事的中學生,“……我覺得俱利仔還不知道,我問他有沒有覺得審神者不對勁的時候他說‘她不是因為胸變小了所以不開心嗎’,主人變成男人這種事…妳還是別告訴他比較好。”鶴丸想象著大俱利伽羅得知真相時的精彩表情,壹邊頭疼,觀察力好就要半夜和燭臺切談這種煩惱嗎,能者也太多勞了吧,“停下來也不全是妳的錯,要妳壹下子和男人做也挺難的。要不妳等主人恢復了再說?”
燭臺切回想了壹下當時審神者那個有點受傷的小表情,覺得這麽著也不是個事兒,但是拖著鶴丸說這個好像對老年人也不太好,幾經權衡,還是謝過鶴丸,回近侍房待命了。



身體變成男人這種事,唐丸不是沒有想過——但是真的發生了又是另壹回事。
身上的力量變強了,長手長腳的身體也更加靈活了,但體型倒是沒有發生巨大改變,除了觸感不再柔軟之外似乎沒有什麽其他不適。
但是顯然,這幅身體讓燭臺切感到不適了。
陪髭切、三日月、鶯丸搓著麻將,唐丸心不在焉得輸了好幾把,臉上衣服上貼滿了彩條。趁著三日月和鶯丸跑去舒展筋骨喝個茶的空檔,髭切發難了,“這位小夥子搓麻將心不在焉啊,妳叫什麽?”
聽著這個軟軟糯糯的聲音唐丸心裏壹驚,“…我是這個本丸的審神者唐丸,有點工作上的事情煩心,沒有好好打,不好意思髭切殿下。”
“……家主不是女孩子嗎?又是我記錯了…?”髭切看著收拾牌桌的唐丸,微微瞇起了眼睛上下打量,不過他恢復得很快,站起來就揮揮手要走,“算了,那不重要,接下來我要去找肘丸手合啦,家主再見!”
將麻將桌推回室內,唐丸長出壹口氣。看來還是低估這群刀男人的觀察力了…雖然三日月和鶯丸什麽都沒說,但是保不準這些千年老刀精心裏沒點譜。眼下最省事的辦法顯然是跟著燭臺切,但是誰叫昨晚發生了這種事…現在沒有膽量跑去粘著燭臺切啊。
仔細壹想,現在的狀況就像是有壹天早上燭臺切變成了女人壹樣,再怎麽樣朝夕相處的戀人總會感到別扭,更別說現在自己在燭臺切眼裏根本是個“掏出來比妳大”系女友。
“…這怎麽搞啊。”
唐丸由衷地感到為難。


無題 投稿者:Dhdhj 投稿日:2018/04/23(Mon) 08:36 No.3753  
想看葬儀呀


無題 投稿者:Dhdhj 投稿日:2018/04/23(Mon) 08:33 No.3752  
怎麼都是錯誤勒


無題 投稿者:Keeva 投稿日:2018/04/23(Mon) 08:22 No.3751  
為什麼都不對QQ


無題 投稿者:Keeva 投稿日:2018/04/23(Mon) 08:18 No.3750  
10秒太快了啦 記不得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

NO: PASS:

- K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