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dora ~01 ~

在病床上打了個大大的喝欠,將手中已經看過三遍的雜誌往旁邊放,拿起遙控看看有什麼比較好的節目來排解一下無聊。

看這個樣子,誰都不會相信她是三個星期前那重大車禍的唯二倖存者。

和另外一位輕傷患者不同,她生命垂危地被送進醫院。

全身到處骨折,內臟破裂出血不止,送到醫院的時除了微弱的心跳和腦波以外,沒有任何生命跡象的少女,誰都認為她成為事故的第二十三名的罹難者只是時間的問題。

但,她很幸運地逃離了死神的魔掌。

不過短短兩個星期,她就從加護病房轉到一般病房了。

可以說是接近異常的恢復速度。

但對本人和親屬來說,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她已經不是第一次遇到如此的車禍,狀況和那個時候幾乎一樣。不同的只有,這次她不再是唯一的僅存者了。

僅僅十九歲的人生就遇上兩次幾乎喪命的意外,居然都可以幸運存活下來,不知該說她命不該絕,還是天生歹命躲不掉劫難。

已經有過長期住院的經驗的她,待在醫院並不是太難熬的事情。

只是,這一次的車禍,對她的影響遠遠比十歲的那年來得巨大太多。

百般無聊地換著台,看到那幾乎二十四小時播放的新聞又出現車禍的鏡頭,她忍不住直接關掉電視;即使那不是她的車禍的回顧場面也一樣,她看不下去。

現在的她,沒有足夠的意志力去控制自己的感情。

不管是看還是聽,只要是跟車禍有關,她相信自己隨時都可能爆發。

大學開學前夕,三五好友相約一起去溫泉旅行,途中卻發生了擦撞意外。

豪雨中,接駁公車和計程車擦撞後,接駁公車撞破護欄摔下了山,計程車則是撞上了山壁。

除了兩名外,其他人全部罹難。

每次聽到車禍相關的新聞,都會讓人眼眶就會不自覺地發熱起來。

為什麼都只有她一個人活下來了呢?為什麼她一個人要學習忍耐失去所有人的傷痛

呢,這種痛苦有什麼意義嗎?

叩叩──

熟悉的敲門聲響起,她慌張地抹去快要不聽使喚地落下來的淚水,不想讓人發現她的狀況。在這個時間會來敲門的人只有一個人,要是被發現她又落淚就不好了。

「睡覺嗎?」
沒有聽到回應就逕自開門進來的是大學生模樣的年輕人,手上還提著一堆紙袋。

「哥,我沒睡。」
眼淚已經抹去,她穩定自己的聲音使它聽起來普通。

「不行喔,多睡才會恢復的快。」
來到床邊,大手寵溺地摸摸她的頭:「新的雜誌、漫畫還有影片,夠妳消磨一段時間了!」

「謝謝。」
她報上笑容。

這所謂的一段時間,可以說不到二十四小時。因為明天的這個時間,他又會拿新東西來想辦法讓妹妹排解無聊了。

哥哥的好她感激於心,只是,有個地方頗讓她為介意。

「你幫我帶來的,該不會是那些卡通吧。」
住院這樣的時候,每天都會來看她的,就是這個唯一的哥哥了。並不是爸媽不理會她這唯一的女兒,只是父母兩人都在大公司做高階主管,忙碌到沒日沒夜的生活很難抽出時間來看看女兒的臉,所以照顧住院女兒的工作,

自然就由這個大她二歲,現在正在唸大三的哥哥──翔已一手包辦了。

「什麼卡通,要叫動畫!」
對於妹妹的錯誤,他很堅持地糾正。

即使這是每天都要講好幾遍的事情,他依舊要改變妹妹對動畫的偏見。對於哥哥的堅持,她只有嘆氣的份。

「拜託,只有阿宅才會叫卡通為動畫好不好,我又不是阿宅。」
對於哥哥這樣『自曝其短』的行為,做妹妹的很不以為然。明明知道會被人用有色眼鏡看還沾沾自喜地說自己是宅,她還真的是滿想知道這些人的腦袋是怎麼樣構造的。

「喂,妳這是偏見喔!」

「我哪有偏見啊!我這是大多數人的看法好不好。」
雖說她並不以宅哥哥為恥,但要把她給改造成宅,那就真的不用了。
「好了,我們別說這個了,你有幫我拿我要看的電影來嗎?」

「放心吧,我拿了很多電影版來,一定會讓妳喜歡。」

「電影版?」
直覺告訴她,哥哥拿來的肯定不是她要看的東西。

「現在正流行的機器人動畫的電影版,還有偵探故事的電影版…對了,妳說想看的海盜的電影版,我也有拿來喔!」

「所以…你今天拿來的,也全部都是…卡通…?」
雖然得到的答案很有可能是百分之百肯定,但她還是想問問看。

「對啊!我都已經看過是好作品,也希望小蓮妳也看看。」

「喂,我說要看日劇你拿卡通給我看就算了,我要看電影你也拿卡通來,是不是故意的啊!」

「我沒拿錯。」

「誰說的!我說要看加勒比亞海賊,你拿海賊王給我看。」

「是海盜的故事,沒錯吧。」

「啊,討厭啦!」
每次只要講到卡通跟電影比較的事情,翔已就變成一個無法溝通的人,說過來說過去都是卡通,讓她快想要抱頭哀嚎了。

「小蓮,枉費媽媽生了張秀氣的臉給妳,給了妳蓮美這樣優雅的名字,可是妳卻一點都不秀氣也不優雅,要是當初媽媽給妳取了個比較有陽剛味的名字,妳現在搞不好已經變成潑婦了。」
有模有樣的搖頭,讓蓮美更為火光。要不是她現在雙腳骨折,而且只有一隻左手,一定會一拳打過去,即使那應驗著要成為潑婦。

「那個…朱小姐,量血壓的時間到了…」
看著兄妹倆這樣吵嘴,推著車子的護士小姐,實在是不知道該找什麼時機插嘴比較好。

「啊,對不起…」
看護士小姐傷腦筋的樣子,可能還吵到隔壁房間的人了吧。

「不要緊。」
見識多的護士早就已經習慣了。「看妳激動的樣子可能血壓也不太對,我還是等一下再來好了。」

「不好意思…」
不只是蓮美,翔已也低頭道歉。而護士小姐只是笑笑,就推著車子走了。

「哎哎,吵到別人了。」
把音量降低,翔已拉了張椅子過來坐下,手邊開始將袋子裡面東西拿出來放好。
「昨天帶來的都看完的嗎?」

「嗯,看完了。」
電視根本沒有好看的東西,書也很快就看完了,幸好還有這些影片可以打發時間,不然像她這樣只能躺在床上動都不能動,還真的是會無聊到死。

「那今天給妳的部分,應該也可以一下子就看完吧。」
桌子上的光碟都收下去,又換上新的,同時也將她翻得差不多的雜誌一起拿走,讓周圍的環境看起來乾淨一點。

「不要我出院的時候,變成比你還利害的宅就好了!」
那 堆放在檯子上的光碟肯定又是卡通,對她來說也只是比無聊的電視好看一點而已。雖然興趣不大,不過那也是哥哥的一番好意,她也就這樣照單全收地通通都看完 了,這一段時間看過的卡通漫畫已經是她過去所看過的三倍了,等她出院的時候搞不好已經可以將老哥的收藏品全部看完也說不一定呢!

「不可能,妳沒有那種天份。」

「喂…」
這輩子,她還是第一次聽見翔已這麼快速、這麼堅決地否定她的話,讓她的自尊瞬間有一點點的小傷;即使她根本不想成為阿宅!當宅還需要什麼天份?還是根本就只是拐著彎罵她笨啊,真的是聽不下去!

「對了,關於妳大學的事情,我們決定先幫妳辦一年的休學,明年再去上學。」

「喔…」
以為會聽到妹妹大聲反對的聲音,沒想到她就這樣靜靜接受了,反而讓他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才好。畢竟妹妹對於能跟好友一起考上大學的事情感到十分興奮,雖然也覺得她休息這一年未來會比別人慢是件可惜的事情,但是考慮到她的心情,也許這是最好的決定。

「醫生說我至少還要二個月才能出院,去學校也肯定趕不上進度,還不如休息一年比較好。」
沒有特別的反應,蓮美的聲音十分穩定。

「嗯,我們也是這麼想。」
妹妹強忍痛苦的樣子,他不是沒看到,但他也只能這樣表示。這場意外讓蓮美受傷的,不只是身體,還有她的心。身體的傷只要住院就會好,但心的傷口,卻不知道還要多久才會癒合。

「對了,這個是要給妳。」翔已從口袋拿出個小紅包。「這是跟媽祖求來的平安符,要戴好。」

「是。」
沒有任何拒絕,蓮美讓哥哥戴上這條肯定是母親在忙繁工作途中,偷閒去幫她求來的平安符。

小紅包乖乖地在頸上搖晃。

這次的意外把父母兩人都嚇掉了半條命,要不是她人不能走動,一定會帶她到台灣各地靈驗廟宇大拜小拜,感謝神明媽祖保佑她大難不死。明明是大公司主管階層的高知識份子還這麼的迷信,大人的思考方式還真是讓人難以理解。

「朱小姐,量血壓的時間到了。」
剛剛來過的護士,已經轉了一圈又回到她面前。

「是。」
看著護士小姐把車給推近,翔已連忙站遠一點讓出位置來。

「你每天都來真是辛苦了。」準備著器具的護士微笑著。

「不會,一點都不辛苦。」比起妹妹在昏迷加護病房時候的煎熬比起來,現在根本就是天堂了。

「明天我再拿新的片子給妳,今天要看完啊。」

「我也要睡覺的,這些哪裡看得完啊…」

「慢慢看,會看得完。」
將先才整理好的物品拿起,翔已揮揮手。
「我先回去了。」

看著翔已的離去,護士小姐不禁笑。
「朱小姐妳真好,有著那麼愛護妳的哥哥。」

「人是很好,頭腦也很好,就是不知道為什麼是個宅。」
對於這點,身為妹妹的蓮美始終無法理解。

「每個人都有興趣的嘛,長大後就不會再喜歡這些小孩子看的卡通了。」

「是這樣嗎?」
對於護士的話她有點半信半疑,至少她自已就不認為翔已的宅指數是會因為時間就可以消磨的東西。

「應該是這樣。」
看著血壓計,護士小姐點點頭。
「狀況很好喔!」

「真的嗎?」

「以我看過的患者來說,妳的恢復非常順利,可能會比預定的還要早出院。」

「太好了!啊,不過我是不是還要去復健科呢?」

「復建不一定要在醫院才能做,即使在家中也沒問題。只是朱小姐妳入院的時候內臟有受傷,最好是待傷口完全癒合再出院比較讓人安心。」

「這樣啊。」同樣要躺著生活,在家中當然比在醫院舒服囉。不過既然是牽扯到傷口癒合的問題,她還是乖乖地留在醫院比較好。

「真的恢復到不需要醫院的時候,醫生會安排讓妳出院的,別擔心。」要蹦蹦跳跳年紀的女大學生乖乖地躺在醫院好幾個月,辛苦的程度護士小姐也非常的明白。

「謝謝。」

「不過在醫院中都是多吃少運動,很多並人出院後都胖了很多,朱小姐也要小心。」

「啊,我會注意的!」
看著護士小姐推車出去後,蓮美偷偷捏了一下跟以前一樣沒有贅肉的腰,才放心地吐了口氣。
拿起翔已送來的新雜誌,晚飯前的時間可以好好消耗在這些的書刊上了。

晚飯後,將手提電腦放在腿上,放進翔已帶來的光碟讓影片播放出來。用小小14吋的螢幕看閃亮的畫面還真有點辛苦。和哥哥不同,不懂日文的她只能看畫面看字幕來打發時間。

不過比起故事的內容,那個坐在鍵盤前面的尖帽子小妖精更吸引她的視線。

在手提電腦的鍵盤前面的空間,一個如同娃娃般的小孩子就坐在那邊,坐下來後連一個手掌大都不到,戴著大大的尖帽子拖著長長的黑斗篷走來走去,蓮美給他取了個尖帽子的小名。

自從在加護病房張開眼睛之後,這個尖帽子就已經在她的身邊;一個周圍的人都看不見,只有她才看得見的存在。

看得見他人所看不見的存在,對蓮美來說已經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了。

從十歲的那個事故後,一覺醒來居然開始看得到以前看不到的東西,那是被稱為『陰陽眼』的眼睛。

據說人遇到一些危及生命的重大事故後,往往會得到一些特殊的能力;即使這能力是當事人不希望的東西。

看得到這些東西說不害怕是騙人的。

她又不是喜歡接觸未知世界的人,這種能力對她根本沒有意義,反而只是困擾。

但漸漸的,她不放在心上了。

反正她只是看得到,聽不到也摸不到,實際上並沒有什麼可怕之處。久而久之『看得見』這樣特殊的能力,也僅僅是視界中會出現奇怪東西的行為罷了。

對於她有陰陽眼的事情,家人除了叫她不可以跟其他人說以外,倒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意見,而她自己也沒有跟任何人說,即使是最好的朋友。

這個尖帽子,多半是她事故的那天從現場帶回來的『東西』吧。

站起來的時也不過十五公分,看起來像是娃娃又小又可愛,還會自己走來走去;也會倒著睡覺,非常悠然自得地在她身邊晃來晃去過自己的生活。

沒有什麼敵意也沒有危險性,而且非常的可愛,蓮美也就沒有想要趕他走。

不過為了不讓人擔心,她沒有讓家人知道身邊跟著這個尖帽子,省得大驚小怪地抓著她去各大廟宇走一趟。

而起比起螢幕上的卡通,尖帽子的反應比較讓她有興趣。

如果在精采的地方按了暫停,他就會很著急地看著蓮美;如果看到一半切掉的話,尖帽子就會很失望地坐著,讓她不自覺地又把電腦打開。

看著他多變的表情,好像養了個小小的寵物一樣,會為尖帽子的反應會心一笑。如果出院的時候尖帽子還跟著她,也許會一起帶回家也說不一定。

就是因為在醫院這樣寂寞的地方,尖帽子的存在對她才有意義。

至少,在這樣的時候她不想獨處。

獨自一人只會讓腦袋去想更多有的沒的的事情,將自己推入絕望和自暴自棄的深淵。

不管是誰都好,只要不要讓她一個人在那邊胡思亂想就好了!

也許翔已也了解她的狀況,所以才會每天拿那麼多片子來逼她一天內看完,讓她沒機會也時間去想些不該想的事情。

這些到底好不好看,蓮美自己是看不太出來,反正她沒有成為宅的資質,也自然不懂這些作品的奧妙。不過看尖帽子看得很高興,應該就如同翔已所說的一樣,那些都是相當好看的片子吧。

看那些閃來閃去的螢幕,蓮美悄悄地打了個喝欠。

以前的自己不是會那麼容易的想睡的人,可能是因為受傷的關係體力還沒恢復,會動不動就想睡。

稍微挪動一下姿勢想要更舒服地看螢幕,這樣的行為反而讓眼皮更加沉重了。趁著螢幕開始放字幕的時候,蓮美悄悄地閉上了眼睛,等一下開始放片頭曲的時候再繼續看;她是這麼想的。

但睡神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容易打發,只要閉上眼睛馬上就會成為祂的俘虜,任由畫面繼續流逝,蓮美的眼皮動都沒動,就這樣進入了睡夢的世界。

張開眼睛的時候,手提電腦已經停止了播放,畫面也變回她所熟悉的風景桌布,漆黑的房中唯一的光亮來自這個螢幕。

熄燈時間的醫院只留下辨識用的緊急照明,走廊上也一片寂靜,宛如世界上只剩下她一個人般。

看樣子她應該是睡了一段時間。

眨眨還有點睡意的眼睛,應該要收拾一下手提電腦好好躺下來睡覺了。

突然,光碟機從手提電腦咻的一聲彈出來,把她嚇得差點叫起來。

好端端的電腦的光碟機怎麼會突然彈出來呢?是剛剛碰到了嗎?

才想要伸手將光碟機給推回去,手還沒伸過去,她就已經露出只能以目瞪口呆來形容的表情了。

之前還乖巧地坐在電腦前面看著影片的小尖帽子,居然自己操作光碟機,將裡面那幾乎跟他一樣高的光碟片給拉了出來!

更驚人的是,他居然還可以將旁邊另外一塊圓盤放進去中,再推著光碟機小跑步地用力地關上它。

整個動作一氣呵成,雖然是大動作但卻沒看他辛苦抹汗。

不只是如此,在聽見光碟機旋轉的聲音之後,他又跑回到電腦前面,站上感應式滑鼠板,利用走動的方式移動白色小箭頭來到正確的地方,用力地踩兩下啟動影片播放程式。

當畫面又開始繼續流暢地播放時,尖帽子就來到舒服地地方坐下,繼續開始欣賞片子。

一直到音響開始播放出音效的時候,蓮美才像是大夢初醒般地回過神來。

這、這怎麼可能啊!

小妖精自己換光碟片看影片?是她車禍撞壞腦袋才看到的異象,還是她現在根本就是在作夢?

恢復正常轉動的腦袋,第一件事就是伸出手去,毫不猶豫一把抓住端坐在鍵盤前面的小東西。

「好痛!」
要不是這一聲慘叫,也許會就這樣捏傷他了。
「妳做什麼!」

「…會說話…」
而且音量頗大她還聽得懂!

「放開我啦!」
除了頭和鞋子以外的部分全部都被蓮美握在手中,尖帽子不斷地掙扎想要脫困,但狀況上似乎是有點困難。

將影片按下暫停後,尖帽子的掙扎也停止了,只是繼續用很不滿的表情瞪著蓮美。

不知道是對被抓到了感到不滿,還是因為片子被暫停了沒得看了。

從小時候就開始『看得見』那些東西的蓮美來說,不管看得見什麼東西都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只要他人不說,蓮美也就不會去告知人附近有這些東西。

小妖精之類的東西,以前也看過很多,不過就只有看而已。

像這樣直接抓住,還是第一次!

感嘆這種東西先放到一邊,重點是,有自己換光碟吵著要看影片的小妖精嗎?

宅文化已經入侵到妖精界,就連妖精都懂得如何用光碟片看影片,而且還是卡通,這種事情叫人怎麼去相信啊!

不過還有另外一件事情讓她震驚,什麼時候從只能看,變得摸得到也聽得見了啊?

特殊能力每次遇到意外都會進化是王道沒錯,但她可不可以選擇不要成長啊!

一直被她給握著的小妖精,又不滿地喊痛,蓮美才回過神來看他。

「你…叫什麼名字?」
蓮美的詢問讓尖帽子呆了一下,從她的角度可以很容易的發現,他的視線避開著她在左右張望著。

想慢慢說也沒關係,蓮美也很耐著性子等他回答。

「如果你想繼續看卡通的話,最好是回答我的問題。」
這個威脅似乎是相當的奏效,尖帽子終於是很不情願地開口了。

「我叫…天空之城的龍貓…好痛!」
話才剛說完,蓮美馬上毫不留情地用食指彈了他的額頭一下。

「你當我笨蛋啊,這種名字誰聽都知道是騙人的!」
把放在旁邊的兩張光碟的標題組合起來就可以騙得過她,太天真了吧!

就算她不是宅好了,這種名字也會被簡單拆穿。

要是他用卡通角色說是自己的名字,她搞不好還不會發現呢。

「我、我叫…」
尖帽子圓圓的大眼睛滴溜溜往附近看。
「我叫前情提要。」

二話不說毫不由猶豫,蓮美又用力彈了尖帽子的額頭一下。

拜託!
不要畫面上的字幕寫著前情提要,就說自己的名字是前情提要好不好?這根本是把人當成笨蛋嘛!

而且,他真的知道前情提要是什麼意思嗎?

「你再騙我我就更用力喔。」
不能接受再被當笨蛋耍,蓮美威脅著。

「嗚嗚…」
除了頭以外都被蓮美掌握在手中,像是被魔王給抓住的公主般,尖帽子根本就沒有反抗的能力,就算想撫摸已經有點紅腫的額頭都沒有辦法,只有張著飽含淚水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很吸引人的同情心,會想要將他給放開。

他飽受委屈的樣子,蓮美還真覺得自己像是個抓住手無縛雞之力的貢品的大魔王。

不行!不能因為他露出可憐的樣子就心軟!

蓮美用很堅持的目光看著手中可憐的人質,表示她不會因為這可憐兮兮的表情就把一切當作沒看見。

僵持了將近幾分鐘,終於是尖帽子先放棄,低聲地開口。

「…我叫…瓦泰魯…」

「瓦泰魯啊…」
聽了尖帽子的名字,蓮美終於放開他,讓他在鍵盤上面坐好。
「不過還真是難唸的名字,就叫你尖帽子小妖精好了。」

這下子,換瓦泰魯瞪她了。

既然要給人取綽號又何必問人名字,開始就隨便叫不就得了。

「可是,尖帽子小妖精也滿難唸的,尖帽子和小妖精,你自己挑一個吧。」

足足瞪了蓮美有一分多鐘,瓦泰魯只應了一句。
「隨妳吧。」
反正他的回答沒意義,眼前的女人一定都自己決定好了。

「那就叫你尖帽子!」

「為什麼是尖帽子?」
如果叫小妖精他還可以理解。

「因為你的帽子尖尖的,所以就是尖帽子。」

「是嗎?」
張著困惑的大眼瞪著自己這件附有帽子的斗篷,這個真的有很尖嗎?

「是啊。」
蓮美的回答非常堅決。

眨眨大眼,瓦泰魯決定不要為這件事情繼續堅持下去,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掛在心上。

「我可以繼續看下去嗎?」
閃亮地幾乎是可以看到星星的大眼睛說著拜託的話,不管是什麼樣的人都無法拒絕吧。

「嗯,盡量看吧。」
帶著笑容,蓮美按了一下畫面解除暫停模式,螢幕上的畫面又繼續流動,瓦泰魯的眼睛又亮晶晶地追隨著畫面了。

雖然是宅,但是小妖精的可愛是不會因為宅指數而降低。

醫院中的生活,似乎會比先前有趣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