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dora ~05 ~

再過二個星期就是聖誕節了。

明明沒有宗教信仰也沒有放假,但是人們就是會找個藉口找樂子玩,也給餐廳、娛樂業和禮品業帶來龐大的商機。

不用上課也沒有打工,閑肆在家無所事事這種感覺,還真的是讓人覺得時間太多不知道該怎麼用呢!

不是不想找事情做,因為辦了休學沒辦法去大學,想要去打工家裡也反對,要她出院後不要那麼急著找事情做,可以多休息一下。

家人的心情她很清楚,但像這樣讓她閒閒的什麼都不做,反而更很容易胡思亂想。

想要約朋友一起,也因為不到大學放假的時間,不好意思打擾人用功,只好一個人在這樣天氣不錯的時候,在街上消磨著時間。

唯一不讓她感到寂寞的,是這個在身邊晃來晃去的小妖精。至少還有個可以說話、可以一起笑鬧的存在,讓人的心情感到慰藉。

住院的時候還不覺得,現在可以不注意周圍目光的親近相處,讓她更了解瓦泰魯這隻妖精。

小小的他表情多變,一舉一動都吸引人的笑容,這個生物一定是神製造出來將可愛這個形容詞給具現化的存在!

可以徹底地表現瓦泰魯有多可愛的方法,就是給他吃甜食。

除了糖果以外,喜歡吃香軟又蓬鬆的東西,比如說雞蛋糕、法式鬆餅之類的,鮮奶油蛋糕的話就會整個人栽進去,露出無比滿足的表情享用著美食。

不要以為是甜食就照單全收,香氣不夠不行、不新鮮不行、太甜也不行!吵著要吃又還要挑嘴,蓮美還真的是滿想罵人的。

最驚人的還是不管多少都吃得完,每次都可以將比他的身體還大好幾倍的食物給完全吃下去,這種已經超越人體的奧妙應該叫做妖精的神密吧。

除了甜食以外,瓦泰魯也很喜歡可愛的東西。

只要在店中看到可愛的娃娃之類的,他馬上會奮不顧身地抱上去,就差沒在上面打滾。

也幸好周圍人看不見他,不然這樣的行為還真的是會害她被店員給趕出去呢。

今天也是,在瓦泰魯的央求之下買了剛出爐的雞蛋糕,還在尋找一個可以坐下來慢慢品嘗的地點的時候,朝她而來的男性聲音讓她停下了腳步。

「前輩!你怎麼這個樣子?」
哪個樣子?朝著她而來卻又完全無法理解的言語,讓蓮美抬頭看聲音的來源。

那是個身高約一百七十五公分左右的年輕男性,穿著一身漆黑,滿臉詫異。

雖然是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但蓮美也保證自己絕對不認識他。

而且被看起來比自己還年長的青年叫前輩,即使他的視線很篤定,蓮美還是覺得他根本找錯人了。

才正打算轉身就走的蓮美,耳邊卻意外地傳來瓦泰魯的聲音。
「可愛吧。」

「可、可愛是可愛啦…」
青年的聲音聽起來很困擾。

「嘿嘿…」
不用看也知道,現在瓦泰魯一定笑得很滿足。

現在是怎樣?

小妖精是巨人的前輩?

什麼的前輩?

突發的狀況讓蓮美無法正常的運轉思考,只有腦袋空空地聽著兩人的對話。不過在周圍的人來看,則是那高大的男性對著一臉呆相的蓮美努力地說著什麼的樣子。

「可是,前輩你這樣工作怎麼辦?」

「嘿嘿…」
面對男人的疑問,瓦泰魯一樣只是笑著而已,但不知道為什麼光是聽著他的笑聲蓮美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眼前的青年更是變了臉色。

「呃,前輩…我、我想起來我還有事情…」
慌慌張張找了個不算是藉口的藉口,青年幾乎可以說是拔腿就跑,連瓦泰魯的回應都沒聽就就自顧自地離開,留下什麼都沒搞懂的蓮美在現場。

前輩、工作,沒有辦法跟小妖精串起來的單字在蓮美腦中轉著,連手上拿著雞蛋糕的事情都忘了,直到瓦泰魯扯她吵著要吃蓮美才像是大夢初醒一樣。

把疑惑的事情先擺一邊,附近找了個地方坐下來,讓瓦泰魯來到膝蓋上將雞蛋糕給他,就看他一臉滿足地大口大口地吃著。

「喂,剛剛那個人是誰?」

「誰?」

「就是那個叫你前輩的人。」
說沒有興趣是騙人的。

算上住院的時間,瓦泰魯跟她已經是共同生活了三個多月的對象,但除了名字外,蓮美對他的一切可以說什麼都不知道。

只把瓦泰魯當作可愛寵物看待的蓮美,對於他私人的事情一點都不放在心上,直到發生剛才的事情為止。

無法說明心中那不可解的疑惑感,偏偏剛才的對話又不算是有結果,讓蓮美的好奇心無法收拾的不斷擴大。

「嗯…」
抱著幾乎有身體一半大的雞蛋糕,偏著頭滿臉困擾的瓦泰魯,不知道是不想說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說。

等了幾秒沒有反應,瓦泰魯又繼續將手中溫熱的雞蛋糕給啃完,還沒擦去嘴邊的小碎片就朝蓮美伸手。
「我還要!」

「喂…」
這算什麼,想用這種方法逃避問題嗎?太小看她了吧!

「不跟我說就不給你吃了。」
跟她所想的一樣,一聽到這個威脅,可愛的小臉馬上垮了下來。看到這個表情又不知道狀況的人,會以為蓮美做了萬惡不赦的事情呢!

當事者的蓮美,也因為這樣的表情差點就放棄了自己抱持的疑問。

不行不行,差點就又被這傢伙給敷衍過去了!

蓮美用力地將突然蹦出來的罪惡感甩去,萬分認真地看著瓦泰魯,很確實地表示她要知道答案,不接受敷衍。

等了幾分鐘,瓦泰魯依舊是維持困擾的表情,什麼都不跟她說。

「為什麼不跟我說啊?」
這是有秘密到這種程度的事情嗎?

「嗚,因為…我…」
低著頭玩弄著手指的小妖精,實在是很想讓人抱緊他尖叫著好可愛,能忍住這樣的衝動,蓮美都覺得自己很偉大。

「因為,我不記得他的名字。」
一口氣將自己的煩惱說出來,蓮美反而有種不知道該怎麼回應的暈眩感。

拜託,那個人叫什麼名字不重要好不好!她真正想要知道的是,為什麼他會叫你前輩這件事情。但看瓦泰魯的表情,蓮美覺得自己沒辦法繼續追問下去了。

嘆口氣,蓮美又拿出一塊溫熱的雞蛋糕,看瓦泰魯一臉興奮地抱住,溫柔又寵溺的笑容盪漾在她臉上。

暫時就先這樣算了吧。

快步地在街上奔跑著,懊惱著自己快要趕不上和盧亞雲的午餐時間。

都是因為瓦泰魯啦,在路上看到可愛的東西還是美味的東西都會在她耳邊碎碎唸,害她不自覺地就會被他牽著鼻子走。

「我要掉下去了啦!」
抓在蓮美的肩上哭叫著的瓦泰魯,但她衝耳不聞。

「你以為是誰害我快遲到了!」
害她只能上氣不接下氣拼命跑。

「可是…」

「沒有可是!」
看到盧亞雲已經站在店門口,蓮美趕忙閉上跟瓦泰魯爭吵著嘴。

「小蓮,不用那麼趕啦。」
看她氣喘吁吁的樣子,盧亞雲只有搖頭。
「晚幾分鐘我不會生氣的。」

「不要啦,好不容易約妳出來午餐,不想讓妳等。」
身為家裡蹲還遲到,她自己都沒辦法忍受。
「我們趕快進去吧。」

「恭喜妳成為本店的第十萬位客人!」
才剛剛踏入店中,突來的祝賀聲讓蓮美只有愣著接受的份。

和侍應生興奮的聲音一起響起的,是驚人的鼓掌聲和羨慕的嘆息聲。

滿頭問號的蓮美回過頭往店外看,一個募集第十萬位客人的立式招牌放在那邊,上面密密麻麻寫了不知道什麼東西。

「今天在本店的消費全部打對折,還奉送您特製甜點。」
一邊介紹著狀況侍應生一邊帶位到兩人席。

「哇!好好喔!」
和蓮美一起坐下來盧亞雲不禁說著。只不過前後進入店中的順序不同,居然就得到十萬位客人這個禮物,真的是讓人十分羨慕。
「因為半價優惠,今天是蓮美請客喔!」

「好啊!」
半價就代表可以多吃一倍,因為總預算並不改變。
「不過啊,我從來都沒有得到過什麼十萬位客人這樣的優惠,沒想到還真的有這種事情。」
看著菜單想著要如何跟蓮美敲詐,盧亞雲的聲音還是有小小的忌妒。

「我以前也沒有,是最近才有的。」

「最近?」
好運也會有風水輪流轉這種事情?

「嗯,最近。自從出院以後,就覺得運氣變得特別好。比如說在很容易買到再來一罐,不然就是抽獎都會中。」
好像,自從開始飼養瓦泰魯後,這種小小的幸運就不斷接踵而來,那孩子就像是帶來幸運的妖精一樣。

「喔,老天爺還真是公平。」
點著頭,盧亞雲的語氣聽起來非常接受這樣的狀況。

「怎麼說?」

「小蓮妳可能是在之前的意外中用光了所有的厄運,為了公平所以現在也要將好運都用光,以後人生才會正常。」

「是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她應該在意外得救的時候就用光了所有好運才對吧。

如果不是太過於幸運,怎麼可能會連續兩次遇到那麼大的意外都得救呢?

「是啊。把好運跟厄運都用光後,人生就會變得順暢啦。」

「嗯…這樣的話,我還是比較希望由小小幸運和小小不幸累積起來的生活。」
像這樣大大不幸後慢慢得到的小小幸運,總覺得很不划算。

「這樣沒有大起大落的人生多無聊啊。」

「不會,我覺得那樣很好。」
如果波濤洶湧大起大落的人生意味著,失去全部只剩下自己的話,給她選擇的機會,她絕對會拒絕那樣的人生。

現在不管給她多少幸運,都無法彌補她所失去的一切,也許真的就如盧亞雲所說,她已經用盡了人生中所有的不幸了。

對複雜的人生有所期待的盧亞雲,蓮美也不打算說明這令人感到難過的事情。

只要現在還可以還可以笑著跟朋友在一起,對她來說就已經很足夠了。

一頓愉快的午餐費用又打了對折,這種好運如果常常出現,好像也不錯。

送別了有課得先回去的盧亞雲,蓮美就一個人在路上閑晃著。

這段時間因為無事可做,只好在街上遊蕩的生活,也不能說毫無收穫。

以前只知道上學的路線,就算假日有去其他地方,也只是走馬看花,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注意到街上有哪些建築物、哪些商店、店裡又是賣些什麼。

偶爾從電視上得到的資料,跟自己實際踏出去的感覺實在差很多,長這麼大才開始認識自己所居住的城市,還真的是有點過去的人生是空白的感覺。

「啊,好香…」
空氣中漂來雞蛋和麵粉加熱後所散發出來的香甜味道,以前對這毫不關心的蓮美,也因為瓦泰魯的關係常常吵著要吃的關係,開始有點習慣了。

「尖帽子,你要吃嗎?」
不管吃了多少都永遠可以繼續吃的瓦泰魯,蓮美已經習慣他無限的胃袋了。

只是平常都會在耳邊饗起吵著要吃的聲音,現在卻安安靜靜。

「咦?」
詫異地停下腳步,蓮美看著自己什麼都沒有的的肩膀。

拍拍羽絨夾克胸前的口袋,裡面空無一物。

那傢伙是什麼時候不見的?

沒有冷靜思考的空間,蓮美馬上拔腿跑回剛剛吃午餐的地方。

先才還在那邊吵著要吃蛋糕,因為盧亞雲在那邊不方便所以才沒有理會他,該不會是這樣所以把瓦泰魯忘在店裡面了吧!

喘著氣,不用幾分鐘蓮美就跑回了店門口。

「歡迎光臨! 啊,妳是先才的…」

「對不起,我忘了東西。」
沒有理會帶位的侍應生,蓮美筆直地來到她先才的座位,

現在已經換了不同的客人,現在座位上的客人一臉莫名其妙。

「小姐,不好意思…如果有撿到客人遺落的東西我們都會放在櫃檯。」
攔不住她侍應生慌慌張張說著,就連領班都過來了解狀況,就怕她嚇到了客人。

張望著座位的周圍,不要說黑衣的尖帽子小妖精,就連條蟲都沒看見,乾淨到非常符合衛生標準的餐廳。

一般來說遺失物是會放在櫃檯沒錯,可惜瓦泰魯就算別人看得到他,活蹦亂跳的妖精應該也不符合遺失物的標準。

「對不起,我好像忘在其他地方了。」
陪個笑,侍應生根本就沒搞懂狀況,蓮美就自行離開了。臨走前她還聽得見店裡面竊竊私語,不過這已經不重要。

站在路上,蓮美努力地釐清自己的記憶。

今天,瓦泰魯確實是跟著她一起出門。邊走邊在耳邊碎碎念不說,在餐廳中還吵著要吃蛋糕,這樣子讓人印象深刻,讓蓮美更確信有把這小寵物帶出門。

但…從餐廳離開的時候,瓦泰魯還在嗎?

這個部分的印象相當模糊。

記得是要他不要吵,往旁邊一放,然後就沒聽見他的聲音了…

對,一點聲音都沒有。

難道是跑到其他人的桌子上去吃點心嗎?因為太可愛了就直接被人給帶回家了吧。

可是…等等,瓦泰魯並不是人隨便都看得到的存在,必須要看得見那些不想看到的存在的人,才會看見那孩子。

也有可能是帶出了餐廳,但是在路上遺失了。

沒有辦法的蓮美,只有沿路慢慢走,路上每一家瓦泰魯可能會進入的店,也一家一家進去看,希望能趕快找到。

為什麼會有這麼著急的心情,她自己也不懂,不過現在可以稍稍地理解那些寵物走失還花大錢找的主人的心情。

不知道走了多久,開始酸痛的腳和染上赤紅的天空告知著流動的時間,嘆口氣隨便找的地方坐下來,臉上已經有掩飾不住的疲倦了。

「啊,是找到新主人了嗎…」
手肘放在膝蓋上用雙手撐住臉,蓮美的視線望向遙遠馬路的一端。

找了這麼久都沒看到,應該是真的不見了吧。

那麼可愛又貪吃的傢伙,只要隨便拿片餅乾就可以收買,被拐走也一點都不稀奇。把他放著不管確實是她不對,但奔波了一個下午連個影子都沒看到,還有哪裡是可能找得到那孩子的地方呢?

「……回去吧。」
都已經找了這麼久都沒找到,沒有任何線索就如同大海撈針,這樣找下去一點意義都沒有。

如果那孩子會認路,現在應該自己回到家了。

颯的一聲突然刮起讓人睜不開眼睛的強風,視野中充滿著沙塵,閉著眼睛待強風過去的瞬間,還以為自己會跟風一起飛走了。

「什麼啊,難道是有颱風要來嗎?」
用手撥一下已經整個吹亂的頭髮,蓮美不可置信地低呼著。

新的一年都快要來了,她可沒辦法想像跟颱風搏鬥的聖誕夜跟新年的悲慘樣子。

今天一天已經夠她累的什麼都不想管,只想快快回家。還沒踏出回家的腳步,又因不遠處傳來的聲音讓她停了下來。

梳著雙辮看上去約五、六歲的小女孩,幾乎可以說是跌跌跌撞撞地邊哭邊走,那樣子很難讓人不去理會。

社會是無情的,這種事情早就知道了。但小女生一個人哭哭啼啼地走在路上也沒人關心,人們都只是漠然地顧著自己,讓人更加體驗社會的冷淡。

「小妹妹,妳怎麼了?」
看不下去的蓮美,也不管自己算不算多管閒事,走到小女孩前面蹲下去拉起她的手。

也許是因為好不容易有人注意到她,小女孩馬上哇的一聲大哭出來,蓮美嚇了一跳不說,她同時也感覺到周圍投過來驚訝和不諒解的視線。
之前這孩子邊走邊哭都沒人理會,現在來責怪她是不是不太合理!將悶氣放在一邊,蓮美現在要做的是安慰這女孩。

「好了,別哭了。」
從口袋拿出糖果塞入小女孩的口中,感覺到香甜味道的小女孩馬上就停止哭泣了。

沒想到這個平常準備用來封瓦泰魯嘴的小糖果,在這個意外的時刻還派得上用場。不管是小孩子還是妖精都可以用糖果收服,讓人只有苦笑的份。

停下哭泣將精神集中在糖果上的小女孩,情緒終於平穩下來了。
「小妹妹,妳為什麼哭?」

「我找不到哥哥…」
帶著淚音的稚嫩童音會呼喚起人的同情心,會讓人有不管到天涯海角都要幫她把人找出來的衝動。

「這樣啊,那姊姊帶妳去找警察伯伯好不好?」

「不好,哥哥說不可以跟不認識的人走。」
雖然還在哭,但神智倒是很清楚。

這下換蓮美傷腦筋了。

對啦,以現在的社會治安來說,教導小孩子不可以跟陌生人走是正確的。可是,像這樣迷路的時候,一樣不能變通的話,那該怎樣帶小孩子回家呢?

路上想要協助她的人,搞不好也是因為這樣的理由而束手無策,只好讓小女孩自己想辦法,繼續在路上徘徊著找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現的哥哥。

不!她不能這樣做!

小孩子迷路回不了家已經夠可憐了,還讓她自生自滅地亂走,這樣被壞人拐走也只是時間問題。

這時候即使手段強硬一點,也一定要必須帶她到警察局去。

「小妹妹,姊姊帶你去找哥哥。」
偶爾說點善意的謊言也是必要的。

「真的嗎?」
破涕為笑的興奮樣子實在是太過於耀眼,害蓮美回答的時候都快要沒辦法掩飾自己的謊言了。

「嗯,是、是真的…」
她是要帶她去找哥哥沒錯,不過是要去警察局請警察伯伯幫忙就是了。

終於得到貴人相助,小女孩興奮地抱緊蓮美,催促著她快點上路。

前後差這麼多的反應,還真的是讓人哭笑不得。

才牽起小女孩的手還沒來得及跨步走,背後的聲音又教她停下腳步。

「這不是朱小姐嗎?」
這聲音不用回頭看也知道是誰,最近偶然還真是多啊。

「哥哥!」
比起蓮美的聲音,小女孩興奮的聲音更是蓋過了一切,馬上掙脫了她的手

往後跑去,用力地抱住聲音的主人。

「南先生,這位是你妹妹…」
兄妹和融的景象是很不錯,唯一的問題就是年紀差距太大,如果說是南旭陽的女兒都不會讓人覺得奇怪。

「這孩子正確的說是我的堂妹,只是她都叫我哥哥。」
抱著女孩,南旭陽也苦笑著。
「今天帶她出來沒想到自己亂跑,還好沒遇到壞人。」

「不,哪裡。」

「今天我得先帶她回家,下次再請妳喝咖啡道謝。」

「不用那麼麻煩啦!」
只是她一時同情憐憫心作祟,才不是為了什麼謝禮呢!

「大姊姊,謝謝妳!」
快樂地揮著小手,小女孩似乎是覺得蓮美真的是幫助她找到哥哥的天使。除了揮手以外,她還親了她一下。

「朱小姐,今天不好意思我的車停得比較遠,就先帶她過去了。」

「別介意我的事情。」
揮手看著一大一小的影子一起離去,蓮美突然有種自己好像忽略了很重要事情的感覺。

而且從剛才開始,她就一直種很不對勁的感覺,但是到底是什麼她也說不上來…

南旭陽帶著女孩離去這件事情嗎?

不對,南旭陽本來就不是壞人,而且小女孩也認識他,應該不是這個問題。

那,到底是什麼…?

盯著地上自己的影子,腦子不斷迴轉著,答案似乎就快要呼之欲出……

「那個好香,我可以吃嗎?」
突然在耳邊響起的熟悉聲音打斷了她的專心思考,也差點嚇得她放聲尖叫。

「你…」
瞪向突然出現在肩上,掛著天真爛漫笑容的小妖精,蓮美突然有著想要掐他一把的衝動。
「你跑哪裡去了?」

一整個下午的時間都為了找他而浪費掉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又無聲無息地回到她的肩上,這行為已經夠讓人生氣了。更可惡的是,他居然還擺出一副什麼事情都沒有的無辜表情,真的讓人有點想要抓狂。

「嗚,在、在那邊…」
沒想到蓮美會那麼生氣的樣子,瓦泰魯小聲回答。

瓦泰魯指著離午餐的餐廳不遠處的玩具店,敢情他又因為裡面可愛的娃娃流連忘返了吧。

「真是,害人那麼擔心!」

「…妳擔心我?」
大眼睛眨啊眨,不太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的樣子。

「廢話!」
這是什麼怪問題,蓮美沒好氣地瞪過去。

「那,我要吃那個!」
綻放出燦爛的笑容,說出的話卻還是跟食物有關。

「不給你吃。」
不聽話的小孩要懲罰,今天絕對不能心軟!

「嗚…」
用眼淚攻勢也無效,她沒那麼好說話。

「回家了。」
無視肩上傳來抱怨的聲音,蓮美自顧自的往前走。

才穿過兩個路口,刺耳到幾乎難以忍耐的剎車聲和劇烈的碰撞聲同時響起,之後是圍觀人們的叫喊聲,車禍又再度發生了。

在城市街頭每天都會發生好幾次的意外,已經讓蓮美見怪不怪了。平常的她總是裝做沒看見地快步走過,但是今天的她卻沒辦法。

圍觀的人群中,有個和世界格格不入的存在吸引了她的視線,就是那漆黑的身影讓蓮美停下了腳步。

以前也見過不少次,全身以漆黑的斗篷覆蓋住,扛在肩上的鐮刀在夕陽下彷彿染滿了鮮血,彩色的世界中唯一的黑白。

公正且公平地帶領死者離開這個世界的存在,人稱為死神。

以前看到死神,總是只有模糊的灰色影子,這麼清晰的樣子還是第一次,不禁讓她多看了幾眼。

既然死神會出現在這裡,也就代表這'場車禍是凶多吉少了。

已經知道結果的事情不用多管,不快點離開等一下警車、救護車、記者和看熱鬧的群眾會包圍這裡,要回家可就難了。

剛剛舉起的腳步,卻在看到死神斗篷下的樣子時怔住,維持著姿勢無法動彈。

那張讓她印象深刻的面孔,想要忘掉還需要一段時間。

那天,莫名其妙抓著她喊前輩的青年,就是這個男人!

不管裝扮如何變化,她都不會認錯人,因為靈魂散發出來的氣息永遠相同。

原來他是死神啊…

似乎發現了注視著自己氣息,他的視線也轉過來,想要知道是誰膽子那麼大一直盯著死神看,不耐的神色在碰到蓮美的瞬間發出光芒。
「前輩!」

隨著快步走來死神的視線,蓮美才驚覺地看向肩上的小妖精。

「你…是死神嗎…」

「嗯。」
爽快沒有任何猶豫的回答,蓮美也同時聽見了心中有什麼斷掉的聲音。

「我遇到的事故,也是因為你…」
顫抖的聲音,連她自己都聽得很清楚。

「嗯。」
忍住要快要溢出的淚水,蓮美一把抓起肩上的瓦泰魯,對他的叫聲充耳不聞地往迎面而來的死神那邊扔過去。

「喂!會痛呢!」
莫名其妙地被摔出去,幸好有後輩接住他,不然可就慘了。

抬起頭來,見到淚水緩緩滑下的蓮美,讓瓦泰魯發不出一點聲音。

「我不要再見到你。」
拋下一句話,蓮美頭也不回地離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