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dora ~尾聲~

冬天的腳步悄悄離去,春天的新綠已經染上了樹梢,一切都看起來是那麼充滿精神和活力。

今天對蓮美來說,也是個好日子。

昏迷許久的南旭陽終於是張開眼睛了,而且狀況比想像中的還要好。

當然他並不知道所有的事情,但當那傢伙跟他共用同一個身體的事情,他似乎還多少有點印象,對自己過去的人生像是作夢一樣的感覺,並沒有嬰兒那麼糟。

最讓人欣慰的事情是,會讓他陷入罪惡感的深淵的事情,他似乎都沒印象,可以重新開始一個屬於他的人生。

回到房間關上門,蓮美很不淑女地整個人倒在床上。

連續幾個月來回醫院也真的是累壞了,她現在很能了解當時家人看護她的心情了。

感覺到房間中不尋常的氣息,蓮美幾乎是跳起來的走到矮櫃前面。

「你什麼時候來的?」
抓起只有小妖精大小的瓦泰魯,蓮美瞪著。

「放開我啦!」
被從可愛的娃娃上抓起,他一臉不滿。
「這個是我的!」
當時說送給他的雞娃娃,現在他在捍衛主權。

「你要帶走啊。」
現在這個樣子就算了,想到他變成大人的樣子緊抱著這個娃娃,她就忍不住笑出來。

「唔,暫時留在妳這裡。」
滿臉不情願就是了。

「好啦好啦。」
將瓦泰魯放下,他又抱回了娃娃上面。

這隻小妖精,還真的是沒辦法跟他另外一個樣子聯想在一起。

到底哪一個才是本尊啊?

「你現在是休假嗎?」

「不,工作。」

「工作還在我這裡鬼混?」
雖然是了解偶爾會有想要抱抱這種治癒系娃娃的心情,不過在上班時間就不太好了吧。

「因為這是我的工作嘛!」
嘟起小嘴,他一臉不甘。
「啊?」

「根據上面的調查,因為妳過於生嫩不會管理能力,需要派人監視以免出亂子。」

「所以…你就被降職外派了?」

「哪有降職,這是特殊任務啦!」
那拼命否認的樣子,狀況也八九不離十了。

「好啦好啦,是特殊任務。」
用這麼可愛的樣子說話,會讓人什麼都想讓著他,這樣到底算不算是犯規呢?

「我說,你為什麼要變成這個樣子?」
因為比較節能省炭嗎?

「嗯?可愛吧。」
揚起他天真爛漫的招牌笑容,蓮美開始有點理解了。

瓦泰魯喜歡可愛的東西,喜歡到連自己都要變得很可愛才行,這應該算是病態了吧。

「有沒有糖果?」
水汪汪的大眼閃啊閃,他的任性模式又來了。

看到這麼可愛的笑容就說出不拒絕的話,瓦泰魯該不會是吃定她這點吧。

搖搖頭,蓮美到廚房去看看有沒有瓦泰魯會喜歡的東西。而等著美食的小妖精死神,就繼續在可愛的布娃娃上翻滾,滿臉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