飴と鞭 02 試閱

飴と鞭 02

坐在由セバスチャン駕駛,平穩地如同室內的馬車中,シエル看著窗外流逝的風景,嘆了口無聲的氣。

她當然知道田中不會說笑,但沒想到他居然說服了セバスチャン,而且完全沒有透過他人,自己親手安排了一切度假相關的事宜,連セバスチャン都沒來得及發現就處理好一切,甚至連シエル休假期間的事情都一手包辦,只能說田中不愧是田中,仍舊寶刀未老。

除了行李是セバスチャン自己整理的以外,其他都是田中準備好,他們兩人就被送上馬車往目的地出發。

簡單的說,シエル莫名其妙地被命令休息一個星期。其他細節部分,相信田中都已經跟セバスチャン說明好,她只要負責休假就好了。

連目的地都不知道,就這樣乘坐馬車前進的感覺,讓シエル感到新鮮。

坐馬車需要一整天的行程,セバスチャン來說可能不要半天就到。惡魔的能力對馬車也有效,一開始讓シエル感到神奇且禁止,現在則是只要不要太招搖,勉強都可以接受。

窗外飛逝的景色也沒有什麼好看,シエル輕打了個喝欠閉上眼睛,睡意很快就襲擊她。

或許就如田中所說,她真的太累需要休假,不然怎麼會這麼容易就想睡了呢。

不需要去思考到達目的地之後的事情,シエル放任自己閉上眼睛,讓意識溶入黑暗。

在前面駕車的セバスチャン,即使沒有用眼睛看到,過度靈敏的聽覺讓他光是用聽的就知道シエル已經耐不住無聊而進入了夢鄉。

淡淡揚起嘴角,セバスチャン在高速駕車的同時也更小心路況癲波,別不小心把難得入睡的シエル給驚醒了。

「……少爺、少爺。」

セバスチャン輕輕的聲音將她的意識從黑暗中拉起,眨了眨迷濛的眼,看得見他身後略為刺眼的夕陽,也稍微理解了自己現在身在馬車中的事實。才剛想要伸手揉眼睛的時候,手就被セバスチャン給捉住。

「不可以,這樣子會傷了眼睛。」

「放手!」
掙扎地想要甩開他,無奈她的力氣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沒有理會シエル的命令,セバスチャン彎下腰去親吻她的眼,靈巧濕潤的舌尖吻過眼瞼劃過長睫毛,舔上了眼球。

「啊、嗯…不要……」
只不過是這種程度的觸碰,シエル就不爭氣地發出了嬌喘般的聲音。

被調教到過度敏感的身體,不管是舔吻著她的眼睛的舌尖,還是拂在臉頰上的黑髮,微不足道的接觸都會引起官能的浪。

吻完了眼睛,セバスチャン的唇移動到小巧的耳朵,輕咬著耳邊時舌頭也沿著輪廓滑下,只是這點刺激シエル就忍不住連背脊都開始顫抖。
綁束著長髮的緞帶被解開,柔細的藍灰色長髮披散在座椅上的同時,頭髮上的白薔薇香也跟著盪開,誘人地讓セバスチャン掬起一縷吻著。

「不、不行……」
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放開的手,シエル推著他的胸膛,掙扎地想要從他身下起來。

シエル的聲音似乎沒有進入他的耳中,不安分的手撫上了她的身體,潛入外套中的大手沿著纖腰一路來到被緊緊束起如同男性的胸部,戴著手套的手指解開釦子的瞬間,シエル也狠狠地一腳踹過去。

「你有完沒完!」
捉著自己的衣服,シエル努力往後退,硬是在兩人之間做出點毫無用處的距離。

要知道,他們現在還在馬車上,車門開著セバスチャン甚至還站在外面,潛入車內的上半身卻已經忍耐不住地開始上下其手,在車廂中執事壓倒主人調戲的景象,要是給其他人看到了還得了!

「哎呀哎呀,您還真是不留情呢。」
拍拍自己被踹的身體,セバスチャン苦笑著。

「不夠的話我再多踹幾下。」
無視セバスチャン的嘻皮笑臉,シエル冷冷訓斥。

「還不是因為您無防備的樣子實在太可愛,教人無法忍耐。」毫無警戒的眼眸,實在是太挑戰セバスチャン的忍耐力了。
苦笑著,セバスチャン伸出手,如同面對淑女一樣恭迎主人下車。

「別把自己的錯推到他人身上。」
冷哼一聲,シエル將手交給他,讓セバスチャン牽她下車。

步下馬車,聳立在シエル眼前地是不輸給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大宅的豪華宅邸。

有聽田中說,她休假的地方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別墅之一,即使身為主人,シエル也不知道自己家有這麼豪華的別墅,而且她從來沒光臨過。

看來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中還有很多事情,是她這個主人也不知道,只有服侍了三代主人的田中才知道呢。

建造在離村落有一段距離的地方,既不算太隱密也不是太顯眼,就和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一樣位於灰色地帶的存在。

豪華的兩層宅邸約有五十幾個房間,看這著造型屋內應該還有豪華的後花園,以別墅來說規格有點過大。對年代悠久的上流貴族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來說可能有點不足,但如果是小一點的貴族,就算稱做本宅也毫不遜色。

怎麼想都不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自己建造,而是從他人手上買下,所以シエル才會一點印象都沒有。

「怎麼樣?」

「嗯,完全感受不到人的氣息呢。」
只要站在門口就可以感覺到宅邸內所有氣息,セバスチャン很清楚這裡是個空置很久的空屋。

「這樣啊……算了,趕快打掃好,今晚我想好好休息。」
伸了個懶腰,シエル擺擺手,很明確地表示她是來休假,其他事情完全都跟她無關。

「是的,少爺。」
由セバスチャン牽著步上大門前的樓梯,セバスチャン微笑地推開那有點年代的大門的瞬間,シエル似乎看得見一陣淡淡的光掃過室內。

「歡迎光臨,我的主人。」
華麗大廳上的水晶燈已經完全點燃,大理石的地板也如同鏡子般光亮,氣派豪華的景象讓シエル沒好氣地睨了他一眼,卻也沒說出任何責備的話。

早跟他說過很多次,普通的執事沒辦法一眨眼就做好的事情,至少要做個樣子……セバスチャン後來確實學會如何做個樣子,不過那也只是在外人面前,在シエル眼前,他可是毫不介意地施展自己惡魔的力量。

雖然喜歡惡整セバスチャン,不過シエル也沒興趣在這裡等著他打掃個幾天幾夜,惡整他而讓自己吃虧,這種蠢事シエル才不想做。

對於セバスチャン偶爾的犯規,シエル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讓セバスチャン牽著,シエル挺著背脊如同女王般地踏入大廳。

「您要先到房間休息,還是要在各處看看呢?」

「先去休息吧。」
反正她有一個星期的休假,要到處看看也不急著一時。

「是的,那麼這邊請。」
沒有經過任何人的說明,セバスチャン就已經完全清楚這個房子的構造,彷彿是居住在這裡的執事般,帶領著新來的主人穿過長廊,來到屬於主人的房間。

寬敞的主臥室位於二樓房間的最內側,以臥房、小客廳、浴室和更衣室四個房間結合而成,雖然比不上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宅,但是以一個貴族宅邸來說十分足夠了。

在臥房附屬的小客廳的沙發上坐下,眼前一塵不染的房間,閃閃發亮的裝飾品,實在是讓人難以想像這是個荒廢已久的別墅。

「這裡本來是什麼樣子?」

「是呢……在到達之前,宅邸已經做了一番整理,廚房也有適當的材料,看樣子是田中先生事先安排的呢。」

不知道セバスチャン真面目的田中,也只是把他當做一個有能的執事看待罷了。做事謹慎且對主人絕對忠實的總管田中,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把

シエル和セバスチャン兩人一起介紹到近乎荒廢的別墅去休假,最基本該做的,田中早就已經安排好了。

「嘖,還以為是你弄的。」

「呵,我只是稍微做了點小整理而已。」
將不夠光亮的地方弄得更美,セバスチャン所做的只有這樣而已。

「差不多是準備晚餐的時間了,在那之前,您要先換件衣服嗎?」

「換衣服?為什麼?」

「這個樣子,很難過吧。」
大手輕撫上シエル胸口,充滿挑逗意思的手指,馬上讓シエル燒紅了臉。

雖然外表看起來是個紳士,十七歲的シエル隱藏在衣服下的身軀,已經毫無疑問是個優雅美麗的淑女了。

有著セバスチャン的魔力暗示的保護下,不管任何人見到シエル都不會認定她是女性,但並不代表她可以招搖地穿著女裝或者露出屬於女人的曲線,依舊不會有人把她當女性看。

她還是必須做著男性打扮,才會繼續在人們眼中保持男性的形象。

還是未發育的少女時,並不覺得少年打扮有什麼不妥,待十六歲之後身體突然開始極速發育,シエル也產生了另外的煩惱。

「………還是、換一下吧。」
錯開セバスチャン戲謔的視線,シエル低聲說著。

「是的,小姐。」
脫下深色的外套,同樣色系的背心,解開藍天鵝絨緞帶的領結,純白的絲綢襯衫從白皙的肩頭滑下,最裡層是一件如同鋼鐵般的束身衣。

任何女性都有一件束身衣,シエル也不例外,只是和一般為了讓身體曲線更美好的女性不同,シエル的目的是遮掩住她過於美好的身材。
從背後解開束身衣的繩子,美麗豐盈的雙胸馬上迫不及待蹦出,誘人地搖晃著。

シエル的母親和阿姨都是有著誘人身材的美女,シエル也不例外地繼承了這個優點,包裹在衣服底下的女性身軀,已經開始散發出屬於成人女性才有的魅力,卻又還帶著少女特有的矜持青澀,明明已經讓セバスチャン看過無數次,脫下衣服的瞬間肌膚就被羞恥給染紅,雙手自然地遮起豐滿雙胸,欲迎還拒的樣子讓セバスチャン吞了口口水。

發動全部的忍耐力,セバスチャン靜靜地鬆開所有的繩子,將鋼鐵般的內衣給脫下。

「我不要穿女裝。」
害羞地遮著胸部,シエル很堅持自己的打扮。

沉重的衣飾,豪華不實的裝扮,長到會絆倒的裙擺,除非是逼不得已,不然穿那種衣服根本就是自找罪受!

難得來度假,シエル從現在開始就要享受度假的特權。

「這樣的話,還是穿回原來的衣服吧。」
將束衣脫下,セバスチャン將絲綢的襯衫再度套上シエル的身上。

赤裸著上半身直接穿上襯衫,豐滿的胸幾乎要撐開有點小的衣服,像是邀請著人把衣服給撕開般。光滑衣料摩擦著敏感胸部的感覺,輕薄的衣料似乎可以看透肌膚的顏色,胸前的微挺粉紅可以看得很清楚,讓シエル有著穿了比不穿還要淫蕩羞恥的感覺。

「只穿這樣太冷了,我要穿外套。」

「是的。」
拿起外套讓シエル穿上,外套厚實的材質緊貼著身體,反而讓摩擦的感覺更來得明顯,被衣料給愛撫的感覺讓誘人的粉紅迅速染紅了小臉。

將シエル換下的衣服掛起來,セバスチャン優雅一禮。

「那麼,我去準備晚餐。在晚餐之前,小姐您可以在宅邸中自由冒險,或者是在房間小睡一下也可以。」

「什麼冒險,我又不是小孩子。」
顯而易見的奚弄,讓シエル不快地斥喝回去。
她已經不是十三、四歲的孩子了,怎麼可能會因為來到新的宅邸而興奮地想要冒險呢?

「宅邸內是安全的,小姐您就盡情探險一下也無妨的。」

「所以說,我才不會像小孩子一樣!」
對於シエル的反駁,セバスチャン什麼都沒說,只是淡淡地勾起嘴角,一副シエル絕對會照他說得去做的德行,教人氣結。

「那麼,我就去準備晚餐了。再那之前,您要先來杯紅茶嗎?」

「………不用了,只要晚餐的甜點豐盛點就可以了。」
沒有吃下午茶的份,當然要在晚餐補回來。

可以不吃晚餐但是不能不吃甜點,沒有麵包就吃蛋糕就好,シエル只有在這點上是不折不扣的不知人間疾苦的貴族。
「我會盡力讓您滿意。」

「很好,去吧。」
セバスチャン敢這麼說,就是有九成的把握或讓她滿意,她只要乖乖等著就行了。

目送セバスチャン離開之後沒有幾分鐘,シエル就感到無聊了。

從來都是被時間給追著跑的她,突然給予她完全自由什麼都不用做的空閑,反而讓她不知如何是好。

沒有書也沒有紅茶,沒有任何可以打發時間的東西在手邊,甚至沒有睡意!要在這裡等到晚餐做好,就算只是短短的一、兩個小時,シエル也不覺得自己忍得下去。

難怪セバスチャン會露出一副知道她一定會坐不住的表情,想到自己這麼簡單就著了他的道,シエル越想越不甘心。

「我只是因為坐在這裡太無聊了,才不是想要探險。」
不知道是說給自己聽,還是說給耳朵太靈敏的執事聽,反正シエル就是擱下話,強調她不是為了冒險才離開房間。

只要找到書房或是圖書室,翻出幾本足夠她消磨一個星期的書,就可以在這裡過著茶來伸手飯來張口,身為貴族該過的愜意生活了。
打好主意,シエル大步地踏出房間,沿著迴廊走著。

雖然只有兩層樓,格局比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邸小了很多,裝潢上也不太相似,卻不可思議地讓シエル有走在自己家中的感覺。

明明是第一次來的宅邸,警戒心強的シエル並沒有繃緊著神經,反而像是走在自己家中一樣腳步輕快,難道這就是セバスチャン說的安全嗎?

貴族宅邸的構造都大同小異,沒有多久シエル就找到位於二樓的書房了。

沒有上鎖的書房,如果不是セバスチャン事先替她開好的,就是整個宅邸的房間都沒有上鎖,可以隨意進出的證明。

打開書房,第一個進入眼中的是寬敞的窗戶,和看起來十分舒服好用的書桌和大椅子,房間的左右兩面都是書櫃,看著書架上排列整齊的書,シエル不自覺地面露喜色。

有這麼多書的話,就足夠讓她在這裡消耗一個星期的時間,看不完甚至還可以帶回去看,讓シエル不禁在心裡開始稱讚田中。

不愧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總管,非常清楚主人的需要,替她選了個不會有人打擾的清靜環境,讓她可以在沒人打擾的環境中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過真正的度假生活。

既然書房的書櫃都有這麼多書,如果還有圖書室的話,收藏的量也一定會讓人滿足,シエル已經想好明天要去圖書室挑書了。

不過在那之前,先在書房找到自己想看的才對。

一本一本地瀏覽著書名,大部分都是シエル看過的書,讓她有許些的失望。

「嗯,這是……?」
在一本本厚實的精裝書之中,一本薄薄札記塞在書本的角落,摸起來有點像是手抄本的東西,好奇心讓シエル將書給抽了出來。

封面上沒有任何文字,看上去就像是記事本的東西,封面的邊緣已經完全發黃,可以知道這是很舊的東西。

不只是這本筆記本,在這個宅邸的中的東西,都有相當的年紀了。

遲疑了一下,シエル還是決定翻開筆記本。根據田中所說,這裡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別墅之一,那麼這本筆記本的所有人,應該也是不知道她哪一位祖先的東西吧。

父母很早就過世的她,也沒有正式的從父親那邊得到關於ファントムハイヴ該有的知識,一切都是她花時間去摸索出來,用智慧和經驗的教訓,讓她成為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

但,關於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事情,她知道的還是太少。

背負著英國黑暗的一族,本來就只留下極少的資料,讓她這個後人只能用蛛絲馬跡來拼湊,某種意義上十分讓人傷腦筋。

泛黃脆弱的紙隨時都會隨風散去一般,讓シエル小心翼翼地翻開內頁。

「這……難道是……」
映入眼中的熟悉字跡,是シエル怎麼樣都無法忘記的筆跡,那是父親ヴィンセント的筆跡。

沒想到會在這個地方發現父親的手札,不管記載的內容是什麼,能再度看到懷念的筆跡,教シエル必須深深吸口氣,才能忍住泛酸的眼眶。
再往下翻,比起字跡更早進入眼中的是母親的肖像畫,有點羞澀但充滿幸福的笑,可以知道畫這個速寫的一定是父親。

沒想到父母居然都在這裡住過,讓シエル想要收回不會在這裡探險的話語了。親愛的雙親過去在這裡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女兒的她實在是太感興趣了。

才正要繼續往下翻,就聽見輕輕敲門,書房的門被打開的聲音。

「小姐,晚餐已經準備好了。」

「我馬上過去。」
將手札往口袋一塞,シエル跟著セバスチャン的腳步往餐廳走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