飴と鞭 01 試閱

飴と鞭

 

 

以三月的英國來說,今天的天氣非常好。

不再是令人厭煩的陰雨濕冷,明亮的太陽難得從雲層中露出臉來,陽光溫暖和煦的笑容,也同樣激起了人們的笑容。

許久不見白色的布料在陽光中隨風飛舞,活潑少年如小狗般在青綠草地上奔跑,終於能站在室外好好抽根煙的青年,陽光的力量就連被稱為惡靈的巢穴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都能透入,其傲人的實力卻獨獨對惡靈之城的主人無效。

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主人─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即使是在這種會讓人昏昏欲睡的暖洋洋天氣中,依舊是毫無鬆懈意思地待在書房裡,埋首於工作中。

堆積在桌上的文件永遠都是那麼多,不管シエル如何努力地消化它,抬起頭看永遠還是那麼大一疊,像是在嘲笑人類膚淺的努力般可惡。

以提供最好的生活環境給主人為己任的執事,當主人被工作壓迫到喘不過氣來的時候,更是要隨侍於主人身側,不止要一邊替主人整頓已經完成的工作,完成各種交派的聯絡事項,最重要的是在主人疲憊的時候,隨時奉上美味的紅茶,療癒主人的疲勞恢復她的集中力,讓工作可以更順當的持續。

搖擺著漆黑的燕尾服,漆黑的執事優雅迷人地隨侍於高貴凜然的小小主人身側,這幅圖畫般的美景理所當然地每天都出現在大宅的書房中,但

看在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眾傭人眼中,並不如表面那般賞心悅目。

事實上,對於埋首於工作中,就連這麼好的天氣也視而不見的主人,傭人們感到極度不安。

「………果然,少爺還是在介意著那件事情。」
推著眼鏡,女傭メイリン盡可能壓低聲音說著。

趁著嚴厲的執事不在,眾傭人們聚集在廚房中,小心翼翼地討論著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禁忌。

這個話題被執事セバスチャン給嚴格禁止,不管是在客人面前還是主人面前,都嚴禁討論這個問題,所以他們才會像這樣,趁著セバスチャン

在主人身邊的這個時候,盡量壓低聲音討論這個極為重大的問題。

「那並不是少爺的錯,可是大家卻都說少爺的壞話!」
即使想要壓低聲音,但只要想到少爺所受的委屈,園丁フィニ就克制不了自己。

「你不懂,這就是男人啊。」
叼著煙,主廚バルド的大手輕拍フィニ的頭。
「少爺也已經十七歲了,已經是個可以背負一切的男人了。」

「我知道……可是看少爺這麼痛苦……セバスチャン先生也什麼都不做,我、我…」
フィニ幾乎要哭出來的樣子,讓其他人嘆氣。

就是因為那個萬能執事セバスチャン什麼都不做,他們才會聚在這邊嘆氣。

セバスチャン是除了總管田中以外,服侍在少爺身邊最久的人,也是最親近少爺的人,發生了這種事情,セバスチャン卻還是臉色都不動一下,像是什麼都沒發生地,繼續服侍在主人身邊。

不只是セバスチャン而已,シエル也整天埋首於工作中,公司業績蒸蒸日上,在僕人眼中卻像是自我逃避的行為。

如果爆發出來還好,越是平靜就越讓人感到不安,那種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的態度,不禁讓人背脊打起了冷顫。

一直以來都放心讓了セバスチャン服侍的他們,到了這個時候才發現了自己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

執事セバスチャン是個溺愛他們的少爺到異常的傢伙,冷靜冷徹的判斷力,到了少爺面前就完全失效,所有的行動方針都是以少爺的意願為最優先、最重要。

唯一會違逆少爺的時候,只有當少爺有可能會有生命危險仍舊一意孤行的時候,才會難得見到セバスチャン拒絕少爺的要求。

冷靜想想,即使是為了少爺好,但任何只要會讓少爺感到不快的任何事情,都不會進入セバスチャン的思考中,更遑論要他去做!

少爺討厭吵,喜歡一個人療傷的性格,セバスチャン更是會完全順著主人的意思,安排最寧靜的環境給自己的主人,殊不知這只是讓狀況更加惡化而已。

在這個狀況下,能夠真正替少爺做些什麼的,只有他們了!

雖然大家有了共同的理想和目標,但是實際要實行起來,卻有大大的問題。

先不管少爺的意見如何,首先,他們得先想出個天大的好主意出來,並且要能通過最嚴厲的セバスチャン那關,還不用實際面對,光是想像セバスチャン嚴厲冰冷的臉色,就足夠讓他們大大地嘆氣了。

不管多有心想要替主人做些什麼,對不擅長頭腦戰的他們來說,這個作戰的門檻實在太高,沒有國王或騎士的從旁協助,一群人最後只有抱頭嘆氣的份。

「嗚嗚,該怎麼辦才好呢…」
本來就不擅長思考複雜問題的フィニ,想到頭快破了,還是想不到什麼好主意。

「不想一直見到少爺悲傷的樣子……用工作來麻痺自己……」
咬著唇,即使隱藏在眼鏡下,メイリン擔憂的眼神還是看得很清楚。

不只是他們擔心少爺,遠在倫敦的ソーマ王子的行為比他們更激烈,還是因為少爺受不了吵,才被アグニ好說歹說地拖回倫敦去。

「方法不是沒有,就是做起來的問題……」

「唉………」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
突然在廚房中響起的セバスチャン的聲音,讓他們差點從座位上跳起來,緊張著他們剛才的討論,會不會全部都被他給聽進去了。

「セバスチャン先生!」
幾乎是立正,傭人們全部緊張兮兮地看著執事紅茶色的眼眸,希望能從其中稍微窺看到他的情緒。

「有時間在這裡發呆,還不快去工作!フィニ難得晴天還不快去整理花園!メイリン,床單還有很多要曬吧!バルド,糧食倉庫整理得怎麼樣了?スネーク,馬廄整理的如何?」

「呃……」

「還不快去!」

「是、是的!」
セバスチャン一聲令下,傭人們馬上就跑得不見蹤影,留下セバスチャン無奈地嘆氣。

「人類還真是懶散的生物啊。」
都來了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邸這麼多年,再笨的人在セバスチャン的斯巴達教育下,也勉強會做了些普通的工作。至少不會再洗破床單、毀掉整個花園或者是炸掉廚房,セバスチャン也終於是可以安心將一小部分簡單的雜事交給他們負責,自己可以更專心隨侍在主人身邊。

雖然做事的方法有所長進,不過不認真工作,經常偷懶的習慣,可是從過去到現在都沒變,也讓他這個執事得花上些心思在他們這些傭人身上。

無奈嘆氣,セバスチャン脫下燕尾服外套,拉起袖子穿上圍裙,開始準備起主人一天之中最重視的下午茶,把傭人的事情拋到腦後。

對セバスチャン來說,該如何滿足她早上發出的命令,做出讓她的心情滿足的點心,才是セバスチャン現在的課題,其他任何事情和シエル對上時,可一點意義都沒有了。

被セバスチャン訓斥而一哄而散的傭人們,很快又在別的地方聚集了起來,繼續討論剛才的話題。

這次的地點不再是廚房,而是花園側院的某處,只要有太陽小貓們總是會懶洋洋地窩在那邊曬太陽的好地方。

不只是小貓而已,還包括總管的田中先生,也會在這個地方曬太陽。

「呵呵,各位怎麼了嗎?」
一群人聚在一起愁眉苦臉,想要不驚動田中都不可能。

看到總管田中的和平常一樣和藹的笑,大家的心彷彿見到被曙光給穿透的雲層般。

身為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總管的田中,已經可以放心將一切都交給執事セバスチャン,如同一位安享天年的老人,每天捧著セバスチャン特別準備的玉露茶,像是個好好爺爺一樣整天帶著和煦微笑,看著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眾人做出各種事情。

不管傭人們怎麼胡鬧,也不曾露出厭煩生氣的表情,永遠都是親切和藹地微笑著。

和總是在陽光下做著傭人榜樣的セバスチャン相反,田中先生是在陰影中支持著他們,任何不能跟セバスチャン商量的事情,都可以找田中先生商量。

如果是田中先生的話,應該就有可能說得動少爺了吧!

「呵呵,原來是這樣。」
聽了傭人們你一言我一句的敘述,田中依舊是微笑點頭。

「少爺一定是為了壓抑悲傷,才這麼拼命工作……」

「可是這樣下去,少爺一定會生病的!」

「希望能讓少爺去度假,不過…セバスチャン那傢伙應該不會允許吧。」

「到不同的環境,也許會改善心情。」

「呵呵,大家關心少爺的心情,我很明白了。」
捧著熱茶,田中輕啜一口。
「不過少爺和セバスチャン都不要緊,大家不需要太擔心。」

「可是,發生了那種事情,少爺他………少爺他一定只是自我壓抑而已!」

「現在去倫敦也會很尷尬……」
想到那件事情,大家的臉色就全部陰沉下來,但誰也不敢再一次把那件事情說出口。

因為那不止是少爺的痛,也是他們全體都深藏於心的悲傷。不管是誰都不想,將傷口血淋淋地撕開,再狠狠一刀戳下。

「呵呵,少爺已經不是孩子了,大家的關心少爺都放在心上。來,還快點去工作吧。就算擔心少爺,也不能因此荒廢工作喔。」

「是!」

跟總管田中談過後,雖然還是極度不安,但至少大家的精神有稍微放鬆一些,也可以稍微認真在自己的工作上了。

看著大家一哄而散的背影,田中呵呵笑著。

「セバスチャン先生,真的是太溺愛少爺了,這樣可不行呢。呵呵呵。」
啜著綠茶,田中看著晴朗的天空。

「……冬天,對少爺來說,還真的是沒有好回憶的季節呢。」
難得見到田中的眼中充滿了濃濃的哀傷。

十歲生日的慘劇,親愛的紅夫人的忌日在十一月,現在就連一月也成為了禁忌,也許未來每年的冬天,小小主人都會如此鞭策自己,用忙碌的工作來忘掉討厭的一切。

晚餐後到沐浴為止的時間,只要當天セバスチャン給予的課題和工作全部都完成的話,這段時間就是シエル的自由時間,她想要做什麼都可以。

大半時候,她都會選擇消磨這段時間在圖書室,在セバスチャン精心挑選的紅茶的陪伴下,捧著自己喜歡的小說,度過短暫愜意的時光。

坐在沙發上,シエル很認真地挑選著小桌上擺的幾本小說,每一本都有插上書籤代表她都看了些,正在思考的時候,聽見輕輕的敲門聲,シエル以為是セバスチャン送紅茶來,便頭也不抬地說了聲允許,聽見了腳步聲的差異才發現來人是總管田中。

「怎麼了?」
放下挑選小說的動作,シエル看著他。

田中不只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總管,也是將她帶大如同爺爺般存在的人,現在因為有了セバスチャン,田中也很放得開地退居幕後,將一切事情都交給セバスチャン處理,宛如退休養老的老爺爺。

不管發生任何事情,田中也都一定會先找セバスチャン商量,因為樓梯下的事情不能驚動到樓上的人,這是英國貴族的規矩,而田中也比任何人都遵守這個規矩。

就因為總管田中這沉穩的性格,當他本人來找シエル的時候,肯定是發生了什麼跟她有關的事情吧。而且田中還不是雙手空空,帶來了她的紅茶,很明顯地表示他打算跟シエル好好談談了。

「好久沒喝爺爺的紅茶了。」
端著杯子,シエル輕啜著田中的紅茶。

和セバスチャン那種完美毫無瑕疵的純粹紅茶不同,田中的紅茶有著人類的感覺,並非絕對完美卻有著無法用言語表現的溫暖,能泡出這樣的紅茶,有因為田中泡茶的手藝極好才有可能做得到。

品味著田中的紅茶,會讓シエル回想起還是幸福少女的過去。

過去的她極度排斥自己想起這些,畢竟誰都不喜歡傷口被撕開的感覺,重新體會自己的悲傷讓情緒變得更為低落。

不過現在的她,似乎能更平淡地看待自己的過去了。一定,都是因為那件事情的關係。

「老僕的紅茶,還能讓少爺滿意真是惶恐。」
對於喝慣了セバスチャン的紅茶的主人,要泡出一杯不會讓她生氣的紅茶,還是相當考驗田中的手藝呢。

「那麼,要跟我說的是什麼?」
其實只要稍微想一下就知道了,田中會來跟她直接商量的事情,絕對不會是家中傭人們的事情。

也只有關於她自己和セバスチャン的事情,田中才會找上來。

不過如果是關於那件事情的話,就算是田中シエル也不打算客氣。

「少爺有沒有打算休個短假呢?」

「呃………休假?」
自從成為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主人之後,這個字眼似乎從來沒有進入過シエル耳中。

當然,成為伯爵後這漫長的七年,並不是沒做過類似度假的行為,但那也不過是頂著度假名義的工作,並非真正的休假。
或者該說,有著セバスチャン在身邊的時候,是根本不可能休假才對!

工作狂的惡魔執事,也同樣逼迫著他的主人要成為工作狂,嚴密規劃的行程表之中毫無一絲喘息的空隙,每一個分配都洽到好處,對シエル來說唯一能算做休息的時間,只有她被セバスチャン折騰地無法下床的時候,才能在床上偷個閑。

撇開セバスチャン的問題不管,說出休假的田中,也讓シエル感到古怪。

雖然從未說出口,田中對她的管教可是從來沒有輸給セバスチャン,要將她教育成不輸給父親的人;掌管著英國黑暗面的國王,這也是他默認セバスチャン的斯巴達教育的原因之一。

這樣的人說出休假這個字,差點讓シエル想要去翻翻月曆,看看今天是不是四月一日。

「從去年九月開始,少爺您就爲了各種事情忙碌奔波,累積的疲勞已經在您的臉上都看得出來了。」

「看得出來……?」
對田中的話,シエル完全半信半疑。

確實,這半年來,她是忙到不可開交。

公事私事再加上公司的業務,事情多到連シエル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要不是有セバスチャン在一旁規劃協助,且小心保持她的身體狀況,應該早就病倒了吧。

當然,シエル的辛苦不只如此,接連下來還有復活節、五月節等大節日,社交季就緊跟在後,只要シエル身在倫敦,那肯定會讓她忙到只剩下睡眠時間了。

對於她的忙碌,田中早就知道的非常清楚,而且這根本就是例行公事,幾年過去也沒說過什麼,會突然拿出休假這個提議,八九不離十一定也是因為那件事情。

她自己覺得沒什麼,旁人卻急得要死,對知道事實真相的シエル來說,只有苦笑的份。

當然,シエル是永遠不會把真相告訴他們的。

「老僕建議,可以稍微將工作給放開,到不同地方欣賞一下新鮮的景色,少爺您累積的壓力也會一下子就消散吧。」

「你覺得,跟セバスチャン提起休假,他會同意嗎?」
雖然主人是シエル沒錯,不過掌管著這個家的秩序的可是執事セバスチャン呢。就連シエル想做些什麼,也還是得經過他的同意。

聰明的執事可以捏著一個家的喉嚨,這句話還真是形容地再好不過了。

面對那個工作第一課業第二的惡魔執事,就算是田中,シエル也完全不認為他可以說服這惡魔。

「能跟少爺兩人獨處,相信セバスチャン也會很高興吧。」

「他、他高興又怎樣!」

「少爺也很久沒有跟セバスチャン獨處的機會了呢。」

「我、我又為什麼要跟他獨處啊!」
除了尷尬反駁,シエル還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田中那彷彿是看透一切的眼。

她跟セバスチャン私底下的曖昧關係,其他傭人就算了,說田中完全沒發現有古怪,シエル根本就不會相信。之所以不說破,純粹就是因為田中的忠心而已。

「少爺您的肩膀繃得太緊,要找個機會放鬆一下才好。」
不只是放下工作,甚至還可以放下義務,在短短的時間中做シエル而不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對シエル來說實在是太不讓人習慣了。

「………這該不會是セバスチャン提議的吧。」
不管怎麼想,休假和獨處這種事情,都太對那個惡魔的胃口,難保不是那傢伙煽動田中來說服她。

「呵呵,不只是セバスチャン,大家都很關心少爺您喔。」
話都說得這麼明,唆使田中的是誰,シエル應該很清楚了。

瞪了田中好一段時間,最後シエル放棄似地嘆了口氣。

「我知道了。時間和地點都由你去安排吧,只要セバスチャン同意就好了。」
或許,扼著她的喉嚨的不是セバスチャン,而是田中才對。

「謝謝少爺接納老僕意見。」

「既然都決定了,就快去安排吧。」揮揮手,シエル表示自己不想繼續在這上面花時間了。

「是的,少爺。」
收拾シエル喝完的杯子,田中一禮退下,才走一步又轉了回來。「即使是休假,少爺也不能太過放縱自己喔。」

「誰會啊!」
要教訓節制這個字眼,再怎麼樣也肯定不會是她,而是那個飢渴野獸一樣的惡魔才對吧。

熟知惡魔脾氣的シエル,已經可以想像,這場休假回來的時候,她絕對會比出發前更累。

這樣,還能算是休假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