くだらないと蔑んでよ!

くだらないと蔑んでよ!

『今日のおやつは』的後續篇

 

 

 

 

「少爺!少爺!不好了!」
真可謂人未到聲先到,フィニ的嗓門和緊急的腳步聲讓シエル放下手上文件,嘆口氣離開座位,免得等一下破裂的門板會直接朝她飛來。

到底是什麼事情,居然需要フィニ來通知,セバスチャン跑到哪裡去了?
心中不滿地咕噥著,才剛離開座位,書房堅固的胡桃木門板就如她所料地被フィニ的怪力給折斷,碎片在書房厚重的地毯散了一地。

「哇啊!少爺!少爺!!」
甩開破壞的門板,フィニ直接衝到面前。
「不好了不好了啦!」

「フィニ你冷靜點,什麼事情不好了?」
僕人慌張的時候,主人必須冷靜的安慰誘導,詢問出問題。
雖然知道主人的心得,但在這個情況要シエル不發脾氣實在是有點困難,特別是書房門被破壞後。

「那、那個,セバスチャン先生倒下了!」

「……咦?」
似乎是過了數秒,シエル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那個,有能、萬能、無敵的惡魔執事,居然倒下了!?
這個消息三傭人會亂成一團也是當然,就連主人的シエル也露出難以置信的驚訝表情。

「現在セバスチャン先生在自己的房間裡,田中先生已經去叫醫生了…」
快要哭出聲的フィニ,シエル只有拍拍他的肩膀。

「好了,帶我去セバスチャン的房間。」

「是的,少爺。」

第一次來到セバスチャン的房間,那冷漠的空氣讓シエル不禁皺了下眉頭。
除了生活必要的家具以外什麼都沒有的寂寞房間,或者該說,絲毫沒有生活氣息的房間,只是個空間而已。
一塵不染的同時也沒有任何可以象徵房間主人性格的物品,倒是和セバスチャン非常相像。

主廚バルド一臉凝重,掛著厚重眼鏡的女傭メイリン看不出表情,但聽得到她的啜泣,只有田中不在房間裡。

黑色的燕尾服和背心被脫下掛在一旁,躺在床上的セバスチャン看起來跟平常一樣,臉色也沒看起來死灰色,只是靜靜地像是睡著了一般。

「少爺,田中先生去請醫生了。」
注意到少爺的來訪,バルド報告著狀況。
「事實上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在廚房做甜點的セバスチャン就倒了下來…」
抓著頭,身為主廚的バルド居然沒注意到執事的異常,他非常的自責。

セバスチャン倒下的事實,對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大宅來說,是非常非常傷腦筋的事情。
因為所有的事情,從廚房到花園、以致少爺身邊的身邊的大小事情全部都是由他一手包辦,在セバスチャン倒下的現在,等於是支撐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大柱倒下,怎麼會讓人不擔心呢。

看了啜泣的メイリン和擦著眼淚的フィニ一眼,シエル無奈地嘆氣。
「我知道了,你們都出去。」

「少爺?」

「都出去就是了。」

雖然不知道少爺的意思,但主人的命令是絕對,被這樣徹底教育的傭人們,也只有乖乖地離開セバスチャン的房間,只留下主人一個人。

「喂,你打算裝睡到什麼時候?」
平常的話シエル只要發出如此不愉快的聲音,忠實執事一定會馬上苦笑地陪不是,但現在回應シエル的只有一室的寂靜。

「セバスチャン,給我起來,這是命令!」
一股不安浮上心頭,聲音中掩不住慌亂。
「這次又是哪種惡質的玩笑啊,給我起來!」
不管シエル說什麼,喊著命令兩字,セバスチャン卻依舊沒有任何反應,像是死了般靜靜地躺著。

「在這裡嗎?」
門外傳來紅夫人的聲音,讓シエル將聲音給吞了下去。

剛剛說到要去叫醫生,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醫生,就是アンジェリーナ阿姨了。

房間門被粗暴的打開,來人除了醫生的紅夫人外還有她的執事グレル、以及他們家的四位傭人一臉擔心地站在房門口。

「シエル,聽說你的執事倒下了。」
夫人的緊張不是針對執事,而是可愛的姪子。

「嗯,在這裡。」
讓開一步,シエル讓紅夫人好好看看セバスチャン。
雖然不知道人類的醫術對惡魔是否有用處,但讓人看看也未嘗不可。

看著紅夫人認真地診斷,最後嘆口氣地放下聽診器。
「他只是太累了而已,讓他休息幾天就沒事了。」

「是嗎。」
紅夫人的笑容中有著掩飾,這點沒有逃過シエル的眼睛,但シエル不打算說穿。

也許就真的如夫人所說的,他只是太累了,需要休息而已。
被紅夫人拉著離開房間,シエル再看了一眼沉睡的執事,房門就被關上了。

 

 

 

 

 

 

「少爺,請用茶。」

「嗯。」
接過田中泡的茶,那不熟悉的味道讓她只淺嚐一口就放下了。

結果,セバスチャン過了一整天還是沒有醒來,就那樣靜靜地躺著,而照顧少爺這重要的工作,如果由女傭メイリン代勞可能少爺不用一天就被整死,唯一可以照顧少爺又不會弄死她的只剩下田中了。
田中身為前代主人的執事,對於服侍主人這種事情當然不陌生,只是過去以來所有打理少爺身邊大小事的人都是セバスチャン,田中要抓到小主人的喜好是件困難的事情。

即使倒下了一個執事,大宅的運作依舊要保持正常,這就是英國貴族。

「熱水已經準備好了,需要我服侍您入浴嗎?」

「不用了,今天就到這裡,你先下去休息吧。」

「可是…」

「我有點累了。」
一句話讓田中無法再繼續說下去,シエル的臉色是真的露出了疲態。

「我明白了,請您好好休息。」
只留下桌邊溫暖的小燈,田中安靜地退下了。

拿起自セバスチャン到來後就沒自己穿過的睡衣,シエル深深嘆口氣。
這是個不能被他以外的人觸碰的身體,不然身為女孩子的事實就會被發現,還真的是過度依賴他的照顧。

不過說回來,她可是連扣釦子都不會的貴族千金,自己換衣服這種窘態,幸好是沒有任何人看見。

拿下眼罩透過鏡子,那在紫眸中閃爍的血色印記,依舊是刺眼無比。
這就代表,那個傢伙應該沒事。

就這樣睡下,明天早上他就會端著香醇的紅茶,在她睡得最舒服的時候叫她起床。
將臉埋入柔軟的枕中,シエル閉上了眼睛。

「少爺,早安。」
睜開眼,一看見田中的笑容,シエル慌慌張張地遮住右眼。

「少爺,眼罩。」
不問主人遮住眼睛的理由,田中忠實地遞出主人需要的東西,並協助她戴上。

「セバスチャン呢?」
戴上眼罩,シエル又恢復成平常的樣子。

「沒有醒來,也沒有動靜。」

「……是嗎…」
接過田中送上的紅茶,她依舊是碰了一口就停下了。
不是她喜歡的味道。

明亮的早晨,心情卻是意外的低落,連今天的早餐是什麼也都食不知味。

坐在書房中處理的事情,重複看了好幾次手上的文件,依舊是無法集中精神。

說真的,セバスチャン倒下她應該要高興的。
這樣無法動彈跟死了沒兩樣的他,等於是自動放棄契約,她已經享受了服務卻不用付費,這不是很好的事情嗎?
雖然說生活上有很多依賴他的地方,但依賴是可以克服的問題。

被惡魔給束縛的自由,解放之日已經不遠,但她卻一點都無法高興起來。

「シエル。」
敲敲門,紅夫人探頭進來。
「要不要玩牌?」
昨天セバスチャン倒下後,紅夫人說需要醫生也就順勢住下來。
不過シエル也很清楚,夫人並不是為了セバスチャン,而是擔心她會不會因為讓執事過勞而自責。

「嗯。」
放下根本就不入眼的文件,シエル站起來。
夫人還來得正是時候,她應該要轉換一下心情,別想著那個傢伙才對。

「グレル,去泡茶!」
紅夫人喚著自己的執事。

「是的,夫人。」

「來吧,シエル。」
拿著牌,紅夫人在沙發上坐下。
「抽鬼好嗎?」

「嗯。」

看シエル一直沒有舒開的眉間,眼神始終沒有專注,夫人不自覺地嘆氣了。
「シエル,你別想太多,セバスチャン會好起來的。」

「會嗎?」
低頭拿起放在眼前的牌,シエル的聲音聽起來平靜無波。
「到現在都沒有醒來,應該是凶多吉少了吧。」

「シエル…我看來他只是過勞,本來想他醒來之後給他吃點營養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一直不醒來…」

「是嗎,那大概就是不會醒來吧。」
伸手抽一張紅夫人手上的,シエル甩下一對。
「只是少了顆棋子而已,再找就有了。」
只是會不會有セバスチャン那麼好用的棋子,是個大問題就是了。

「也許,那是需要少女的吻才會醒來的王子呢!」
端茶來的グレル的一句話,差點讓シエル把手上的牌都掉下來。

「你、你在說什麼傻話啊!」
那個可不是什麼受詛咒的王子,可是惡魔啊!
要呼喚惡魔可是要獻上血淋淋的祭品啊!

「哎呀,也許我去獻上吻就會醒來了。」
一點都不像是那個懦弱的グレル的發言,讓シエル手一鬆牌全都掉了下來。

「グレル!」
現在換紅夫人發作了。
「你泡好茶就下去吧。」

「是。」
不滿地應著,グレル退出了書房。

「グレル有點怪,別太介意他說的話。」

「我不會介意。」
只是嚇了一跳而已。

「真的,那個執事將你照顧的很好,你們關係那麼好,你擔心也是當然,不用刻意隱藏起來。」
平安回來的シエル跟過去那如天使的孩子般的相差甚大,變得冷酷無情又傲慢,但她還是相信シエル還是シエル。

人的心是肉做的,相處中會產生各種感情,那執事對シエル無微不至的照顧,旁人是看在眼中。
突然失去了那樣的人,シエル會擔心也是當然的。

「我並不擔心。」

「シエル…」

「只是,不知道還找不找得到,像他手藝那麼好的甜點師傅。」
撿起掉落的牌,シエル將它放在桌上。
「抱歉,我有點累了,讓我休息一下。」

回到房間,シエル驚訝地發現刻劃著契約的右眼,那鮮紅的色澤開始變淡,眼睛也從紫色開始變成帶點藍色。
這代表著,契約的效力開始降低了嗎?

倒在柔軟的床上,甩著手上的眼罩,シエル的陷入了沉思。

 

 

 

 

 

 

 

翻來覆去的無法入睡,這是セバスチャン陷入沉睡的第三個夜晚。
漆黑的房中只有淡淡月光從窗簾的縫細射入。

抱著頭,シエル深深地嘆氣。

果然,像這樣抱著心事是無法入眠的。

用輕薄的絲被包裹著自己,シエル打開了房門,赤腳地踏在有著厚重地毯的大宅中。
沿路上沒有蠟燭,只有高掛在暗夜的月,照亮著漆黑的走廊。

來到傭人房,知道絕對沒有上鎖,シエル直接推門進入セバスチャン的房間。
依舊是沉睡著的セバスチャン,白膚和黑髮在月光下反射著光,讓人再一次認識到他確實是個讓人感到亮眼的帥哥。
明明是惡魔,在銀亮的月光下卻有寧靜的神聖,真是諷刺。

站在床邊,看著沉睡不起的セバスチャン許久,シエル終於開口了。
「什麼叫做『我不會說謊』,你這個騙子。」
比平常更傲慢的聲音,在セバスチャン單調的房間迴響著。
「說什麼要陪我到最後一刻,結果是我要看著你離開,要我見證這麼無聊的事情,真是夠了。」

沒有任何回應,セバスチャン依舊是沉睡著。

「惡魔死於餓死,這種笑話有趣嗎?」
在床邊坐下,シエル嘆氣。
「早跟你說過,如果要吃就去吃啊…」
搞到現在這樣的局面,到底是對誰有好處啊。

已經開始淡去的契約之印,代表這惡魔跟她之間的契約也在消失吧,或者是,惡魔本身正在消失吧。

「阿姨說,等你醒來給你一點營養的,看你這個樣子,應該沒辦法起來吧。」
小手撫上他總是較低溫的臉,一直覺得這就是惡魔的體溫,不過現在反而像是生命的逝去。
「什麼獻上少女的吻就會醒來,你的話應該要獻上祭品吧。」

一字一句都期待著他的回應,但不管說什麼都只有單調的房間盪著她的聲音。

她將失去セバスチャン這個執事,失去最好用的棋子,失去答應會陪伴她到最後一刻的存在…
從那一天起,一直在她身邊,如空氣般自然卻又重要的存在。

這個人將不再用那雙美麗的紅茶色的眼睛望著她,不再輕柔地呼喚她,不再因為她的任性困擾地苦笑,不再帶著諷刺的表情稱讚她,不再牽起她的手,不再擁抱她……

シエル感到一陣顫抖,也許是 因為寒冷,也許是因為捲襲於心的,喪失感。

和惡魔間的契約遊戲,是她贏了。
但這勝利並不讓人愉快。

這感覺彷彿是為了讓遊戲繼續進行,在勝利前將棋子硬生生的收回的感覺。

不滿的情緒無法掩飾,但シエル還是俯下身,粉嫩的唇碰上他的。

雖然不知道有沒有用,但至少,應該算是營養補給吧。

「……小姐…」

聽到他的呼喚,シエル馬上彈跳起身,完全無法掩飾一臉尷尬的紅。

「好,你這傢伙終於知道醒來了!」

「身為執事讓主人如此擔心,真不知道該如何賠罪才好。」

「既然知道,還不趕快起來!」

「我也是這麼希望,不過剛剛的份量還不足夠讓我活動。」

「你…你,難道真的是餓死!?前一段時間不是讓你吃過了嗎?」

「最近工作繁重,消耗比較激烈。」
這個是拐著彎罵,她很任性是嗎?

「給我去吃人類的食物,這個笨蛋!」

「人類的食物無法補給,小姐您也知道不是嗎?」

「……可惡!」
臉比之前更紅,シエル別開視線。
「這種羞恥的事情,你想要我做幾次才夠啊!」

「如果小姐別給我那麼繁重工作,相信消耗不會那麼激烈。」
這個傢伙,想說一切都取決於她是嗎?

「………給我閉上眼睛。」

「Yes, My lady」
十二萬分的不情願,シエル再度吻上了他。

才沒過幾秒,她就發現一陣天旋地轉,自己變成了躺著的那邊。
而罪魁禍首完全沒有離開她的唇,恣意地轉守為攻地侵略,讓她只能發出抗議的喘息。

好不容易被解放,還來不及罵人溫暖的被子和厚實的懷抱就擁住了她。
「您怎麼赤腳就跑來了呢,夜晚這麼冷應該多加一件衣服,整個身體都發冷了。」

「……你可以動了啊。」

「是,託小姐您的賞賜。不過還不能算充分就是了…」
想要埋上她的肩膀的吻,卻被シエル推開。

「別動手動腳!」

「因為夫人住下來的關係嗎?」

「你怎麼知道?」

「我只是因為餓過頭沒辦法動,並不是失去意識。」
所以小姐您說的一切,我都有聽見喔。執事微笑著。

也就是說,她所說的一切他都有聽見,這個認知讓シエル的臉幾乎是要燒起來般發熱。

「那契約…」

「估計是因為我的魔力減弱,所以效果也變得較不明顯吧。」

「……你會餓死嗎?」
咬牙切齒的,シエル還真想將自己剛剛的傷感給討回來。

「之前也跟小姐說過了,我沒有經驗。」
將シエル緊抱入懷中。
「不過在我會不會餓死之前,小姐您可能會先冷死。傭人房不比您的房間,非常寒冷,您穿這樣根本不夠。」
單薄的睡衣還赤腳,全身上下只有一件不夠保暖的絲被,真是一點都不懂得照顧自己的孩子。
要是他沒在這個時點醒來,也許過兩天這靈魂就屬於他的了。

「少囉唆!」
シエル一直到現在才發現,原來身體已經冷的像冰一樣,雙腳都失去知覺了。

身體被緊摟著,這個平常較低的體溫的傢伙,居然現在還比她來得溫暖,真是教人生氣。

「請放心,不管在什麼地方我都會陪伴在您的身邊,直到最後一刻,您的生命結束為止。」
令人安心,彷彿誓言的聲音在頭上響著。
「您的靈魂是屬於我的,我的小姐。」

「那就別再給我搞這種事情。」

「這是我的不周到,還請小姐原諒。」

「哼。」
要她原諒,那剛剛那些羞恥的事情又要怎麼算?

「請稍微睡一下,您的臉色看來很糟。」
這幾天沒睡好,又是誰害的?
氣悶著,シエル不想理他。
「明天早上,我會準備最好的紅茶和早餐,也請您期待明天起的點心。」

「你以為這種方式我就會原諒你?」

「不,這是我的份內工作。小姐您的原諒,我會想其他方法。」

「那就好。」
不自覺地,シエル打了個喝欠。

「請您休息吧。我會將您送回房間去,請不用擔心。」
讓人發現主人跟傭人同處一室,而且是在傭人的房間,這種傷害主人名譽的事情,完美執事的セバスチャン當然是不可能讓它發生。
只是現在,不想打擾小主人的睡眠而已。

看著主人在月光下進入夢鄉的小臉,セバスチャン露出了惡魔的笑。
「…妳已經放棄了唯一的機會,My Lady,惡魔的契約將會永遠糾纏著妳,直到生命的盡頭。不管到哪哩,都無法逃脫。」

名為契約的遊戲,再開。

 

 

 

 

後記:

『今日のおやつは』的後續篇,餓死的セバスチャン﹝笑

不過內容意外的很嚴肅,本來是想寫輕鬆一點,但到最後…還是這種故事啊><

感覺LoveLove的部分很少….下一篇加強!

 

澪雪拜 28 July 2009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