くだらないと蔑んでよ!

くだらないと蔑んでよ!

‘今日のおやつは’的后续篇

 

 

 

 

“少爷!少爷!不好了!”
真可谓人未到声先到,フィニ的嗓门和紧急的脚步声让シエル放下手上文件,叹口气离开座位,免得等一下破裂的门板会直接朝她飞来。

到底是什么事情,居然需要フィニ来通知,セバスチャン跑到哪里去了?
心中不满地咕哝著,才刚离开座位,书房坚固的胡桃木门板就如她所料地被フィニ的怪力给折断,碎片在书房厚重的地毯散了一地。

“哇啊!少爷!少爷!!”
甩开破坏的门板,フィニ直接冲到面前。
“不好了不好了啦!”

“フィニ你冷静点,什么事情不好了?”
仆人慌张的时候,主人必须冷静的安慰诱导,询问出问题。
虽然知道主人的心得,但在这个情况要シエル不发脾气实在是有点困难,特别是书房门被破坏后。

“那、那个,セバスチャン先生倒下了!”

“……咦?”
似乎是过了数秒,シエル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那个,有能、万能、无敌的恶魔执事,居然倒下了!?
这个消息三佣人会乱成一团也是当然,就连主人的シエル也露出难以置信的惊讶表情。

“现在セバスチャン先生在自己的房间里,田中先生已经去叫医生了…”
快要哭出声的フィニ,シエル只有拍拍他的肩膀。

“好了,带我去セバスチャン的房间。”

“是的,少爷。”

第一次来到セバスチャン的房间,那冷漠的空气让シエル不禁皱了下眉头。
除了生活必要的家具以外什么都没有的寂寞房间,或者该说,丝毫没有生活气息的房间,只是个空间而已。
一尘不染的同时也没有任何可以象征房间主人性格的物品,倒是和セバスチャン非常相像。

主厨バルド一脸凝重,挂著厚重眼镜的女佣メイリン看不出表情,但听得到她的啜泣,只有田中不在房间里。

黑色的燕尾服和背心被脱下挂在一旁,躺在床上的セバスチャン看起来跟平常一样,脸色也没看起来死灰色,只是静静地像是睡着了一般。

“少爷,田中先生去请医生了。”
注意到少爷的来访,バルド报告著状况。
“事实上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在厨房做甜点的セバスチャン就倒了下来…”
抓着头,身为主厨的バルド居然没注意到执事的异常,他非常的自责。

セバスチャン倒下的事实,对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大宅来说,是非常非常伤脑筋的事情。
因为所有的事情,从厨房到花园、以致少爷身边的身边的大小事情全部都是由他一手包办,在セバスチャン倒下的现在,等于是支撑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大柱倒下,怎么会让人不担心呢。

看了啜泣的メイリン和擦着眼泪的フィニ一眼,シエル无奈地叹气。
“我知道了,你们都出去。”

“少爷?”

“都出去就是了。”

虽然不知道少爷的意思,但主人的命令是绝对,被这样彻底教育的佣人们,也只有乖乖地离开セバスチャン的房间,只留下主人一个人。

“喂,你打算装睡到什么时候?”
平常的话シエル只要发出如此不愉快的声音,忠实执事一定会马上苦笑地陪不是,但现在回应シエル的只有一室的寂静。

“セバスチャン,给我起来,这是命令!”
一股不安浮上心头,声音中掩不住慌乱。
“这次又是哪种恶质的玩笑啊,给我起来!”
不管シエル说什么,喊著命令两字,セバスチャン却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像是死了般静静地躺着。

“在这里吗?”
门外传来红夫人的声音,让シエル将声音给吞了下去。

刚刚说到要去叫医生,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医生,就是アンジェリーナ阿姨了。

房间门被粗暴的打开,来人除了医生的红夫人外还有她的执事グレル、以及他们家的四位佣人一脸担心地站在房门口。

“シエル,听说你的执事倒下了。”
夫人的紧张不是针对执事,而是可爱的姪子。

“嗯,在这里。”
让开一步,シエル让红夫人好好看看セバスチャン。
虽然不知道人类的医术对恶魔是否有用处,但让人看看也未尝不可。

看着红夫人认真地诊断,最后叹口气地放下听诊器。
“他只是太累了而已,让他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是吗。”
红夫人的笑容中有着掩饰,这点没有逃过シエル的眼睛,但シエル不打算说穿。

也许就真的如夫人所说的,他只是太累了,需要休息而已。
被红夫人拉着离开房间,シエル再看了一眼沉睡的执事,房门就被关上了。

 

 

 

 

 

 

“少爷,请用茶。”

“嗯。”
接过田中泡的茶,那不熟悉的味道让她只浅尝一口就放下了。

结果,セバスチャン过了一整天还是没有醒来,就那样静静地躺着,而照顾少爷这重要的工作,如果由女佣メイリン代劳可能少爷不用一天就被整死,唯一可以照顾少爷又不会弄死她的只剩下田中了。
田中身为前代主人的执事,对于服侍主人这种事情当然不陌生,只是过去以来所有打理少爷身边大小事的人都是セバスチャン,田中要抓到小主人的喜好是件困难的事情。

即使倒下了一个执事,大宅的运作依旧要保持正常,这就是英国贵族。

“热水已经准备好了,需要我服侍您入浴吗?”

“不用了,今天就到这里,你先下去休息吧。”

“可是…”

“我有点累了。”
一句话让田中无法再继续说下去,シエル的脸色是真的露出了疲态。

“我明白了,请您好好休息。”
只留下桌边温暖的小灯,田中安静地退下了。

拿起自セバスチャン到来后就没自己穿过的睡衣,シエル深深叹口气。
这是个不能被他以外的人触碰的身体,不然身为女孩子的事实就会被发现,还真的是过度依赖他的照顾。

不过说回来,她可是连扣釦子都不会的贵族千金,自己换衣服这种窘态,幸好是没有任何人看见。

拿下眼罩透过镜子,那在紫眸中闪烁的血色印记,依旧是刺眼无比。
这就代表,那个家伙应该没事。

就这样睡下,明天早上他就会端著香醇的红茶,在她睡得最舒服的时候叫她起床。
将脸埋入柔软的枕中,シエル闭上了眼睛。

“少爷,早安。”
睁开眼,一看见田中的笑容,シエル慌慌张张地遮住右眼。

“少爷,眼罩。”
不问主人遮住眼睛的理由,田中忠实地递出主人需要的东西,并协助她戴上。

“セバスチャン呢?”
戴上眼罩,シエル又恢复成平常的样子。

“没有醒来,也没有动静。”

“……是吗…”
接过田中送上的红茶,她依旧是碰了一口就停下了。
不是她喜欢的味道。

明亮的早晨,心情却是意外的低落,连今天的早餐是什么也都食不知味。

坐在书房中处理的事情,重复看了好几次手上的文件,依旧是无法集中精神。

说真的,セバスチャン倒下她应该要高兴的。
这样无法动弹跟死了没两样的他,等于是自动放弃契约,她已经享受了服务却不用付费,这不是很好的事情吗?
虽然说生活上有很多依赖他的地方,但依赖是可以克服的问题。

被恶魔给束缚的自由,解放之日已经不远,但她却一点都无法高兴起来。

“シエル。”
敲敲门,红夫人探头进来。
“要不要玩牌?”
昨天セバスチャン倒下后,红夫人说需要医生也就顺势住下来。
不过シエル也很清楚,夫人并不是为了セバスチャン,而是担心她会不会因为让执事过劳而自责。

“嗯。”
放下根本就不入眼的文件,シエル站起来。
夫人还来得正是时候,她应该要转换一下心情,别想着那个家伙才对。

“グレル,去泡茶!”
红夫人唤著自己的执事。

“是的,夫人。”

“来吧,シエル。”
拿着牌,红夫人在沙发上坐下。
“抽鬼好吗?”

“嗯。”

看シエル一直没有舒开的眉间,眼神始终没有专注,夫人不自觉地叹气了。
“シエル,你别想太多,セバスチャン会好起来的。”

“会吗?”
低头拿起放在眼前的牌,シエル的声音听起来平静无波。
“到现在都没有醒来,应该是凶多吉少了吧。”

“シエル…我看来他只是过劳,本来想他醒来之后给他吃点营养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不醒来…”

“是吗,那大概就是不会醒来吧。”
伸手抽一张红夫人手上的,シエル甩下一对。
“只是少了颗棋子而已,再找就有了。”
只是会不会有セバスチャン那么好用的棋子,是个大问题就是了。

“也许,那是需要少女的吻才会醒来的王子呢!”
端茶来的グレル的一句话,差点让シエル把手上的牌都掉下来。

“你、你在说什么傻话啊!”
那个可不是什么受诅咒的王子,可是恶魔啊!
要呼唤恶魔可是要献上血淋淋的祭品啊!

“哎呀,也许我去献上吻就会醒来了。”
一点都不像是那个懦弱的グレル的发言,让シエル手一松牌全都掉了下来。

“グレル!”
现在换红夫人发作了。
“你泡好茶就下去吧。”

“是。”
不满地应着,グレル退出了书房。

“グレル有点怪,别太介意他说的话。”

“我不会介意。”
只是吓了一跳而已。

“真的,那个执事将你照顾的很好,你们关系那么好,你担心也是当然,不用刻意隐藏起来。”
平安回来的シエル跟过去那如天使的孩子般的相差甚大,变得冷酷无情又傲慢,但她还是相信シエル还是シエル。

人的心是肉做的,相处中会产生各种感情,那执事对シエル无微不至的照顾,旁人是看在眼中。
突然失去了那样的人,シエル会担心也是当然的。

“我并不担心。”

“シエル…”

“只是,不知道还找不找得到,像他手艺那么好的甜点师傅。”
捡起掉落的牌,シエル将它放在桌上。
“抱歉,我有点累了,让我休息一下。”

回到房间,シエル惊讶地发现刻划著契约的右眼,那鲜红的色泽开始变淡,眼睛也从紫色开始变成带点蓝色。
这代表着,契约的效力开始降低了吗?

倒在柔软的床上,甩着手上的眼罩,シエル的陷入了沉思。

 

 

 

 

 

 

 

翻来覆去的无法入睡,这是セバスチャン陷入沉睡的第三个夜晚。
漆黑的房中只有淡淡月光从窗帘的缝细射入。

抱着头,シエル深深地叹气。

果然,像这样抱着心事是无法入眠的。

用轻薄的丝被包裹着自己,シエル打开了房门,赤脚地踏在有着厚重地毯的大宅中。
沿路上没有蜡烛,只有高挂在暗夜的月,照亮着漆黑的走廊。

来到佣人房,知道绝对没有上锁,シエル直接推门进入セバスチャン的房间。
依旧是沉睡着的セバスチャン,白肤和黑发在月光下反射著光,让人再一次认识到他确实是个让人感到亮眼的帅哥。
明明是恶魔,在银亮的月光下却有宁静的神圣,真是讽刺。

站在床边,看着沉睡不起的セバスチャン许久,シエル终于开口了。
“什么叫做‘我不会说谎’,你这个骗子。”
比平常更傲慢的声音,在セバスチャン单调的房间回响着。
“说什么要陪我到最后一刻,结果是我要看着你离开,要我见证这么无聊的事情,真是够了。”

没有任何回应,セバスチャン依旧是沉睡着。

“恶魔死于饿死,这种笑话有趣吗?”
在床边坐下,シエル叹气。
“早跟你说过,如果要吃就去吃啊…”
搞到现在这样的局面,到底是对谁有好处啊。

已经开始淡去的契约之印,代表这恶魔跟她之间的契约也在消失吧,或者是,恶魔本身正在消失吧。

“阿姨说,等你醒来给你一点营养的,看你这个样子,应该没办法起来吧。”
小手抚上他总是较低温的脸,一直觉得这就是恶魔的体温,不过现在反而像是生命的逝去。
“什么献上少女的吻就会醒来,你的话应该要献上祭品吧。”

一字一句都期待着他的回应,但不管说什么都只有单调的房间荡着她的声音。

她将失去セバスチャン这个执事,失去最好用的棋子,失去答应会陪伴她到最后一刻的存在…
从那一天起,一直在她身边,如空气般自然却又重要的存在。

这个人将不再用那双美丽的红茶色的眼睛望着她,不再轻柔地呼唤她,不再因为她的任性困扰地苦笑,不再带着讽刺的表情称赞她,不再牵起她的手,不再拥抱她……

シエル感到一阵颤抖,也许是 因为寒冷,也许是因为卷袭于心的,丧失感。

和恶魔间的契约游戏,是她赢了。
但这胜利并不让人愉快。

这感觉仿佛是为了让游戏继续进行,在胜利前将棋子硬生生的收回的感觉。

不满的情绪无法掩饰,但シエル还是俯下身,粉嫩的唇碰上他的。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至少,应该算是营养补给吧。

“……小姐…”

听到他的呼唤,シエル马上弹跳起身,完全无法掩饰一脸尴尬的红。

“好,你这家伙终于知道醒来了!”

“身为执事让主人如此担心,真不知道该如何赔罪才好。”

“既然知道,还不赶快起来!”

“我也是这么希望,不过刚刚的份量还不足够让我活动。”

“你…你,难道真的是饿死!?前一段时间不是让你吃过了吗?”

“最近工作繁重,消耗比较激烈。”
这个是拐著弯骂,她很任性是吗?

“给我去吃人类的食物,这个笨蛋!”

“人类的食物无法补给,小姐您也知道不是吗?”

“……可恶!”
脸比之前更红,シエル别开视线。
“这种羞耻的事情,你想要我做几次才够啊!”

“如果小姐别给我那么繁重工作,相信消耗不会那么激烈。”
这个家伙,想说一切都取决于她是吗?

“………给我闭上眼睛。”

“Yes, My lady”
十二万分的不情愿,シエル再度吻上了他。

才没过几秒,她就发现一阵天旋地转,自己变成了躺着的那边。
而罪魁祸首完全没有离开她的唇,恣意地转守为攻地侵略,让她只能发出抗议的喘息。

好不容易被解放,还来不及骂人温暖的被子和厚实的怀抱就拥住了她。
“您怎么赤脚就跑来了呢,夜晚这么冷应该多加一件衣服,整个身体都发冷了。”

“……你可以动了啊。”

“是,托小姐您的赏赐。不过还不能算充分就是了…”
想要埋上她的肩膀的吻,却被シエル推开。

“别动手动脚!”

“因为夫人住下来的关系吗?”

“你怎么知道?”

“我只是因为饿过头没办法动,并不是失去意识。”
所以小姐您说的一切,我都有听见喔。执事微笑着。

也就是说,她所说的一切他都有听见,这个认知让シエル的脸几乎是要烧起来般发热。

“那契约…”

“估计是因为我的魔力减弱,所以效果也变得较不明显吧。”

“……你会饿死吗?”
咬牙切齿的,シエル还真想将自己刚刚的伤感给讨回来。

“之前也跟小姐说过了,我没有经验。”
将シエル紧抱入怀中。
“不过在我会不会饿死之前,小姐您可能会先冷死。佣人房不比您的房间,非常寒冷,您穿这样根本不够。”
单薄的睡衣还赤脚,全身上下只有一件不够保暖的丝被,真是一点都不懂得照顾自己的孩子。
要是他没在这个时点醒来,也许过两天这灵魂就属于他的了。

“少囉唆!”
シエル一直到现在才发现,原来身体已经冷的像冰一样,双脚都失去知觉了。

身体被紧搂着,这个平常较低的体温的家伙,居然现在还比她来得温暖,真是教人生气。

“请放心,不管在什么地方我都会陪伴在您的身边,直到最后一刻,您的生命结束为止。”
令人安心,仿佛誓言的声音在头上响着。
“您的灵魂是属于我的,我的小姐。”

“那就别再给我搞这种事情。”

“这是我的不周到,还请小姐原谅。”

“哼。”
要她原谅,那刚刚那些羞耻的事情又要怎么算?

“请稍微睡一下,您的脸色看来很糟。”
这几天没睡好,又是谁害的?
气闷著,シエル不想理他。
“明天早上,我会准备最好的红茶和早餐,也请您期待明天起的点心。”

“你以为这种方式我就会原谅你?”

“不,这是我的份内工作。小姐您的原谅,我会想其他方法。”

“那就好。”
不自觉地,シエル打了个喝欠。

“请您休息吧。我会将您送回房间去,请不用担心。”
让人发现主人跟佣人同处一室,而且是在佣人的房间,这种伤害主人名誉的事情,完美执事的セバスチャン当然是不可能让它发生。
只是现在,不想打扰小主人的睡眠而已。

看着主人在月光下进入梦乡的小脸,セバスチャン露出了恶魔的笑。
“…妳已经放弃了唯一的机会,My Lady,恶魔的契约将会永远纠缠着妳,直到生命的尽头。不管到哪哩,都无法逃脱。”

名为契约的游戏,再开。

 

 

 

 

后记:

‘今日のおやつは’的后续篇,饿死的セバスチャン﹝笑

不过内容意外的很严肃,本来是想写轻松一点,但到最后…还是这种故事啊><

感觉LoveLove的部分很少….下一篇加强!

 

澪雪拜 28 July 2009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