その冷えた指先

その冷えた指先

 

執事看病篇

 

 

 

 

 

室外刺眼亮麗的陽光,即使隔著厚重的窗簾,也將房間照亮到不需要點燈。
平常的這個時間總是會在書房中工作或是學習的主人,今天一反常態地倦窩在床上,用柔軟的被子將自己包裹成毛毛蟲的樣子,從外面只能勉強看到她藍灰色的頭髮而已。

厚重房門傳來的敲門聲,依舊無法讓床上的主人有什麼動靜。

「少爺,您的狀況有好一點嗎?」
推著餐車進來的執事,臉上依舊是掛著優雅的微笑,只是他的聲音中一絲有著難得的緊張。

對於執事的詢問,床上的彎曲成毛毛蟲般的主人依舊是動也不動。

「我準備了點會舒緩的蜂蜜水,您要多少喝一點嗎?」

「……要。」
對有氣無力的主人,甜點依舊還是最好的誘惑。

「少爺,您這個樣子可是沒辦法喝的喔。」
那白色的毛毛蟲,讓人無奈的苦笑。

沉默了好一段時間,毛毛蟲好不容易才動了動,從厚厚的繭裡面鑽了出來,靠上了枕頭。
蒼白的小臉上冒著細細的冷汗,現在她有多難過,光是從臉色就可以想像了。

「請用。」
透明的水晶杯中淡淡的琥珀色液體,沒有欣賞的心情,シエル只是讓那微溫的甜味,緩緩地通過喉嚨而已。

「早上喝下的藥,有讓您舒服一點嗎?」
接過空杯,セバスチャン撫著她汗濕的小臉輕問著。

「一點都沒有。」
悶悶的聲音是她盡量不想亂發脾氣的忍耐。

「唉,要是可以我還真想替您承受這痛苦。」

「你做得到嗎?」
要是可以,她也真想將這痛苦丟給眼前的傢伙嚐受一下。
「非常可惜的,惡魔並不是萬能的。而且…生理痛並不是病痛,即使我想也沒有辦法替您治好。」

想起她第一次生理痛的樣子,還真的是讓有能的惡魔執事都捏了把冷汗。
雖然早就知道,人類的女性會有如此的症狀,但即使是惡魔也是第一次看到實際的樣子。
總是用意志力忍受著各種痛苦的高傲主人,居然會臉色發白地因為疼痛而無法動彈,那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就連惡魔也無法想像。
為此,他研讀了許多相關的醫書,卻也沒得到什麼可以醫療主人的方法。

第一次知道,即使身為幾乎萬能的惡魔,對脆弱的人類是那麼的無力。
幸好,尚年幼的她生理週期尚不固定,也不需要每個月數天需要忍耐這種非人的痛苦。

身為執事唯一能做的,只有用其他外在方法,來減緩主人的痛苦而已。

「可惡,做女人還真是麻煩!」
嘟著嘴,小小的身軀無力地靠在柔軟的枕頭上。

「請別這麼說。這是神賜與人類孕育下一代;賦予生命的能力,多少會難過,但跟生命的喜悅比較起來,應該是較為輕鬆的。」

「惡魔談論著生命誕生的美好,還真令人噁心。」

「對我來說,世界上增加了生命,還是值得高興的事情。」

「因為食物增加了嗎?」
畢竟生命對惡魔的用處,也只有那一丁點而已。

「是的。真不愧是主人,非常了解。」
完美的笑容毫不避諱地答著。

「哼,惡魔果然還是惡魔。」
反正對惡魔來說,人類的價值也只有如此。
除了糧食以外,唯一還剩下的用途大概就只有排解無聊的玩具吧。

「不介意的話,我替您揉揉吧。」
熱敷和按摩可以讓疼痛舒緩一點,這是這幾次以來的經驗得知的結果。
「嗯,好吧。」
反正最痛不過是如此,能多少舒緩一點也是好。

「請容我失禮了。」

修長的身體來到她旁邊,環住她的肩膀將她擁入懷中。
突然的溫暖讓シエル一下子紅了臉,包圍住她那混合著甜點的特殊香味,讓她的精神不自覺地鬆緩了下來,雙手抵在他的胸前卻使不出一點力氣。
戴著白手套的大手,輕輕地撫上了她的小腹,那微低的體溫按摩著她,有著難以說明的安心感。

像這樣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用擔心地依偎在他人的懷抱中,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那囤積在腹部的惱人疼痛,似乎也不再是那麼讓人難過了。

有點沉重的眼皮,緩緩地闔上。

讀遍了所有的醫學書卻無法找到醫治主人的方法,根據書上的記載,這種症狀除了身體上的調養問題外,就是精神上的壓力而造成。
自我抗拒著成為女性的主人,對於象徵的女性存在意義的生理現象,有著拒絕反應也不讓人感到奇怪。

多半是…將惡魔給召喚出來前的事情,讓她對於身為女性的事實感到恐懼吧。
如果是男孩子的話就不會遇到這種事情,令人感到可笑的,小女孩的逃避心態。

但,這樣脆弱且幼稚的反應,並不讓他討厭。
人類,就是要如此才會讓人感到有趣。

「不過…這個現象該怎麼辦呢?」
好不容易沉沉睡去不再受疼痛困擾的主人安祥的睡臉,是很讓人高興沒錯,不過那緊抓著他的衣服的小手,讓他動彈不得。
如果拉開她的手的話,恐怕好不容易睡去的主人,一旦張開眼睛就難以再度入眠了。

如果就這樣擁著偶爾才會露出脆弱的主人也不錯,不過身為執事的他還有許多其他該做的工作呢。

那毫無防備充滿著依賴的睡臉,讓他苦笑地嘆氣了。
「偶爾…吧,滿足主人的任性也是執事的美學。」

撫著那柔軟的頭髮,像是愛撫著小貓的毛皮般,輕輕地不驚醒她地……

 

 

 

 

 

 

等シエル再度張開眼睛的時候,那近在眼前的黑髮和規律的呼吸,讓她停頓了幾秒才回神。
而且第一件事就是推開眼前的傢伙。

「你、你做什麼…」
滿臉通紅的低喊著,即使推開了他,腰上似乎還殘留著他的體溫。
明明體溫是那麼的低,為什麼會讓她感到燙啊。

「睡得還好嗎?MY LADY」
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樣,セバスチャン依舊是優雅地微笑著。

「…唔,我睡著啦…」
回過神來,她終於把事情都串在一起了。

「是的,到先才為止小姐您還拉著我的衣服不放呢。」

「是、是嗎…」
故意壞心眼的話語以為會聽見她難為情的低喊,沒想到她只是窘紅著臉應著。
「妨礙你工作了吧。」

「不,照顧身體不舒服的主人,也是執事的工作之一,請您不要放在心上。」
起身下床,セバスチャン優雅的一禮。
「您應該有點餓了吧,我去準備下午茶。」

 

 

 

 

 

 

「……セバスチャン。」
在他打開房門前,シエル低喚了聲。

「是的?」
回過身來,只見主人低頭看著白色的床單,蠕動了唇卻又沒發出聲音。

「…………不,沒事。」
長長的沉默後,最後從シエル口中只有淡淡的嘆息。
「你去忙吧。」

「是的。」
看著靜靜地關上門的セバスチャン,シエル有點挫敗地低下頭,又將自己裹回毛毛蟲,即使她已經不怎麼痛了。

「……居然會想要依賴那懷抱,我也是怎麼了…」
自我厭惡的聲音,悄悄地消失在被子中。

 

後記:

初期的故事,小姐還沒那麼接納執事
慢慢地才會變成LoveLove的狀況~

 

澪雪 拜 25.Sep.2009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