その冷えた指先

その冷えた指先

 

执事看病篇

 

 

 

 

 

室外刺眼亮丽的阳光,即使隔着厚重的窗帘,也将房间照亮到不需要点灯。
平常的这个时间总是会在书房中工作或是学习的主人,今天一反常态地倦窝在床上,用柔软的被子将自己包裹成毛毛虫的样子,从外面只能勉强看到她蓝灰色的头发而已。

厚重房门传来的敲门声,依旧无法让床上的主人有什么动静。

“少爷,您的状况有好一点吗?”
推著餐车进来的执事,脸上依旧是挂著优雅的微笑,只是他的声音中一丝有着难得的紧张。

对于执事的询问,床上的弯曲成毛毛虫般的主人依旧是动也不动。

“我准备了点会舒缓的蜂蜜水,您要多少喝一点吗?”

“……要。”
对有气无力的主人,甜点依旧还是最好的诱惑。

“少爷,您这个样子可是没办法喝的喔。”
那白色的毛毛虫,让人无奈的苦笑。

沉默了好一段时间,毛毛虫好不容易才动了动,从厚厚的茧里面钻了出来,靠上了枕头。
苍白的小脸上冒着细细的冷汗,现在她有多难过,光是从脸色就可以想像了。

“请用。”
透明的水晶杯中淡淡的琥珀色液体,没有欣赏的心情,シエル只是让那微温的甜味,缓缓地通过喉咙而已。

“早上喝下的药,有让您舒服一点吗?”
接过空杯,セバスチャン抚着她汗湿的小脸轻问著。

“一点都没有。”
闷闷的声音是她尽量不想乱发脾气的忍耐。

“唉,要是可以我还真想替您承受这痛苦。”

“你做得到吗?”
要是可以,她也真想将这痛苦丢给眼前的家伙尝受一下。
“非常可惜的,恶魔并不是万能的。而且…生理痛并不是病痛,即使我想也没有办法替您治好。”

想起她第一次生理痛的样子,还真的是让有能的恶魔执事都捏了把冷汗。
虽然早就知道,人类的女性会有如此的症状,但即使是恶魔也是第一次看到实际的样子。
总是用意志力忍受着各种痛苦的高傲主人,居然会脸色发白地因为疼痛而无法动弹,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就连恶魔也无法想像。
为此,他研读了许多相关的医书,却也没得到什么可以医疗主人的方法。

第一次知道,即使身为几乎万能的恶魔,对脆弱的人类是那么的无力。
幸好,尚年幼的她生理周期尚不固定,也不需要每个月数天需要忍耐这种非人的痛苦。

身为执事唯一能做的,只有用其他外在方法,来减缓主人的痛苦而已。

“可恶,做女人还真是麻烦!”
嘟著嘴,小小的身躯无力地靠在柔软的枕头上。

“请别这么说。这是神赐与人类孕育下一代;赋予生命的能力,多少会难过,但跟生命的喜悦比较起来,应该是较为轻松的。”

“恶魔谈论著生命诞生的美好,还真令人恶心。”

“对我来说,世界上增加了生命,还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因为食物增加了吗?”
毕竟生命对恶魔的用处,也只有那一丁点而已。

“是的。真不愧是主人,非常了解。”
完美的笑容毫不避讳地答著。

“哼,恶魔果然还是恶魔。”
反正对恶魔来说,人类的价值也只有如此。
除了粮食以外,唯一还剩下的用途大概就只有排解无聊的玩具吧。

“不介意的话,我替您揉揉吧。”
热敷和按摩可以让疼痛舒缓一点,这是这几次以来的经验得知的结果。
“嗯,好吧。”
反正最痛不过是如此,能多少舒缓一点也是好。

“请容我失礼了。”

修长的身体来到她旁边,环住她的肩膀将她拥入怀中。
突然的温暖让シエル一下子红了脸,包围住她那混合著甜点的特殊香味,让她的精神不自觉地松缓了下来,双手抵在他的胸前却使不出一点力气。
戴着白手套的大手,轻轻地抚上了她的小腹,那微低的体温按摩着她,有着难以说明的安心感。

像这样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用担心地依偎在他人的怀抱中,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那囤积在腹部的恼人疼痛,似乎也不再是那么让人难过了。

有点沉重的眼皮,缓缓地阖上。

读遍了所有的医学书却无法找到医治主人的方法,根据书上的记载,这种症状除了身体上的调养问题外,就是精神上的压力而造成。
自我抗拒著成为女性的主人,对于象征的女性存在意义的生理现象,有着拒绝反应也不让人感到奇怪。

多半是…将恶魔给召唤出来前的事情,让她对于身为女性的事实感到恐惧吧。
如果是男孩子的话就不会遇到这种事情,令人感到可笑的,小女孩的逃避心态。

但,这样脆弱且幼稚的反应,并不让他讨厌。
人类,就是要如此才会让人感到有趣。

“不过…这个现象该怎么办呢?”
好不容易沉沉睡去不再受疼痛困扰的主人安祥的睡脸,是很让人高兴没错,不过那紧抓着他的衣服的小手,让他动弹不得。
如果拉开她的手的话,恐怕好不容易睡去的主人,一旦张开眼睛就难以再度入眠了。

如果就这样拥著偶尔才会露出脆弱的主人也不错,不过身为执事的他还有许多其他该做的工作呢。

那毫无防备充满著依赖的睡脸,让他苦笑地叹气了。
“偶尔…吧,满足主人的任性也是执事的美学。”

抚著那柔软的头发,像是爱抚著小猫的毛皮般,轻轻地不惊醒她地……

 

 

 

 

 

 

等シエル再度张开眼睛的时候,那近在眼前的黑发和规律的呼吸,让她停顿了几秒才回神。
而且第一件事就是推开眼前的家伙。

“你、你做什么…”
满脸通红的低喊著,即使推开了他,腰上似乎还残留着他的体温。
明明体温是那么的低,为什么会让她感到烫啊。

“睡得还好吗?MY LADY”
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セバスチャン依旧是优雅地微笑着。

“…唔,我睡着啦…”
回过神来,她终于把事情都串在一起了。

“是的,到先才为止小姐您还拉着我的衣服不放呢。”

“是、是吗…”
故意坏心眼的话语以为会听见她难为情的低喊,没想到她只是窘红著脸应着。
“妨碍你工作了吧。”

“不,照顾身体不舒服的主人,也是执事的工作之一,请您不要放在心上。”
起身下床,セバスチャン优雅的一礼。
“您应该有点饿了吧,我去准备下午茶。”

 

 

 

 

 

 

“……セバスチャン。”
在他打开房门前,シエル低唤了声。

“是的?”
回过身来,只见主人低头看着白色的床单,蠕动了唇却又没发出声音。

“…………不,没事。”
长长的沉默后,最后从シエル口中只有淡淡的叹息。
“你去忙吧。”

“是的。”
看着静静地关上门的セバスチャン,シエル有点挫败地低下头,又将自己裹回毛毛虫,即使她已经不怎么痛了。

“……居然会想要依赖那怀抱,我也是怎么了…”
自我厌恶的声音,悄悄地消失在被子中。

 

后记:

初期的故事,小姐还没那么接纳执事
慢慢地才会变成LoveLove的状况~

 

澪雪 拜 25.Sep.2009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