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のおやつは R18

今日のおやつは

 

執事的點心時間

 

 

 

 

「少爺,我送下午茶來了。」
定例的午茶時間,執事セバスチャン敲著書房的門。

「進來。」
門的那端傳來少爺稚嫩但充滿威嚴的聲音。

「失禮了。」
就連推著餐車的樣子都優雅無比,來到少爺身邊執事介紹著今天的點心。
「今天的午茶是較為濃醇的阿薩姆紅茶,搭配的點心是使用了當季水果的乳酪塔。」

微涼的風從敞開的窗吹入花園的清香,混合著香醇的紅茶香,配合著甜美的點心,短暫但悠閒的時間,是忙碌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難得的休息。

休息的時間本來就很短暫,將最後一口乳酪塔給吃下,シエル放下盤子。

「セバスチャン。」

「是,少爺。」

「最近工作的效率變差了,不像你。」
就算是坐在書房工作,シエル還是可以很清楚地聽見家中發生的事情。
除了田中先生,其餘三個傭人每天所做的事情,即使坐在如同聖域般的書房都可以聽得十分清楚。
這三人的破壞力,就連シエル都很有自信,他們不需要半天就可以把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大宅拆到連塊磚頭都不剩。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這個字,簡直就是為了他們而存在,要不是有セバスチャン在,這裡早就不知道被拆掉幾次了。

不過,也許是因為シエル想要看セバスチャン疲於奔命的樣子,才放任他們去玩。

但,這一段時間,可以明顯地發現,セバスチャン收拾善後的速度變慢了。
三人的破壞速度依然,應該已經習慣一切的セバスチャン反而降低效率,怎麼看都不像是セバスチャン會做的事情。

而且,還為了收拾善後而延誤她的下午茶時間,這是シエル盯上セバスチャン最重要理由。

「哎呀,還是瞞不過少爺您的眼睛。」
露出非常抱歉的笑容,セバスチャン低下頭。

「你想將辦事不周的事情瞞著我?」

「不,堅決沒有這樣的事情。我的一切都為了少爺您存在,服侍您是我唯一的意義。」
要不是知道眼前臉不紅氣不喘,用極盡誠懇的表情說出這話的是名惡魔,還真的會被小小的感動到。

「你最好有個可以說服我的理由。」
雙手環上胸,シエル非常有主人的樣子看著她的執事。

「少爺,您知道我不會說謊…」
セバスチャン 困擾地看著小主人。
「可以的話,我希望少爺您不要生氣。」

「那要看你說什麼。」
這種言語陷阱,シエル才不會自己往裡面跳。

「其實是因為…我有點餓了,精神有點難集中…」
因為這樣的理由無法做好工作,對セバスチャン的執事美學來說,算是相當屈辱的事情。
本來想在主人還沒發現的時候盡量調整好,看樣子已經是完全來不及了。

「喔?」
沒有斥責,シエル只是挑著眉毛。
「我不記得我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有虐待傭人的事情。」
就算有,也絕對是執事セバスチャン的個人行為,她這個做主人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才懶得做這種事情。

「人類的食物,對我沒有沒有意義。」
舌頭可以品嚐人類美食的味覺,但對滿足他的饑渴是毫無意義。

「啊,我想也是。」
可以做出如此美食的人,本人卻對美食毫無感覺,也應該是件悲哀的事情。
「惡魔的糧食,果然是那個吧…」
說到這裡,シエル困擾地嘆息了。

不管是在生活還是在工作上都相當倚重他,セバスチャン的工作效率低下,對シエル來說是非常困擾的事情。
可是也不能因為這樣,就任由饑渴的惡魔去獵食。
放任自己的狗到外面去亂跑,シエル可不是這樣沒品德的主人。

這還真的是,相當讓人傷腦筋的局面啊。

「有可能多少吃一點但是不損傷嗎…」
認真地思考事情可能性的シエル,卻被セバスチャン的聲音給打斷了。

「少爺您的關心,我只能心領了。」

「………」
セバスチャン的效率低下,最困擾的是身為主人的シエル,怎麼可能教她別管呢?

「只是這點饑渴都不能忍耐,怎麼做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執事呢。我會努力調整好自己的狀況,讓少爺關心,讓身為執事的我感到十分羞愧。」
簡簡單單地就把話題給轉掉,還真不愧是容姿、知識、品德、武術、料理、家事能力全部具備的萬能執事啊。
「我得去準備晚餐了,還容我先失禮了。」

推著發出清脆聲響的餐車,セバスチャン還沒打開書房的門,シエル的聲音在背後響起。

「如果真的需要吃的話,不需要跟我報備沒關係。」
低頭看著文件,シエル努力不看站在那邊的セバスチャン。

似乎可以聽見他的低笑聲,不發出聲響的腳步來到シエル身邊,低下頭用只有她聽得見的聲音。
「要我說幾次您才能明白呢,我想要的只有小姐您而已。」
惡魔的聲音,充滿誘惑地在耳邊低響著。
火般穿透鼓膜般的聲音,讓人臉上一陣燥熱。
「對其他的東西,就算感到飢餓難耐也無法讓我開口。我已經厭倦暴食的生活了。」

「セバスチャン!」
推開耳語的惡魔,シエル無法掩飾滿臉尷尬。

「我的意志相當的脆弱,小姐您還是別用話語這樣煽動我,會讓我無法把持。」
分不清是威脅還是還是誘惑,卻用著執事的面具說著。
「我還要準備晚餐,請容我先失禮了。」

聽著セバスチャン關上門的聲音,シエル懊惱地將手上的文件摔下,再也無法集中精神。

 

 

 

 

 

 

「少爺今晚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仔細地替少爺拉好袖子,扣上釦子,無奈地看著一直板著臉的主人。

「水溫太高了,你想燙死我嗎?」
一開口就是責備。
「衣服也是,沒有溫熱就讓我穿上。先才還說要好好調整狀況,這就是你的結果啊。」

如果是對其他人肯定不會如此嚴厲,但因為對象是萬能的セバスチャン,被寵壞的シエル自然也就不用客氣了。

「真的是非常抱歉,是我的不周到讓少爺您不愉快。」
滿臉歉意的セバスチャン,還真的是讓人很難氣起來。

「真是,你不是很照著本能行動嗎?把自己餓成這樣有何意義。」

「呵,少爺您說的是。」
苦笑的セバスチャン將最後一顆釦子給扣上,站起身開始準備睡前的牛奶。
「這就是我的堅持吧。即使餓死也不要吃食不下嚥的東西,喜歡美食的少爺您應該也可以明白。」

「你會餓死嗎?」

「不知道,我還沒經驗過。」
從壺中倒出還冒著熱氣的牛奶,セバスチャン熟練地加上許些的白蘭地和蜂蜜。

「少爺,請用。」

接過牛奶,シエル只是瞪著熱氣,對睡前牛奶沒有太大的慾望。

「少爺,不喝牛奶會長不高喔。」

「餓死好了。」
低罵一聲,シエル將牛奶一飲而盡。

「如果真的要餓死,還請少爺大發慈悲賞我一口滿足。」

「惡魔的驕傲呢?」

「那種東西在少爺的面前,根本不足一提。」

「沒節操的傢伙。」

「還真是如少爺您所說。」
接過還殘留著溫度的杯子,セバスチャン背過身去整理茶具。

「……一口…」

「?」

「就賞你甜點一口,然後以後別再給我出錯。」
シエル的聲音快到讓人聽不清楚,就連セバスチャン也愣了一下。

「少爺,您這是在允許我嗎?」

「只有一口而已!」
用激動的聲音來掩飾自己的害羞,臉皮薄的シエル總是如此。
「你的工作效率降低讓我很傷腦筋,只是這樣。」

「感謝少爺的慈悲。」
セバスチャン揚起魅惑的笑。
「我會珍惜這得來不易的一口。」

「少囉唆!還不快點!」
像是被獻祭般的覺悟表情,這麼可愛的主人,真的是每每挑戰他的極限。
這得來不易的一口,他可得咬深一點,好讓自己發作的次數減少。

「那麼…還請您閉上眼睛…雖然我喜歡被您給凝視著……」
在唇邊曖昧的溫熱,讓シエル閉上眼。

覆蓋上來的溫熱,舌尖熟練地撬開她的嫩唇,迅速地纏上她。
每次如此親近的時候,都聞得到一股淡淡的甜點味,大概是長時間為了主人在廚房奮鬥的セバスチャン不經意染上的,和惡魔這個身分極度不協調的味道,但卻讓她感到親切。

隨著セバスチャン的體重倒在床上,シエル想起來為什麼禁止セバスチャン吻她了。
因為他的吻,總是會讓她腦袋一陣空白。
不過每次想自己曾經發過這個命令的時候,都是被他吻得一片空白的時候。

這個不聽命令的傢伙。

銀白的絲線聯繫著兩人,在シエル吸取著氧氣的同時,セバスチャン的吻已經沿著頸子向下移動了。

「喂,我說一口…」

「小姐,我只是在拆包裝而已。」
低笑著的セバスチャン,聽得出來他沒有停止的意思。
「請不用擔心,我會遵守您的指示,只淺嚐點心般的一口。」

「…騙子……」
剛剛扣好的釦子,被他一顆顆的解開。

「我不會說謊。」
低笑著,セバスチャン持續著他的吻。

真的就如同字面意義的品嚐,セバスチャン的唇舌沒有露過任何地方地,吻著她尚帶著沐浴後的白薔薇香的身體。

搖曳的燭火下閃著溫暖的橘光,身體如同帶著露水的初綻薔薇,隨著嬌喘顫抖著。

頑固的手緊握著床單,不要求他的溫暖,即使在這個時候,他的小姐都是高傲無比, 讓他的饑渴到幾乎要鬧胃痛了。

「小姐,我可以開動了嗎?」

「你這樣…還不算嗎……」
呼吸絮亂地瞪著用餐者,被食用的點心露出不滿了。

「我只是,在拆包裝而已。」
深入她的柔軟的指尖,輕易地挑起她的顫動,教她無法忍住喘息。

「那…還不快點……」
シエル有種感覺,這個變態似乎每次都要逼她說出這種話的感覺。
就像是,把責任往她身上推那樣…

「Yes, My Lady」
緩緩進入的巨大,讓她疼痛地皺起眉頭。

即使セバスチャン每次都盡力地溫柔,但要她容納的那尺寸,在身體上還是太困難了。
感覺得到一點一點進入的炙熱,シエル只有努力地深呼吸,盡力忘卻那不適感。

「小姐,您這樣不行。」
撫著她汗濕的臉,セバスチャン苦笑著。
「您得只想著我,這樣我才可以接觸到您的靈魂。」

「什麼!?」
如果只要想著他這麼簡單的事情,她需要這麼辛苦嗎?
才想開口罵人,セバスチャン似乎是故意在這個時候開始的律動,讓她只有喘息的份。

「要像這樣抱著您的時候,才可以觸碰到靈魂。您必須,全心全意地想著我,您的靈魂才會接納我。」

「什、什麼……這、這種事情、不…不、早說…」
言語混合著喘息,讓一句話都說不完。

「如果對您來說,想著我是困難的事情的話,那就請您不要抵抗我…」
如同祈求的聲音和溫柔的吻,會讓人不自覺地迷失自我,被他所帶來的快樂給淹沒。

「呼喚我,小姐,請叫我的名字…」
惡魔的誘惑,在耳邊響著。
「您所賜與我的,名字…」

「……セバスチャン…」
隨著他的律動,腦袋也開始逐漸空白。
只能重複著,耳邊傳來的暗示。

「再一次。」

「…セバスチャン…」

「再一次。」

「セバスチャン、セバスチャン、セバスチャン!」
シエル連呼著他的名字到達了快樂的頂端的同時,セバスチャン的眼睛也變成了惡魔的血紅色。

無力地倒在セバスチャン懷中,閉著眼喘息的シエル,看不到セバスチャン那幾乎是恍惚的愉悅表情。

「啊啊,小姐,您果然是我遇過,最美味的靈魂……」
撫著シエル汗濕的臉,セバスチャン滿足地吁口氣,雙眼也恢復回成溫柔的紅茶色了。
「我可以再吃一口嗎?」

「餓死好了!」

 

 

 

後記:

雖然是R18,不過盡量維持輕快感 Love H的氣氛﹝笑~
執事x小姐主要都是鬼畜H,不過我還是喜歡砂糖物

以前提到的,偶爾偷吃幾口,就是這個啦﹝笑

 

 

澪雪拜 8 Jul 2009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