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篇 01 少女は恶魔と手を组んだ R15

契约篇 01

少女は恶魔と手を组んだ

 

 

 

 

 

 

 

少女纤细的脚被链上粗大的铁链,一丝不挂的她像是家畜般地被关在牢笼中。
漆黑的房内只有她蓝宝石般的双眼闪烁著光芒。

二十九天了。
自那天以来已经过了二十九天,很快第三十天就要到来了。

同样地,甚至愈演愈烈的残酷游戏,每个晚上都重复上演着。

白皙的肌肤已经充满了各种光看就让人觉得疼痛的痕迹,而且今晚肯定还会再继续增加。
即使如此,少女也没有打算闭上眼,放任自己的命运随人摆布。
相反的,她总是睁着眼,清楚地确认自己的敌人是谁,仇人是谁。

小小的火光淡淡地照亮了漆黑的房间,那是蜡烛的光。
一个、二个、三个,逐渐增加的烛火,将房间照耀的如白昼般。
舞台已经准备好,演员也已到齐,最后的宴会将要开始了。

观众们兴奋的情绪没有影响到少女,她只是抱紧自己的手臂,因为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而颤抖著。

每日每夜重复在少女身上的残酷宴会,只让少女知道这个世界是多么的恐怖黑暗。

看着朝她接近的人影,将沉重的锁给打开。
沉重的大锁被解放的巨响在舞台上回荡,这是宴会将要开始的信号。

想要逃走也无能为力,少女被强拉出牢笼,铁链在地上摩擦发出沉重的低响。
感觉到少女的颤抖,抓住她的人似乎露出了笑;因为极度的残酷而欢娱。

半张脸被面具遮住,穿着华服的观众们,即使看不到他们的表情,少女也感觉得到自己在他们眼中的存在。
嘲笑、讥笑,各种令人不快的声音在周围;在少女的耳边响着。
及腰的长发,随着她的步伐而摆动。

被强拉着在在舞台中央的冰冷石桌上躺下的时候,少女冰般的蓝色眼眸,燃起了火焰。
那是,被称为憎恨的火。

举办这个宴会的人们、周围的享乐的观众们,
但她最憎恨的,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无力反抗,只能任人摆布的自己。
如果自己再多有点力量,也许就不会让这一切的事情发生;包括二十九天前那个晚上的事情。

想到这里,少女伸起手,即使知道是徒劳无功她依旧想要反抗。
反抗她无力改变的现状和命运。

“压好她,今天可是重要的仪式!”
男人的声音在她头上响着。

少女也感觉到,今晚和平常不太相同。

平常的话,总是拉她躺在石床上,男人们接二连三地压在她身上, 贯穿撕裂她幼小的身体,即使她的身体像是破布一样无法动弹,酷刑依旧持续。直到大人们满足地从她身上退去,她又被扔回牢笼中。

今晚的气氛,似乎比平常要更血腥;更来得黑暗。

被强压在石桌上无法动弹的少女,只能看着高高举起的刀尖,在烛火下闪著赤红的光。

锐利的刀刃划过身体,鲜红的血缓缓地染红了她的身体和石桌。
疼痛反而让少女咬紧了唇,眼睛睁得更大,要将这发生的一切永不忘却地深深印在心中。

不悲鸣乞怜,不呼喊饶命,少女高傲的自尊不容许自己的心跟身体一起堕落。
不管他人怎么做,能玷污的只有她的身体。
她的尊严,不容许一丝的污点。

又是一刀,比之前更深。
少女也仅仅是抖动了一下,连呻吟都没有。

双手被大男人紧压在石桌上,她连扯动的力气都没有。

力量……
她想要力量。
想要可以反抗这个命运的力量。
不管要拿什么去交换她都愿意,只要能给她反抗这一切的力量!

也许是因为流血的关系,意识开始模糊起来,周遭的声音也变得难以辨认,确有一个声音在清楚地在她耳边响着。
带着欢娱的低笑声。

“妳想要力量吗?”
说著最诱惑的话语, 仿佛恶魔的耳语,清楚地在她耳边响着。
“哼哼哼,如果那样的话,妳就不再有机会敲响天堂的大门囉。”

眼前看到的不再是那个恐怖的仪式,不断落下的漆黑羽毛笼罩了视界。
仅能看见,一个像是人影的东西,隐藏在黑羽之后。

恶魔…?
还是,堕天使。

对象是谁,对她来说都不重要了。

“天堂…”
少女的声音是嘲讽的。
“相信神的人,会呼唤你吗。”
如果真的有神的话,那么她、她的双亲,岂会遭遇到这样的命运。

“哼哼哼,妳想要契约吗?”

“跟我契约,完成我的愿望!”
少女不自觉地嘶喊出声。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无所谓,只要能让她得到力量,得到反抗这个命运的力量,她都不会后悔。

“哼哼哼,好吧。”

满布的漆黑羽毛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整片的鲜红。
飞喷到身上、脸上,还感觉得到温度的赤色。
没有尖叫和逃跑的时间,只见得到人们一个一个倒下,留下无比惊恐的表情给无数的鲜血覆蓋。

刺鼻的血腥味,遍布室内的尸体,少女没有任何反应。
蓝色的双眼,只是冷冷地看着一室的鲜红,缓缓扩散。

“这样如何呢?”
漆黑的头发和衣服,有着和血一样颜色的双眼,高大的男人站在她面前。

“恶魔…”
即使外表看不出来,少女的本能也清楚的知道。

这就是恶魔。
抓紧人的弱点,用甜言蜜语给予诱惑,让人堕落的绝对邪恶。
可是…却是唯一倾听了她的愿望的存在。

抚上脸颊的留着漆黑指甲的手指,明明接触到恶魔的指尖是那么的冰冷,心却没来由地感到温暖。

“这里不适合久留,我们换个地方吧。”
赤裸的身躯被恶魔漆黑的衣服给包裹,恶魔抱起少女乘着夜风,迅速地离开那漂浮着血与死亡的地方。

少女被安顿在一个无人但清洁的房间。
身上的脏污被擦拭干净,穿上干净的衬衫,最后还附上一杯热牛奶,镇定她混乱的心情。

看着冒着热气的牛奶,少女讶异地看着这个一点都不像是恶魔的恶魔。

不,这个男人确实是恶魔没错。
只是他跟恶魔给人的形象,差了许多。

及腰的黑长发整齐地绑束在后,身上穿得是历史书上才见得到的外套和长靴,与其说是恶魔,不如说是从一百年前来的人还比较恰当。
绅士般地将她充满脏污的她打理干净,还优雅地给了她一杯热牛奶。
如果不说的话,还真的会以为这个人是哪里来的执事。

这个人像是恶魔的地方,只有那充满邪气的血红双眼和漆黑的长指甲而已。

“你似乎满习惯这样的事情。”

“还好。”
恶魔优雅地微笑着。
“好了,我的小姐,来正式订立契约吧。”

“正式?”

“契约必须写在容易看得见的地方,才有更大的效力。可以写在身体的任何地方,当然也包括心脏。”
低低笑着的男人,终于有恶魔的样子了。
“来吧,我的小姐,妳想将契约写在哪里?”

“………眼睛。将契约写在我的眼睛吧。”

“喔。”
似乎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有胆识的契约者,恶魔的眉毛充满兴趣的挑了起来。

“如果写在眼睛的话,就可以有最强的效力吧。”
写在眼睛,才可以让她永远不会忘记,这个生命是跟恶魔契约而来。

“好吧,既然妳这么希望的话。”
恶魔漆黑的指甲,在自己的手背上画上无法理解的纹印。
舔起为了写上纹印而留下的黑血,恶魔捧起她的脸,亲吻上她的左眼。

瞬间,一阵比火烧还要刺痛,贯通了她的眼睛。
几乎是想要将眼睛给挖出来的疼痛。

这种一般人会痛到在地上打滚的痛苦,少女只是咬紧唇握紧拳头,身体不能自己的颤抖,却连低哼都不愿意发出。
一个连少淑女都还称不上小女孩,对这样大男人都无法忍耐的痛都可以用意志力忍耐,恶魔不禁勾起了嘴角。

再度睁开眼,少女蓝宝石般的右眼变成了紫色,和恶魔的手背上同样的契约之印,鲜红地刻画在她的眼中。

“我是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和你契约的主人。”

“Yes, My Lord。”
恶魔单膝跪下,执起シエル的手献上他忠诚的吻。

“你呢?”

“我的名字,随主人喜欢的称呼。在这个契约中,只要妳呼唤我,不管小姐您在什么地方,我都会飞奔而去。”

“……セバスチャン,你就叫セバスチャン好了。”

“谨遵吩咐。”

 

 

 

 

后记:

黑执事突发小说﹝死
总共书写时间约三个半小时
每次只要写新系列的同人,都会不自觉地从相遇篇写起﹝苦笑
这两人应该算是契约篇吧^^

虽说是女体化,不过好像写少年也无所谓^^;

 

黑执事25题消化用
剩下24篇有机会再写﹝死

澪雪拜 23 Jun 2009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