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篇03 呜呼、私を呼んで

契约篇03

呜呼、私を呼んで

 

 

 

 

 

 

 

 

 

在被大火给烧毁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大宅重盖之前,现当主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和他的执事就暂时住在伦敦的小别馆中。
其实他的阿姨在社交界被称为红夫人的アンジェリーナ夫人,也有要求シエル不该就这样仅有一个执事照顾他的生活,在宅邸重盖之前可以跟她一起生活,却被シエル强硬的拒绝了。
拗不过自己可爱的姪子,红夫人也只能随他了。

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伦敦别馆,是为了在社交季节中交通更方便而购置。
跟本宅的大小当然是无法比拟,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只有小少爷和执事两个人的话,也算是相当宽敞住起来算舒服了。

每天下午到了固定的时间,执事就会推著餐车来到紧闭的书房门口,轻轻地敲门。
“少爷,我送下午茶来了。”

“进来。”

打开书房的门,进入眼中的总是会让人叹息的景象。
散落一地的书本和文件,简直就让龙卷风袭击过一般的混乱。
面对这样会让人想要哭着逃走的房间,身为执事セバスチャン可是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只是推著餐车缓步走入,路线上丝毫不会伤到那些脆弱的纸张。
“今天的下午茶是锡兰红茶,点心是加上鲜奶油的苹果派。”

“嗯。”
听着セバスチャン将茶杯放到桌上的声音,シエル终于将手上的文件放了下来,端起冒着热气的茶杯。

“您看起来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将散发著甜美香气的苹果派放上桌,执事露出担心的神色。

“…只是有点累了而已。”
挥开セバスチャン要抚上她额头的手,一丁点的触碰都不被允许。

“是吧。您不习惯用单眼阅读,这样会消耗您很多精神力。”
刻画上契约的眼睛,现在用眼罩遮起来。
不让他人看见自己的眼睛的同时,自己也必须失去一只眼睛的视力。

虽说不习惯单眼也是一个理由,但会让シエル真正疲倦的原因,是她太过于勉强自己。
堆积如山大大小小关于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事情,那些大人都要看上好几个月的东西,十岁的小女孩拼着命要在一个月内看完,要不是セバスチャン小心翼翼地照顾着她,シエル早就倒下了。

“眼睛这种,多看就习惯了。”
放下茶杯,シエル切开一小块频果派,扩散在口中的香甜,让她的情绪稍稍稳定下来。
甜食可以纾解精神压力给予放松,也许就是因为这样セバスチャン才会每天准时供应主人的精神食粮。

短短的下午茶时间很快就结束,将シエル再度回到工作前,セバスチャン开口了。
“少爷,等一下我要出门购买一些食粮和日用品,大约一个小时就会回来,您可以吗?”

“嗯。”
眼睛继续回到文件上,シエル只是淡淡应了一声。

“那么,我先退下了。”
面对主人冷淡的反应セバスチャン也依旧微笑着,推著餐车安静地退下了。

一页一页地翻阅着白纸黑字的文件,流利的文字和较难的单字,即使受过良好的教育,对小女孩来说还是有点困难。
但シエル不会被这样的事情给打败。
她不会退缩,不管是什么样的困难,她都会走过去。

眼睛继续在难懂的文字上停留着,直到隔壁传来玻璃破碎的巨大声响,让シエル讶异地站了起来。
“喂……”
话还没说完,シエル马上就想起来那个家伙出门了。
现在这个屋中,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无奈地叹口气,シエル只好自己去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玻璃可不会无端自己碎掉,难道是附近顽皮的小孩拿石头砸破了吗?
虽然只是别馆,不过也是在贵族区的地段,这附近应该是不会有顽皮到如此的小孩。

打开起居室的门,一个流浪汉般的人将セバスチャン总是打扫的一尘不染的会客室翻得乱七八糟,一些比较有价值的摆饰品已经被打包了。

小偷和主人在这个状况相见,一下子二个人都在那边互瞪眼,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打断这个尴尬的是,是从背后偷袭往シエル头上那重重的一击。
突来的疼痛让シエル的意识感到晕眩,双膝一软地倒了下去。

“喂,你这样把小孩子打死了怎么办?”

“没、没办法啊!谁叫他看到我们了。”

听得到两人慌张的声音,但シエル却连动一下手指的能力都没有。

“这…我们该怎们办才好?”

“把这个小孩也带走好了。看他穿的样子,应该是大少爷。这孩子应该可以得到不少赎金,不然也可以卖不少钱,我们快点吧!”

两人连其他房间都没时间搜,随手将会客室中高级值钱的装饰品都拿一拿,将人和东西都装进面粉袋,两人非常熟手熟脚不留下证据地离开。

等シエル可以好好张开眼睛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双手被绑着,眼前是一堆没有见过,但一看就知道绝非善类的男人们。
除了脏乱的环境外,还有不知哪来的臭味,这里难道是贫民窟吗…?

“你们两个,不多拿点值钱的东西,带个小鬼回来做什么?”

“老大,因为这孩子看到我们的样子了…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我觉得那里最值钱的就是这孩子。”
把小偷当作职业的人,只要一眼就可以看出物品的价值,这点被称为老大的男人也很明白。

仔细一看,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好货色。
纤细的身材和白皙的皮肤,女孩子般的端正五官,少了只眼睛是有点可惜,不过也是会有很多感兴趣的买主。

“小鬼,你是女孩子吗?”

“我是男的!”

“男的啊,还少了一只眼睛……虽然是有点可惜,不过也可以卖不错的价格。好了,先把他身上那套衣服给剥下来,这套衣服还可以卖不少钱。”

“是。”

“!!”
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做,シエル感到背后开始流出冷汗。

虽然因为恶魔的关系,就算把衣服给脱了,也不会有人发现她真正的身分。
可是,世界上的事情,并不会那么顺利。

セバスチャン的声音,还很清楚地在她耳边回荡。

“虽然可以让您以男性的样子现身,但有几个限制,小姐您一定要记住。
我所做的并不是真正的改变,是障眼法的一种。
对我的眼中,小姐您永远是小姐的样子,而小姐您因为跟我契约,障眼法对您是没有作用。
另外还有两个状况,我的障眼法会失效。
一个是小姐您亲口告诉他人,您的真实样子,如此一来障眼法就不再有效。
另外一个就是,小姐您的身体被人直接触摸的时候,障眼法也会直接失效。”

“也就是连手都不能被摸到吗。”

“不,并不是那个样子的触摸。
而是您的身体,不能被人直接触摸到,因为触摸的感觉会让障眼法失效。
以上两点,小姐您一定要记住。”

看着不断接近她的人,シエル吞了口口水,脑中拼命想着要如何脱离这个险境。

领子被拉起,过大的力道让シエル几乎要呻吟出声,但她用意志力努力压下。
合身的西装外套被扯下,扯着她身上丝绸衬衫的男人突然停下了手。

“这家伙是女孩子!”
就算是小孩,男女的差别他们还是分得出来。

“什么?好啊,竟然敢骗我们!”
老大的声音刚落,脱着她衣服的男人就给了她一巴掌,细嫩的脸马上肿了起来。

“得给这个小女孩一点教训,让她知道大人不是那么好骗。”
伴随着淫秽的笑,シエル的身体被压倒在地。

“贵族小女孩我还是第一次摸,这皮肤好滑。”

“喂,要玩可以别弄伤了,到时候价格太低看你怎么办。”

一瞬间,シエル的记忆回到了一个月前的那地狱般的宴会。
幼小的身体被无数的男人给撕裂贯穿, 低劣的笑声在她身边回响着。

身体已经牢牢记住的恐怖,让シエル胃部一阵抽蓄,无法忍住的酸水直接吐出。

“喂,这孩子吐了。”
シエル的反应让大人们都瞪大眼。

他们什么都还没开始做,这孩子的反应也实在太大了吧。

“她有经验吧。”
小女孩会有如此拒绝反应,聪明的大人马上就知道怎么一回事了。

“压着她。今晚大家可以享受一番了。”

“不…”
眼中露出凶光的大人们,让シエル连自己的声音在发著抖都没发现。

撕裂的丝绸是绝望的悲鸣,纤细的手腕被男人给压制着。
发生在身上的一切只是更加强调著自己的无力,一切都只能受人摆布。
她不想示弱。
尖叫、悲鸣、求饶都不会改变再来将要发生的事情,只有践踏自己的尊严而已。

什么都没有改变……

她依旧是无力的小孩……

仅有一条如蜘蛛丝般的希望的丝线,在她眼前透出淡淡的光芒。

少女牵动着嘴角,无声地唤出。
“セバスチャン……”

“主人,您呼唤我吗?”
和这淫靡的气氛完全不合的清亮优雅的声音,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穿着黑色的燕尾服挂著和善的笑容,手上还抱着一个大纸袋,里面似乎充满著各种日用品。

“你、你是什么人,哪里来的?”
裤子都快脱下来的人,看到这位跟贫民窟完全无缘的优雅绅士,只有一脸尴尬。

“失礼了,我是来迎接我家主人的。”
优雅的行礼极尽执事的风范。

“开什么玩笑!”
怒骂声和枪声一起响起,一阵硝烟后,所有的子弹都被收握在白手套中,执事依旧是保持着优雅的笑,只是现在看起来,更像是恶魔的笑容。
这种人绝对做不到的事情在眼前发生,恶汉们只有瞪大着眼,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セバスチャン一挥手,子弹像是自己有生命般,贯穿了这些人的头,赤红的血喷洒在空中。
数十人的恶棍,セバスチャン只是挥个手就解决了。
不折不扣的恶魔。

放下手中的纸袋,セバスチャン轻柔地抱起几乎是赤裸的小姐。
“您总算愿意呼唤我了。”
除了契约的那个夜晚,这是第一次シエル唤出他的名字,セバスチャン愉快地扬起嘴角。

第一次,由她承认彼此的契约关系。

即使被セバスチャン无比珍惜地抱在怀中,シエル依旧无法停止充满于身的颤抖和恐惧。

“小姐,哭出来会让您比较舒服。请放心,我不会偷看。”

“我不会哭!”

“那么,为了让您安心,请让我教您一个小小的咒文。 当您感到不安和恐惧的时候,就这么呼唤我吧。 来,试试看。セバスチャン。”

“…………セバスチャン…”

“很好。再一次。”

“…セバスチャン…”

“再一次。”

“セバスチャン…”

“是的,就是这样。只要您一声呼唤,我马上就会来到您的身边,不管是什么地方。”
抚著小姐柔软的黑发,セバスチャン的低沉的声音就是恶魔的耳语,清楚地在耳边响着,对现在的シエル来说,却像是安眠曲般让人心安。

就这样闭上眼,扰人的恶梦似乎暂时被赶走了。

“来,我们回家吧。”
小心地不打扰闭上眼休息的小主人,セバスチャン踏上了归途。

 

 

后记:
好久没这样连续写小说了,灵感之神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剧本是漫画和动画之前的事情,故事开始的时候执事少爷的关系已经太好, 让人想写他们进展信赖关系的故事。
刘那句两人之间的信赖关系,还真的是好发挥的题材^^

虽然是小姐篇,不过好像不是小姐也没关系…
小姐篇还真是难写><

澪雪拜 25 Jun 2009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