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約篇03 嗚呼、私を呼んで

契約篇03

嗚呼、私を呼んで

 

 

 

 

 

 

 

 

 

在被大火給燒毀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大宅重蓋之前,現當主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和他的執事就暫時住在倫敦的小別館中。
其實他的阿姨在社交界被稱為紅夫人的アンジェリーナ夫人,也有要求シエル不該就這樣僅有一個執事照顧他的生活,在宅邸重蓋之前可以跟她一起生活,卻被シエル強硬的拒絕了。
拗不過自己可愛的姪子,紅夫人也只能隨他了。

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倫敦別館,是為了在社交季節中交通更方便而購置。
跟本宅的大小當然是無法比擬,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只有小少爺和執事兩個人的話,也算是相當寬敞住起來算舒服了。

每天下午到了固定的時間,執事就會推著餐車來到緊閉的書房門口,輕輕地敲門。
「少爺,我送下午茶來了。」

「進來。」

打開書房的門,進入眼中的總是會讓人嘆息的景象。
散落一地的書本和文件,簡直就讓龍捲風襲擊過一般的混亂。
面對這樣會讓人想要哭著逃走的房間,身為執事セバスチャン可是連眉毛都沒有動一下,只是推著餐車緩步走入,路線上絲毫不會傷到那些脆弱的紙張。
「今天的下午茶是錫蘭紅茶,點心是加上鮮奶油的蘋果派。」

「嗯。」
聽著セバスチャン將茶杯放到桌上的聲音,シエル終於將手上的文件放了下來,端起冒著熱氣的茶杯。

「您看起來臉色不太好,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將散發著甜美香氣的蘋果派放上桌,執事露出擔心的神色。

「…只是有點累了而已。」
揮開セバスチャン要撫上她額頭的手,一丁點的觸碰都不被允許。

「是吧。您不習慣用單眼閱讀,這樣會消耗您很多精神力。」
刻畫上契約的眼睛,現在用眼罩遮起來。
不讓他人看見自己的眼睛的同時,自己也必須失去一隻眼睛的視力。

雖說不習慣單眼也是一個理由,但會讓シエル真正疲倦的原因,是她太過於勉強自己。
堆積如山大大小小關於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事情,那些大人都要看上好幾個月的東西,十歲的小女孩拼著命要在一個月內看完,要不是セバスチャン小心翼翼地照顧著她,シエル早就倒下了。

「眼睛這種,多看就習慣了。」
放下茶杯,シエル切開一小塊頻果派,擴散在口中的香甜,讓她的情緒稍稍穩定下來。
甜食可以紓解精神壓力給予放鬆,也許就是因為這樣セバスチャン才會每天準時供應主人的精神食糧。

短短的下午茶時間很快就結束,將シエル再度回到工作前,セバスチャン開口了。
「少爺,等一下我要出門購買一些食糧和日用品,大約一個小時就會回來,您可以嗎?」

「嗯。」
眼睛繼續回到文件上,シエル只是淡淡應了一聲。

「那麼,我先退下了。」
面對主人冷淡的反應セバスチャン也依舊微笑著,推著餐車安靜地退下了。

一頁一頁地翻閱著白紙黑字的文件,流利的文字和較難的單字,即使受過良好的教育,對小女孩來說還是有點困難。
但シエル不會被這樣的事情給打敗。
她不會退縮,不管是什麼樣的困難,她都會走過去。

眼睛繼續在難懂的文字上停留著,直到隔壁傳來玻璃破碎的巨大聲響,讓シエル訝異地站了起來。
「喂……」
話還沒說完,シエル馬上就想起來那個傢伙出門了。
現在這個屋中,只剩下自己一個人。

無奈地嘆口氣,シエル只好自己去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玻璃可不會無端自己碎掉,難道是附近頑皮的小孩拿石頭砸破了嗎?
雖然只是別館,不過也是在貴族區的地段,這附近應該是不會有頑皮到如此的小孩。

打開起居室的門,一個流浪漢般的人將セバスチャン總是打掃的一塵不染的會客室翻得亂七八糟,一些比較有價值的擺飾品已經被打包了。

小偷和主人在這個狀況相見,一下子二個人都在那邊互瞪眼,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打斷這個尷尬的是,是從背後偷襲往シエル頭上那重重的一擊。
突來的疼痛讓シエル的意識感到暈眩,雙膝一軟地倒了下去。

「喂,你這樣把小孩子打死了怎麼辦?」

「沒、沒辦法啊!誰叫他看到我們了。」

聽得到兩人慌張的聲音,但シエル卻連動一下手指的能力都沒有。

「這…我們該怎們辦才好?」

「把這個小孩也帶走好了。看他穿的樣子,應該是大少爺。這孩子應該可以得到不少贖金,不然也可以賣不少錢,我們快點吧!」

兩人連其他房間都沒時間搜,隨手將會客室中高級值錢的裝飾品都拿一拿,將人和東西都裝進麵粉袋,兩人非常熟手熟腳不留下證據地離開。

等シエル可以好好張開眼睛的時候,她發現自己雙手被綁著,眼前是一堆沒有見過,但一看就知道絕非善類的男人們。
除了髒亂的環境外,還有不知哪來的臭味,這裡難道是貧民窟嗎…?

「你們兩個,不多拿點值錢的東西,帶個小鬼回來做什麼?」

「老大,因為這孩子看到我們的樣子了…而且……」

「而且什麼?」

「而且,我覺得那裡最值錢的就是這孩子。」
把小偷當作職業的人,只要一眼就可以看出物品的價值,這點被稱為老大的男人也很明白。

仔細一看,確實是難得一見的好貨色。
纖細的身材和白皙的皮膚,女孩子般的端正五官,少了隻眼睛是有點可惜,不過也是會有很多感興趣的買主。

「小鬼,你是女孩子嗎?」

「我是男的!」

「男的啊,還少了一隻眼睛……雖然是有點可惜,不過也可以賣不錯的價格。好了,先把他身上那套衣服給剝下來,這套衣服還可以賣不少錢。」

「是。」

「!!」
沒想到對方會這麼做,シエル感到背後開始流出冷汗。

雖然因為惡魔的關係,就算把衣服給脫了,也不會有人發現她真正的身分。
可是,世界上的事情,並不會那麼順利。

セバスチャン的聲音,還很清楚地在她耳邊回盪。

「雖然可以讓您以男性的樣子現身,但有幾個限制,小姐您一定要記住。
我所做的並不是真正的改變,是障眼法的一種。
對我的眼中,小姐您永遠是小姐的樣子,而小姐您因為跟我契約,障眼法對您是沒有作用。
另外還有兩個狀況,我的障眼法會失效。
一個是小姐您親口告訴他人,您的真實樣子,如此一來障眼法就不再有效。
另外一個就是,小姐您的身體被人直接觸摸的時候,障眼法也會直接失效。」

「也就是連手都不能被摸到嗎。」

「不,並不是那個樣子的觸摸。
而是您的身體,不能被人直接觸摸到,因為觸摸的感覺會讓障眼法失效。
以上兩點,小姐您一定要記住。」

看著不斷接近她的人,シエル吞了口口水,腦中拚命想著要如何脫離這個險境。

領子被拉起,過大的力道讓シエル幾乎要呻吟出聲,但她用意志力努力壓下。
合身的西裝外套被扯下,扯著她身上絲綢襯衫的男人突然停下了手。

「這傢伙是女孩子!」
就算是小孩,男女的差別他們還是分得出來。

「什麼?好啊,竟然敢騙我們!」
老大的聲音剛落,脫著她衣服的男人就給了她一巴掌,細嫩的臉馬上腫了起來。

「得給這個小女孩一點教訓,讓她知道大人不是那麼好騙。」
伴隨著淫穢的笑,シエル的身體被壓倒在地。

「貴族小女孩我還是第一次摸,這皮膚好滑。」

「喂,要玩可以別弄傷了,到時候價格太低看你怎麼辦。」

一瞬間,シエル的記憶回到了一個月前的那地獄般的宴會。
幼小的身體被無數的男人給撕裂貫穿, 低劣的笑聲在她身邊迴響著。

身體已經牢牢記住的恐怖,讓シエル胃部一陣抽蓄,無法忍住的酸水直接吐出。

「喂,這孩子吐了。」
シエル的反應讓大人們都瞪大眼。

他們什麼都還沒開始做,這孩子的反應也實在太大了吧。

「她有經驗吧。」
小女孩會有如此拒絕反應,聰明的大人馬上就知道怎麼一回事了。

「壓著她。今晚大家可以享受一番了。」

「不…」
眼中露出凶光的大人們,讓シエル連自己的聲音在發著抖都沒發現。

撕裂的絲綢是絕望的悲鳴,纖細的手腕被男人給壓制著。
發生在身上的一切只是更加強調著自己的無力,一切都只能受人擺佈。
她不想示弱。
尖叫、悲鳴、求饒都不會改變再來將要發生的事情,只有踐踏自己的尊嚴而已。

什麼都沒有改變……

她依舊是無力的小孩……

僅有一條如蜘蛛絲般的希望的絲線,在她眼前透出淡淡的光芒。

少女牽動著嘴角,無聲地喚出。
「セバスチャン……」

「主人,您呼喚我嗎?」
和這淫靡的氣氛完全不合的清亮優雅的聲音,讓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穿著黑色的燕尾服掛著和善的笑容,手上還抱著一個大紙袋,裡面似乎充滿著各種日用品。

「你、你是什麼人,哪裡來的?」
褲子都快脫下來的人,看到這位跟貧民窟完全無緣的優雅紳士,只有一臉尷尬。

「失禮了,我是來迎接我家主人的。」
優雅的行禮極盡執事的風範。

「開什麼玩笑!」
怒罵聲和槍聲一起響起,一陣硝煙後,所有的子彈都被收握在白手套中,執事依舊是保持著優雅的笑,只是現在看起來,更像是惡魔的笑容。
這種人絕對做不到的事情在眼前發生,惡漢們只有瞪大著眼,發不出一點聲音來。

セバスチャン一揮手,子彈像是自己有生命般,貫穿了這些人的頭,赤紅的血噴灑在空中。
數十人的惡棍,セバスチャン只是揮個手就解決了。
不折不扣的惡魔。

放下手中的紙袋,セバスチャン輕柔地抱起幾乎是赤裸的小姐。
「您總算願意呼喚我了。」
除了契約的那個夜晚,這是第一次シエル喚出他的名字,セバスチャン愉快地揚起嘴角。

第一次,由她承認彼此的契約關係。

即使被セバスチャン無比珍惜地抱在懷中,シエル依舊無法停止充滿於身的顫抖和恐懼。

「小姐,哭出來會讓您比較舒服。請放心,我不會偷看。」

「我不會哭!」

「那麼,為了讓您安心,請讓我教您一個小小的咒文。 當您感到不安和恐懼的時候,就這麼呼喚我吧。 來,試試看。セバスチャン。」

「…………セバスチャン…」

「很好。再一次。」

「…セバスチャン…」

「再一次。」

「セバスチャン…」

「是的,就是這樣。只要您一聲呼喚,我馬上就會來到您的身邊,不管是什麼地方。」
撫著小姐柔軟的黑髮,セバスチャン的低沉的聲音就是惡魔的耳語,清楚地在耳邊響著,對現在的シエル來說,卻像是安眠曲般讓人心安。

就這樣閉上眼,擾人的惡夢似乎暫時被趕走了。

「來,我們回家吧。」
小心地不打擾閉上眼休息的小主人,セバスチャン踏上了歸途。

 

 

後記:
好久沒這樣連續寫小說了,靈感之神真是讓人又愛又恨><

劇本是漫畫和動畫之前的事情,故事開始的時候執事少爺的關係已經太好, 讓人想寫他們進展信賴關係的故事。
劉那句兩人之間的信賴關係,還真的是好發揮的題材^^

雖然是小姐篇,不過好像不是小姐也沒關係…
小姐篇還真是難寫><

澪雪拜 25 Jun 2009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