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約篇04 相對する二つのイロ R18

契約篇04

相對する二つのイロ

 

 

 

 

來到倫敦三個多月,很快地就要到新雪飄零的季節了。
第一次在倫敦過冬的シエル並沒有感到興奮,依舊是埋頭在書房讀著幾乎看不完的資料。

除了讀書外,シエル 還要接受セバスチャン給予的紳士訓練。
為了讓她從裡到外都像位貴族少爺,去掉過去身為小姐的嬌氣,從走路的方法到握手的姿勢,每一樣都從頭矯正的執事,還真的會讓人喘不過氣。

新雪到來時晉見女王陛下前,シエル必須從完全脫離過去貴族小姐的氣質,脫胎換骨徹頭徹尾地成為一名少爺。
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少爺,總不能嬌滴滴地流露出少女風情,在人們的記憶被惡魔給替換的同時,本人也需要付出相對的努力。

「少爺,非常好。」
執事兼家庭老師的セバスチャン,對良好成果的シエル毫不吝嗇地給予稱讚。
「您這樣站出去,終於不會讓人覺得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教養有疏失了。」

「哼。」
對於セバスチャン的稱讚,シエル怎麼聽都覺得刺耳。

所謂的疏失就是,誤將自己家的少爺當成小姐來教養。
不然少爺怎麼會走女孩的步法,見到人會習慣性地拉起裙子彎腰行禮呢。

「時間也晚了,該是少爺您上床休息的時間了。來,請將外套…」
セバスチャン的手還沒碰到她,シエル不自覺地縮起肩膀躲避著他的觸碰。

「少爺…」

「沒事!」
別過頭,シエル自己將外套脫下交給セバスチャン。
「我累了。」

「明白了,我馬上替您準備沐浴。」

「我自己洗就可以了,你不用進來。」
頭也不回地踏出書房,シエル沒有見到執事若有所思的神情。

薔薇香有著鎮定精神的效果,但對シエル似乎一點用處都沒有。
泡在漂浮著玫瑰花瓣的熱水中,シエル挫敗地看著自己依舊顫抖的手。
即使在溫暖的水中,依舊是不自覺地寒冷地環抱自己的肩膀。

還是沒辦法…
明明只是這麼簡單的事情,她還是沒辦法克服。

距離晉見女王的日子剩下不到七天,她這個樣子要怎麼走出去。

已經沒時間了!

「少爺。」
象徵性地敲個門,セバスチャン拿著毛巾進來。
「水溫已經開始降低了,再繼續下去您會感冒。」

「出去!」
遮住水中的自己,シエル叫著。

「呵,少爺您有什麼好害羞的呢。 我是您的僕從,說起來就像是您飼養的家畜,您從來都不需要介意我,盡您希望地隨心所欲地驅使我。」

「你!」
明明知道這個傢伙喜歡激起人的怒氣,但シエル總是無法冷靜。

「來吧,再這樣下去,水溫會讓您感冒喔。」
將毛巾展開,セバスチャン做了個請起的笑容。

瞪視了許久,シエル最後還是板著臉站起身,讓セバスチャン服侍她。

巨大的布巾覆蓋上她幼小的身體時,シエル還是不自覺地瑟縮了一下,讓背後的執事實在是忍不住地揚起嘴角,露出惡魔的笑。

「大人,果然還是很可怕吧。」
惡魔的低語在耳邊響起。
「特別是,男人。」

「閉嘴!」
被扯開的傷口,讓シエル無法控制的大喊出聲。

那短短的一個月,對シエル來說就像是地獄般。
無數的男人們,在幼小的身體上給予了各種酷刑,並以少女痛苦的哭喊和她所遭遇的絕望而感到愉悅。

那種環境一般人的神志早就不堪恐怖而瘋狂,有著堅強意志的シエル,好不容易忍耐過來。
表面上可以裝得很平靜,但那看不見卻尚在流血的傷口,禁不起任何觸碰。
即使身體上的傷已經好到看不見痕跡,但看不見的內心的傷,可不是這麼簡單可以癒合。

對她來說,所有的大人;特別是男人都是恐怖的存在。
即使是在給予她希望,在身邊服侍著她的セバスチャン也一樣,她會不自覺地閃躲。

這段時間,セバスチャン看得很清楚,シエル努力地在適應自己的心傷。
看著這樣的主人,就會讓セバスチャン忍不住地想要作弄。

「離晉見女王只剩下幾天,您來的及嗎?宮廷中的男人們可是比惡魔還要饑渴,會毫不猶豫地吃下您這頭可口的小羊。」

「閉嘴!」
揮開セバスチャン放在肩膀上的手,シエル的臉因為憤怒而一片嫣紅。
「只不過這種程度而已,不需要你囉唆。」

沒錯,她確實有嚴重的男性恐懼症,只要見到男人都會感到害怕。
所以她才在拼命克服著,讓自己連內心都變成男人的話,就不會害怕了…シエル是這麼想的。

可是,事情進行的速度並不如她的預期。
她依舊是沒辦法完全克服這個恐怖。

「呵呵,只要少爺您一個命令,我可以協助您脫離這個惡夢。」

「什麼?」

「將您所受到的屈辱的痛苦,都轉變為快樂就可以了。」
血紅的眼閃耀著。
「讓您的身心,真正的了解男人。」

「說什麼傻話!」
對幼小的她來說,男人是恐怖的。
這種記憶,是無法說抹消就可以輕易消失。

「只要您體會過男人帶給女人的快樂後,您的身體就不會排斥男人了。」

「什…!」
話還沒說完,唇舌就被他給覆蓋了。

和他人唇舌交纏並不是第一次,但像這樣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卻是從來沒有過的。
襲來的暈眩讓她不自覺地伸手抓住セバスチャン的襯衫,免得自己就這樣倒下去,即使セバスチャン的手固定在她腰上。

許久後分離的兩人間,隱約看得見銀白的絲線。

場所什麼時候從浴室移動到房間,シエル的印象十分薄弱,唯一的印象是,自己在一個很溫暖的懷抱中。

對於男人的觸碰,她依舊是難忍恐懼地顫抖著,幾乎是有著馬上逃走的衝動。
但緊環在她腰上的手臂,讓她無法這麼做,只能咬著牙等著一切過去。

像是獻給惡魔的祭品般,高傲卻又可愛地顫抖著。

「呵呵,事情沒有您想像的那麼恐怖喔,小姐。」
咬著她的耳朵的惡魔,似乎是非常享受著她的恐怖。
「只要將一切都交給我,您的恐怖記憶將會被無上的快樂給取代。」

「這是惡魔的甜言蜜語?」

「不,惡魔不會說謊。可以的話,讓小姐您自行突破煩惱,是比較好的狀況。只是時間上不允許,我才大膽地給您特效藥。」
和忠誠話語極端不同的放蕩行為,實在是教人無法看透他的本性。
「請什麼都不用多想,只要感覺著,我所帶給您的一切就可以了。」
逐漸加深的愛撫,讓シエル抓緊了手邊的床單。

連第一性徵都尚未發育,身體是完全的孩子的シエル,性行為實在是太過困難的事情。
但在經過那樣的地獄之後,為了自我保護的幼小身體,也知道遇到事情的時候該怎麼做。

緊閉的身體,也緩緩地流出了花蜜。
並不是因為興奮,而是身體的自我保護本能。

因濕潤而逐漸綻放的花蕾,開始容易進入。

「住手!」
感覺到緩緩侵入體內的異物,恐怖的感覺讓シエル再也忍不住地開口了。

「那可不行,您好不容易努力到這個地步,想要半途而廢嗎?」
要不是セバスチャン抱著她的腰,恐怕她已經直接不顧狀況的逃走了。

咬著唇,シエル好不容易吐出破碎般的聲音。
「……セバスチャン,繼續…」
每一個被觸摸到的部分,都會讓她的身體回憶起當時的恐怖。
但她需要,忍下去。

再怎麼樣,也不會比那個時候更恐怖了。
她必須要能突破這個困難,無論什麼手段!

這就是,她的覺悟。

得到了真正的允許後,セバスチャン也不再客氣,在幼小的身體上彈奏起惡魔的樂章。

愛撫是緩慢地確實的,一點一點地蠶食シエル的意識。
讓她顫抖的唇,從恐怖的呼吸逐漸轉變成情慾的氣息。

「……不、不要…」
某種不知名的感覺開始捲襲她,從未經驗的感覺讓シエル感到害怕。

「小姐,那個就是您所需要的。不要緊,您就放鬆…」
對著她最敏感的部分,セバスチャン毫不間斷他甜美的折磨,直到シエル來到快樂的頂點,瞬間溢出的蜜液在床單上留下點點痕跡。

「哎呀,這還真是,盛大的狀況啊。」
看著得到人生第一次性高潮的主人,セバスチャン愉悅地笑著。
「不過,真正的特效藥,還在後面。」

尚在餘韻中動彈不得的シエル,只能看著セバスチャン一派優雅地解開領帶,脫掉襯衫,露出她完全不懂是好還是不好的男人身體,只知道跟藝術家所畫出的精壯結實男性裸體非常類似像而已。

藍與紫的眸,只是望著那對紅茶色的眼,靜靜地迎接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

「果然,您還是這樣最美。」
セバスチャン輕撫著,シエル透出緋色契約的眼。

這是第一次有人提出這麼大膽的要求,將契約寫在眼中。
雖然是有點可惜了那對藍寶石般的眼睛,但セバスチャン還是將契約給寫上了。
沒想到,這雙眼睛反而更吸引他。

藍與紅的結合,所誕生的紫。
相對的兩個顏色,在意外的地方融合了起來。

親吻著她的臉的同時,那難以忍受的巨大,也緩緩地進入了。

還以為會和之前一樣,會有一股難以忍耐酸意從胃中湧上,沒想到除了異物感的疼痛外沒有其他特別的反應。

「啊……」
セバスチャン一個動作,シエル發出了連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嬌喘聲,趕忙想要捂住嘴,卻被セバスチャン拉住手,讓她只有含淚瞪著セバスチャン的份。

「小姐,忍耐聲音是不好的,會讓這特效藥無法好好發揮作用。」
看著シエル努力地不要被快樂給征服的樣子,セバスチャン的眼睛變得血紅。

他的主人,實在是太懂得如何挑起惡魔的饑渴了。

但,現在還不是食用的時候。
需要等,靈魂成熟到,更美味的時候…

纖小的身體,在惡魔的懷中搖晃著。
伸直的腳在勾著雪白的床單,身體透出美麗的薔薇色,無法壓抑的嬌喘聲在房中回盪著。

第一次感受到情慾的浪,シエル覺得自己幾乎要被淹沒,空白的腦想不起來自己現在在哪裡。

「啊啊!!」
聽著シエル在他的帶領下,用自己的身體體會男人給予的快樂的時候,也感覺的到,緊纏在她身上的夢饜也暫時離她而去了。

讓疲憊的少女在懷中休息著,幼小的身體已經不再露出嫌惡的本能反應,小小的特效藥對主人相當有用。

只是這特效能持續多久,就必須看主人自己的努力了。

 

 

 

 

 

後記:

心靈創傷治癒兼初體驗篇﹝爆
シエル是心情上的處女,我是這麼想的。召喚的那個片段,說什麼都沒發生我實在不信﹝喂
『白に咲くのは薔薇色の血』的前段故事,中間都沒有H場景囉﹝爆

這篇雖寫R18卻不怎麼エロ…﹝汗

有點被漫畫34話影響,變成這樣的結局,到時候還可以發作就是了﹝喂

 

澪雪拜 10 July 2009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