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篇04 相对する二つのイロ R18

契约篇04

相对する二つのイロ

 

 

 

 

来到伦敦三个多月,很快地就要到新雪飘零的季节了。
第一次在伦敦过冬的シエル并没有感到兴奋,依旧是埋头在书房读著几乎看不完的资料。

除了读书外,シエル 还要接受セバスチャン给予的绅士训练。
为了让她从里到外都像位贵族少爷,去掉过去身为小姐的娇气,从走路的方法到握手的姿势,每一样都从头矫正的执事,还真的会让人喘不过气。

新雪到来时晋见女王陛下前,シエル必须从完全脱离过去贵族小姐的气质,脱胎换骨彻头彻尾地成为一名少爷。
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少爷,总不能娇滴滴地流露出少女风情,在人们的记忆被恶魔给替换的同时,本人也需要付出相对的努力。

“少爷,非常好。”
执事兼家庭老师的セバスチャン,对良好成果的シエル毫不吝啬地给予称赞。
“您这样站出去,终于不会让人觉得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教养有疏失了。”

“哼。”
对于セバスチャン的称赞,シエル怎么听都觉得刺耳。

所谓的疏失就是,误将自己家的少爷当成小姐来教养。
不然少爷怎么会走女孩的步法,见到人会习惯性地拉起裙子弯腰行礼呢。

“时间也晚了,该是少爷您上床休息的时间了。来,请将外套…”
セバスチャン的手还没碰到她,シエル不自觉地缩起肩膀躲避着他的触碰。

“少爷…”

“没事!”
别过头,シエル自己将外套脱下交给セバスチャン。
“我累了。”

“明白了,我马上替您准备沐浴。”

“我自己洗就可以了,你不用进来。”
头也不回地踏出书房,シエル没有见到执事若有所思的神情。

蔷薇香有着镇定精神的效果,但对シエル似乎一点用处都没有。
泡在漂浮着玫瑰花瓣的热水中,シエル挫败地看着自己依旧颤抖的手。
即使在温暖的水中,依旧是不自觉地寒冷地环抱自己的肩膀。

还是没办法…
明明只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她还是没办法克服。

距离晋见女王的日子剩下不到七天,她这个样子要怎么走出去。

已经没时间了!

“少爷。”
象征性地敲个门,セバスチャン拿着毛巾进来。
“水温已经开始降低了,再继续下去您会感冒。”

“出去!”
遮住水中的自己,シエル叫着。

“呵,少爷您有什么好害羞的呢。 我是您的仆从,说起来就像是您饲养的家畜,您从来都不需要介意我,尽您希望地随心所欲地驱使我。”

“你!”
明明知道这个家伙喜欢激起人的怒气,但シエル总是无法冷静。

“来吧,再这样下去,水温会让您感冒喔。”
将毛巾展开,セバスチャン做了个请起的笑容。

瞪视了许久,シエル最后还是板著脸站起身,让セバスチャン服侍她。

巨大的布巾覆蓋上她幼小的身体时,シエル还是不自觉地瑟缩了一下,让背后的执事实在是忍不住地扬起嘴角,露出恶魔的笑。

“大人,果然还是很可怕吧。”
恶魔的低语在耳边响起。
“特别是,男人。”

“闭嘴!”
被扯开的伤口,让シエル无法控制的大喊出声。

那短短的一个月,对シエル来说就像是地狱般。
无数的男人们,在幼小的身体上给予了各种酷刑,并以少女痛苦的哭喊和她所遭遇的绝望而感到愉悦。

那种环境一般人的神志早就不堪恐怖而疯狂,有着坚强意志的シエル,好不容易忍耐过来。
表面上可以装得很平静,但那看不见却尚在流血的伤口,禁不起任何触碰。
即使身体上的伤已经好到看不见痕迹,但看不见的内心的伤,可不是这么简单可以愈合。

对她来说,所有的大人;特别是男人都是恐怖的存在。
即使是在给予她希望,在身边服侍着她的セバスチャン也一样,她会不自觉地闪躲。

这段时间,セバスチャン看得很清楚,シエル努力地在适应自己的心伤。
看着这样的主人,就会让セバスチャン忍不住地想要作弄。

“离晋见女王只剩下几天,您来的及吗?宫廷中的男人们可是比恶魔还要饥渴,会毫不犹豫地吃下您这头可口的小羊。”

“闭嘴!”
挥开セバスチャン放在肩膀上的手,シエル的脸因为愤怒而一片嫣红。
“只不过这种程度而已,不需要你囉唆。”

没错,她确实有严重的男性恐惧症,只要见到男人都会感到害怕。
所以她才在拼命克服著,让自己连内心都变成男人的话,就不会害怕了…シエル是这么想的。

可是,事情进行的速度并不如她的预期。
她依旧是没办法完全克服这个恐怖。

“呵呵,只要少爷您一个命令,我可以协助您脱离这个恶梦。”

“什么?”

“将您所受到的屈辱的痛苦,都转变为快乐就可以了。”
血红的眼闪耀着。
“让您的身心,真正的了解男人。”

“说什么傻话!”
对幼小的她来说,男人是恐怖的。
这种记忆,是无法说抹消就可以轻易消失。

“只要您体会过男人带给女人的快乐后,您的身体就不会排斥男人了。”

“什…!”
话还没说完,唇舌就被他给覆蓋了。

和他人唇舌交缠并不是第一次,但像这样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却是从来没有过的。
袭来的晕眩让她不自觉地伸手抓住セバスチャン的衬衫,免得自己就这样倒下去,即使セバスチャン的手固定在她腰上。

许久后分离的两人间,隐约看得见银白的丝线。

场所什么时候从浴室移动到房间,シエル的印象十分薄弱,唯一的印象是,自己在一个很温暖的怀抱中。

对于男人的触碰,她依旧是难忍恐惧地颤抖著,几乎是有着马上逃走的冲动。
但紧环在她腰上的手臂,让她无法这么做,只能咬著牙等著一切过去。

像是献给恶魔的祭品般,高傲却又可爱地颤抖著。

“呵呵,事情没有您想像的那么恐怖喔,小姐。”
咬着她的耳朵的恶魔,似乎是非常享受着她的恐怖。
“只要将一切都交给我,您的恐怖记忆将会被无上的快乐给取代。”

“这是恶魔的甜言蜜语?”

“不,恶魔不会说谎。可以的话,让小姐您自行突破烦恼,是比较好的状况。只是时间上不允许,我才大胆地给您特效药。”
和忠诚话语极端不同的放荡行为,实在是教人无法看透他的本性。
“请什么都不用多想,只要感觉著,我所带给您的一切就可以了。”
逐渐加深的爱抚,让シエル抓紧了手边的床单。

连第一性征都尚未发育,身体是完全的孩子的シエル,性行为实在是太过困难的事情。
但在经过那样的地狱之后,为了自我保护的幼小身体,也知道遇到事情的时候该怎么做。

紧闭的身体,也缓缓地流出了花蜜。
并不是因为兴奋,而是身体的自我保护本能。

因湿润而逐渐绽放的花蕾,开始容易进入。

“住手!”
感觉到缓缓侵入体内的异物,恐怖的感觉让シエル再也忍不住地开口了。

“那可不行,您好不容易努力到这个地步,想要半途而废吗?”
要不是セバスチャン抱着她的腰,恐怕她已经直接不顾状况的逃走了。

咬著唇,シエル好不容易吐出破碎般的声音。
“……セバスチャン,继续…”
每一个被触摸到的部分,都会让她的身体回忆起当时的恐怖。
但她需要,忍下去。

再怎么样,也不会比那个时候更恐怖了。
她必须要能突破这个困难,无论什么手段!

这就是,她的觉悟。

得到了真正的允许后,セバスチャン也不再客气,在幼小的身体上弹奏起恶魔的乐章。

爱抚是缓慢地确实的,一点一点地蚕食シエル的意识。
让她颤抖的唇,从恐怖的呼吸逐渐转变成情欲的气息。

“……不、不要…”
某种不知名的感觉开始卷袭她,从未经验的感觉让シエル感到害怕。

“小姐,那个就是您所需要的。不要紧,您就放松…”
对着她最敏感的部分,セバスチャン毫不间断他甜美的折磨,直到シエル来到快乐的顶点,瞬间溢出的蜜液在床单上留下点点痕迹。

“哎呀,这还真是,盛大的状况啊。”
看着得到人生第一次性高潮的主人,セバスチャン愉悦地笑着。
“不过,真正的特效药,还在后面。”

尚在余韵中动弹不得的シエル,只能看着セバスチャン一派优雅地解开领带,脱掉衬衫,露出她完全不懂是好还是不好的男人身体,只知道跟艺术家所画出的精壮结实男性裸体非常类似像而已。

蓝与紫的眸,只是望着那对红茶色的眼,静静地迎接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果然,您还是这样最美。”
セバスチャン轻抚著,シエル透出绯色契约的眼。

这是第一次有人提出这么大胆的要求,将契约写在眼中。
虽然是有点可惜了那对蓝宝石般的眼睛,但セバスチャン还是将契约给写上了。
没想到,这双眼睛反而更吸引他。

蓝与红的结合,所诞生的紫。
相对的两个颜色,在意外的地方融合了起来。

亲吻着她的脸的同时,那难以忍受的巨大,也缓缓地进入了。

还以为会和之前一样,会有一股难以忍耐酸意从胃中涌上,没想到除了异物感的疼痛外没有其他特别的反应。

“啊……”
セバスチャン一个动作,シエル发出了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娇喘声,赶忙想要捂住嘴,却被セバスチャン拉住手,让她只有含泪瞪着セバスチャン的份。

“小姐,忍耐声音是不好的,会让这特效药无法好好发挥作用。”
看着シエル努力地不要被快乐给征服的样子,セバスチャン的眼睛变得血红。

他的主人,实在是太懂得如何挑起恶魔的饥渴了。

但,现在还不是食用的时候。
需要等,灵魂成熟到,更美味的时候…

纤小的身体,在恶魔的怀中摇晃着。
伸直的脚在勾著雪白的床单,身体透出美丽的蔷薇色,无法压抑的娇喘声在房中回荡著。

第一次感受到情欲的浪,シエル觉得自己几乎要被淹没,空白的脑想不起来自己现在在哪里。

“啊啊!!”
听着シエル在他的带领下,用自己的身体体会男人给予的快乐的时候,也感觉的到,紧缠在她身上的梦餍也暂时离她而去了。

让疲惫的少女在怀中休息著,幼小的身体已经不再露出嫌恶的本能反应,小小的特效药对主人相当有用。

只是这特效能持续多久,就必须看主人自己的努力了。

 

 

 

 

 

后记:

心灵创伤治愈兼初体验篇﹝爆
シエル是心情上的处女,我是这么想的。召唤的那个片段,说什么都没发生我实在不信﹝喂
‘白に咲くのは蔷薇色の血’的前段故事,中间都没有H场景囉﹝爆

这篇虽写R18却不怎么エロ…﹝汗

有点被漫画34话影响,变成这样的结局,到时候还可以发作就是了﹝喂

 

澪雪拜 10 July 2009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