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約篇05 言葉を失った羊飼い

契約篇05

言葉を失った羊飼い

 

 

 

 

薄薄的初雪將世界染上一片淡淡的白,冬天正式訪問倫敦了。

在王宮空無一人的會客室中,為了晉見維多利亞女王シエル只有靜靜地等待著。
火爐中木炭發出的噼啪聲,是房中唯一的聲音。

雖說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的孩子,但現在的她,是個沒有任何身分地位的普通平民,不像過去由父親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帶著可以直接晉見女王陛下,只能在這裡等待著。
沒有任何身分地位的她,能得到女王的召見已經是殊榮,更不可能帶著隨從一起來到王宮。

這裡,是シエル必須親自上前的戰爭。

而且,她必須要贏。

身上穿著溫暖又打理妥當的衣裝,即使晉見女王也絕不會失禮的禮儀作法和打招呼的方法也已經準備好,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只等著陛下。

即使準備了那麼多,シエル還是感到緊張,套著手套的手微微地冒著汗。

輕輕的敲門聲,讓シエル緊張地站了起來。

穿著白色燕尾服的執事後面的,是如同大英帝國的母親;年紀上或者該說是祖母的維多利亞女王陛下。

手臂平置於胸前,シエル單膝跪下。
「承蒙召見,祝女王陛下萬安。」

「呵呵,在這個地方不用如此多禮。」
如老奶奶親合的女王,在主位坐下,白衣執事立身於旁。
「來,孩子你也坐下吧。」

「感謝您。」
得到女王的允許,シエル在末席坐下。

「哎呀,別坐那麼遠,過來,讓我好好看看你。」

「是…」
即使感到緊張,シエル還是走過去,站在女王面前。

嬌小的她,即是在落坐的女王面前,也只是剛剛好地和女王面對面。

「哎呀,這個是…」
還稚嫩可愛的小臉,被大半的眼罩遮去了右眼,光是這樣就可以想像,這孩子身上發生了多麼可怕的事情。
對於女王要摸上眼罩的手,シエル輕輕阻止了。
「這個樣子只會驚嚇到陛下您,還請原諒我的無禮。」

「可憐的孩子。」
纖小的身體被女王抱入懷中,如同母親的懷抱讓シエル怔了一下。
「真是辛苦你了…」

「不,已經不要緊了。」
不著痕跡地脫離女王的懷抱,シエル很清楚自己的身體不能隨便被人給觸碰。
雖然十歲的孩子的身體,還分不出男女差別,但她必須事事小心,以免露出任何破綻。
「感謝陛下的關心。」

「你這孩子,不只是樣子,性格也變了很多。」
苦笑地嘆口氣,讓シエル在身旁的位置坐下。
「你所說的事情我都明白,我也正打算那麼做。暫時由國家保管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領地和財產,都可以給你。」

「感謝陛下。」

「但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這個名字,你不能繼承。」

「呃…」

「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對我的意義,不只是一介貴族而已,對現在的你太過於沉重。在領有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領地和財產的同時,我可以給你別的名字,一樣是伯爵。」

「陛下,我明白ファントムハイヴ所代表的意義。」
比起財產和地位,她更需要的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名字,她就是為了這個而來。

女王的獵犬、黑社會的管理人、清道夫…
甫知道自己家原來並不是一般的貴族的時候,シエル確實是對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存在意義感到震驚,但也瞬間明白了為什麼父母和自己會遭遇到那樣的事情了。

數不盡的仇家和敵人,在這之中要找到背叛者,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她必須站起來,站在最危險的地方。

不只是為了替父母復仇,她更要找出到底是誰讓自己遇到那樣的事情!

「如果這樣的話,那我更不能讓你繼承了。」
還只是這麼小的孩子呢…女王不自覺地嘆口氣了。
「ファントムハイヴ是替英國王家解決煩惱的存在,你的父親做的很好,遇到那樣的事情也真的是始料未及。還只是孩子的你,並不需要背負那樣的重擔。」

惡夜大火燒去了一切,無數的屍體當中,只有小孩的屍體沒有被找到。
也許那孩子會得到神的保佑,這樣想著的女王將應該充公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一切給留了下來,等待著不一定會發生的奇蹟。

但,奇蹟發生了。

雖然失去了一隻眼睛和天使般的笑容,但這孩子確實是平安回來了。
不只是看著他長大而已,還有對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ˊ虧欠,讓女王由衷地感謝神。

可是,也許血緣是無法改變的東西吧。
僅僅十歲的孩子,有著跟他父親一樣的眼神…

那種對於黑暗世界的覺悟…
僅僅是十歲的孩子啊!

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的死亡,現在英國黑社會一團亂,已經讓女王頭大不已。

就算這孩子已經有了覺悟,但這工作也絕不是小孩可以可以完成的。
要管理黑社會需要什麼樣的手段,女王自己也知道,大人們都已經為了得到這個工作,爭得你死我活了,老眼昏花也不可能讓個十歲小孩進去這場戰爭中。

不管於公於私,女王都無法將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這個名字,交給才年僅十歲的シエル。

「孩子,你和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不同,有著選擇的機會。」

「陛下,這是我們一族背負的罪,以及能對陛下展現忠誠的最好方法。」
不像是十歲小孩的成熟態度,讓女王又是一陣嘆息了。

可是,如果是真的,流著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一族的血的人的話…
即使只是個孩子,也做得到吧…

「你的覺悟我明白了,這個名字我不能給你。」

「陛下…」

「但你可以自己來拿。」
不是親切的老奶奶,而是維多利亞女王在微笑著。
「你依舊是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但暫時不能使用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主人身分喔。」

如果這孩子自己做得到的話,那也是神所決定的事情。

「感謝陛下恩惠。」
無法笑出,但至少シエル盡最大能力表現出他的心情。

「唉,還真是複雜的感覺呢…」
眼前的孩子,是維多利亞女王目前為止遇到最大的矛盾。

一方面希望這孩子可以幸福的生活,另一方面又希望有人可以整頓黑社會,繼續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工作,結果到底會怎麼樣呢…

「陛下,是時間了。」
一旁白衣的執事低聲在女王耳邊說道。

「喔,這樣啊。」
忙碌的維多利亞女王,雖然還很想多看看這孩子,但也無可奈何地站起來。
「孩子,不管是哪個結果,我都可以欣然接受。」

「今天十分感謝陛下。」

「呵呵,下雪了,你也趕快回去吧。」
直到門關上,シエル才回過頭去,看著窗外不知道什麼時候漂起的細雪。
點點雪白,彷彿要將污穢的世界給染白般。

低哼了聲,シエル也從王宮的會客間離開準備回去,她那忠實的執事早已在外面備好馬車。
執事漆黑的大衣已經被雪染白了不少,但他依舊是以主人的狀況為最優先,用放在懷中溫熱的小大衣,緊緊包裹住主人,免得他受到一點寒冷。

「少爺,我們直接回家嗎?」

「嗯。」
嬌小的她由セバスチャン抱上馬車,在冷風還來不及灌入車廂的時候,セバスチャン已經將門好好關緊了。

「因為下雪的關係可能會有點搖晃,還請您稍微忍耐點。」
駕著馬車的セバスチャン口中是這麼說,但他根本就不可能做出任何讓馬車搖晃而使主人不快的事情。

看著因為下雪而安靜的倫敦市區,シエル的心卻一點都不平靜。

靠自己的力量去奪回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名字,也就是說,有其他人也在垂涎著這個名字囉。

「有意思……」
也許可以在這之中,找到背叛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人,這麼好的機會,她可不會放過。

爭奪黑社會管理人的遊戲已經開始了,而她會在這場遊戲中,得到勝利。

 

 

 

 

後記:

一點Love Love要素都沒有的劇情物﹝淚
寫起來不是那麼痛苦就是了啦﹝笑

故事的開始就已經是,女王的獵犬的シエル,如果以正常的邏輯,會把這個名字交給他的女王一定腦袋有問題﹝死
誰會把這種工作交給小孩子啊!
所以,這段故事也格納﹝?﹞進契約篇了

後面應該還有1~2篇關於前傳般的故事吧,我想

 

澪雪拜 11/July/2009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