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約篇06 血塗れのドレスで踊ろう

契約篇06

血塗れのドレスで踊ろう

 

 

 

 

 

想要的東西必須自己伸出手,沒有任何事物是不需要付出任何代價即可取得。

手上玩著黑色的西洋棋,シエル蔚藍的眼陷入沉思中。
靠著自己的力量取回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這個名字,雖說是理所當然,但女王給的任務也確實嚴苛。

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工作,是替女王分憂解勞,解決一些正常無法處理的事情,管理水面下的社會,可以說是女王的另外一張臉。
女王的獵犬、黑社會的管理人,這個身分並不是單單靠女王的命令就可以得到,本人也必須要相對應的實力和力量; 管理黑社會的力量。

管理黑社會的方法,基本上基本分為三種,權力、金錢和暴力。

如果可以用貴族的名號就可以聽話的,那是最簡單了,在女王的允許範圍中做生意,大部分的黑社會也都遵守著這個規矩。
如果權力行不通,大部分的人也是會為了金錢而彎腰,有足夠的金錢就可以收買人心了。
最後,也是最傷腦筋的就是,暴力。

在權力和金錢都無法動搖的人面前,唯一剩下的手段就是暴力,也是她最缺乏的東西。

想要奪回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之名,她必須確實地具備這些能力才行。

旋轉著手中的象牙棋子,左思右想的她沒有太好的點子,連セバスチャン將熱茶放在她面前後,才驚覺時間已經那麼晚了。
「少爺,來杯茶吧。」

「嗯。」

放下茶杯,シエル的視線來到那枚在她的大拇指也過大的藍寶石戒指,這枚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督的象徵。
這枚高價的戒指,諷刺般地在燒毀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殘骸中找到,像是在等著她的到來般。
她必須要成為,適合佩帶這枚戒指的人。
不管眼前有多少困難,都一定要跨過去!

「少爺,恕我冒昧,如果您信得過我的話,不妨跟我談談您的煩惱。」

瞪視著優雅笑容的執事許久,シエル輕嘆口氣地開口了。
反正她現在也沒有其他可以談話的對象,就算不信任這個惡魔,她也別無選擇。

「棋子不夠用。」
要做的事情像山一樣多,但她只有一個人,連該從哪邊做起都讓她頭痛。

「那麼,就請使用我吧。我是您的執事的同時,也是成為您的力量的手腳,供您達成目的的棋子。您已經付出了代價,不需要對驅使我而感到不安。」
代價,用靈魂惡魔簽訂的契約,換得驅使惡魔的權力嗎?
「您是棋盤上的王,也是女王,而我則可等同任何一顆棋子。只要能讓您得到勝利達成目標,我既可以是士兵也可以是騎士。」
優雅地將手放在胸前,セバスチャン彎下腰。
「請下令吧,我的主人。」

「……去調查現在黑社會和貴族中,所有的有力人物。」

「Yes, My Lord。不過,現在已經是該休息的時間了,請容我先服侍您上床休息。」

「嗯。」
結果這個傢伙,也不過是嘴上說說。
在セバスチャン的服侍下,シエル躺進了柔軟的床上,在溫暖的絲被中她不禁打了個喝欠。
睡前牛奶那傢伙一定放了什麼,一邊這樣想著的シエル,身體也敵不過疲憊地進入了夢鄉。

「早安,少爺。雖然雪停了,但今天還是有點冷喔。」

「嗯……」
困難地張開眼睛,シエル覺得自己睡下去似乎還只是幾分鐘前的事情,沒想到天已經亮了。

「今天的早茶是伯爵茶,多加點牛奶是會讓身體比較溫暖。」
和平常一樣的的早晨,接過セバスチャン的杯子,甜甜的奶茶味道讓她不自覺的喝了一口。

「少爺,昨天您吩咐的資料我已經整理好了,您要現在看還是早餐後再看?」

「這麼快!?」
快到她差點將奶茶給嗆出來。

「其實昨晚就已經整理好,只是不好打擾少爺您的休息,只好到現在才跟您報告。」
無懈可擊的笑容,看來十分諷刺。

「拿來!」
幾乎可以說是用搶的,シエル抓過那一疊厚厚的紙。

跟セバスチャン的外表一樣漂亮優雅的字跡,內容非常清楚詳細地記明了現在大英帝國中所有的大大小小跟黑社會有關係的貴族,國內外對黑社會有影響力的組織,詳細到從名字、構成、幹部、經營種類等等,所有的資料皆詳細清楚地記載的極機密資料。
這樣的東西,他一個晚上不到就完成了。

該說是,不愧是惡魔嗎?

驚訝地抬眼,只見到他一貫優雅的微笑。
「資料上,少爺覺得有什麼不充足的地方嗎?」

「不……」
拿到這樣的資料,還說什麼就是她不知足了。
而且省去她非常多的時間!

早餐也只是匆匆用過,シエル就把自己關在書房中,開始工作。

雖然繼承了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財產,但沒有地位的她,就算站出去對他人來說也不過是個小孩罷了。
在得到貴族的地位前,她必須有可以介紹自己的身分。
正好,以前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就經營了一個不怎麼樣的玩具公司─ファントム公司,現在正是好用的時候,不能用貴族的名字也還有個實業家的頭銜可用。

爲了工作而忙碌不已的小主人,忠誠的執事只有安靜的在身邊,替她打理一切的生活需要。
從早晨的紅茶、衣服、午餐、點心、出門的打點、晚餐、沐浴、睡前的牛奶等執事該做的事情,セバスチャン沒有一樣不是做得無懈可擊的完美,甚至連她工作上需要的聯絡、資料整理、回信其他一般來說由其他人代勞的工作,セバスチャン也完全一手包辦。
讓主人有過著最舒適的生活,就是他的工作。

在初夏的風訪問倫敦的時候,玩具公司ファントム已經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公司,同時シエル也在黑社會中建立起勢力。
為了得回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這個名字的努力,一步一步地成型了。

「セバスチャン。」
一邊翻著手上的資料,シエル開口了。

「是的,少爺。」

「你會玩西洋棋嗎?」

「一點點。」

「你曾經說過,把你當成棋子來用。」
就因為セバスチャン這一句話,シエル把他使用的很徹底,不管是可能還是不可能的事情,都交給他處理。
而這位執事,永遠都沒給她任何令人失望的結果。
「在棋盤上,你是哪一顆棋子?」

「呵,少爺的疑問,還真的是難以回答。」
在這種時候,他就會收起執事的面具,難得地露出惡魔的笑。

「セバスチャン!」

「將我放入人類的規則中,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嗎?只要您希望,我只是顆供您驅使的棋子,助您達成勝利。但是,僅有一顆棋子我無法成為,那就是王。棋子的工作是保護王的生命,但永遠無法成為王,這點還請您謹記於心。」

「我知道。」
失敗的退路是不存在的,不管擁有多強的棋子,一旦被喊了將軍﹝Check Mate﹞,遊戲就結束了。

這個傢伙也是在暗示她,他這個惡魔終究是顆棋子,沒有主人的命令不會行動。
她必須學好,如何使用這顆不受任何規則束縛的特別棋子。

「但少爺您,不只是棋盤上的王,只要我在身邊的時候,您也可以是棋盤上的女王。」
西洋棋的王,雖然是最強但只能移動一格,永遠只能在原地指揮著部下們拼命。
但女王不同。
和王有著同樣的強度的棋子,但可以自己走到前線,是除了有特殊行動能力的騎士以外,最強的棋子。

這個傢伙,是在煽動她的主動出擊嗎。

「哼,說得也是,」
從座位上站起來,シエル臉上揚起大膽不敵的笑。
「走吧,是喊將軍的時間了。」

「Yes, My Lord」

 

 

 

 

 

 

對付一個無法用權力統治、無法用金錢收買的敵人,最好的方法就是,消滅它。

戴著紳士的禮帽的獨眼少爺,背後跟著一位如同高貴紳士般優雅的執事,這個組合在倫敦、不,應該是大英帝國已經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
只要這兩個人出現就絕對沒好事,這樣的認知在黑社會已經是理所當然的常識。
明明還只是個小鬼,卻有著大人都無法贏過的魄力。
短短數個月,這孩子已經掌握了所有黑社會相關的事情,他的話語已經是無法違背的事情。

如果堅決要跟這孩子作對的話,可得後果自負。

就像現在這樣,以派對的名義邀請,實際上卻打算在這裡殺害她的男人,正以可笑的姿勢俯匍在她面前,醜陋地討饒著救命。
已經是不知道第幾次看到這樣的場景,讓シエル都麻木了。

「殺了。」
無聊地搖著手杖,シエル發出了命令。

「遵旨。」
瞬間充滿房中的血腥味,シエル連眉毛都沒動一下,只是看著一切發生而已。

「真是,來了一趟,連派對都還沒享受到。」
看著擴散開的鮮紅,シエル站了起來。

「跳舞我也略知一二,如果少爺您不介意的話,可以讓我陪您解悶。」

「不用了,反正我不喜歡跳舞。」
十歲的小孩能跳什麼舞,而且她只會女生的舞步。

筆直走過屍體和セバスチャン身邊,耳邊傳來セバスチャン的聲音。
「哼哼,少爺您早就參加了另外一個派對不是嗎?在黑暗中舉辦,染滿鮮血的宴會。您華美的禮服,將會不斷染上鮮血,連變黑的機會都沒有,鮮血會再度染上,永無止盡。」

「即使如此,我也不會從派對中退席。」
眼中沒有一絲猶豫,少女的挺直著背脊,惡魔恐怖的話語一點都沒有影響到她。
直到最後的音符落下,所有的賓客都離開,她也會站在空無一人的會場,用被鮮血染到只剩下黑色的禮服謝幕。
「你呢?」
回過身,シエル瀚藍的眼毫不畏懼地看著血色的惡魔。

「只要是少爺您的希望,我可以是您的隨從也是您的舞伴。」
將手置於胸口,セバスチャン優雅地行禮。

「別背叛我。」

「只要契約還生效,我連一根毛髮都是屬於少爺您的,只要是少爺您的希望,我都會盡力完成。」

「哼,回去了。」
搖著柺杖,シエル回過身。

沒錯,她跟這枚棋子的關係,是靠著契約在維持。
比所有的一切都要強,也都還要脆弱的牽絆。

看不見セバスチャン瞬間變得緋紅又褪色的眼睛,只有他一貫優雅的聲音響起。
「遵旨。」

 

 

 

 

 

 

 

 

 

夏天結束的時候,シエル正式被女王受予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的名號。
雖說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遺孤,但以少年的年紀正式封爵,還是前所未聞。
另外的意義也是,她正式的被女王認定,獵犬的工作。

在得到爵位的這天,也是シエル搬回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大宅的日子。
她終於可以,以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當主的身分,回到這個地方;這個有著她一切美好和痛苦回憶的地方。

仰頭望著這個幾乎是一分一毫,從柱子的痕跡到花園的每一朵花,都忠實地遵照著她的記憶再現的宅邸,シエル必須用盡全身的忍耐力,才能不讓淚水奪眶而出。

真正的戰鬥,從這裡開始。
在屬於自己的城堡中,擬定戰略對抗敵人。

成為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當主,站在最危險的地方將背叛者給拉出,然後讓他們落入跟自己一樣的地獄。
這是シエル站在這裡的理由。

「再來會很忙碌了呢,少爺。」

「嗯。」
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女王的獵犬、食品玩具公司ファントム的社長,一般大人都不見得可以負擔的工作,她一個小女孩要支持下去,忙碌是絕對的事情。
「棋子不夠。」

「嗯?」
少爺突然的話,讓執事挑起眉毛。
有了他這樣的棋子在身邊,依舊是不足嗎?

「我需要,可以保護可以城堡的棋子。交給你了。」
有了城堡後,自然就需要可以保護城堡的棋子,她的棋盤正在一步步地成型。
只要她跟セバスチャン不在,這就是座沒有自保能力的空城,這樣的根據地沒有意義。

「遵命。」
セバスチャン 才剛抬頭,一個東西就扔了過來。
有個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徽章,白銀的懷表是シエル經常帶在身上的東西。
「少爺,這是…?」

「我不需要了。」
那是在倫敦別邸中找到,以前父親的裝飾品之一。
現在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當家是她,這種東西對她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身為我的執事,需要點像樣的東西在身上。」
現在的話,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徽章多少有點用處,要用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名字沒有這點東西怎麼行。

「感謝少爺賞賜。」
銀白長鏈的懷表,是相當適合執事的裝飾品。

「下午茶送到房間來。」

「是的,少爺。」

 

 

後記:

契約篇完結~~~
本來『相対する二つのイロ』、『言葉を失った羊飼い』、『血塗れのドレスで踊ろう』 三篇是統一成一整篇『血塗れのドレスで踊ろう』來寫,但那樣東西實在是太難分段,而且作品內氣氛很亂,所以就拆開了。
其實『言葉を失った羊飼い』和這篇應該是可以統合,但又太長…-_-

紅夫人那段執事的能力印象很深,シエル開始也不知道原來セバスチャン那麼好用吧,所以才有這篇﹝笑
最後的懷表本來想分篇寫,但……想不到題材,就在這裡合併了﹝笑
這個之後就是本篇,有三笨蛋傭人和田中先生在,每天都熱鬧非凡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了~

經常拿出懷表的執事,讓人印象深刻^^

 

 

澪雪拜 12 July 2009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