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篇06 血涂れのドレスで踊ろう

契约篇06

血涂れのドレスで踊ろう

 

 

 

 

 

想要的东西必须自己伸出手,没有任何事物是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即可取得。

手上玩着黑色的西洋棋,シエル蔚蓝的眼陷入沉思中。
靠着自己的力量取回ファントムハイヴ这个名字,虽说是理所当然,但女王给的任务也确实严苛。

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工作,是替女王分忧解劳,解决一些正常无法处理的事情,管理水面下的社会,可以说是女王的另外一张脸。
女王的猎犬、黑社会的管理人,这个身分并不是单单靠女王的命令就可以得到,本人也必须要相对应的实力和力量; 管理黑社会的力量。

管理黑社会的方法,基本上基本分为三种,权力、金钱和暴力。

如果可以用贵族的名号就可以听话的,那是最简单了,在女王的允许范围中做生意,大部分的黑社会也都遵守着这个规矩。
如果权力行不通,大部分的人也是会为了金钱而弯腰,有足够的金钱就可以收买人心了。
最后,也是最伤脑筋的就是,暴力。

在权力和金钱都无法动摇的人面前,唯一剩下的手段就是暴力,也是她最缺乏的东西。

想要夺回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之名,她必须确实地具备这些能力才行。

旋转着手中的象牙棋子,左思右想的她没有太好的点子,连セバスチャン将热茶放在她面前后,才惊觉时间已经那么晚了。
“少爷,来杯茶吧。”

“嗯。”

放下茶杯,シエル的视线来到那枚在她的大拇指也过大的蓝宝石戒指,这枚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督的象征。
这枚高价的戒指,讽刺般地在烧毁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残骸中找到,像是在等着她的到来般。
她必须要成为,适合佩带这枚戒指的人。
不管眼前有多少困难,都一定要跨过去!

“少爷,恕我冒昧,如果您信得过我的话,不妨跟我谈谈您的烦恼。”

瞪视著优雅笑容的执事许久,シエル轻叹口气地开口了。
反正她现在也没有其他可以谈话的对象,就算不信任这个恶魔,她也别无选择。

“棋子不够用。”
要做的事情像山一样多,但她只有一个人,连该从哪边做起都让她头痛。

“那么,就请使用我吧。我是您的执事的同时,也是成为您的力量的手脚,供您达成目的的棋子。您已经付出了代价,不需要对驱使我而感到不安。”
代价,用灵魂恶魔签订的契约,换得驱使恶魔的权力吗?
“您是棋盘上的王,也是女王,而我则可等同任何一颗棋子。只要能让您得到胜利达成目标,我既可以是士兵也可以是骑士。”
优雅地将手放在胸前,セバスチャン弯下腰。
“请下令吧,我的主人。”

“……去调查现在黑社会和贵族中,所有的有力人物。”

“Yes, My Lord。不过,现在已经是该休息的时间了,请容我先服侍您上床休息。”

“嗯。”
结果这个家伙,也不过是嘴上说说。
在セバスチャン的服侍下,シエル躺进了柔软的床上,在温暖的丝被中她不禁打了个喝欠。
睡前牛奶那家伙一定放了什么,一边这样想着的シエル,身体也敌不过疲惫地进入了梦乡。

“早安,少爷。虽然雪停了,但今天还是有点冷喔。”

“嗯……”
困难地张开眼睛,シエル觉得自己睡下去似乎还只是几分钟前的事情,没想到天已经亮了。

“今天的早茶是伯爵茶,多加点牛奶是会让身体比较温暖。”
和平常一样的的早晨,接过セバスチャン的杯子,甜甜的奶茶味道让她不自觉的喝了一口。

“少爷,昨天您吩咐的资料我已经整理好了,您要现在看还是早餐后再看?”

“这么快!?”
快到她差点将奶茶给呛出来。

“其实昨晚就已经整理好,只是不好打扰少爷您的休息,只好到现在才跟您报告。”
无懈可击的笑容,看来十分讽刺。

“拿来!”
几乎可以说是用抢的,シエル抓过那一叠厚厚的纸。

跟セバスチャン的外表一样漂亮优雅的字迹,内容非常清楚详细地记明了现在大英帝国中所有的大大小小跟黑社会有关系的贵族,国内外对黑社会有影响力的组织,详细到从名字、构成、干部、经营种类等等,所有的资料皆详细清楚地记载的极机密资料。
这样的东西,他一个晚上不到就完成了。

该说是,不愧是恶魔吗?

惊讶地抬眼,只见到他一贯优雅的微笑。
“资料上,少爷觉得有什么不充足的地方吗?”

“不……”
拿到这样的资料,还说什么就是她不知足了。
而且省去她非常多的时间!

早餐也只是匆匆用过,シエル就把自己关在书房中,开始工作。

虽然继承了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财产,但没有地位的她,就算站出去对他人来说也不过是个小孩罢了。
在得到贵族的地位前,她必须有可以介绍自己的身分。
正好,以前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就经营了一个不怎么样的玩具公司─ファントム公司,现在正是好用的时候,不能用贵族的名字也还有个实业家的头衔可用。

为了工作而忙碌不已的小主人,忠诚的执事只有安静的在身边,替她打理一切的生活需要。
从早晨的红茶、衣服、午餐、点心、出门的打点、晚餐、沐浴、睡前的牛奶等执事该做的事情,セバスチャン没有一样不是做得无懈可击的完美,甚至连她工作上需要的联络、资料整理、回信其他一般来说由其他人代劳的工作,セバスチャン也完全一手包办。
让主人有过著最舒适的生活,就是他的工作。

在初夏的风访问伦敦的时候,玩具公司ファントム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公司,同时シエル也在黑社会中建立起势力。
为了得回ファントムハイヴ这个名字的努力,一步一步地成型了。

“セバスチャン。”
一边翻着手上的资料,シエル开口了。

“是的,少爷。”

“你会玩西洋棋吗?”

“一点点。”

“你曾经说过,把你当成棋子来用。”
就因为セバスチャン这一句话,シエル把他使用的很彻底,不管是可能还是不可能的事情,都交给他处理。
而这位执事,永远都没给她任何令人失望的结果。
“在棋盘上,你是哪一颗棋子?”

“呵,少爷的疑问,还真的是难以回答。”
在这种时候,他就会收起执事的面具,难得地露出恶魔的笑。

“セバスチャン!”

“将我放入人类的规则中,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吗?只要您希望,我只是颗供您驱使的棋子,助您达成胜利。但是,仅有一颗棋子我无法成为,那就是王。棋子的工作是保护王的生命,但永远无法成为王,这点还请您谨记于心。”

“我知道。”
失败的退路是不存在的,不管拥有多强的棋子,一旦被喊了将军﹝Check Mate﹞,游戏就结束了。

这个家伙也是在暗示她,他这个恶魔终究是颗棋子,没有主人的命令不会行动。
她必须学好,如何使用这颗不受任何规则束缚的特别棋子。

“但少爷您,不只是棋盘上的王,只要我在身边的时候,您也可以是棋盘上的女王。”
西洋棋的王,虽然是最强但只能移动一格,永远只能在原地指挥着部下们拼命。
但女王不同。
和王有着同样的强度的棋子,但可以自己走到前线,是除了有特殊行动能力的骑士以外,最强的棋子。

这个家伙,是在煽动她的主动出击吗。

“哼,说得也是,”
从座位上站起来,シエル脸上扬起大胆不敌的笑。
“走吧,是喊将军的时间了。”

“Yes, My Lord”

 

 

 

 

 

 

对付一个无法用权力统治、无法用金钱收买的敌人,最好的方法就是,消灭它。

戴着绅士的礼帽的独眼少爷,背后跟着一位如同高贵绅士般优雅的执事,这个组合在伦敦、不,应该是大英帝国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只要这两个人出现就绝对没好事,这样的认知在黑社会已经是理所当然的常识。
明明还只是个小鬼,却有着大人都无法赢过的魄力。
短短数个月,这孩子已经掌握了所有黑社会相关的事情,他的话语已经是无法违背的事情。

如果坚决要跟这孩子作对的话,可得后果自负。

就像现在这样,以派对的名义邀请,实际上却打算在这里杀害她的男人,正以可笑的姿势俯匍在她面前,丑陋地讨饶著救命。
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看到这样的场景,让シエル都麻木了。

“杀了。”
无聊地摇着手杖,シエル发出了命令。

“遵旨。”
瞬间充满房中的血腥味,シエル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只是看着一切发生而已。

“真是,来了一趟,连派对都还没享受到。”
看着扩散开的鲜红,シエル站了起来。

“跳舞我也略知一二,如果少爷您不介意的话,可以让我陪您解闷。”

“不用了,反正我不喜欢跳舞。”
十岁的小孩能跳什么舞,而且她只会女生的舞步。

笔直走过尸体和セバスチャン身边,耳边传来セバスチャン的声音。
“哼哼,少爷您早就参加了另外一个派对不是吗?在黑暗中举办,染满鲜血的宴会。您华美的礼服,将会不断染上鲜血,连变黑的机会都没有,鲜血会再度染上,永无止尽。”

“即使如此,我也不会从派对中退席。”
眼中没有一丝犹豫,少女的挺直著背脊,恶魔恐怖的话语一点都没有影响到她。
直到最后的音符落下,所有的宾客都离开,她也会站在空无一人的会场,用被鲜血染到只剩下黑色的礼服谢幕。
“你呢?”
回过身,シエル瀚蓝的眼毫不畏惧地看着血色的恶魔。

“只要是少爷您的希望,我可以是您的随从也是您的舞伴。”
将手置于胸口,セバスチャン优雅地行礼。

“别背叛我。”

“只要契约还生效,我连一根毛发都是属于少爷您的,只要是少爷您的希望,我都会尽力完成。”

“哼,回去了。”
摇著柺杖,シエル回过身。

没错,她跟这枚棋子的关系,是靠着契约在维持。
比所有的一切都要强,也都还要脆弱的牵绊。

看不见セバスチャン瞬间变得绯红又褪色的眼睛,只有他一贯优雅的声音响起。
“遵旨。”

 

 

 

 

 

 

 

 

 

夏天结束的时候,シエル正式被女王受予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的名号。
虽说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遗孤,但以少年的年纪正式封爵,还是前所未闻。
另外的意义也是,她正式的被女王认定,猎犬的工作。

在得到爵位的这天,也是シエル搬回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大宅的日子。
她终于可以,以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当主的身分,回到这个地方;这个有着她一切美好和痛苦回忆的地方。

仰头望着这个几乎是一分一毫,从柱子的痕迹到花园的每一朵花,都忠实地遵照着她的记忆再现的宅邸,シエル必须用尽全身的忍耐力,才能不让泪水夺眶而出。

真正的战斗,从这里开始。
在属于自己的城堡中,拟定战略对抗敌人。

成为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当主,站在最危险的地方将背叛者给拉出,然后让他们落入跟自己一样的地狱。
这是シエル站在这里的理由。

“再来会很忙碌了呢,少爷。”

“嗯。”
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女王的猎犬、食品玩具公司ファントム的社长,一般大人都不见得可以负担的工作,她一个小女孩要支持下去,忙碌是绝对的事情。
“棋子不够。”

“嗯?”
少爷突然的话,让执事挑起眉毛。
有了他这样的棋子在身边,依旧是不足吗?

“我需要,可以保护可以城堡的棋子。交给你了。”
有了城堡后,自然就需要可以保护城堡的棋子,她的棋盘正在一步步地成型。
只要她跟セバスチャン不在,这就是座没有自保能力的空城,这样的根据地没有意义。

“遵命。”
セバスチャン 才刚抬头,一个东西就扔了过来。
有个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徽章,白银的怀表是シエル经常带在身上的东西。
“少爷,这是…?”

“我不需要了。”
那是在伦敦别邸中找到,以前父亲的装饰品之一。
现在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当家是她,这种东西对她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身为我的执事,需要点像样的东西在身上。”
现在的话,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徽章多少有点用处,要用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名字没有这点东西怎么行。

“感谢少爷赏赐。”
银白长链的怀表,是相当适合执事的装饰品。

“下午茶送到房间来。”

“是的,少爷。”

 

 

后记:

契约篇完结~~~
本来‘相対する二つのイロ’、‘言叶を失った羊饲い’、‘血涂れのドレスで踊ろう’ 三篇是统一成一整篇‘血涂れのドレスで踊ろう’来写,但那样东西实在是太难分段,而且作品内气氛很乱,所以就拆开了。
其实‘言叶を失った羊饲い’和这篇应该是可以统合,但又太长…-_-

红夫人那段执事的能力印象很深,シエル开始也不知道原来セバスチャン那么好用吧,所以才有这篇﹝笑
最后的怀表本来想分篇写,但……想不到题材,就在这里合并了﹝笑
这个之后就是本篇,有三笨蛋佣人和田中先生在,每天都热闹非凡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了~

经常拿出怀表的执事,让人印象深刻^^

 

 

澪雪拜 12 July 2009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