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約篇07 白に咲くのは薔薇色の血 01 R18

契約篇07

白に咲くのは薔薇色の血 <前篇>

 

 

 

「為什麼我要打扮成這個樣子不可?」

「非常適合您喔,小姐。」

對於自己的精心傑作,執事セバスチャン露出滿意的笑容。

シエル漆黑的長髮編成辮子垂在身後,有著契約刻印的右眼用帽子遮掩起來。
身上穿的不是貴族小姐才能穿著的絲綢華服,而是棉布又有點褪色的洋裝和短外套,最後再加上一雙有點磨傷的靴子。
只要再拿著一整籃的鮮花,任誰看都會覺得她是位落魄貴族的小姐,為了生活出來賣花。

「所以說,為什麼要打扮成這樣?」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深深嘆氣的セバスチャン,在シエル的眼中完全只是裝模作樣。
「關於近來少女失蹤的案件,已經查訪了很久卻一直沒有確實的消息,再這樣下去女王的獵犬的名號也會哭泣。少爺您也吩咐了,不管用什麼樣的方法都要得到情報不是嗎?」

「這跟我打扮成這樣,到底有什麼關係!」

「既然找不到情報,就只好讓自己成為情報的來源了。這點覺悟少爺您應該還有吧。」
簡單的說就是,把自己打扮成誘餌,讓對方上門來就對了。

「既然這樣的話,不需要我也可以吧。」
光是想像自己拿著花在街上叫賣,シエル就感到一陣惡寒。

「您這麼說也沒錯,那我只好請エリザベス小姐來幫忙這項工作了。」

「你……!」
惡魔不愧是惡魔,太了解她的弱點在哪裡了。
「就算我這樣走出去,你以為會有人跟我買花嗎?」

「呵呵,小姐您是否有將花賣出去並不是重點,而是讓自己曝露在危險中。」
像這樣的美少女,就算不用開口單單只是站著,也會有一堆人來搶著跟她買花。
「失蹤的少女們不分身分階級,唯一的共通點就是年輕美麗,讓小姐您出馬是唯一的辦法了。」

近一個多月來,倫敦發生了連續少女失蹤事件。
失蹤的少女們從貧窮到貴族都有,事件中沒有留下任何的訊息,讓倫敦警察非常頭痛,鬧得如此大的事情,自然也傳入女王的耳中,交給了她忠實的獵犬處理。
但,無往不利的獵犬,這次也似乎踢到了鐵板。

失蹤的少女們沒有太多的共通點,失蹤的時間和地點也都無法串聯起來,到了這個地步,也只剩下唯一的方法,就是自己變成被誘拐的餌就可以了。
幸運的是,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其實是名女性,在有著全能、萬能、最強的執事的守護之下,可以說是最棒也最安全的誘餌。

為什麼不打扮成貴族千金去派對收集情報呢?
也不是不行只是速度太慢,從收集來的情報上,セバスチャン是這樣判斷的。
失蹤的人口中,以一般街上的女性失蹤的比例較貴族千金來得多。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シエル伯爵也只有忍著強烈的不滿,讓執事將自己打扮成這樣。

「那麼,我們出發吧,小姐。」
由セバスチャン帶著來到倫敦最大的通路上,這個地方總是有著各種人經過,貴族搭乘著馬車、小販沿街叫賣車、演奏著手風琴的小丑、人來人往到出現什麼都不奇怪的地方。

「小姐,我出現在您身邊還是太過於顯眼了。我會在暗處保護您,還請您一切小心。」
賣花女旁邊跟著一個帥哥執事,這樣的畫面不用想都詭異到不行。

「那是當然的事情。不過我要問的,這是怎麼回事?」
提起手中的籃子,シエル努力壓低快要因為不滿而提高的聲音了。

「這是小姐您要賣的花啊。我認為白薔薇和小姐您最相配了。」
不知道是故意裝傻還是不了解シエル疑問,但セバスチャン露出的卻是他最高級最滿足的笑容。
「還是您覺得賣火柴比較好呢?」

「天底下哪裡有賣這麼高級的薔薇的賣花女啊!」
這可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宅中,由執事親手照料的特殊品種的高級白薔薇,可以拿得出這種花的人,跟本就不需要賣花討生活。
「要賣也應該買正常一點的東西吧。」

「啊啊,小姐您說的是,我只注意著和小姐相配的花,完全忘了這件事情,還請您原諒。」
是真的忘了還是故意找她麻煩,セバスチャン那誠摯的表情上找不出一絲漏洞。

「哼,算了。」
都來到這裡,再去找費這種功夫,只會讓シエル已經不怎麼樣的耐心消磨的更嚴重而已。
反正她只要站在街上就可以,手上拿什麼根本就不是重點。
「好好的看清楚每一個人啊。」

「Yes, My Lady。我會在黑暗中守護小姐您的安全,請放心吧。」
恭敬地將手放在胸前,セバスチャン輕輕一鞠躬。

「哼。」
提著花籃,シエル往大街上去。
看著在小姐身後甩動的辮子,セバスチャン的看來優雅的笑容有著惡魔的影子。

站在大街上,提著美麗的白薔薇,有著漆黑長髮的美麗賣花少女,她的表情卻沒有任何笑意。

耳邊聽得見其他孩子對著路過的大人,努力地叫賣著自己的商品的聲音,シエル就很想現在回身去大聲罵罵他的執事。
要她用那種聲音說著,先生請買我一朵花吧,還不如殺了她比較快。

「哎呀,這裡居然有賣著白薔薇的賣花女。」
帶著特殊腔調的英文在她頭上響起,這個熟悉的聲音讓シエル幾乎就想拔腿就跑。

不用抬頭,光是眼前中國服的胸口就讓她知道,這個人是劉,貿易公司崑崙的負責人、中國黑幫青幫英國的幹部,同時也是他少數較為親近的棋子之一。
劉是很聰明的人,這點シエル也承認。
不過這個人常常成事不足,如果讓他發現自己的身分大聲叫出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名字,一切就完了!
感覺得到劉身旁的名為藍貓的少女投來的審視目光,更讓シエル擔心了。

想著該怎麼做的時候,劉又出聲了。

「好漂亮的白薔薇,給我一朵吧。」

「…是…」
盡量裝出跟平常不同的聲音,シエル遞出一朵薔薇。

「嗯,果然漂亮。來。」

「咦,這麼多?」
シエル雖然是伯爵但同時也是玩具公司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社的老闆,這個世界的交易物價他還是很清楚的。

「這朵花有這個價值。讓我想到某個人的高潔薔薇,純白地染不上一點污穢。」
明明劉的聲音跟平常一樣,但シエル就是不自覺地一震。

「小女孩賣了花後趕快回家去,最近街上很危險喔。」
玩著手上的薔薇,劉繼續往前走。
身旁不發一語的藍貓,也用幾乎聽不到聲音的腳步聲跟著劉的腳步。

感覺到兩人都走遠了,シエル才在心中吁口氣。
回去她一定要把氣出在セバスチャン身上不可!

繼劉之後,又有許多人來跟她買花。
即使シエル一言不語地站在街上,賣了花之後連聲謝謝都不會說,還是有人繼續來跟她買花。

每一個來到シエル身邊的人,都在セバスチャン嚴格監視下。
即使如此,還是看不到什麼奇怪的人。
難道這個方法也不行嗎………

セバスチャン專注的思考,被一個經過他身邊的影子給打斷。
「哎呀,還真是美麗的淑女。」
一頭渾身漆黑只有四足雪白的貓,用牠金色的眼眸看了セバスチャン一眼。
僅僅只是一眼而已,牠的身體已經被セバスチャン抱起,柔軟的貓掌在セバスチャン的手中按壓著。

有能、萬能、無敵的セバスチャン執事,唯一能稱做他的弱點的只有兩樣,那就是他的主人和貓。
抱著想要逃走的貓,セバスチャン輕聲安撫著牠,一邊梳著牠柔軟的毛皮。

享受在工作中,他小小的休息。

忽地,セバスチャン鬆開手,嚇了一跳的貓本來想抗議,但看到セバスチャン突然變成紅寶石還要晶亮的惡魔之朣的時候,連叫都不敢叫地豎著毛逃走了。
連看都沒看一點逃走的貓,セバスチャン的眼睛只注視著剛剛小姐所站的地方。
現在,那裡什麼都沒有。

不只是看不到而已,就連透過契約都無法感覺到主人的存在。
契約的那一頭,什麼都沒有。

彷彿是被神給藏起來一樣,在哪裡都無法感覺到シエル的氣息。

「小姐……」
セバスチャン的呼喚,連風都沒有回應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