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約篇07 白に咲くのは薔薇色の血 02 R18

契約篇07
白に咲くのは薔薇色の血 <中篇>

 

 

 

意識似乎是在某個地方突然中斷,再銜接起來。
好像有個人跟她買了朵花,在碰到那個人的時候,眼前只剩一片漆黑。
張開眼睛,人就在這個地方了。

在她最討厭的,牢籠中。
牢籠外的世界,倒是滿普通的房間。
只是在這個房間中放上一個這樣的籠子,房間的主人恐怕也不是什麼正常人吧。

除了人在籠子裡面,身上倒是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就連還剩下幾朵的白薔薇也還掉在身邊,彷彿她是在路上倒下的。

「意識恢復啦,這麼快就恢復知覺的妳是第一個呢,可愛的賣花女。」

聲音從不遠處的頭上傳來,眼前可以見到擦得晶亮,只有貴族才能穿的皮鞋。
優雅地交疊的長腿和那講話的方式,讓她想到某個人,正確該說,某個惡魔。

這種爛方法還真的可以把犯人給誘出來,要是給セバスチャン知道了他一定又會揚起得意的笑。

少女連續失蹤事件的犯人就在眼前,シエル也沒什麼好客氣的了。
「セバスチャン,過來。」

回應シエル的只有一室的沉靜而已。
應該是隨傳隨到的惡魔執事,第一次不理會她的呼喚。
「セバスチャン?」
充滿著不安,シエル又再呼喚了一次,但結果依舊不變。
該出現的人,並沒有出現在她眼前。

「喔,跟妳契約的傢伙叫セバスチャン嗎?沒聽過的名字。」
連她跟惡魔契約的事情都知道,眼前的男人難道是…
視線往上,映入眼中的是名金髮白衣的男性,和セバスチャン相反的顏色,但卻透出同樣的氣息。

惡魔的味道。

「你是惡魔吧。」
不是疑問,而是肯定。
如果這一連串的事件都是因為惡魔所引起的,那找不到任何證據也是當然的事情。
至少,她家的執事就不可能做出任何會留下把柄和證據的的行為。

「不愧是跟惡魔訂契約的人,看著我的樣子居然也不會被迷惑。」
一頭淡金色的頭髮,端正的面孔和修長的身材,特別是那雙,會露出誘惑氣息的眼。
如果是一般的女性的話,可能已經不能自己地癱瘓在這個人懷中,但對看習慣セバスチャン的シエル,眼前的傢伙也只是個惡魔罷了。

「哼,不過是你這種程度惡魔。」
冷笑著的シエル,即使面對著惡魔,也絲毫不影響她的傲氣。
「最近一連串的少女失蹤,都是因為你的關係吧。」

「嗯。」
就這樣大方的承認,果然是惡魔。

「少女們呢?」

「妳真是,可愛又愚昧的女孩。跟惡魔契約的妳,不會不知道惡魔跟人類的關係吧。」
惡魔跟人類之間,只存在著吃與被吃的關係。

「暴食的惡魔!」
那些失蹤的少女們,恐怕就是被這個傢伙給吃掉,而且連骨頭都不剩吧。

「哈哈哈,我要是真的暴食的話,這個國家大概就不在了。我也是很挑選食物的。」
這句話如果從另外一個人口中說出,シエル也不會感到任何一點疑惑。

「你的契約者呢?」
據她所知,惡魔會來到這個世界上,都應該有什麼理由。
只是不知道問題是出在惡魔,還是他的契約者身上。

「契約者…好像是有那樣的傢伙吧…把我叫出來的傢伙們已經全部都被我吃下,哪個是契約者呢…」
這傢伙,還真的是名符其實暴食,連契約者都不放過。
「可是,跟你契約的惡魔,應該是個腦筋很差的傢伙。」

「啊?」
那個有能、萬能、無敵的セバスチャン居然會被說成是個腦筋很差的傢伙,真希望他本人在場,好看看他會是什麼樣表情。

「像妳如此美麗,刺激著惡魔食慾的靈魂,居然可以只放著印記忍住不吃,真的是笨蛋中的笨蛋。」

金髮的惡魔,揚起了嘴角,那是シエル偶爾會從セバスチャン臉上看到的,惡魔的笑容。
強烈的食慾和飢餓,從眼前的惡魔身上可以很清楚地感覺到。

「就算你想吃我,也不可能吧。我的靈魂已經訂了契約,就算你是惡魔應該也沒辦法吧。」
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セバスチャン沒有辦法來到她身邊。
但不要緊,只要她能多少拖延點時間,セバスチャン一定可以發現她的所在地。

「確實是,雖然這裡可以阻隔契約,但只要我直接碰到契約,那還是會被那個傢伙找到。」
認真思考的樣子,多少跟那個傢伙有點像。
難道,惡魔都是這樣的?

只是他說,阻隔契約……
難道セバスチャン那邊沒辦法透過契約找到她,那拖延時間似乎也不是什麼好方法。
該怎麼做才好……

「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可以吃掉妳。」

「啊……」
突然,牢籠的門自動打開,シエル凌空地飛到他身前,在金髮惡魔的腿上坐下。
即使是親密如セバスチャン,都沒有這樣曖昧的姿勢過,シエル不禁尷尬又惱怒。
「你做什麼!」

「只要妳跟我契約,這樣靈魂就會屬於我了。」
雙重契約的靈魂,要屬於哪個惡魔就要看惡魔本身的實力了。
和少女契約的不過是個無名的傢伙,如果要比拼力量,也會是他這個吃飽的惡魔獲勝。

「哼。」
但,惡魔的要求,シエル只是嗤之以鼻。
就算死,她也不可能跟這個傢伙契約,眼前的惡魔只是白費力氣。

「妳會求我的。」
惡魔浮起笑容,手探入シエル的裙子中。

「住、住手!」
沒想到這個傢伙會用這種手段,シエル急著想要掙脫,卻發現身體完全無法動彈。

惡魔的手沿著她白嫩但纖瘦的腿,一路朝中心撫去。
另外一手,將她背後的釦子一顆一顆的解開,露出尚未開始成長的幼小曲線。
尚未發育的青澀胸部,也毫無遮掩地在惡魔面前。

「妳應該沒嘗試過,和惡魔的肌膚之親吧。只要妳開口求我,說著需要我,就可以讓妳嚐到比登上天國還要幸福的快樂。」

「哼,會跟惡魔訂契約的人,會想上天國嗎…」
感覺著手指已經侵入了內衣直接碰到了她柔軟的花心,シエル咬緊了唇。

惡魔本來就是擅長誘惑的生物,用性行為帶來的快感來讓靈魂墮落更是常用手段。

「呵呵,讓妳試試看吧,嚐過惡魔所給予的快感後,妳的身體將無法再接受其他人。」
惡魔的脣揚起嗜虐的笑。
鮮紅的舌, 舔上少女白嫩的肌膚…

充滿情慾的味道,充斥在空氣中。
細嫩的少女身軀,到處綻放著深淺不一的印記。

在惡魔熟練的技巧下,身體還未完全發育,對性行為還不習慣的少女,也流出了淡淡的花蜜,緊閉的花蕾也緩緩綻放。
一點一點開拓的少女花蕾,即使放入一隻手指都嫌太大,卻已經進入了兩隻手指。
長指不規則地擺動著,要找出少女最敏感的地方。

讓人感到羞恥的水聲,在惡魔靈活的動作下,清楚地在空氣中響著。
如果可以還真想逃離,但身體被惡魔給控制著,只有隨著他的意思張開腿,最羞恥的部分完全曝露出來。

握緊拳,不管呼吸如何急促,身體被不斷湧上的快樂給逼迫著,シエル都咬著唇,堅決地不發出任何一點喘息。
粉嫩的脣已經咬出齒印,血跡像是口紅般地染上,教人不忍。

但,對象是惡魔,少女的高傲的自尊只會更加提高他的興致而已。

美麗的靈魂,散發著絕望的光,哀求呼喊著救贖的時候,光是想像就讓惡魔的感到莫名的快感。

「真是,頑固的女孩。」
捏住シエル的臉,惡魔吻上了她,唇舌交纏著,直到シエル口中充斥了血腥味。
嚐到血腥味的同時,シエル也感覺到身體開始異常發熱。
強固忍耐著快樂的意志,似乎會被這片火炎給溶化。
「你……!」

「惡魔的血是最好的媚藥,妳的意志還能忍耐多少呢?」
將那高傲美麗的自尊,打碎成一片片,踐踏在腳下的樣子,實在是讓人興奮到不行。
除了食慾外,屬於惡魔本能的貪慾和肉慾也開始蠢蠢欲動。

第三支手指進入的時候,シエル也難以忍受地發出了低鳴。
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感,像麻藥一樣侵蝕著意志。

「只是手指,不夠吧…」
在用力呼吸著的シエル耳邊,惡魔細細的低語,是比什麼都還要強的誘惑。

「別、別、以為…這樣…我就會、屈服…」
身體期待著更強烈的刺激和快感,幾乎讓人暈眩。
即使話語都無法好好說出,シエル的眼神依舊清楚。 烙印在眼中的契約,閃爍著紅光。

「喔…」
シエル眼中理性跟慾望的掙扎,是惡魔最好的娛樂。
舔了舔因飢餓而乾燥的唇,這個漆黑但高潔的靈魂,只是單純地吃掉已經不夠意思了。
就這樣飼養起來,似乎會更有意思。

惡魔的手已經被花蜜給濕濡,不只是流出的花蜜快到限界,シエル的身體也快要背叛她的意志,開始追求不斷提升的快感。

喘息喘息,不斷急促起來的呼吸。
即使被逼到這個地步,シエル也依舊不願意露出任何嬌喘。
形狀美麗的指甲陷入手中,現在的她只有靠疼痛來維持自己的意識。

但,人類的身體畢竟是肉做的。
不管意識再如何強忍,身體要背叛人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

在那瞬間快要到達前,突然抽離的手,將她從快感的頂峰狠狠摔下。

舔著沾滿花蜜的手,惡魔微笑著。
「來,乞求我吧,這樣妳就可以得到滿足。」
無法得到滿足的燥熱身體,會扭曲人類的意志,讓人成人快樂的奴隸。
支配人類的身體和快樂,進而得到人的靈魂,這是惡魔最愛的方法。

「哼,誰會啊!」
從接近高潮的頂峰落下,シエル的意識反而清醒了很多。
惡魔能支配的,不過是她這個身體而已。

她的心,即使是惡魔都無法觸碰。

「真頑固。」
臉上露出不耐煩的神情,這次惡魔不再溫柔,直接朝她最敏感的部分進攻。
差點就悲鳴出聲,シエル伸直了背,渾身顫慄,張著嘴大口呼吸著。

青澀尚未完全發育的胸,小小的蓓蕾已經堅硬到經不起任何刺激,一個小小的吸吻都會讓シエル發出破裂般的喘息。

同樣的行為不知道重複了多少次,每一次都是身體無法得到完全滿足,在極度的狀況下被撤手。
再一次從接近頂端的地方落下,シエル身體已經因過度的刺激透出薔薇般的顏色,汗水也已經滴落於地了。
流出的花蜜已經濕濡到惡魔的袖子都是,讓人懷疑她再來會不會流出血來。

但,不過是這種程度的屈辱,已經經過了地獄的她,還不足以讓她屈服。

如果是普通人,早就被無止進的快感給支配,嗚噎地捨棄一切哀求著惡魔給予比擬天國的快樂吧。
但少女用她的自尊忍耐下來了。

不對任何人低頭乞憐,高傲的自尊心。

如此為了情慾而閃爍的身體,惡魔的眼中卻透出另外一種興奮。

真是,太過於美麗的靈魂,光是那色澤就讓人無法忍耐。

在無止盡無止盡的漆黑中,依舊閃耀著。
在吃過無數靈魂的惡魔的眼中,這是可遇不可求的極品啊!

「啊啊,為什麼要忍耐呢。如此美味的靈魂就在眼前,就這樣吃下吧。」
雖然虐待シエル也是件有趣的事情,但如不開口吞下眼前的美食,更對不起自己的食慾。

契約是惡魔的印記,告知著獵物的所有權。
像這樣搶奪他人獵物的行為,在惡魔之中也不是什麼光榮的事情。

本來是想用雙重契約的方式,避免惡魔之前的紛爭。
但,眼前的靈魂,實在是太過於刺激惡魔的貪慾和食慾了。

就算會碰到印記,那也不過是瞬間的事情。
只要印記的主人出現,把美味的靈魂吃下肚就好了。

再一次舔過因急躁而乾燥的雙唇,惡魔對シエル伸出了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