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篇07 白に咲くのは蔷薇色の血 02 R18

契约篇07
白に咲くのは蔷薇色の血 <中篇>

 

 

 

意识似乎是在某个地方突然中断,再衔接起来。
好像有个人跟她买了朵花,在碰到那个人的时候,眼前只剩一片漆黑。
张开眼睛,人就在这个地方了。

在她最讨厌的,牢笼中。
牢笼外的世界,倒是满普通的房间。
只是在这个房间中放上一个这样的笼子,房间的主人恐怕也不是什么正常人吧。

除了人在笼子里面,身上倒是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就连还剩下几朵的白蔷薇也还掉在身边,仿佛她是在路上倒下的。

“意识恢复啦,这么快就恢复知觉的妳是第一个呢,可爱的卖花女。”

声音从不远处的头上传来,眼前可以见到擦得晶亮,只有贵族才能穿的皮鞋。
优雅地交叠的长腿和那讲话的方式,让她想到某个人,正确该说,某个恶魔。

这种烂方法还真的可以把犯人给诱出来,要是给セバスチャン知道了他一定又会扬起得意的笑。

少女连续失踪事件的犯人就在眼前,シエル也没什么好客气的了。
“セバスチャン,过来。”

回应シエル的只有一室的沉静而已。
应该是随传随到的恶魔执事,第一次不理会她的呼唤。
“セバスチャン?”
充满著不安,シエル又再呼唤了一次,但结果依旧不变。
该出现的人,并没有出现在她眼前。

“喔,跟妳契约的家伙叫セバスチャン吗?没听过的名字。”
连她跟恶魔契约的事情都知道,眼前的男人难道是…
视线往上,映入眼中的是名金发白衣的男性,和セバスチャン相反的颜色,但却透出同样的气息。

恶魔的味道。

“你是恶魔吧。”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如果这一连串的事件都是因为恶魔所引起的,那找不到任何证据也是当然的事情。
至少,她家的执事就不可能做出任何会留下把柄和证据的的行为。

“不愧是跟恶魔订契约的人,看着我的样子居然也不会被迷惑。”
一头淡金色的头发,端正的面孔和修长的身材,特别是那双,会露出诱惑气息的眼。
如果是一般的女性的话,可能已经不能自己地瘫痪在这个人怀中,但对看习惯セバスチャン的シエル,眼前的家伙也只是个恶魔罢了。

“哼,不过是你这种程度恶魔。”
冷笑着的シエル,即使面对着恶魔,也丝毫不影响她的傲气。
“最近一连串的少女失踪,都是因为你的关系吧。”

“嗯。”
就这样大方的承认,果然是恶魔。

“少女们呢?”

“妳真是,可爱又愚昧的女孩。跟恶魔契约的妳,不会不知道恶魔跟人类的关系吧。”
恶魔跟人类之间,只存在着吃与被吃的关系。

“暴食的恶魔!”
那些失踪的少女们,恐怕就是被这个家伙给吃掉,而且连骨头都不剩吧。

“哈哈哈,我要是真的暴食的话,这个国家大概就不在了。我也是很挑选食物的。”
这句话如果从另外一个人口中说出,シエル也不会感到任何一点疑惑。

“你的契约者呢?”
据她所知,恶魔会来到这个世界上,都应该有什么理由。
只是不知道问题是出在恶魔,还是他的契约者身上。

“契约者…好像是有那样的家伙吧…把我叫出来的家伙们已经全部都被我吃下,哪个是契约者呢…”
这家伙,还真的是名符其实暴食,连契约者都不放过。
“可是,跟你契约的恶魔,应该是个脑筋很差的家伙。”

“啊?”
那个有能、万能、无敌的セバスチャン居然会被说成是个脑筋很差的家伙,真希望他本人在场,好看看他会是什么样表情。

“像妳如此美丽,刺激著恶魔食欲的灵魂,居然可以只放著印记忍住不吃,真的是笨蛋中的笨蛋。”

金发的恶魔,扬起了嘴角,那是シエル偶尔会从セバスチャン脸上看到的,恶魔的笑容。
强烈的食欲和饥饿,从眼前的恶魔身上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

“就算你想吃我,也不可能吧。我的灵魂已经订了契约,就算你是恶魔应该也没办法吧。”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セバスチャン没有办法来到她身边。
但不要紧,只要她能多少拖延点时间,セバスチャン一定可以发现她的所在地。

“确实是,虽然这里可以阻隔契约,但只要我直接碰到契约,那还是会被那个家伙找到。”
认真思考的样子,多少跟那个家伙有点像。
难道,恶魔都是这样的?

只是他说,阻隔契约……
难道セバスチャン那边没办法透过契约找到她,那拖延时间似乎也不是什么好方法。
该怎么做才好……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可以吃掉妳。”

“啊……”
突然,牢笼的门自动打开,シエル凌空地飞到他身前,在金发恶魔的腿上坐下。
即使是亲密如セバスチャン,都没有这样暧昧的姿势过,シエル不禁尴尬又恼怒。
“你做什么!”

“只要妳跟我契约,这样灵魂就会属于我了。”
双重契约的灵魂,要属于哪个恶魔就要看恶魔本身的实力了。
和少女契约的不过是个无名的家伙,如果要比拼力量,也会是他这个吃饱的恶魔获胜。

“哼。”
但,恶魔的要求,シエル只是嗤之以鼻。
就算死,她也不可能跟这个家伙契约,眼前的恶魔只是白费力气。

“妳会求我的。”
恶魔浮起笑容,手探入シエル的裙子中。

“住、住手!”
没想到这个家伙会用这种手段,シエル急着想要挣脱,却发现身体完全无法动弹。

恶魔的手沿着她白嫩但纤瘦的腿,一路朝中心抚去。
另外一手,将她背后的釦子一颗一颗的解开,露出尚未开始成长的幼小曲线。
尚未发育的青涩胸部,也毫无遮掩地在恶魔面前。

“妳应该没尝试过,和恶魔的肌肤之亲吧。只要妳开口求我,说著需要我,就可以让妳尝到比登上天国还要幸福的快乐。”

“哼,会跟恶魔订契约的人,会想上天国吗…”
感觉着手指已经侵入了内衣直接碰到了她柔软的花心,シエル咬紧了唇。

恶魔本来就是擅长诱惑的生物,用性行为带来的快感来让灵魂堕落更是常用手段。

“呵呵,让妳试试看吧,尝过恶魔所给予的快感后,妳的身体将无法再接受其他人。”
恶魔的唇扬起嗜虐的笑。
鲜红的舌, 舔上少女白嫩的肌肤…

充满情欲的味道,充斥在空气中。
细嫩的少女身躯,到处绽放著深浅不一的印记。

在恶魔熟练的技巧下,身体还未完全发育,对性行为还不习惯的少女,也流出了淡淡的花蜜,紧闭的花蕾也缓缓绽放。
一点一点开拓的少女花蕾,即使放入一只手指都嫌太大,却已经进入了两只手指。
长指不规则地摆动着,要找出少女最敏感的地方。

让人感到羞耻的水声,在恶魔灵活的动作下,清楚地在空气中响着。
如果可以还真想逃离,但身体被恶魔给控制着,只有随着他的意思张开腿,最羞耻的部分完全曝露出来。

握紧拳,不管呼吸如何急促,身体被不断涌上的快乐给逼迫着,シエル都咬著唇,坚决地不发出任何一点喘息。
粉嫩的唇已经咬出齿印,血迹像是口红般地染上,教人不忍。

但,对象是恶魔,少女的高傲的自尊只会更加提高他的兴致而已。

美丽的灵魂,散发著绝望的光,哀求呼喊著救赎的时候,光是想像就让恶魔的感到莫名的快感。

“真是,顽固的女孩。”
捏住シエル的脸,恶魔吻上了她,唇舌交缠着,直到シエル口中充斥了血腥味。
尝到血腥味的同时,シエル也感觉到身体开始异常发热。
强固忍耐著快乐的意志,似乎会被这片火炎给溶化。
“你……!”

“恶魔的血是最好的媚药,妳的意志还能忍耐多少呢?”
将那高傲美丽的自尊,打碎成一片片,践踏在脚下的样子,实在是让人兴奋到不行。
除了食欲外,属于恶魔本能的贪欲和肉欲也开始蠢蠢欲动。

第三支手指进入的时候,シエル也难以忍受地发出了低鸣。
不知是痛苦还是快感,像麻药一样侵蚀着意志。

“只是手指,不够吧…”
在用力呼吸著的シエル耳边,恶魔细细的低语,是比什么都还要强的诱惑。

“别、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屈服…”
身体期待着更强烈的刺激和快感,几乎让人晕眩。
即使话语都无法好好说出,シエル的眼神依旧清楚。 烙印在眼中的契约,闪烁著红光。

“喔…”
シエル眼中理性跟欲望的挣扎,是恶魔最好的娱乐。
舔了舔因饥饿而干燥的唇,这个漆黑但高洁的灵魂,只是单纯地吃掉已经不够意思了。
就这样饲养起来,似乎会更有意思。

恶魔的手已经被花蜜给湿濡,不只是流出的花蜜快到限界,シエル的身体也快要背叛她的意志,开始追求不断提升的快感。

喘息喘息,不断急促起来的呼吸。
即使被逼到这个地步,シエル也依旧不愿意露出任何娇喘。
形状美丽的指甲陷入手中,现在的她只有靠疼痛来维持自己的意识。

但,人类的身体毕竟是肉做的。
不管意识再如何强忍,身体要背叛人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在那瞬间快要到达前,突然抽离的手,将她从快感的顶峰狠狠摔下。

舔著沾满花蜜的手,恶魔微笑着。
“来,乞求我吧,这样妳就可以得到满足。”
无法得到满足的燥热身体,会扭曲人类的意志,让人成人快乐的奴隶。
支配人类的身体和快乐,进而得到人的灵魂,这是恶魔最爱的方法。

“哼,谁会啊!”
从接近高潮的顶峰落下,シエル的意识反而清醒了很多。
恶魔能支配的,不过是她这个身体而已。

她的心,即使是恶魔都无法触碰。

“真顽固。”
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情,这次恶魔不再温柔,直接朝她最敏感的部分进攻。
差点就悲鸣出声,シエル伸直了背,浑身颤栗,张著嘴大口呼吸著。

青涩尚未完全发育的胸,小小的蓓蕾已经坚硬到经不起任何刺激,一个小小的吸吻都会让シエル发出破裂般的喘息。

同样的行为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每一次都是身体无法得到完全满足,在极度的状况下被撤手。
再一次从接近顶端的地方落下,シエル身体已经因过度的刺激透出蔷薇般的颜色,汗水也已经滴落于地了。
流出的花蜜已经湿濡到恶魔的袖子都是,让人怀疑她再来会不会流出血来。

但,不过是这种程度的屈辱,已经经过了地狱的她,还不足以让她屈服。

如果是普通人,早就被无止进的快感给支配,呜噎地舍弃一切哀求着恶魔给予比拟天国的快乐吧。
但少女用她的自尊忍耐下来了。

不对任何人低头乞怜,高傲的自尊心。

如此为了情欲而闪烁的身体,恶魔的眼中却透出另外一种兴奋。

真是,太过于美丽的灵魂,光是那色泽就让人无法忍耐。

在无止尽无止尽的漆黑中,依旧闪耀着。
在吃过无数灵魂的恶魔的眼中,这是可遇不可求的极品啊!

“啊啊,为什么要忍耐呢。如此美味的灵魂就在眼前,就这样吃下吧。”
虽然虐待シエル也是件有趣的事情,但如不开口吞下眼前的美食,更对不起自己的食欲。

契约是恶魔的印记,告知著猎物的所有权。
像这样抢夺他人猎物的行为,在恶魔之中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本来是想用双重契约的方式,避免恶魔之前的纷争。
但,眼前的灵魂,实在是太过于刺激恶魔的贪欲和食欲了。

就算会碰到印记,那也不过是瞬间的事情。
只要印记的主人出现,把美味的灵魂吃下肚就好了。

再一次舔过因急躁而干燥的双唇,恶魔对シエル伸出了手…………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