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篇07 白に咲くのは蔷薇色の血 03 R18

契约篇07
白に咲くのは蔷薇色の血 <后篇>

 

 

 

 

灵魂上的契约,是恶魔刻划上猎物上印记,宣示著的所有权。
但这个印记,恶魔无法随意刻画,必须要由灵魂的所有人愿意跟恶魔缔结契约,同意将灵魂让与恶魔的时候才能成立。

每一个恶魔都有它独特的印记,象征著各个恶魔。
那个记号,也只有写下的本人可以消除。

忍耐不住的贪欲让恶魔伸手抓住那甜美的灵魂。

漆黑的羽毛突然覆蓋了整个视野,在接触到シエル灵魂的那个瞬间。
茫然地,让シエル想起最初召唤出セバスチャン的那个时候。

“原来,躲在这里啊。”
蕴含着愤怒的冰冷声音却依旧优雅,那是她的执事セバスチャン的声音。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让シエル紧张的心情终于放松下来,但看到现在状况的セバスチャン却恰恰相反。

自己那样珍重地保护的重要主人,因为一个不小心,差点被其他恶魔给吃掉。
这样的行为,已经深深地伤害了他身为执事的美学和恶魔的骄傲。

“你、你是…”
诱拐シエル的恶魔,声音颤抖到无法正确说话。

“随便夺取他人的猎物,这个习惯还真不值得称赞。你应该有着相对的觉悟了吧。”
セバスチャン的声音听得出他在冷笑。
曝露在空气中的身体,被依旧带着体温的外套给包裹起来,依偎进セバスチャン那带着甜点香味的怀中。
“小姐,请原谅我来晚了,让您受到惊吓了。”
低沉的耳语,让她心安,也找回了自己的力量。

“杀了他,セバスチャン。”
随着命令,シエル眼中的契约闪著血色的光。

“Yes, My Lady”
就算没有主人的命令,セバスチャン也打算狠狠地修理这个家伙。
“请您先稍微闭上眼睛,在我说好之前不要张开。”

这个家伙,可是犯了万死也难以弥补的罪。
セバスチャン已经想好,如何让那个家伙后悔自己生为恶魔。

什么都没说,シエル闭上了眼,也关上了耳朵,对恶魔的悲鸣充耳不闻,只想好好地在这个怀中休息。

“小姐,您可以张开眼睛了。”
听着セバスチャン的话睁开眼睛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自己房间,从紧闭的窗帘知道现在已经是夜晚了。

“啊…”
即使忍耐著,过度敏感的身体触碰到床单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地娇喘出声。

看着满脸潮红,身体透出蔷薇色的シエル,セバスチャン深深叹了口气。
“小姐,还请原谅我的无礼。”
セバスチャン的白绸手套掉落在地。

大量的花蜜早已湿濡了她的腿间, 本来应该紧闭的花蕾,已经因为过度的刺激而绽放,轻易进入的三支手指,灵活的动作让让シエル手指发白地紧抓住セバスチャン的衣服。
“啊啊…啊…セバスチャン……”
手指像是有自己的生命般,在她紧窄的体内个别动着,找着她最敏感的地方。

羞耻的水声和シエル的喘息,在漆黑的房中回响着。

“在我面前不需要忍耐。”
恶魔的低语在耳边响着,咬囓着她小巧的耳朵给予她更加甜美的刺激。
“来吧,小姐。”

在近乎悲鸣的喘息后,シエル浑身无力地只能靠在セバスチャン身上喘息著。

抚著シエル因为呼吸而起伏的背,他无法不注意到遍布身上那些蔷薇色的印记。 那个该死的家伙留下的记号;虽然他已经死了。

“小姐,请您稍微休息一下,我替您准备一下沐浴的热水。”
好好的,将那个家伙留下的各种痕迹,都从小姐身上去掉。

“…不……”
和喘息一起的拒绝,让セバスチャン皱起了眉头。

“小姐,这样不行…”

“…你……セバスチャン,由你来……”

“……小姐,您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光是看シエル的样子,セバスチャン也知道她中了恶魔的媚药,这种非常恶劣的东西。
那会让人神志瘫痪,变成一个只会追求快乐,完全堕落的灵魂。

那种媚药无法可解,只有解放欲望或者静待时间过去。
如果是一般人的话,早就为了追求无止尽的快乐而堕落到黑暗中。
他的小姐,在那样的状况都忍耐过去了,再来应该也不是问题才对。

“我知道…”
声音中依旧是带着浓浓情欲,但シエル的眼神非常清亮。

“小姐,只要跟恶魔有过肌肤之亲,以后就没办法接纳任何人了……”

“哈,你在说什么。自己做过的事情,想跟我装傻吗。”
好不容易,シエル抬起头了,毫不畏惧地直视著セバスチャン。

“不,跟小姐一起生活的每一个点滴,我都铭记在心。”
没错,セバスチャン确实是碰过她,在契约刚缔结没多久时候的事情。
但也仅仅那一次。
之后,セバスチャン就以完美的执事在她身边服侍着她,直到现在。

两人之间,一直没有再越过那条线。
只是看着他所珍惜保护的小姐,那美丽的灵魂愈来愈美,不断刺激着他已经过度饥饿的食欲。

只要再品尝一次那甜美的灵魂,就永远无法再收手,两人间的关系也会就此改变也说不一定。

如果没有主人自己的要求,セバスチャン也打算就维持现状。
这是セバスチャン对自己给予的限制;是他特有的执事美学,也是恶魔的骄傲。

如果主人她自己希望,セバスチャン也不打算拒绝。

“セバスチャン,我命令你除去那个家伙在我身上的印记。”
右眼的契约之印,在黑暗中发出刺眼的红光。

“Yes, My Lady”
和回应同时地,セバスチャン拉掉了黑色的领带。

弹力良好的高级床,两人体重沉入的时候,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回响在房间中的只有,シエル溶化在夜色中的娇喘。

之前被恶魔给折磨而过度敏感的身体,セバスチャン仅仅只用一个呼吸一个抚摸,就让シエル无法自己的娇喘著。
用他的吻,他的体温,膜拜著シエル身体的每一吋,他所熟知的这个身体。

即使对象是セバスチャン,シエル也依旧咬著唇,用疼痛不让自己的意识,被过度的快乐给淹没。

“哎呀,都伤成这样…”
鲜血如口红般染著蔷薇般的唇,深深的齿印让人不舍。
拇指抚着她的小嘴,セバスチャン舔上她的伤口,不安分的舌进入了她的口中。

仿佛是恋人之间浓厚的吻,唇舌交缠,灵活的舌尖抚着她口内的每一个地方,让シエル仅存的理智也几乎溶化了。

“来…セバスチャン……”
空虚的身体渴望被填满,喘息著的シエル发出了最后的命令。

“小姐,可能会有点痛,但我会尽量轻一点。”
尚未完全发育的幼小身体,要容纳他实在是太过困难。
即使已经充分湿润到连床单都留下痕迹,在进入的时候シエル还是因为过度的疼痛弓起了背。
“啊……啊…”
破裂的声音让人不忍,但セバスチャン没有停顿地直达深处。
“啊啊!セバスチャン!”
呼喊着他的名字,被推上快乐的顶点的シエル,光是那个表情就让セバスチャン感到一阵恍惚的颤抖,属于恶魔本能的贪欲和性欲已经超越了他仅存的理智。

“啊啊,才刚进去就高潮了,小姐您的身体真的变得很敏感。”
低头吻着她白细的颈,留下属于他的印记。
同时他的腰也开始小心缓慢,但确实地动着,要找出シエル最敏感的地方。

细小的身体在セバスチャン的怀中,只有随着他的韵律娇喘著。

女人真是可怕的生物。
即使只有十二岁,身体也已经无意识地懂得诱惑男人。

交缠的手和身体,交换著彼此的体温和呼吸。
シエル的喘息,对セバスチャン来说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比拟的最高级的媚药,刺激着他身为恶魔的本能。

一阵颤抖后,シエル只剩下呼吸的力气地倒在床上。
蓝和紫的眼,只映照着他血色的眸。

吻去她高潮而流出的泪,セバスチャン继续缓缓地移动着腰。

“唔…セバスチャン……已经…够了…”
经过高潮后更加敏感的身体,无法再接受更多的刺激。
再这样下去,她会变得不再是她。

“小姐,您既然要求我,就应该有这种程度的觉悟。”
要让饥渴的恶魔满足,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将シエル转过身,纤细的腿架上セバスチャン结实的肩膀,这样的姿势可以更加的深入,刺激她敏感的位置。

“啊、等、等……啊啊、不、不要……”
快感如晕眩般袭来,几乎要吞噬她的意识。
シエル想要抓住什么地伸出手,却被セバスチャン紧紧握住。

“不要紧的,小姐。不管您去任何地方,我都会在您的身旁守护着您。”
吻着她的指甲,鲜红的舌缠住她的手指。
“请安心将您的一切都交委于我。”
和温柔的口吻相反地,腰的动作愈来愈激烈。

每一下都确实地接触著シエル最敏感的位置,让她连好好说话的能力都没有,只能随着他的律动而喘息著。
“啊、啊……”
过分狭小的身体,比之前更加地紧绷,让セバスチャン也皱起了眉。

“小姐,您这样的话,我会伤到您…”
带着情欲的声音是セバスチャン也难以忍耐的证明。

“啊啊!セバスチャン!”
在シエル失去意识的瞬间所发出的娇喊声,终于也让セバスチャン无法自制地在她幼小的身体中释放出欲望。

失去意识而闭上眼的シエル,如同陶瓷娃娃般美丽。
抚着她汗湿的脸颊,拨开因为汗而黏上的头发,セバスチャン落下了吻。
“小姐,请安心的睡吧。我会在身边守护着您,不管在任何地方。”

在满园的红蔷薇之中,唯一一朵不被任何颜色给污染的,纯白的蔷薇。 不管是谁,都无法夺走,只属于他的灵魂;他的小主人。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