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覚ましの口付け R18

目覚ましの口付け

 

 

 

 

 

每天早上準時推著銀色的餐車來到主人房間,是執事セバスチャン每天早上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少爺,早安。今天的早茶是從印度直送初夏的阿薩姆紅茶。」
準備著早茶的時候,通常都會看到主人一臉不甘心地,打著呵欠從被窩中坐起來,睡眼惺忪地揉著眼,一副沒睡夠的樣子。

苦笑地,セバスチャン從餐車上面的小盒中,拿起一塊漆黑的物品放入半夢半醒的主人口中。

「嗯……」
隨著在口中蔓延的甜味,主人那迷濛的眼也開始充滿了精神。
「好甜。」

「這是公司預定要發售的巧克力,您覺得太甜了嗎?」

「還好。」
喜歡甜食的小孩來說,這樣的甜度可以說是剛剛好。
「我還要。」

「少爺,早晨不可以吃那麼多甜食。」
這樣一說,小小的主人馬上就繃起了臉。

「セバスチャン。」

「是的,少爺。」

「誰才是主人?」

「當然是少爺您。」

「那,拿來。」

「少爺,雖然您是主人,但保重您的身體,是身為執事的我的工作之一。」

「哼,沒有味覺的傢伙根本就不會理解。不吃點甜的東西,我的精神不會好。這是命令,セバスチャン。」

「唉,既然您都這麼說了……」
連命令這個字都拿出來了,執事的他能不聽嗎。

無奈地再拿起一塊巧克力,將那小小的物品放入主人的口中的時候,他的唇舌也覆蓋了上去。

巧克力隨著唇舌交纏的溫度而溶化,香甜卻又略帶點苦澀的味道,佈滿了她的口腔。
濃厚的吻讓她的無法喘息,甜美的聲音不自覺地漏了出來,即使巧克力已經完全吞了下去,那漫長的吻依舊持續,直到她因為缺氧而痛苦的呻吟。

「啊啊,真的是,早晨來點甜的東西,會讓精神變好呢。」
舔著上唇的セバスチャン微笑著。

「你…做什麼,一大早…」
一大早就來這種讓人的身體完全脫力的濃厚長吻,害她現在根本沒有坐起來的力氣。
就算是起床的吻,也實在是太濃了吧!

「只是,來點甜的…」
說著覆蓋著她的巨大陰影,又侵占了她的唇舌。

一邊舔弄著她的小舌,大手也撫上了她的身體。

「等、等等…」
推著吸上她頸子的傢伙,シエル掙扎著。
「早、早上不是有客人嗎……」

「啊啊,是有這回事沒錯。」
一邊解著她的睡衣,セバスチャン微笑著。
「只是,客人的馬車在路上故障了,沒有辦法準時到達。」

「啊!?」
天底下會有這麼巧的事情嗎!?
「該不會…啊啊……」
才說到一半,撫上敏感地方的感覺讓她嬌喘出聲。

「巧克力還真不愧是法國宮廷所使用的媚藥,對小姐您也很有效呢。」
愉悅地笑著的惡魔,讓人分不出來他到底是臨時起意還是原來就這麼計畫的。

一大早在陽光下做著這種羞恥的事情,讓シエル不自覺地壓抑著聲音,希望事情趕快結束。
只是剛剛的親吻帶來的酥麻感,和敏感的地方被他給玩弄的感覺,會讓意識感到麻痺,思考機能開始停止。

「小姐,是巧克力比較好?還是我呢?」

「說、啊、說什麼……傻、傻話…當然是,巧克力啊……」
這種他比較好的話語,シエル說什麼都不可能說出。
更何況,眼前的傢伙正在不顧她的意願玩弄她,讓她更不可能說出,眼前的傢伙比較好的這種事情了。

「啊啊,對您來說果然是如此嗎。」
裝模作樣的嘆息,讓人無法分辨他的真心。
「沒有辦法,我只好讓您用身體確認,看是哪一邊比較好。」

在她的腿間埋下身,靈活的舌尖沾染著花蜜,配合他手指的韻律,舔上她小小的花苞。

不需要過分刺激,只要確實地帶給她快感,麻痺她的思考就可以了。

不出他所料的,不只是喘息聲變得高昂,兩手也更加抓緊了床單。
像是為了遮掩聲音似的,シエル轉過頭去,將臉給埋在枕頭中,只留下細碎的聲音。
不管再怎麼地壓抑聲音,身體傳來的顫抖是無法騙過惡魔。

但,シエル這小小的抵抗,反而是更增長了惡魔的嗜虐心。

越是遮掩,就越要她忠於慾望,越發地墮落。
最好是,來到跟他一樣的地方。

太過於了解她的反應的惡魔,在那個瞬間到來前停了下來。
但並不是完全停止,而是退到入口處,感覺著她因無法滿足張合地吸允著他的感覺。

「小姐,剛才的問題再一次。是巧克力比較好,還是我呢?」
微笑地看著那憤恨地瞪視著他的藍眼,略為加深一點愛撫,但絕不給她決定性的刺激。
「如果您不回答的話,就不繼續喔。」

「……變態…」
咬著唇,這是她唯一能說出的話。
既然要玩,幹麼不做到最後,要用這種方法來逼迫她的自尊,讓她就範啊。

「嗯?」

「……你…你比較好……」
埋在枕頭中小小的聲音幾不可聞。

「小姐,請看著我的眼睛再說一遍。」
吻著她的耳朵,那誘惑人的低音直接從耳朵傳到腦中,讓シエル的臉更紅了。

「セバスチャン……」
混合著喘息的呼喚,讓男人無奈地嘆氣了。

「真是……好吧,就這樣算吧。」

迅速填滿的她的燙熱感,讓她弓起了背隨後攤了下來。

「哎呀哎呀,這樣子就高潮了嗎?」
不顧她過度敏感的身體,依舊持續著韻律。
「可是,在陽光下看您這樣的表情,還真是…淫靡啊。」
和在黑夜中不同,反射著陽光的小臉被慾望染紅,充滿著情慾的雙眼已經因為過度的刺激開始癱瘓,這就是已經被他給予的快感給支配的樣子。

「不、不要看……」
將臉和聲音都埋在枕頭中,這樣被他給牽著鼻子走的自己,真的是讓人厭惡。

「既然您喜歡這樣,那好吧。」
瞬間將她的身體翻過來,讓白嫩的小屁股朝上地從後面進攻,是說可以讓她的臉更容易地埋在枕頭中,但那從後面給予的更深的刺激,反而是更讓她無法壓抑聲音了。

「啊啊、不、不行……這樣、這樣的話……」

「不要緊的,就去吧。」
將舌頭伸入她的耳中,濕濡的感覺彷彿是連耳朵都被侵犯了一樣。
「只要您不在我滿足前,昏過去就可以了。」

「啊啊!」
一陣顫抖後,意識雖然還留著,可是渾身的力氣都被帶走了。

低笑一聲,他又換了個姿勢,可以清楚地看見她的表情。

他就是喜歡看她,明明是被慾望給糾纏,卻又拼了命想要掙脫,即使是情慾也不願意向它低頭的高傲姿態。

「為、為什麼、會…啊……變成這樣……」
聲音混合著喘息無法順利說出。

「因為您說,早上要來點甜的東西才會有精神,不是嗎?」
所以他現在正遵守主人的囑咐,享受會給他有精神的甜的東西。

「你…已經、太、太…有精神、不、不用……了吧…」
下一波感覺很快地又捲襲上來,讓她的手不自覺地抓緊了床單。

「小姐,在我滿足之前,還希望您先忍忍。」

「為、為什麼……」
她已經快要撐不下去了。

「等等如果我滿足了,但是您還沒的話,可以繼續下去到您滿足嗎?」

「你!」
也就是說,如果不忍耐的話,他會繼續下去來得兩三次,讓她不要說今天了,可能二三天都下不了床。
可是要她忍耐,這根本是沒道理嘛!

「只要再一下就好了。」

「騙、騙子…」
惡魔的一下下,跟她的時間感覺根本就不一樣,她到底要忍多久才行啊!

本來就很小的地方,讓她因為忍耐的關係再緊縮不少,那難以移動的感覺,即使是惡魔都不禁皺起了眉。
「小姐,您這樣…有困難呢…」

「你、你快點啦……」

「唉,真是要求多多的主人啊。」

「要、要求多的…是你…吧!!」
突然加速的韻律,讓她幾乎要被呼吸給梗住。

再她終於忍不下去,全身緊繃地哭喊出聲的時候,一股燙熱也充滿了她。

躺在床上喘息著,她已經動都不想再動一下了。

「啊啊,好不容易泡好的紅茶,都已經冷掉了呢。」

「廢話!」
像那樣浪費時間,紅茶當然會冷掉。

「那麼我再去泡一壺過來,還請您打起精神別賴在床上了。」

「什!你還要我…工作?」
她這個剛剛才經過情慾洗禮的樣子,給人看到還得了!

「雖然客人會晚一點到,不過您還是有許多必須過目的文件啊。還請您別貪睡了。」

「不要,我動都不想動了。」
既然如此,她就發揮主人的本領好了。
「事情是你弄得,你要想辦法負責。」

「那,再給您一點甜頭,您就會起床嗎?」
惡魔的赤眼晶亮地閃著。

「笨蛋,那不叫甜頭吧!」
實在是很想起身大喊的シエル,無奈她一點力氣都沒有。
「總而言之,我要取消早上全部的行程。」

「啊啊,明明您也很享受的呢。」

「セバスチャン。」
シエル的聲音因為不愉快變得更低了。

「唉,僅遵吩咐,少爺。」

 

 

 

 

 

後記:

一大早就把主人給吃掉的不良執事﹝死
總覺得執事的變態度有上升傾向……只不過是巧克力罷了﹝毆

 

澪雪拜 23 Sep 2009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