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覚ましの口付け R18

目覚ましの口付け

 

 

 

 

 

每天早上准时推著银色的餐车来到主人房间,是执事セバスチャン每天早上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少爷,早安。今天的早茶是从印度直送初夏的阿萨姆红茶。”
准备着早茶的时候,通常都会看到主人一脸不甘心地,打着呵欠从被窝中坐起来,睡眼惺忪地揉着眼,一副没睡够的样子。

苦笑地,セバスチャン从餐车上面的小盒中,拿起一块漆黑的物品放入半梦半醒的主人口中。

“嗯……”
随着在口中蔓延的甜味,主人那迷濛的眼也开始充满了精神。
“好甜。”

“这是公司预定要发售的巧克力,您觉得太甜了吗?”

“还好。”
喜欢甜食的小孩来说,这样的甜度可以说是刚刚好。
“我还要。”

“少爷,早晨不可以吃那么多甜食。”
这样一说,小小的主人马上就绷起了脸。

“セバスチャン。”

“是的,少爷。”

“谁才是主人?”

“当然是少爷您。”

“那,拿来。”

“少爷,虽然您是主人,但保重您的身体,是身为执事的我的工作之一。”

“哼,没有味觉的家伙根本就不会理解。不吃点甜的东西,我的精神不会好。这是命令,セバスチャン。”

“唉,既然您都这么说了……”
连命令这个字都拿出来了,执事的他能不听吗。

无奈地再拿起一块巧克力,将那小小的物品放入主人的口中的时候,他的唇舌也覆蓋了上去。

巧克力随着唇舌交缠的温度而溶化,香甜却又略带点苦涩的味道,布满了她的口腔。
浓厚的吻让她的无法喘息,甜美的声音不自觉地漏了出来,即使巧克力已经完全吞了下去,那漫长的吻依旧持续,直到她因为缺氧而痛苦的呻吟。

“啊啊,真的是,早晨来点甜的东西,会让精神变好呢。”
舔著上唇的セバスチャン微笑着。

“你…做什么,一大早…”
一大早就来这种让人的身体完全脱力的浓厚长吻,害她现在根本没有坐起来的力气。
就算是起床的吻,也实在是太浓了吧!

“只是,来点甜的…”
说著覆蓋着她的巨大阴影,又侵占了她的唇舌。

一边舔弄着她的小舌,大手也抚上了她的身体。

“等、等等…”
推著吸上她颈子的家伙,シエル挣扎着。
“早、早上不是有客人吗……”

“啊啊,是有这回事没错。”
一边解着她的睡衣,セバスチャン微笑着。
“只是,客人的马车在路上故障了,没有办法准时到达。”

“啊!?”
天底下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吗!?
“该不会…啊啊……”
才说到一半,抚上敏感地方的感觉让她娇喘出声。

“巧克力还真不愧是法国宫廷所使用的媚药,对小姐您也很有效呢。”
愉悦地笑着的恶魔,让人分不出来他到底是临时起意还是原来就这么计画的。

一大早在阳光下做着这种羞耻的事情,让シエル不自觉地压抑着声音,希望事情赶快结束。
只是刚刚的亲吻带来的酥麻感,和敏感的地方被他给玩弄的感觉,会让意识感到麻痺,思考机能开始停止。

“小姐,是巧克力比较好?还是我呢?”

“说、啊、说什么……傻、傻话…当然是,巧克力啊……”
这种他比较好的话语,シエル说什么都不可能说出。
更何况,眼前的家伙正在不顾她的意愿玩弄她,让她更不可能说出,眼前的家伙比较好的这种事情了。

“啊啊,对您来说果然是如此吗。”
装模作样的叹息,让人无法分辨他的真心。
“没有办法,我只好让您用身体确认,看是哪一边比较好。”

在她的腿间埋下身,灵活的舌尖沾染着花蜜,配合他手指的韵律,舔上她小小的花苞。

不需要过分刺激,只要确实地带给她快感,麻痺她的思考就可以了。

不出他所料的,不只是喘息声变得高昂,两手也更加抓紧了床单。
像是为了遮掩声音似的,シエル转过头去,将脸给埋在枕头中,只留下细碎的声音。
不管再怎么地压抑声音,身体传来的颤抖是无法骗过恶魔。

但,シエル这小小的抵抗,反而是更增长了恶魔的嗜虐心。

越是遮掩,就越要她忠于欲望,越发地堕落。
最好是,来到跟他一样的地方。

太过于了解她的反应的恶魔,在那个瞬间到来前停了下来。
但并不是完全停止,而是退到入口处,感觉着她因无法满足张合地吸允着他的感觉。

“小姐,刚才的问题再一次。是巧克力比较好,还是我呢?”
微笑地看着那愤恨地瞪视着他的蓝眼,略为加深一点爱抚,但绝不给她决定性的刺激。
“如果您不回答的话,就不继续喔。”

“……变态…”
咬著唇,这是她唯一能说出的话。
既然要玩,干么不做到最后,要用这种方法来逼迫她的自尊,让她就范啊。

“嗯?”

“……你…你比较好……”
埋在枕头中小小的声音几不可闻。

“小姐,请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
吻着她的耳朵,那诱惑人的低音直接从耳朵传到脑中,让シエル的脸更红了。

“セバスチャン……”
混合著喘息的呼唤,让男人无奈地叹气了。

“真是……好吧,就这样算吧。”

迅速填满的她的烫热感,让她弓起了背随后摊了下来。

“哎呀哎呀,这样子就高潮了吗?”
不顾她过度敏感的身体,依旧持续著韵律。
“可是,在阳光下看您这样的表情,还真是…淫靡啊。”
和在黑夜中不同,反射著阳光的小脸被欲望染红,充满著情欲的双眼已经因为过度的刺激开始瘫痪,这就是已经被他给予的快感给支配的样子。

“不、不要看……”
将脸和声音都埋在枕头中,这样被他给牵着鼻子走的自己,真的是让人厌恶。

“既然您喜欢这样,那好吧。”
瞬间将她的身体翻过来,让白嫩的小屁股朝上地从后面进攻,是说可以让她的脸更容易地埋在枕头中,但那从后面给予的更深的刺激,反而是更让她无法压抑声音了。

“啊啊、不、不行……这样、这样的话……”

“不要紧的,就去吧。”
将舌头伸入她的耳中,湿濡的感觉仿佛是连耳朵都被侵犯了一样。
“只要您不在我满足前,昏过去就可以了。”

“啊啊!”
一阵颤抖后,意识虽然还留着,可是浑身的力气都被带走了。

低笑一声,他又换了个姿势,可以清楚地看见她的表情。

他就是喜欢看她,明明是被欲望给纠缠,却又拼了命想要挣脱,即使是情欲也不愿意向它低头的高傲姿态。

“为、为什么、会…啊……变成这样……”
声音混合著喘息无法顺利说出。

“因为您说,早上要来点甜的东西才会有精神,不是吗?”
所以他现在正遵守主人的嘱咐,享受会给他有精神的甜的东西。

“你…已经、太、太…有精神、不、不用……了吧…”
下一波感觉很快地又卷袭上来,让她的手不自觉地抓紧了床单。

“小姐,在我满足之前,还希望您先忍忍。”

“为、为什么……”
她已经快要撑不下去了。

“等等如果我满足了,但是您还没的话,可以继续下去到您满足吗?”

“你!”
也就是说,如果不忍耐的话,他会继续下去来得两三次,让她不要说今天了,可能二三天都下不了床。
可是要她忍耐,这根本是没道理嘛!

“只要再一下就好了。”

“骗、骗子…”
恶魔的一下下,跟她的时间感觉根本就不一样,她到底要忍多久才行啊!

本来就很小的地方,让她因为忍耐的关系再紧缩不少,那难以移动的感觉,即使是恶魔都不禁皱起了眉。
“小姐,您这样…有困难呢…”

“你、你快点啦……”

“唉,真是要求多多的主人啊。”

“要、要求多的…是你…吧!!”
突然加速的韵律,让她几乎要被呼吸给梗住。

再她终于忍不下去,全身紧绷地哭喊出声的时候,一股烫热也充满了她。

躺在床上喘息著,她已经动都不想再动一下了。

“啊啊,好不容易泡好的红茶,都已经冷掉了呢。”

“废话!”
像那样浪费时间,红茶当然会冷掉。

“那么我再去泡一壶过来,还请您打起精神别赖在床上了。”

“什!你还要我…工作?”
她这个刚刚才经过情欲洗礼的样子,给人看到还得了!

“虽然客人会晚一点到,不过您还是有许多必须过目的文件啊。还请您别贪睡了。”

“不要,我动都不想动了。”
既然如此,她就发挥主人的本领好了。
“事情是你弄得,你要想办法负责。”

“那,再给您一点甜头,您就会起床吗?”
恶魔的赤眼晶亮地闪著。

“笨蛋,那不叫甜头吧!”
实在是很想起身大喊的シエル,无奈她一点力气都没有。
“总而言之,我要取消早上全部的行程。”

“啊啊,明明您也很享受的呢。”

“セバスチャン。”
シエル的声音因为不愉快变得更低了。

“唉,仅遵吩咐,少爷。”

 

 

 

 

 

后记:

一大早就把主人给吃掉的不良执事﹝死
总觉得执事的变态度有上升倾向……只不过是巧克力罢了﹝殴

 

澪雪拜 23 Sep 2009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