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だけの R18

私だけの

 

忌妒篇

 

 

 

偶尔出席伦敦社交派对的夜晚,回程马车中的气氛却是令人难受。

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非常直接的将她的情绪表露在外,任谁看都知道她现在心情非常不好,蓝色的眼望着窗外。
而侍从的执事セバスチャン,虽然没像主人那样没耐心的直接表露情绪,但从红茶色的眼中也可以感觉得到他的不快,视线直盯着他的主人。

幸好马车中现在只有他们两人,要是有第三者的话,肯定会因为这恐怖的气氛,即使马车在行驶中也会毫不犹豫地逃下车吧。

一路上只有规律做响的车轮和马蹄声,载着他们回到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伦敦别宅。

“少爷,请。”

冷然地瞪着执事恭敬地伸出的手好一会,シエル才很不情愿地让他搀扶下车。
不过一踏到地面,她就直接甩掉执事的手,一个人进入了宅邸。

无视跟在背后的执事,シエル回到自己房间,将大衣脱下随手往床上一扔。

“出去。”
眼角瞄到踏进房间的执事,她毫不客气地命令著。

“那可不行,我得服侍您更衣沐浴才可以。”

“今晚不用了。”
意思是她现在正在气头上,少来烦她。

“衣服会皱掉。”
边说他边拿起大衣挂起来。

“无所谓。”
反正整理衣服的也不是她,就算这件是她颇喜欢的礼服,现在她也只想将这件衣服给扔了。

“我明白了。少爷您想染著那种气味入睡的话,我也不打扰了。如果您今晚不需要入睡的牛奶的话,就容我先失礼了。”

“……慢著。”
将礼服外套扔到地上,シエル叫住了他。
“我要沐浴。”

“遵命。”
执事的嘴角,缓缓上扬。

不要几分钟,冒着热气漂着白蔷薇香的热水就准备好了。
“少爷,热水准备好了。”
脱掉燕尾服的外套,白衬衫的袖子卷起来,セバスチャン微笑着。

“我自己洗就好了。”
直直地从セバスチャン身边走过,小小主人的情绪依旧是非常恶劣。

“还请容我替您更衣。”

“不用!”

“您自己,应该没有脱过这种礼服吧。”

不出所料地,小主人马上涨红了双颊,嘴唇动了动又不出声。

要是能看她被一颗小小的釦子给捉弄的样子,应该也是颇有趣的事情。
执事好整以暇地等著主人的命令。

“不脱了!”
与其要借助他的力量,不如干脆就将这套衣服给毁了好了。

仅脱掉鞋子,身上还穿着衬衫和裤子的状况,シエル泡入了热水中,这突然的举动只引得执事大大地叹气。

“少爷,您这样根本不算入浴。”

“不要你管!”
连嘴都泡在热水中,シエル这次闹脾气还真是闹得很大。
“出去!”

“那可不行。您这个样子,等等就会感冒了。”

才刚伸出手,还没碰到シエル的领子,就毫不留情地被她打开。

“不要碰我!”
像是伸出爪子竖起毛的小猫般,セバスチャン只有苦笑的份。

“少爷,您这个样子一定会感冒,为了您的健康,也请恕我必须脱去您的衣服了。”
必须两个字说得特别重,代表他的心情也没好到哪里去。

“不要碰我!”
拼了命想要闪躲伸来的手,吸了水的衣服变得特别重,让她的行动变得迟缓无比。
即使没有衣服,在小小的浴槽中,也不见得可以逃走就是了。

“真是,您到底希望我怎么做呢?”
虽然拉住了拼命闪躲的シエル,但セバスチャン也绝对知道自己会被小猫给抓伤。
主人到底是在为了什么生气啊?

“………脱掉。”

“是?”
到底是谁才该脱衣服啊。
怎么看都是现在这位将高级礼服给泡水的小少爷,才应该把衣服脱掉吧。

“别用你那沾了别的女人味道的手碰我!”
打掉セバスチャン的手,シエル像是要护卫自己一样,连膝盖都抱起来缩得更小。

看来他可爱的主人,还在因为先才宴会的事情而生气呢。

还以为她只是小孩子不懂这种事情,其实已经是位淑女了。

“既然是少爷的命令,还请容我失礼了。”

知道主人的视线在他身上,セバスチャン扬起的笑容似乎带着诱惑的味道。
沾了水气的手套最先脱离他,平常遮掩的漆黑指甲和描绘的契约之印的手露了出来。
扯下领带,敞开的领口可以看到诱人的锁骨。
漆黑的背心扔到旁边,釦子一颗一颗的解开,白衬衫下是难以想像的结实精壮,还剩下黑长裤的时候却听见主人喊停的声音。

“少爷,您不是要我脱吗?”

“也没叫你全脱吧!”
让她的眼睛不知道该放哪边。

“您命令,沾了别的女人味道的东西要脱掉,我正在实行您的命令。”

“你连裤子也……”
感觉得到,主人的视线变得比之前更不满。

那是,恶魔所喜欢的,忌妒和独占的气息。

“是的。”
露出满面笑容的セバスチャン,非常满意主人发出的杀气。
“虽然非我所意,但依旧是被那位女士的手给触摸到。这样沾染了污秽的衣服,当然是要脱掉免得玷污了您。”

嘴唇蠕动了一下,却没发出任何声音。
虽然没有得到回应,但他知道主人的反应是默许,所以他也大大方方地将长裤给脱掉,浑身一丝不挂地。

“那么,少爷。”
水中的人儿整张脸都红到耳根,避过视线不敢看他。
“现在,可以脱您的衣服了吗?”
声音直接贴在耳边,听得见她连呼吸都加速了。

“……你还是出去好了。”
没有之前的气愤,シエル的声音小到几乎听不见。

“少爷,您这样会感冒的。”
这次セバスチャン的笑容,充满了会让人逃跑的魄力。

“不……”
挣扎中,シエル直接将人拉入水中,溅起的水花将整个浴室都弄湿了。

“哎呀,这样就全湿了…”
反正他已经脱光了,湿不湿已经不是什么重点了。
“小姐,您希望我一起洗,就直接说就好了。”

“不,我是…”
没有逃跑的空间,被紧紧禁固在怀中的她,只有乖乖地看釦子一颗一颗地被他解开。

“唉,衣服湿了还真难脱。”
潮湿的布料会整个黏在身上,吸水变重的衣服对小小的她更是沉重的负担。
就连丝绸的衬衫,都变得如千斤重,要从娇小的身体上拉掉那些重量还真是辛苦的事情呢。

好不容易将她身上所有的衣服都脱掉扔到一边,这头闹别扭的小猫,终于愿意安静下来,乖乖窝在他的怀中。

让纤小的主人背靠在他身上,セバスチャン一手拿起了丝绸布巾,一手执起主人的手。
“来吧,今晚要好好洗干净才行。”

“セ、セバスチャン…”
当布巾抚上她的时候,シエル感到一股寒意; 明明人是在热水中…

“给那家伙摸到的,是什么地方呢?小姐。”

“呜…”

“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呢?您也知道那样的人偏爱小孩,为什么还让人跟您攀谈呢?”

“………”
咬住唇,对于セバスチャン的疑问她没有回答。

“当然,社交礼仪上对于攀谈过来的人需要礼貌回应,可是您怎么可以跟那样的人到暗处去呢。”
手上的动作依旧轻柔,但口气却无比严厉。
“小姐您没有想过危险吗?”

“………还不是你…”
几乎消失在水中的声音,但有着恶魔耳朵的セバスチャン却听得很清楚。
“……你是我的执事,却得意忘形地跟其他女人谈笑…”

好不容易听到他期待了半天的心声,红茶色的眼转成恶魔的赤。
他小小的主人,只是在吃醋。

他明白,却要她说出来。
“小姐,那是社交礼仪。”

“就算是社交礼仪,也没有比主人更出风头的执事吧。”
她可是堂堂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却只能在一旁看着当壁花,而她的执事却受到女人的包围,这算什么!

所以她才讨厌派对。
讨厌带着他出入人多的地方。

虽然是讨人厌的家伙,但可是她的执事啊!
对她的东西露出觊觎的目光,是件让人难以忍受的事情。

闷闷不乐的主人,充满气愤、忌妒和不安的脆弱生物,真是可爱无比,让他的心情舒畅。

“我的一切都是您的。如果您希望我不再理会那些女性,那们我一句话都不会再跟她们说。”
搂着她的肩膀,セバスチャン誓言般的声音在耳边响着。
“不过,也请不要忘记。您是属于我的灵魂、不,我的小姐,别让人有觊觎您的机会,好吗?”

“……再说…”
就算是,她也绝不会对恶魔做出承诺。
但不能否认的,这懂得甜言蜜语的恶魔,总是知道她想听什么,用言语给予她最深沉的诱惑。

会跟那种人说话,只是想气气这个家伙,让那个只顾著跟女人攀谈的家伙,多少注意一下她这个主人而已。

只是这样而已。

那个人是圆是扁,长什么样子她根本就没印象。

“那么,那个家伙碰到的地方,是这里吗?”
薄唇印上她肩膀,留下赤红的痕迹。

肩膀被抚过,他看得非常清楚。
即使隔着礼服也一样。

“嗯……”
酥麻的感觉,让她不自觉低喘出声。

“还有哪里呢?手吗?”
执起她的手,鲜红的舌一只一只仔细抚过。

“腰呢?”
将她从水中拉起身,细细的吻从脖子随着脊髓的曲线一路往下,听着她忍耐的喘息在浴室回荡著。

“啊,那里没有…”
温热的呼吸来到她的腿间,她慌乱地喊著。

“那当然。”
红茶色的眼微笑着,却有着淡淡的寒意。
“那个人要是真的碰到了,就不是这么简单就算了。”
扶住她的腰,长指伸入已经柔软的花心,感觉得到她的颤抖。

“别、别这样…”
这个羞耻的姿势,让她完全无法反抗背后的男人。

“今天要将小姐好好洗干净,从里到外。”

“…里…里就不用了……啊!”

“紧缩起来,这个地方有感觉吧。”
两只手指在已经湿润的内部轻易地进出著,纤腰已经不自觉地随着韵律扭动着了。

“不、不要说…”
卷袭的快感让她无法停止喘息,无力的腰几乎要瘫痪下来,只剩下他的力气支撑著。

“如此紧紧地吸著,您很想要吗?”
微笑着,他抽出已经染满花蜜的手,在她面前展示著。

“………”
无法得到满足的身体,让她湿润着眼瞪着背后的男人。

将她转过身彼此正面相对,那是属于恶魔的坏心眼的笑。
“再来我该怎么做,还请小姐指示。”

“…セバスチャン……”

“是的,小姐。”

剩下的字眼,她咬住唇,开口几次又发不出声音地阖上,只见她的脸愈来愈红。

“你是我的。”
双手环上他的颈子,偎在他的肩上,シエル小声却又坚定地说著。

“是的,我是一切都是属于您的。”
环上她纤小的肩,セバスチャン回应着。
好不容易从主人口中得到了承诺,贪心的恶魔依旧不满足。
“就因为是您的,才需要您的指示,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呢?”

“…抱我…”

“这不就抱着吗?”
更进一步,要求她说出希望。

“………我要你,セバスチャン。”
紫色眼中的鲜红印记,发出刺眼的光。

“谨遵其命。”

覆蓋上她柔软的唇,伸入的舌感觉到她积极的回应。

坐上浴槽边缘,已经溼热的她轻易地就接纳了他的巨大,甜美的娇喘被他的吻给吸收掉,只剩下急促的呼吸而已。

好不容易分开的唇舌,牵引著银白的光。

肩膀随着艳丽的喘息颤抖著,和平常不同不抵抗快感,让意识随着浪潮漂浮,唯一对现实的支撑只有紧搂着他的手而已。

许久没有遇到这样率直地接受他的主人,セバスチャン不禁舔了下唇。

“セバスチャン、セバスチャン、セバスチャン……”
不断攀升的快感,让她不自觉地呼唤出声。

“我在这里呢,小姐。”
舔着她的耳朵的同时,加速让她到达满足的顶端。

偎在他的肩膀喘息著,接受他浓长的吻。

“小姐,接下来在房间可好?”

看她红著脸点着头的样子,贪心的恶魔知道,这次可以持续到早上没问题。

 

 

 

后记:

浴室H﹝爆
本来这个标题不是要写这个,但实际写下去之后,却觉得这样比较有意思,所以原来预定的故事就被我改标题了﹝笑

一直都是写小忌妒篇,偶尔也要来大型一点的嘛﹝笑
其实想写シエル吃醋的样子~

 

澪雪拜 13 Aug 2009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