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だけの R18

私だけの

 

忌妒篇

 

 

 

偶爾出席倫敦社交派對的夜晚,回程馬車中的氣氛卻是令人難受。

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非常直接的將她的情緒表露在外,任誰看都知道她現在心情非常不好,藍色的眼望著窗外。
而侍從的執事セバスチャン,雖然沒像主人那樣沒耐心的直接表露情緒,但從紅茶色的眼中也可以感覺得到他的不快,視線直盯著他的主人。

幸好馬車中現在只有他們兩人,要是有第三者的話,肯定會因為這恐怖的氣氛,即使馬車在行駛中也會毫不猶豫地逃下車吧。

一路上只有規律做響的車輪和馬蹄聲,載著他們回到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倫敦別宅。

「少爺,請。」

冷然地瞪著執事恭敬地伸出的手好一會,シエル才很不情願地讓他攙扶下車。
不過一踏到地面,她就直接甩掉執事的手,一個人進入了宅邸。

無視跟在背後的執事,シエル回到自己房間,將大衣脫下隨手往床上一扔。

「出去。」
眼角瞄到踏進房間的執事,她毫不客氣地命令著。

「那可不行,我得服侍您更衣沐浴才可以。」

「今晚不用了。」
意思是她現在正在氣頭上,少來煩她。

「衣服會皺掉。」
邊說他邊拿起大衣掛起來。

「無所謂。」
反正整理衣服的也不是她,就算這件是她頗喜歡的禮服,現在她也只想將這件衣服給扔了。

「我明白了。少爺您想染著那種氣味入睡的話,我也不打擾了。如果您今晚不需要入睡的牛奶的話,就容我先失禮了。」

「……慢著。」
將禮服外套扔到地上,シエル叫住了他。
「我要沐浴。」

「遵命。」
執事的嘴角,緩緩上揚。

不要幾分鐘,冒著熱氣漂著白薔薇香的熱水就準備好了。
「少爺,熱水準備好了。」
脫掉燕尾服的外套,白襯衫的袖子捲起來,セバスチャン微笑著。

「我自己洗就好了。」
直直地從セバスチャン身邊走過,小小主人的情緒依舊是非常惡劣。

「還請容我替您更衣。」

「不用!」

「您自己,應該沒有脫過這種禮服吧。」

不出所料地,小主人馬上漲紅了雙頰,嘴唇動了動又不出聲。

要是能看她被一顆小小的釦子給捉弄的樣子,應該也是頗有趣的事情。
執事好整以暇地等著主人的命令。

「不脫了!」
與其要藉助他的力量,不如乾脆就將這套衣服給毀了好了。

僅脫掉鞋子,身上還穿著襯衫和褲子的狀況,シエル泡入了熱水中,這突然的舉動只引得執事大大地嘆氣。

「少爺,您這樣根本不算入浴。」

「不要你管!」
連嘴都泡在熱水中,シエル這次鬧脾氣還真是鬧得很大。
「出去!」

「那可不行。您這個樣子,等等就會感冒了。」

才剛伸出手,還沒碰到シエル的領子,就毫不留情地被她打開。

「不要碰我!」
像是伸出爪子豎起毛的小貓般,セバスチャン只有苦笑的份。

「少爺,您這個樣子一定會感冒,為了您的健康,也請恕我必須脫去您的衣服了。」
必須兩個字說得特別重,代表他的心情也沒好到哪裡去。

「不要碰我!」
拼了命想要閃躲伸來的手,吸了水的衣服變得特別重,讓她的行動變得遲緩無比。
即使沒有衣服,在小小的浴槽中,也不見得可以逃走就是了。

「真是,您到底希望我怎麼做呢?」
雖然拉住了拚命閃躲的シエル,但セバスチャン也絕對知道自己會被小貓給抓傷。
主人到底是在為了什麼生氣啊?

「………脫掉。」

「是?」
到底是誰才該脫衣服啊。
怎麼看都是現在這位將高級禮服給泡水的小少爺,才應該把衣服脫掉吧。

「別用你那沾了別的女人味道的手碰我!」
打掉セバスチャン的手,シエル像是要護衛自己一樣,連膝蓋都抱起來縮得更小。

看來他可愛的主人,還在因為先才宴會的事情而生氣呢。

還以為她只是小孩子不懂這種事情,其實已經是位淑女了。

「既然是少爺的命令,還請容我失禮了。」

知道主人的視線在他身上,セバスチャン揚起的笑容似乎帶著誘惑的味道。
沾了水氣的手套最先脫離他,平常遮掩的漆黑指甲和描繪的契約之印的手露了出來。
扯下領帶,敞開的領口可以看到誘人的鎖骨。
漆黑的背心扔到旁邊,釦子一顆一顆的解開,白襯衫下是難以想像的結實精壯,還剩下黑長褲的時候卻聽見主人喊停的聲音。

「少爺,您不是要我脫嗎?」

「也沒叫你全脫吧!」
讓她的眼睛不知道該放哪邊。

「您命令,沾了別的女人味道的東西要脫掉,我正在實行您的命令。」

「你連褲子也……」
感覺得到,主人的視線變得比之前更不滿。

那是,惡魔所喜歡的,忌妒和獨占的氣息。

「是的。」
露出滿面笑容的セバスチャン,非常滿意主人發出的殺氣。
「雖然非我所意,但依舊是被那位女士的手給觸摸到。這樣沾染了污穢的衣服,當然是要脫掉免得玷汙了您。」

嘴唇蠕動了一下,卻沒發出任何聲音。
雖然沒有得到回應,但他知道主人的反應是默許,所以他也大大方方地將長褲給脫掉,渾身一絲不掛地。

「那麼,少爺。」
水中的人兒整張臉都紅到耳根,避過視線不敢看他。
「現在,可以脫您的衣服了嗎?」
聲音直接貼在耳邊,聽得見她連呼吸都加速了。

「……你還是出去好了。」
沒有之前的氣憤,シエル的聲音小到幾乎聽不見。

「少爺,您這樣會感冒的。」
這次セバスチャン的笑容,充滿了會讓人逃跑的魄力。

「不……」
掙扎中,シエル直接將人拉入水中,濺起的水花將整個浴室都弄濕了。

「哎呀,這樣就全濕了…」
反正他已經脫光了,濕不濕已經不是什麼重點了。
「小姐,您希望我一起洗,就直接說就好了。」

「不,我是…」
沒有逃跑的空間,被緊緊禁固在懷中的她,只有乖乖地看釦子一顆一顆地被他解開。

「唉,衣服濕了還真難脫。」
潮濕的布料會整個黏在身上,吸水變重的衣服對小小的她更是沉重的負擔。
就連絲綢的襯衫,都變得如千斤重,要從嬌小的身體上拉掉那些重量還真是辛苦的事情呢。

好不容易將她身上所有的衣服都脫掉扔到一邊,這頭鬧彆扭的小貓,終於願意安靜下來,乖乖窩在他的懷中。

讓纖小的主人背靠在他身上,セバスチャン一手拿起了絲綢布巾,一手執起主人的手。
「來吧,今晚要好好洗乾淨才行。」

「セ、セバスチャン…」
當布巾撫上她的時候,シエル感到一股寒意; 明明人是在熱水中…

「給那傢伙摸到的,是什麼地方呢?小姐。」

「嗚…」

「為什麼不聽我的話呢?您也知道那樣的人偏愛小孩,為什麼還讓人跟您攀談呢?」

「………」
咬住唇,對於セバスチャン的疑問她沒有回答。

「當然,社交禮儀上對於攀談過來的人需要禮貌回應,可是您怎麼可以跟那樣的人到暗處去呢。」
手上的動作依舊輕柔,但口氣卻無比嚴厲。
「小姐您沒有想過危險嗎?」

「………還不是你…」
幾乎消失在水中的聲音,但有著惡魔耳朵的セバスチャン卻聽得很清楚。
「……你是我的執事,卻得意忘形地跟其他女人談笑…」

好不容易聽到他期待了半天的心聲,紅茶色的眼轉成惡魔的赤。
他小小的主人,只是在吃醋。

他明白,卻要她說出來。
「小姐,那是社交禮儀。」

「就算是社交禮儀,也沒有比主人更出風頭的執事吧。」
她可是堂堂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卻只能在一旁看著當壁花,而她的執事卻受到女人的包圍,這算什麼!

所以她才討厭派對。
討厭帶著他出入人多的地方。

雖然是討人厭的傢伙,但可是她的執事啊!
對她的東西露出覬覦的目光,是件讓人難以忍受的事情。

悶悶不樂的主人,充滿氣憤、忌妒和不安的脆弱生物,真是可愛無比,讓他的心情舒暢。

「我的一切都是您的。如果您希望我不再理會那些女性,那們我一句話都不會再跟她們說。」
摟著她的肩膀,セバスチャン誓言般的聲音在耳邊響著。
「不過,也請不要忘記。您是屬於我的靈魂、不,我的小姐,別讓人有覬覦您的機會,好嗎?」

「……再說…」
就算是,她也絕不會對惡魔做出承諾。
但不能否認的,這懂得甜言蜜語的惡魔,總是知道她想聽什麼,用言語給予她最深沉的誘惑。

會跟那種人說話,只是想氣氣這個傢伙,讓那個只顧著跟女人攀談的傢伙,多少注意一下她這個主人而已。

只是這樣而已。

那個人是圓是扁,長什麼樣子她根本就沒印象。

「那麼,那個傢伙碰到的地方,是這裡嗎?」
薄唇印上她肩膀,留下赤紅的痕跡。

肩膀被撫過,他看得非常清楚。
即使隔著禮服也一樣。

「嗯……」
酥麻的感覺,讓她不自覺低喘出聲。

「還有哪裡呢?手嗎?」
執起她的手,鮮紅的舌一隻一隻仔細撫過。

「腰呢?」
將她從水中拉起身,細細的吻從脖子隨著脊髓的曲線一路往下,聽著她忍耐的喘息在浴室回盪著。

「啊,那裡沒有…」
溫熱的呼吸來到她的腿間,她慌亂地喊著。

「那當然。」
紅茶色的眼微笑著,卻有著淡淡的寒意。
「那個人要是真的碰到了,就不是這麼簡單就算了。」
扶住她的腰,長指伸入已經柔軟的花心,感覺得到她的顫抖。

「別、別這樣…」
這個羞恥的姿勢,讓她完全無法反抗背後的男人。

「今天要將小姐好好洗乾淨,從裡到外。」

「…裡…裡就不用了……啊!」

「緊縮起來,這個地方有感覺吧。」
兩隻手指在已經濕潤的內部輕易地進出著,纖腰已經不自覺地隨著韻律扭動著了。

「不、不要說…」
捲襲的快感讓她無法停止喘息,無力的腰幾乎要癱瘓下來,只剩下他的力氣支撐著。

「如此緊緊地吸著,您很想要嗎?」
微笑著,他抽出已經染滿花蜜的手,在她面前展示著。

「………」
無法得到滿足的身體,讓她濕潤著眼瞪著背後的男人。

將她轉過身彼此正面相對,那是屬於惡魔的壞心眼的笑。
「再來我該怎麼做,還請小姐指示。」

「…セバスチャン……」

「是的,小姐。」

剩下的字眼,她咬住唇,開口幾次又發不出聲音地闔上,只見她的臉愈來愈紅。

「你是我的。」
雙手環上他的頸子,偎在他的肩上,シエル小聲卻又堅定地說著。

「是的,我是一切都是屬於您的。」
環上她纖小的肩,セバスチャン回應著。
好不容易從主人口中得到了承諾,貪心的惡魔依舊不滿足。
「就因為是您的,才需要您的指示,告訴我,我該怎麼做呢?」

「…抱我…」

「這不就抱著嗎?」
更進一步,要求她說出希望。

「………我要你,セバスチャン。」
紫色眼中的鮮紅印記,發出刺眼的光。

「謹遵其命。」

覆蓋上她柔軟的唇,伸入的舌感覺到她積極的回應。

坐上浴槽邊緣,已經溼熱的她輕易地就接納了他的巨大,甜美的嬌喘被他的吻給吸收掉,只剩下急促的呼吸而已。

好不容易分開的唇舌,牽引著銀白的光。

肩膀隨著艷麗的喘息顫抖著,和平常不同不抵抗快感,讓意識隨著浪潮漂浮,唯一對現實的支撐只有緊摟著他的手而已。

許久沒有遇到這樣率直地接受他的主人,セバスチャン不禁舔了下唇。

「セバスチャン、セバスチャン、セバスチャン……」
不斷攀升的快感,讓她不自覺地呼喚出聲。

「我在這裡呢,小姐。」
舔著她的耳朵的同時,加速讓她到達滿足的頂端。

偎在他的肩膀喘息著,接受他濃長的吻。

「小姐,接下來在房間可好?」

看她紅著臉點著頭的樣子,貪心的惡魔知道,這次可以持續到早上沒問題。

 

 

 

後記:

浴室H﹝爆
本來這個標題不是要寫這個,但實際寫下去之後,卻覺得這樣比較有意思,所以原來預定的故事就被我改標題了﹝笑

一直都是寫小忌妒篇,偶爾也要來大型一點的嘛﹝笑
其實想寫シエル吃醋的樣子~

 

澪雪拜 13 Aug 2009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