繋がれた鎖<後篇>

繋がれた鎖<後篇>

 

寵物篇

 

 

 

「早安少爺,今天的早茶是從印度直接進口,初夏的阿薩姆紅茶,加上許多牛奶讓口感變得滑順。」

刺眼的陽光讓シエル睜不開眼睛,翻過身去。
「走開,不要吵我…」

「我已經比平常更晚三十分鐘了,再讓您睡下去,今天的行程就會來不及了。」
三十分鐘是對時間非常囉唆的執事的極限,為了做出可以讓主人多睡三十分鐘,不知道要改變多少行程呢。

「…好累……」
埋在枕頭中,シエル連眼睛都不想張開。

「哎呀,是昨晚太激烈了嗎?」
幾乎是貼在耳朵上的聲音,讓シエル馬上跳了起來。

「走開一點!」
才不過是早上,シエル的臉就已經紅透了。

「請用茶。」
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セバスチャン微笑地遞出茶杯。

不滿地瞪了他一眼,シエル還是接過了奶茶。
甜甜地在口中漫開的味道,讓先才還沉沉的意志也醒了過來。

只不過是一杯茶都可以用來調整主人的狀況,還真不愧是有能、萬能的執事。

「……腰好痛…」
怠惰的身體,實在是讓シエル忍不住抱怨。

「要我幫您揉揉嗎?」

「不要。」
喝著紅茶シエル毫不猶豫的一口回絕。
「給你按摩,等一下就不用起床了。」
教訓這種東西,只要越慘痛越讓人記得。
第一次讓他揉腰之後的事情,シエル還記得非常清楚,結果那一整天是在床上度過的,而且隔天也沒好到哪裡去。
那種事情,說什麼都不能再發生一次。

當シエル放下杯子的時候,執事已經拿出今天要穿的衣服,並準備好要幫她梳洗了。

最後幫主人套好鞋子的時候,セバスチャン並沒有急著站起來,只是微笑著。
「少爺,如果您的腰感覺不舒服的話,腳步請放輕一點。或者,請容我護送您到餐廳。」

「護送?」

「是,為了讓您的身體不會增加多餘的疲倦和負擔,我會抱您到餐廳,之後是書房…」

「不用!!!」
連想像都不用,那畫面絕對會引人曖昧,而且會被三傭人當作話題來談論,這樣她還要不要主人的面子啊!

「那,少爺,請。」
像是恭請公主殿下般伸出的手,被シエル無情地打掉。

忍受著身體的不適,依舊挺直著背脊往前走的小小主人,真是可愛的讓人想到多欺負一點啊。
僅僅一瞬露出惡魔面孔的執事,被疼痛的身體給折磨的主人,當然是沒有發現。

 

 

 

 

 

 

 

 

 

「セバスチャン先生,你的脖子怎麼了?」
在セバスチャン服侍著主人用餐的時候,在一旁的女傭メイリン盯了セバスチャン很久,還是忍不住發問了。

「這個嗎?」
知道シエル投了疑問的視線過來,他故意撫上頸上的紅腫,微笑著。
「沒什麼,是被小貓咬傷的。」
從眼角可以看得到,主人的臉瞬間紅了起來。

「哎呀,居然會咬セバスチャン先生,到底是什麼樣的貓啊!」
即使對象是貓,對於會傷害令人尊敬的セバスチャン的存在,メイリン也絕不饒恕。

「是頭有著美麗的藍灰色毛皮,閃閃發亮的藍紫雙眸,非常任性挑食的可愛……」

「セバスチャン!」
シエル的聲音和因為重重放下杯子陶瓷的撞擊聲一起響起,不只是セバスチャン和メイリン安靜了下來,就連剛剛一直沒說話的總管田中先生、主廚和園丁都瞪大眼,不知道少爺為什麼突然發這麼大的脾氣。

「是的,少爺,有什麼吩咐?」
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セバスチャン和平常一樣在少爺身邊欠身,優雅的微笑著。

「過來,我有話跟你說。」
將餐巾丟上桌,シエル的臉色絲毫不掩飾她的不愉快。

「是的。」
用眼神示意僕人收拾桌子,セバスチャン像是會走動的執事課本一樣,以跟在主人身後半步的態度,進入了書房。

「你是什麼意思?」
在書房的椅子坐下,シエル露出的不愉快相信就連最遲鈍的園丁都看得出來,更不要說跟惡魔一樣聰明的セバスチャン了。

「恕我失禮,少爺您的意思我不明白。」

「脖子!那種傷口應該很快就好了!」
就算被亂槍打成蜂窩,會破爛的也只有燕尾服的傢伙,這種小傷口有什麼了不起。

「是的,如少爺所說的,不管是脖子上的咬痕還是背後的爪痕都可以馬上治癒。」
一點都不受シエル的怒氣影響,セバスチャン維持著優雅的微笑。

「那你何必……」

「只是,這是第一次小姐您賜給我的痕跡,我想讓痕跡以人類的方式自然好起來。」

「不需要!不用在這種時候堅持像人類!」
那種傷痕放在眼前,只是不斷提醒她昨晚發生了什麼事情而已,看了就礙眼。
「治好,這是命令!」

「Yes, My Lord」
不管本身的意志為何,主人的命令必須絕對服從。
嘆著氣,在シエル的瞪視下,セバスチャン無可奈何的消去了脖子上和背上主人尚未觀賞的印記。

「好了,你可以退下,我要工作了。」

「是的,少爺。等一下我會將今天寄來的信拿來給您過目。」

「嗯。」

看著安靜地退出書房的セバスチャン的背影,シエル還是忍不住地咕噥了。
「真搞不懂惡魔在想什麼,那種一時的印記有什麼好保留的…都已經掛上項圈了…」
眼中有著糾纏到生命盡頭的鮮紅烙印,同樣的刻印也在他的手背上,有著彼此之間綑綁著無法切斷的鎖鏈,那種一時激情所留下的東西,到底有什麼好珍惜的。
還是那是…為了玩弄試探她的心情的另外一個手段呢?

「少爺,失禮了。」
在她繼續沉於自己的煩惱前,忠實於工作的セバスチャン已經端著銀製的信盤回到書房來了。
「這是今天寄來的信。」

「嗯。」
無聊的事情決定拋於腦後,シエル也板起了伯爵的面孔,專注於工作了。

 

 

 

 

後記:

其實本來沒打算寫這篇,但突然跑出的靈感把計畫都打亂…
好吧,既然靈感都來了,那就寫吧!

其實這篇比較有鎖的感覺﹝苦笑

 

澪雪 拜 5 Aug 2009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