繫がれた鎖 <前篇> R18

繫がれた鎖<前篇>

 

寵物篇

 

 

 

純白的蕾絲窗簾在微風下揚起美麗的弧度,白薔薇的淡香飄入書房,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鄉間大宅一個美好的午後。
但這個美麗的景象,卻讓一個人嘆氣。

「真是,讓人拿您沒辦法。」
推著下午茶過來的執事セバスチャン,沒把這美麗的午後放在眼中,反而是對睡在椅子上的主人露出困擾的表情。
又這樣開著窗戶在書房午睡,要是感冒了怎麼辦?明明身體就不是那麼強壯了。
邊叨唸著邊撿起被風給吹散一地的文件,意外地發現那些都已經完成了。
依照執事的預測來看,這些應該要要做到晚餐前才可以完成的事情,居然可以在下午茶之前就全部完成,還真的是每每給他驚喜的可愛主人啊。

既然事情已經做完,難得的午睡時間就當做獎品讓主人好好享受。
至於今天的下午茶,就只好給三傭人負責解決了。

幾乎是完全不驚動主人地抱起她,セバスチャン往房間走去。

「……セバスチャン…?」
似乎是聞到燕尾服上的香甜味,シエル迷糊地睜開眼,發現自己在他的懷抱中。

「少爺,辛苦您了。今天下午的行程已經都結束,讓我送您回房間休息。」

「嗯…」
低應一聲又閉上眼,偎上他懷抱。

「哎呀,您這樣還真像頭貓啊。」

「啊呼,那不是很好嗎?」
閉眼打著喝欠的シエル,說出讓執事驚訝到停下腳步的話。
「你就不用再去照顧另外一頭貓了。」

雖然早就知道,主人知道大宅的後院有著那位淑女的蹤跡,但這還是第一次從主人提起關於她的事情。
有著和貓一樣難以捉摸又任性的小小的主人,不知是因有著嚴重的貓過敏,還是根本就討厭貓,從來沒有從她的口中聽見任何關於貓的事情。

到底是因為睡迷糊了,還是另有意思,如此出乎意料的發言讓セバスチャン思考了一陣。
已經沉入夢鄉的主人臉上,看不出任何跡象。

停頓了幾秒,セバスチャン再度踏出了腳步。

雖說是意外的發言,卻也是給了他一個好點子。

有著纖細的四肢,柔軟的毛皮和美麗的金銀妖朣,如果是貓的話,也一定是頭附帶著血統書,任性挑食的可愛小貓吧。

想像讓他揚起嘴角,送主人上床的手,似乎也多了幾分寵溺。

 

 

 

 

 

沐浴後讓セバスチャン穿上睡衣的シエル,瞪著眼看他一臉愉快地在她的頸上繫上掛著鈴鐺的的緞帶。

「這是做什麼?」

「果然如我所想的,藍色的緞帶和銀色的鈴鐺,非常適合您。」
セバスチャン完美至極的微笑,讓シエル的眉毛跳了下。

「我在問你,這是什麼意思?」

「哎呀?下午的時候您不是說,把您當貓一樣照料嗎?既然是貓的話,當然是要戴著鈴鐺。」

「我沒說!」
雖然不確定自己說了什麼,但這種當作貓來照料這種話,絕對肯定不可能出自她的口中。
「而且該戴項圈的應該是你吧!」

「您說,『我不用費神去照顧另外一頭貓』,我理解成,將您當成貓一樣照顧,這樣可好?」

「喔?那你平常是怎麼照顧貓的?」
頭上憤怒的青筋已經微微跳著,シエル的口氣也不甚友善。

「少爺想知道嗎?」
佈好陷阱等著獵物跳入的笑容,做得這麼明顯,只有笨蛋才會跳進去。

「還是不用了。」

「別這麼說。」
將シエル抱上膝蓋,セバスチャン微笑著。
和平常不同的抱法,讓シエル瞬間紅了臉。

這還是第一次,セバスチャン讓她坐在腿上,但居然沒感覺到任何來自他的邪念。

真的,只是當成貓來看?

一手環在她腰上,另外一手撫著她的頭髮,這種許久不曾感覺到被疼愛的感覺,反而讓シエル渾身不自在。

「好、好了啦!」

「乖、乖。」
真的像是在梳著貓的毛髮,安撫著動物的樣子,第一次看到他滿足到不行的笑,讓シエル不自覺地板起臉。

「貓比較好啊…」

「不,是因為我最疼愛的小貓,現在乖乖收起爪子在我的懷中的關係,」
玩著她美麗的手指,セバスチャン微笑著。
「您可是我用甜點紅茶餵養,每天費心梳理毛皮,哄著睡覺起床,世界上最珍貴的貓呢。」

「獵犬養貓,這還真是笑不出來的笑話呢。」

「是的,我是您忠實的狗,只要您一聲令下不管什麼命令我都會忠實達成。而您是我嬌貴的貓,即使飼養著您,您依舊可以對我發脾氣耍任性,過您自由自在的生活。」

「發脾氣耍任性是多餘的…」

「哎呀,發脾氣耍任性本來就是貓的特權,您應該要盡量發揮。」
對上那愉快滿足的笑容,シエル反而不知道該如何回嘴了。

「差不多該是喝牛奶的時間了。」
像是玩夠了,セバスチャン讓她坐在床沿,站起身調配起睡前的牛奶。
裝著牛奶的杯子拿在手上,卻沒有遞給她的打算。

「貓喝牛奶,應該用舔的。」

「喂,你想要我怎麼舔啊?」
放在盤子中要她像貓一樣低頭去舔,那她會先拿牛奶潑他。

「像這樣。」
沾了牛奶的手套,猛然放入シエル口中,像是可以擠出來一樣,比平常更甜的奶香充滿了她的口中。
小口咬住手套,用力地抽了下來,扔在地上。

「用手套太污辱我了吧。」

「真是失禮了,還是用手比較好吧。」
將牛奶到倒在手掌中,看她粉紅色的小舌一點一點的舔著牛奶的樣子,セバスチャン瞬間就明白了,這頭小貓在玩火。
這頭任性的小貓,最想看到的就是他對事況失去掌握的樣子。
小小的誘惑,可是會變成無法收拾的燎原大火。

舔乾了掌中的牛奶,粉舌一路舔著他的手背上的契約,將他的指尖吸入口中,用舌頭玩弄著。

「貓,大概是這樣?」
像上看的視線,十足十地充滿誘惑。

「是的,貓就是喜歡這樣子舔著手指。」
紅茶色的眼染上了情慾的霧。

「那你應該滿足了吧。」
收起撒嬌的小貓表情,シエル又恢復為高高在上的主人。
這種變臉的速度,連貓都比不上。

「不,還有一件事情,是我在跟貓一起的時候,一定要做的。」

「喔?」

「那是我消除壓力的最好方法。」

「嗯,那你就做吧。」
居然還能消除惡魔的壓力,貓還真是了不起的生物啊。

「那我就失禮了。」
將シエル抱上膝蓋,在她還沒弄清楚狀況的時候,兩隻大手已經撫上了她剛開始發育的少女胸部。

「喂!你、你這是做什麼?」
慌亂地想要撥開他的手,不過似乎是徒勞無功。
「你該不會對貓做這種事情吧!?」
這種變態中的變態行為,還真不愧是惡魔!

「您誤會了。我可是撫摸貓的手掌,感覺的那治癒般的柔軟。」

「那你現在又在做什麼?」

「可惜的是,您沒有柔軟的手掌可以撫摸,失禮的只好用感觸最接近的。」
雖然做的是他常做的下流事情,可是他的表情卻完全不同,那種滿足的表情是シエル從來沒看過的。
這樣的表情,只對貓露出嗎……

一瞬間的動搖,讓シエル不自覺地發出嬌喘,等她捂住嘴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哎呀哎呀,只是這樣都會有感覺,真是敏感的貓啊。」
咬上耳朵的聲音,讓シエル怒瞪過去。
這個傢伙是故意的!

已經挺立的蓓蕾,即使隔著衣服也可以清楚觸摸到。
搓弄著小小的挺立,看她努力忍耐著聲音的表情,讓人更想要欺負她。

「你摸夠了吧!」

「我是差不多了,可是…小姐您似乎不太滿足的的樣子。」

「你閉嘴!」

「呵呵,我是您忠實的獵犬,不管任何事情,只要您一聲令下…」
盪著情慾的聲音,低低地在她耳邊響著,充滿著誘惑。
「我都會忠實地達成。請下令吧,我的主人。」

「……我不是你珍貴飼養的貓嗎?」

「是的,您沒聽說,飼養貓的人都將貓當主人看,為了討貓的歡心做出各種努力。」

「…你的主人是我。」
鮮少露出的不愉快表情,而且是針對貓這個生物,讓セバスチャン的眼中閃過愉快。

「是的,我的主人,請下令吧。」

「……笨蛋…」
シエル的聲音幾不可聞。
「……要負責到最後吧…」

「Yes, My Lady。」
溫柔的吻讓シエル放下最後的抵抗,讓セバスチャン將她安躺到床上,感覺得到胸前的釦子被他給解開,另外一隻手沿著腿的曲線往上,輕撫已經濕潤的花瓣。

「才那樣就有感覺了,真的是敏感的身體啊。」
貼在嘴邊的聲音,讓她別過臉。

「還說!還不是因為你的關係……」
一步一步教導她青澀的身體,了解大人的世界。

「是的,所以我會負起責任。」

「呀!!」
身體突然被翻了過來,跪在床上的姿勢和被拉到腰上的睡衣,讓她無法遮掩私密的地方。
「セ、セバスチャン !」

沒有回應主人的怒氣,セバスチャン吻上帶著花蜜緩緩綻放的花瓣,聽著她壓抑在枕頭中的嬌喘和銀鈴聲同時響起。
不管多細小的聲音都無法對惡魔隱藏,但她不願意讓意識流於身體的快感這點,拼命地在慾望和理智中掙扎的樣子,是喜歡享樂的惡魔最愛看到的樣子。

「別、別這樣…」

「哎呀,貓本來就是用這個樣子啊。」
抬高著腰,散發出甜美的雌性味道,誘惑著雄性。

「那也別這樣…」
這個姿勢會讓最私密的部分整個曝露在他眼前,光是這個事實就讓人羞恥。

「因為我是狗啊。狗本來就會這樣一直舔喜歡的東西嘛。」
低笑著,看著過多的花蜜已經在床單上留下痕跡。

感覺得到堅挺的炙熱在她的腿間,像是同樣要染上花蜜般的上下晃動著,頂著她的花瓣卻又不深入,這種感覺讓她閉上眼睛。

「來吧,您是要拉起狗的握繩,還是要當我的愛貓呢?」
不只是在身體上的逗弄,連精神也不放過。

不管是哪個都不會回答的シエル,只有怒瞪著他而已。

「我跟小姐您不同,是非常有耐心的…就這樣繼續下去,也不要緊…」
小小的身體已經開始顫抖,慾望和理智哪個會獲勝呢?
期待著結果,惡魔上揚著唇。
「您不回答的話,就一直這樣下去喔。」

「………」

埋在枕頭裡的聲音,即使聽見了セバスチャン也裝做沒聽見。
遊戲怎麼能這麼快結束呢?
「小姐,您這樣說話是聽不見的喔。」
看得見她連耳朵都紅了。

「………」

「嗯?」

「玩夠了沒啊,你這笨狗!」
咬牙切齒,而且十分清楚的怒罵。

「您啊,總是給我特別的驚喜。」
忍不住笑的同時,也深深地貫穿她,聽著和喘息一起響起的清脆的鈴鐺聲,在房間回盪著。
「果然,您還是適合做主人。」

「那就…不、不要用…這樣的……」
這樣抬高著腰像是動物交合的姿勢,只會煽動高傲的シエル的羞恥心而已。

「因為我是狗嘛。」
深深地頂到底,聽著她來到高潮的叫聲。

「你、你這傢伙…」
收拾著喘息,四肢一點力氣都用不上。

「啊,對您好像太刺激了。」
將シエル翻過身來,看她來不及遮掩赤紅的臉,聽著清脆的鈴聲隨著他的韻律而響。
「您還是比較喜歡這樣嗎?」

「笨、笨蛋!」
攀上他的肩膀,將羞紅的臉隱藏在懷中。

「夜晚還長的很,我可愛的小貓。」

每一次都頂到底,無法忍耐的快感讓シエル抓緊了他的襯衫,在他的背後製造出抓痕。

「小貓伸出爪子啦。」
有點痛,但並不讓人討厭的感覺,讓セバスチャン揚起嘴角。

「…還不是…你……啊、啊…」
話語無法完整,意識只能隨著被給予的快感而漂浮,讓她的手更用力地抓下。

「咬下去也沒關係啊。」
頸子故意貼在她嘴邊,舔著她的耳朵說著。

「笨蛋!」

在不斷加速的衝擊,再一次到達滿足的瞬間,像是爲了吞下叫喊聲般,小貓狠狠咬了下去。

 

 

 

 

 

 

 

 

 

深夜,照顧好過度勞累而地入睡的主人後,セバスチャン伸手摸了下尚在疼痛的頸子,被咬到的部分已經紅腫了起來。

從來只是鬧鬧脾氣就算的小貓,第一次他的身上留下了印記。

對惡魔來說這種傷本來可以馬上治好,但他選擇留下這痛麻的感覺。

明天,連同背上的抓痕,一起讓可愛的小貓看看,不知道她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
無法控制的上揚嘴角,讓人期待明晚的到來。

「晚安,祝您有個好夢,我可愛的小貓。」
蠟燭,輕輕地吹熄了。

 

 

 

後記:

因為要寫エロ的部分又莫名其妙地變長的一篇﹝汗
很喜歡這種主僕間彼此的感覺,相處良好的一對貓狗﹝笑﹞,看看能不能多著墨一點
不過好像都變成了エロ﹝苦笑

後篇呢…..考慮看看吧

 

澪雪拜 4 Aug 2009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