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がれた锁 <前篇> R18

系がれた锁<前篇>

 

宠物篇

 

 

 

纯白的蕾丝窗帘在微风下扬起美丽的弧度,白蔷薇的淡香飘入书房,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乡间大宅一个美好的午后。
但这个美丽的景象,却让一个人叹气。

“真是,让人拿您没办法。”
推著下午茶过来的执事セバスチャン,没把这美丽的午后放在眼中,反而是对睡在椅子上的主人露出困扰的表情。
又这样开着窗户在书房午睡,要是感冒了怎么办?明明身体就不是那么强壮了。
边叨唸着边捡起被风给吹散一地的文件,意外地发现那些都已经完成了。
依照执事的预测来看,这些应该要要做到晚餐前才可以完成的事情,居然可以在下午茶之前就全部完成,还真的是每每给他惊喜的可爱主人啊。

既然事情已经做完,难得的午睡时间就当做奖品让主人好好享受。
至于今天的下午茶,就只好给三佣人负责解决了。

几乎是完全不惊动主人地抱起她,セバスチャン往房间走去。

“……セバスチャン…?”
似乎是闻到燕尾服上的香甜味,シエル迷糊地睁开眼,发现自己在他的怀抱中。

“少爷,辛苦您了。今天下午的行程已经都结束,让我送您回房间休息。”

“嗯…”
低应一声又闭上眼,偎上他怀抱。

“哎呀,您这样还真像头猫啊。”

“啊呼,那不是很好吗?”
闭眼打着喝欠的シエル,说出让执事惊讶到停下脚步的话。
“你就不用再去照顾另外一头猫了。”

虽然早就知道,主人知道大宅的后院有着那位淑女的踪迹,但这还是第一次从主人提起关于她的事情。
有着和猫一样难以捉摸又任性的小小的主人,不知是因有着严重的猫过敏,还是根本就讨厌猫,从来没有从她的口中听见任何关于猫的事情。

到底是因为睡迷糊了,还是另有意思,如此出乎意料的发言让セバスチャン思考了一阵。
已经沉入梦乡的主人脸上,看不出任何迹象。

停顿了几秒,セバスチャン再度踏出了脚步。

虽说是意外的发言,却也是给了他一个好点子。

有着纤细的四肢,柔软的毛皮和美丽的金银妖朣,如果是猫的话,也一定是头附带着血统书,任性挑食的可爱小猫吧。

想像让他扬起嘴角,送主人上床的手,似乎也多了几分宠溺。

 

 

 

 

 

沐浴后让セバスチャン穿上睡衣的シエル,瞪着眼看他一脸愉快地在她的颈上系上挂著铃铛的的缎带。

“这是做什么?”

“果然如我所想的,蓝色的缎带和银色的铃铛,非常适合您。”
セバスチャン完美至极的微笑,让シエル的眉毛跳了下。

“我在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哎呀?下午的时候您不是说,把您当猫一样照料吗?既然是猫的话,当然是要戴着铃铛。”

“我没说!”
虽然不确定自己说了什么,但这种当作猫来照料这种话,绝对肯定不可能出自她的口中。
“而且该戴项圈的应该是你吧!”

“您说,‘我不用费神去照顾另外一头猫’,我理解成,将您当成猫一样照顾,这样可好?”

“喔?那你平常是怎么照顾猫的?”
头上愤怒的青筋已经微微跳着,シエル的口气也不甚友善。

“少爷想知道吗?”
布好陷阱等著猎物跳入的笑容,做得这么明显,只有笨蛋才会跳进去。

“还是不用了。”

“别这么说。”
将シエル抱上膝盖,セバスチャン微笑着。
和平常不同的抱法,让シエル瞬间红了脸。

这还是第一次,セバスチャン让她坐在腿上,但居然没感觉到任何来自他的邪念。

真的,只是当成猫来看?

一手环在她腰上,另外一手抚着她的头发,这种许久不曾感觉到被疼爱的感觉,反而让シエル浑身不自在。

“好、好了啦!”

“乖、乖。”
真的像是在梳着猫的毛发,安抚著动物的样子,第一次看到他满足到不行的笑,让シエル不自觉地板起脸。

“猫比较好啊…”

“不,是因为我最疼爱的小猫,现在乖乖收起爪子在我的怀中的关系,”
玩着她美丽的手指,セバスチャン微笑着。
“您可是我用甜点红茶喂养,每天费心梳理毛皮,哄著睡觉起床,世界上最珍贵的猫呢。”

“猎犬养猫,这还真是笑不出来的笑话呢。”

“是的,我是您忠实的狗,只要您一声令下不管什么命令我都会忠实达成。而您是我娇贵的猫,即使饲养著您,您依旧可以对我发脾气耍任性,过您自由自在的生活。”

“发脾气耍任性是多余的…”

“哎呀,发脾气耍任性本来就是猫的特权,您应该要尽量发挥。”
对上那愉快满足的笑容,シエル反而不知道该如何回嘴了。

“差不多该是喝牛奶的时间了。”
像是玩够了,セバスチャン让她坐在床沿,站起身调配起睡前的牛奶。
装着牛奶的杯子拿在手上,却没有递给她的打算。

“猫喝牛奶,应该用舔的。”

“喂,你想要我怎么舔啊?”
放在盘子中要她像猫一样低头去舔,那她会先拿牛奶泼他。

“像这样。”
沾了牛奶的手套,猛然放入シエル口中,像是可以挤出来一样,比平常更甜的奶香充满了她的口中。
小口咬住手套,用力地抽了下来,扔在地上。

“用手套太污辱我了吧。”

“真是失礼了,还是用手比较好吧。”
将牛奶到倒在手掌中,看她粉红色的小舌一点一点的舔著牛奶的样子,セバスチャン瞬间就明白了,这头小猫在玩火。
这头任性的小猫,最想看到的就是他对事况失去掌握的样子。
小小的诱惑,可是会变成无法收拾的燎原大火。

舔干了掌中的牛奶,粉舌一路舔着他的手背上的契约,将他的指尖吸入口中,用舌头玩弄著。

“猫,大概是这样?”
像上看的视线,十足十地充满诱惑。

“是的,猫就是喜欢这样子舔着手指。”
红茶色的眼染上了情欲的雾。

“那你应该满足了吧。”
收起撒娇的小猫表情,シエル又恢复为高高在上的主人。
这种变脸的速度,连猫都比不上。

“不,还有一件事情,是我在跟猫一起的时候,一定要做的。”

“喔?”

“那是我消除压力的最好方法。”

“嗯,那你就做吧。”
居然还能消除恶魔的压力,猫还真是了不起的生物啊。

“那我就失礼了。”
将シエル抱上膝盖,在她还没弄清楚状况的时候,两只大手已经抚上了她刚开始发育的少女胸部。

“喂!你、你这是做什么?”
慌乱地想要拨开他的手,不过似乎是徒劳无功。
“你该不会对猫做这种事情吧!?”
这种变态中的变态行为,还真不愧是恶魔!

“您误会了。我可是抚摸猫的手掌,感觉的那治愈般的柔软。”

“那你现在又在做什么?”

“可惜的是,您没有柔软的手掌可以抚摸,失礼的只好用感触最接近的。”
虽然做的是他常做的下流事情,可是他的表情却完全不同,那种满足的表情是シエル从来没看过的。
这样的表情,只对猫露出吗……

一瞬间的动摇,让シエル不自觉地发出娇喘,等她捂住嘴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哎呀哎呀,只是这样都会有感觉,真是敏感的猫啊。”
咬上耳朵的声音,让シエル怒瞪过去。
这个家伙是故意的!

已经挺立的蓓蕾,即使隔着衣服也可以清楚触摸到。
搓弄著小小的挺立,看她努力忍耐着声音的表情,让人更想要欺负她。

“你摸够了吧!”

“我是差不多了,可是…小姐您似乎不太满足的的样子。”

“你闭嘴!”

“呵呵,我是您忠实的猎犬,不管任何事情,只要您一声令下…”
荡著情欲的声音,低低地在她耳边响着,充满著诱惑。
“我都会忠实地达成。请下令吧,我的主人。”

“……我不是你珍贵饲养的猫吗?”

“是的,您没听说,饲养猫的人都将猫当主人看,为了讨猫的欢心做出各种努力。”

“…你的主人是我。”
鲜少露出的不愉快表情,而且是针对猫这个生物,让セバスチャン的眼中闪过愉快。

“是的,我的主人,请下令吧。”

“……笨蛋…”
シエル的声音几不可闻。
“……要负责到最后吧…”

“Yes, My Lady。”
温柔的吻让シエル放下最后的抵抗,让セバスチャン将她安躺到床上,感觉得到胸前的釦子被他给解开,另外一只手沿着腿的曲线往上,轻抚已经湿润的花瓣。

“才那样就有感觉了,真的是敏感的身体啊。”
贴在嘴边的声音,让她别过脸。

“还说!还不是因为你的关系……”
一步一步教导她青涩的身体,了解大人的世界。

“是的,所以我会负起责任。”

“呀!!”
身体突然被翻了过来,跪在床上的姿势和被拉到腰上的睡衣,让她无法遮掩私密的地方。
“セ、セバスチャン !”

没有回应主人的怒气,セバスチャン吻上带着花蜜缓缓绽放的花瓣,听着她压抑在枕头中的娇喘和银铃声同时响起。
不管多细小的声音都无法对恶魔隐藏,但她不愿意让意识流于身体的快感这点,拼命地在欲望和理智中挣扎的样子,是喜欢享乐的恶魔最爱看到的样子。

“别、别这样…”

“哎呀,猫本来就是用这个样子啊。”
抬高着腰,散发出甜美的雌性味道,诱惑著雄性。

“那也别这样…”
这个姿势会让最私密的部分整个曝露在他眼前,光是这个事实就让人羞耻。

“因为我是狗啊。狗本来就会这样一直舔喜欢的东西嘛。”
低笑着,看着过多的花蜜已经在床单上留下痕迹。

感觉得到坚挺的炙热在她的腿间,像是同样要染上花蜜般的上下晃动着,顶着她的花瓣却又不深入,这种感觉让她闭上眼睛。

“来吧,您是要拉起狗的握绳,还是要当我的爱猫呢?”
不只是在身体上的逗弄,连精神也不放过。

不管是哪个都不会回答的シエル,只有怒瞪着他而已。

“我跟小姐您不同,是非常有耐心的…就这样继续下去,也不要紧…”
小小的身体已经开始颤抖,欲望和理智哪个会获胜呢?
期待着结果,恶魔上扬著唇。
“您不回答的话,就一直这样下去喔。”

“………”

埋在枕头里的声音,即使听见了セバスチャン也装做没听见。
游戏怎么能这么快结束呢?
“小姐,您这样说话是听不见的喔。”
看得见她连耳朵都红了。

“………”

“嗯?”

“玩够了没啊,你这笨狗!”
咬牙切齿,而且十分清楚的怒骂。

“您啊,总是给我特别的惊喜。”
忍不住笑的同时,也深深地贯穿她,听着和喘息一起响起的清脆的铃铛声,在房间回荡著。
“果然,您还是适合做主人。”

“那就…不、不要用…这样的……”
这样抬高着腰像是动物交合的姿势,只会煽动高傲的シエル的羞耻心而已。

“因为我是狗嘛。”
深深地顶到底,听着她来到高潮的叫声。

“你、你这家伙…”
收拾著喘息,四肢一点力气都用不上。

“啊,对您好像太刺激了。”
将シエル翻过身来,看她来不及遮掩赤红的脸,听着清脆的铃声随着他的韵律而响。
“您还是比较喜欢这样吗?”

“笨、笨蛋!”
攀上他的肩膀,将羞红的脸隐藏在怀中。

“夜晚还长的很,我可爱的小猫。”

每一次都顶到底,无法忍耐的快感让シエル抓紧了他的衬衫,在他的背后制造出抓痕。

“小猫伸出爪子啦。”
有点痛,但并不让人讨厌的感觉,让セバスチャン扬起嘴角。

“…还不是…你……啊、啊…”
话语无法完整,意识只能随着被给予的快感而漂浮,让她的手更用力地抓下。

“咬下去也没关系啊。”
颈子故意贴在她嘴边,舔着她的耳朵说著。

“笨蛋!”

在不断加速的冲击,再一次到达满足的瞬间,像是为了吞下叫喊声般,小猫狠狠咬了下去。

 

 

 

 

 

 

 

 

 

深夜,照顾好过度劳累而地入睡的主人后,セバスチャン伸手摸了下尚在疼痛的颈子,被咬到的部分已经红肿了起来。

从来只是闹闹脾气就算的小猫,第一次他的身上留下了印记。

对恶魔来说这种伤本来可以马上治好,但他选择留下这痛麻的感觉。

明天,连同背上的抓痕,一起让可爱的小猫看看,不知道她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无法控制的上扬嘴角,让人期待明晚的到来。

“晚安,祝您有个好梦,我可爱的小猫。”
蜡烛,轻轻地吹熄了。

 

 

 

后记:

因为要写エロ的部分又莫名其妙地变长的一篇﹝汗
很喜欢这种主仆间彼此的感觉,相处良好的一对猫狗﹝笑﹞,看看能不能多着墨一点
不过好像都变成了エロ﹝苦笑

后篇呢…..考虑看看吧

 

澪雪拜 4 Aug 2009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