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夜 R18

闇夜

 

侍寢篇

 

 

 

 

猛然地坐起身睜開眼,看到的是一室的黑暗,一個連月亮都躲起來的夜晚。

睡衣被冷汗給溼透,顫抖的手緊握著柔軟的床單,呼吸無法平穩。

如此無星無月的夜令人討厭,特別是做了惡夢後。
那些被深鎖在記憶的深處的恐怖回憶,總是在不經意的時候漏出來,給予她無法平靜的夜。

不,應該說…
通常在奪去了他人性命的夜,這樣的夢總是會擾著她。

像是,在狠狠地深害他人後,她必須得到相對的懲罰一樣。

撥開因為汗濕而黏在臉上的頭髮,シエル的視線調向門口。
「你什麼時候來的?」

「主人的召喚,我當即刻領命。」
在如此的深夜中,依舊是穿著一點皺折都沒有的漆黑的燕尾服,和黑暗融合成一體的執事セバスチャン恭敬地回答。
不需要睡眠的惡魔,即使在萬物都沉睡的深夜中也都可以隨時隨地回應主人。

「我沒……」
聲音到一半,又吞了下去。

不,也許有吧。
在她被惡夢給逼到盡頭的時候,又不自覺地對蜘蛛絲伸出手了。

對這個惡魔來說,呼喚是否有發出聲音都不重要,哪怕是在心中,只要有召喚他的意思就可以了。

無力的躺回床上,シエル的眼睛看著美麗繪畫的床頂。

「我去泡杯會助您入睡的牛奶可好?」
看著似乎沒有入睡意思的主人,忠實的執事提議著。

「………不用,你過來。」

「是。」
緩步走到床邊,才剛剛想低頭詢問主人需要的セバスチャン,領帶就被用力拉住,被迫低下身的セバスチャン,巨大的陰影罩住嬌小的主人。

「少爺?」

「……好冷。」
放開領帶,シエル靠在他的胸膛上。

對於自己投懷送抱的獵物,他自然是不可能放手。
惡魔的笑,緩緩裂開。

順勢坐上床,讓主人可以穩當地依偎在自己懷中。
「需要我替您多準備一床被子嗎?」
明明知道主人需要的是什麼,但他就是喜歡壞心眼地逗弄她,看她氣惱地怒瞪的樣子。

不出所料地,シエル不滿地揚起美麗的雙眸,看著自己的樣子映在她雙色的朣中,就會讓他愉快地揚起嘴角。

「……你就可以了…」
猶豫了幾下,好不容易才擠出聲音的主人,已經紅透了一張小臉。
看她踩著高傲自尊對自己發出脆弱的聲音時,這樣的快感每每讓惡魔感到暈眩。

知道的,在染滿血腥工作後的夜晚,主人總是會被惡夢所擾,尋求著他的溫暖。
為了自己、為了女王,可以冷酷無情地傷害他人、粉碎他人夢想、奪去他人生命的小小主人,尚還存留良心的深處,總是對自己所犯的罪感到疼痛。
無關於對象,只是對傷害了生命的自己,充滿了罪惡感。

罪惡感逼促著惡夢,令人感到痛苦的夜晚。
讓主人有個好夢,對他來說並不是困難的事情。只是如此脆弱且依賴的主人,是他所樂見的。

「那麼,您希望我怎麼做呢?」
只是讓主人偎在自己懷中,絕不伸手觸摸主人的任何一個地方,像是害怕低賤的自己會污穢高貴的主人的忠誠執事,是他一步一步將獵物追趕到手中的行為。

討厭無聊,喜歡和獵物玩著獵與被獵的遊戲,惡趣味的惡魔。

「……抱緊我…」

「是像這樣嗎?」
將手環上シエル的肩膀,不重不輕的力氣讓人感到不滿。

「你…」

「少爺您不指示,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夠了,你下去。」
賭氣般地用絲被包裹住自己躺回床上,背過身的シエル不再看壞心眼的僕人一眼。

最多不過是抱著無法入眠的夜到早上而已,將臉埋在枕頭中,シエル氣悶著不再言語。

看著如貓般的主人,一下子撒嬌一下子不理會他,就是讓人忍不住想要繼續逗弄她,看她的反應。

「哎呀哎呀,真是難服侍的主人。那這樣可好嗎?」
從背後緊緊地,幾乎是密不通風地交換著彼此溫度地抱擁住小小的主人,越過她柔軟的頭髮看得到她緋紅著小臉。

「……你真令人討厭…」
總是撩撥她的情緒,而且為此感到愉快。

「您說出這樣的話還真是意外呢。」
セバスチャン媚惑的低笑聲在耳邊響起。
「相信這個世界上,找不到比我更誠心誠意侍奉主人您的存在了。」

「也找不到比你更性格惡劣的傢伙了。」
掛著忠實僕人的面具,事實上則是喜歡用爪子玩弄著獵物的變態惡魔,要人怎麼去喜歡他。

「這也是主人的指導所致。」
誰教她那麼可愛,總是讓人想要玩弄。

「……夠了,你下去。」

「這命令真的好嗎?就這樣到早晨才睡去,然後再讓我喚醒,拖著疲憊的身軀開始一天的工作…」

「那是誰害的?」

「您無法入睡並不是因為我的關係喔。」

「那就早上別來叫我。」

「那可不行,明天的行程很滿,您也知道的。」
嗯?セバスチャン愉快地笑著。

依舊是不回頭看他,シエル的粉唇因為氣憤微微地翹起。

「那麼,不打擾您的休息了。祝您有個好夢,我的主人。」
才剛鬆開環抱,小手就揪住尚未離開的手,透紅的臉讓セバスチャン忍不住微笑。
「真是拿您沒辦法。請問我該如何是好呢?」

「……別讓我想起惡夢…」

「Yes, My Lady」
扳過她的身體,セバスチャン落下熾熱的吻。

「…等、等一下,我不是這個意思…」
慌亂地掙脫他的深吻,シエル低喊著。
她只是想要有個人在身邊,不會讓她孤獨地品嚐黑夜的恐懼而已。

「哎呀,難道小姐您認為有比這個更好的方法嗎?」
看著獵物已經進入了掌握,惡魔從喉嚨發出低笑。
「請放心,我會讓您沒有煩惱的時間,很快地入睡。」
空出來的手已經潛入絲被中,開始解開她的釦子。
「今晚有點冷,我會小心不讓您著著涼的。」

「那就別這樣做啊!」
推著他不安分的手,シエル的臉比番茄還要紅。

「請放心,我會動作很快的。」

「不用!」

已經到口的獵物,還在拼命做著無意義的掙扎的樣子,只會激起人的嗜虐慾而已。

撫著她開始透出少女曲線的腰,シエル無法忍耐的低喘從口中溢出。

「明明期待著不是嗎…」
惡魔低笑地更加深入他的愛撫,只見主人別過臉去,用手背遮掩住無法停止的喘息。

沿著腰線來到她敏感的地方,只看她夾緊腿,絲毫不給一點空隙。
但這點小小的反抗,只是讓他更享受這樣的狀況而已。

挑戰著何時讓可愛的小貓,放下她的爪子。

「啊!」
繞過大腿,他輕易地就探到了她的柔軟,感覺到她已經開始濕潤的花心。

「不要!」

「都到這個地步了,還堅持什麼呢?」

「…手套…給我拿掉…」
隔著手套觸摸的感覺,讓她不快。

「啊,這真是失禮了。」
用嘴咬掉的白絹手套,無聲地掉落在床上。
「我也是比起手套,更喜歡像這樣直接觸摸您。」

雙手繼續回到絲被中,指尖輕易地進入她的柔軟。

「你、你…也太快了…」

「哎呀,不快一點結束的話,小姐您就沒有睡眠的時間了。當然我是很希望,就這樣直到早上…」
而且小姐您的身體,似乎比平時來得敏感呢。低低在耳邊的聲音,更是讓她的臉一陣燙。

「閉、閉嘴!」
雙頰透出因為快感而潮紅的色澤,シエル氣惱自己每次都被這個傢伙牽著鼻子走。
幾乎要被他所帶來的快感的浪,給淹沒般。

當セバスチャン掀開被子的時候,突然接觸到冷空氣的肌膚,不禁一陣瑟縮。

「會冷嗎?請放心,馬上就會熱到讓您連衣服都不想穿。」

緩緩進入的巨大,總是讓她無法壓抑喘息的聲音。
這個已經被他教育到,太過於熟悉他所給予的快感的身體,總是讓人感到挫敗。

不太快也不算慢,但總是在她的忍耐極限的韻律,給予她快感但無法充分滿足,十足表現出惡魔的變態興趣。

「……別、別這樣……快、快一點…」
雙手環上他的頸項,如此羞恥的話語,只在他的耳邊響起。
「…セバスチャン……」

……只有在這樣的時候,才會伸手擁抱我嗎…
困擾苦笑地セバスチャン似乎是這樣說著。
話語沒有說出口,只有無言地環上她的細腰的手讓シエル感覺得到氣氛的轉變。

還來不及說什麼,過度的快感就已經淹沒她的思考,只有在攀上頂峰的那個瞬間感覺到釋放在體中的炙熱而已。

喘著氣,疲憊的身體讓她的眼皮也開始感到沉重。
還真的是如他所說的,很容易入睡的方法。

感覺得到溫暖的懷抱要離開,她不自覺地伸出手。

「小姐?」

「…就這樣…到早上……」
意識幾乎要被拖入黑暗,シエル用最後的力氣說著。

「我明白了。」
回到床上,才剛環上她的肩膀,小小的主人就像撒嬌的貓般摩上他,在他懷中吐出沉睡的呼吸。

「把我當做驅惡夢的道具嗎?真是拿您沒辦法。」
像撫弄著貓的毛皮般梳著シエル的頭髮。
「夜晚偶爾這樣度過,似乎也不錯。」

將絲被緊緊蓋好,セバスチャン就這樣享受著主人難得的睡臉直到早晨。

 

後記:

其實可以到中途完結,不要後段エロ的部分……
可是不寫又好像少了什麼,所以就寫了﹝笑

白天和夜晚有著截然不同面貌的主僕兩人,真的是有趣的設定啊~

 

澪雪拜 1 Aug 2009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