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夜 R18

闇夜

 

侍寝篇

 

 

 

 

猛然地坐起身睁开眼,看到的是一室的黑暗,一个连月亮都躲起来的夜晚。

睡衣被冷汗给溼透,颤抖的手紧握著柔软的床单,呼吸无法平稳。

如此无星无月的夜令人讨厌,特别是做了恶梦后。
那些被深锁在记忆的深处的恐怖回忆,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漏出来,给予她无法平静的夜。

不,应该说…
通常在夺去了他人性命的夜,这样的梦总是会扰着她。

像是,在狠狠地深害他人后,她必须得到相对的惩罚一样。

拨开因为汗湿而黏在脸上的头发,シエル的视线调向门口。
“你什么时候来的?”

“主人的召唤,我当即刻领命。”
在如此的深夜中,依旧是穿着一点皱折都没有的漆黑的燕尾服,和黑暗融合成一体的执事セバスチャン恭敬地回答。
不需要睡眠的恶魔,即使在万物都沉睡的深夜中也都可以随时随地回应主人。

“我没……”
声音到一半,又吞了下去。

不,也许有吧。
在她被恶梦给逼到尽头的时候,又不自觉地对蜘蛛丝伸出手了。

对这个恶魔来说,呼唤是否有发出声音都不重要,哪怕是在心中,只要有召唤他的意思就可以了。

无力的躺回床上,シエル的眼睛看着美丽绘画的床顶。

“我去泡杯会助您入睡的牛奶可好?”
看着似乎没有入睡意思的主人,忠实的执事提议著。

“………不用,你过来。”

“是。”
缓步走到床边,才刚刚想低头询问主人需要的セバスチャン,领带就被用力拉住,被迫低下身的セバスチャン,巨大的阴影罩住娇小的主人。

“少爷?”

“……好冷。”
放开领带,シエル靠在他的胸膛上。

对于自己投怀送抱的猎物,他自然是不可能放手。
恶魔的笑,缓缓裂开。

顺势坐上床,让主人可以稳当地依偎在自己怀中。
“需要我替您多准备一床被子吗?”
明明知道主人需要的是什么,但他就是喜欢坏心眼地逗弄她,看她气恼地怒瞪的样子。

不出所料地,シエル不满地扬起美丽的双眸,看着自己的样子映在她双色的朣中,就会让他愉快地扬起嘴角。

“……你就可以了…”
犹豫了几下,好不容易才挤出声音的主人,已经红透了一张小脸。
看她踩着高傲自尊对自己发出脆弱的声音时,这样的快感每每让恶魔感到晕眩。

知道的,在染满血腥工作后的夜晚,主人总是会被恶梦所扰,寻求着他的温暖。
为了自己、为了女王,可以冷酷无情地伤害他人、粉碎他人梦想、夺去他人生命的小小主人,尚还存留良心的深处,总是对自己所犯的罪感到疼痛。
无关于对象,只是对伤害了生命的自己,充满了罪恶感。

罪恶感逼促著恶梦,令人感到痛苦的夜晚。
让主人有个好梦,对他来说并不是困难的事情。只是如此脆弱且依赖的主人,是他所乐见的。

“那么,您希望我怎么做呢?”
只是让主人偎在自己怀中,绝不伸手触摸主人的任何一个地方,像是害怕低贱的自己会污秽高贵的主人的忠诚执事,是他一步一步将猎物追赶到手中的行为。

讨厌无聊,喜欢和猎物玩着猎与被猎的游戏,恶趣味的恶魔。

“……抱紧我…”

“是像这样吗?”
将手环上シエル的肩膀,不重不轻的力气让人感到不满。

“你…”

“少爷您不指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够了,你下去。”
赌气般地用丝被包裹住自己躺回床上,背过身的シエル不再看坏心眼的仆人一眼。

最多不过是抱着无法入眠的夜到早上而已,将脸埋在枕头中,シエル气闷著不再言语。

看着如猫般的主人,一下子撒娇一下子不理会他,就是让人忍不住想要继续逗弄她,看她的反应。

“哎呀哎呀,真是难服侍的主人。那这样可好吗?”
从背后紧紧地,几乎是密不通风地交换著彼此温度地抱拥住小小的主人,越过她柔软的头发看得到她绯红著小脸。

“……你真令人讨厌…”
总是撩拨她的情绪,而且为此感到愉快。

“您说出这样的话还真是意外呢。”
セバスチャン媚惑的低笑声在耳边响起。
“相信这个世界上,找不到比我更诚心诚意侍奉主人您的存在了。”

“也找不到比你更性格恶劣的家伙了。”
挂著忠实仆人的面具,事实上则是喜欢用爪子玩弄著猎物的变态恶魔,要人怎么去喜欢他。

“这也是主人的指导所致。”
谁教她那么可爱,总是让人想要玩弄。

“……够了,你下去。”

“这命令真的好吗?就这样到早晨才睡去,然后再让我唤醒,拖着疲惫的身躯开始一天的工作…”

“那是谁害的?”

“您无法入睡并不是因为我的关系喔。”

“那就早上别来叫我。”

“那可不行,明天的行程很满,您也知道的。”
嗯?セバスチャン愉快地笑着。

依旧是不回头看他,シエル的粉唇因为气愤微微地翘起。

“那么,不打扰您的休息了。祝您有个好梦,我的主人。”
才刚松开环抱,小手就揪住尚未离开的手,透红的脸让セバスチャン忍不住微笑。
“真是拿您没办法。请问我该如何是好呢?”

“……别让我想起恶梦…”

“Yes, My Lady”
扳过她的身体,セバスチャン落下炽热的吻。

“…等、等一下,我不是这个意思…”
慌乱地挣脱他的深吻,シエル低喊著。
她只是想要有个人在身边,不会让她孤独地品尝黑夜的恐惧而已。

“哎呀,难道小姐您认为有比这个更好的方法吗?”
看着猎物已经进入了掌握,恶魔从喉咙发出低笑。
“请放心,我会让您没有烦恼的时间,很快地入睡。”
空出来的手已经潜入丝被中,开始解开她的釦子。
“今晚有点冷,我会小心不让您着着凉的。”

“那就别这样做啊!”
推着他不安分的手,シエル的脸比番茄还要红。

“请放心,我会动作很快的。”

“不用!”

已经到口的猎物,还在拼命做着无意义的挣扎的样子,只会激起人的嗜虐欲而已。

抚着她开始透出少女曲线的腰,シエル无法忍耐的低喘从口中溢出。

“明明期待着不是吗…”
恶魔低笑地更加深入他的爱抚,只见主人别过脸去,用手背遮掩住无法停止的喘息。

沿着腰线来到她敏感的地方,只看她夹紧腿,丝毫不给一点空隙。
但这点小小的反抗,只是让他更享受这样的状况而已。

挑战着何时让可爱的小猫,放下她的爪子。

“啊!”
绕过大腿,他轻易地就探到了她的柔软,感觉到她已经开始湿润的花心。

“不要!”

“都到这个地步了,还坚持什么呢?”

“…手套…给我拿掉…”
隔着手套触摸的感觉,让她不快。

“啊,这真是失礼了。”
用嘴咬掉的白绢手套,无声地掉落在床上。
“我也是比起手套,更喜欢像这样直接触摸您。”

双手继续回到丝被中,指尖轻易地进入她的柔软。

“你、你…也太快了…”

“哎呀,不快一点结束的话,小姐您就没有睡眠的时间了。当然我是很希望,就这样直到早上…”
而且小姐您的身体,似乎比平时来得敏感呢。低低在耳边的声音,更是让她的脸一阵烫。

“闭、闭嘴!”
双颊透出因为快感而潮红的色泽,シエル气恼自己每次都被这个家伙牵着鼻子走。
几乎要被他所带来的快感的浪,给淹没般。

当セバスチャン掀开被子的时候,突然接触到冷空气的肌肤,不禁一阵瑟缩。

“会冷吗?请放心,马上就会热到让您连衣服都不想穿。”

缓缓进入的巨大,总是让她无法压抑喘息的声音。
这个已经被他教育到,太过于熟悉他所给予的快感的身体,总是让人感到挫败。

不太快也不算慢,但总是在她的忍耐极限的韵律,给予她快感但无法充分满足,十足表现出恶魔的变态兴趣。

“……别、别这样……快、快一点…”
双手环上他的颈项,如此羞耻的话语,只在他的耳边响起。
“…セバスチャン……”

……只有在这样的时候,才会伸手拥抱我吗…
困扰苦笑地セバスチャン似乎是这样说著。
话语没有说出口,只有无言地环上她的细腰的手让シエル感觉得到气氛的转变。

还来不及说什么,过度的快感就已经淹没她的思考,只有在攀上顶峰的那个瞬间感觉到释放在体中的炙热而已。

喘着气,疲惫的身体让她的眼皮也开始感到沉重。
还真的是如他所说的,很容易入睡的方法。

感觉得到温暖的怀抱要离开,她不自觉地伸出手。

“小姐?”

“…就这样…到早上……”
意识几乎要被拖入黑暗,シエル用最后的力气说著。

“我明白了。”
回到床上,才刚环上她的肩膀,小小的主人就像撒娇的猫般摩上他,在他怀中吐出沉睡的呼吸。

“把我当做驱恶梦的道具吗?真是拿您没办法。”
像抚弄著猫的毛皮般梳着シエル的头发。
“夜晚偶尔这样度过,似乎也不错。”

将丝被紧紧盖好,セバスチャン就这样享受着主人难得的睡脸直到早晨。

 

后记:

其实可以到中途完结,不要后段エロ的部分……
可是不写又好像少了什么,所以就写了﹝笑

白天和夜晚有着截然不同面貌的主仆两人,真的是有趣的设定啊~

 

澪雪拜 1 Aug 2009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