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ure R18

Allure

 

『私だけの』續篇

 

 

睜開眼看著厚重窗簾已經無法完全擋住的陽光,對於連動個手指都感到困難的シエル,深深地對昨晚的事情感到後悔。
因為過度勞動的關係,現在整個身體像是要斷開般地疼痛,腰部以下那異常的酸麻感快可以說不是自己的身體了。
再加上昨晚宴會中喝下的酒精,輕微宿醉感讓人頭痛。

有生以來第一次睡醒後狀況這麼糟,雖然一半的原因是自己沒錯,但就是忍不住會想跟另外一個原因抱怨一下。

「少爺早安,咦?您已經醒來啦。」
推著餐車進來的執事,看到的就是一臉不愉快的主人的樣子。
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將餐車推到窗邊,拉開窗簾推開窗戶,讓室外的陽光和空氣吹入主人的房間。

「今天的茶是添加了蜂蜜和牛奶的阿薩姆,希望會合您的胃口。」
端著茶幾秒鐘,他像是想到什麼一樣,將熱茶放回餐車上。
「哎呀,您一個人沒辦法坐起身嗎?」

「少囉唆!你以為這是誰害的!」
一個大聲,シエル不禁抱住自己嗡嗡作響的頭。

「請容我失禮了。」
在セバスチャン的攙扶下,她好不容易坐起了身,雖然身體依舊疼痛不已。
接過紅茶的時候感覺得到他的笑,更讓シエル繃緊了臉。

「現在什麼時間了?」

「上午十一點三十八分。」
他可是讓主人差不多睡滿七個小時才來叫起床的。
「已經準備好一些輕淡的餐點,您是否要進餐呢?」

「不用了。」
頭昏腦脹的感覺,沒讓人吐出來就不錯了。
「…昨晚……我什麼時候入睡的?」

「嗯…差不多半夜三點半左右吧,您失神睡去。」

セバスチャン的話差點讓シエル將紅茶給嗆出來。
「三、三點半…那不是幾乎…」
幾乎四個多小時都在做那種羞恥的事情,恐怖的認知讓シエル的話語塞在喉間。

「你這個傢伙,不知道什麼叫節制嗎?」
想到自己最後居然是失神睡去,稀依還留在腦中關於昨晚的記憶,讓她的臉瞬間變熱。

以後絕對不能喝酒!
酒精真的是誤人誤事的東西,不只是讓她做出丟人的事情還說出那麼多丟人的話,光是回想就希望昨天的事情沒有發生過。

「哎呀,昨晚是因為少爺您一直抱著我,說著……」

「我沒有抱緊你!!」
激動的大喊又讓她的頭痛了起來。

「少爺,需要我替您準備醒酒的飲品嗎?」

「嗯。」
抱住頭,シエル困難地點點頭。

「那麼,請容我擅作主張地將下午的行程也全部取消可以嗎?」

「嗯。」
似乎舒服一點,シエル放開頭緩緩靠上柔軟的枕頭。

「那麼,請容我先失禮一下。」
接過シエル的杯子,セバスチャン推著餐車出去,讓主人一個人在床上閉上眼,調整混亂的身體狀態。

幸好現在是在倫敦,而非鄉下本宅,只有她跟セバスチャン兩個人而已。
不然現在這個倒在床上的樣子,不要說田中了,其他三人也一定會衝進來,圍著她窮緊張。

雖然是什麼事情都做不好的三個笨蛋,但這點還不算讓人討厭……
至少,關心人的樣子,比那個惡魔來得真誠多了。

一陣風吹來,混合在空氣中的特殊氣味讓她睜開眼睛,只見到セバスチャン似乎是在點著精油般的東西,令人感到沉穩的味道在房中漫開。

「那是什麼?」

「這是佛手柑的香精,能讓人感到放鬆的味道。如果直接在身體按摩的話,可以解除身體的疲勞。」

「看不出來你還知道不少嘛。」

「讓主人過最舒適的生活,是身為執事的我的工作。」
セバスチャン完美地微笑著。
「少爺,您要揉揉酸疼的身體嗎?」

「嗯…肩膀吧。」
思考著セバスチャン的話有多少的危險性,結果是,還是選擇危險比較低的方法好了。

「遵命。」

在床上舖上大毛巾,讓主人趴在床上。

「要、要脫啊…」

「不這樣的話,無法按摩啊。」
執事非常理所當然地說著,似乎無法理解主人臉上紅暈的理由。
「您也可以只露出肩膀的部分,只是這樣您睡下的時候會比較不舒服而已。為了不讓您受涼,其他的部分會蓋在被子中。」

「唔……好吧…」
按摩肩膀是他常做的事情,因為昨晚的事情讓她想太多了。

應該是這樣吧。

脫去手套在主人背上塗上稀釋過的精油,適中的力氣和專家般的按摩方式,讓シエル舒服地嘆了口氣。

除了先才放鬆的佛手柑以外,似乎還有另外一種味道,香甜地刺激她的嗅覺。
因酒醉而暈眩的腦神經,似乎也因為這香味的關係,感到舒暢不少,對於逐漸往下的手,她也選擇了沉默,因為他確實地放鬆了緊繃的肌肉。

「少爺,感覺還可以嗎?」

「嗯,不錯。」
不知道自己現在的聲音對惡魔是何等誘惑,那甜美的音色讓他瞇了下眼。
按摩著腰部的手,似乎加重了點力道,讓她不自覺地低嘆了聲。

忽地,一股奇異的感覺讓她睜開眼。
似乎是什麼東西,要從體內流出來的不快感,讓她皺了下眉,先才舒暢的感覺也一掃而去。
但這種羞恥的感覺,她是絕對不會對他說。

「夠了,你可以下去了。」

「少爺,才按摩到一半而已。」
執事困擾地偏著頭。
「您的身體透出嚴重的疲倦,我打算等等連您的手臂和腿都一併按摩,之後讓您好好沐浴放鬆。」

「唔…總而言之,你先出去就是了…」
經過セバスチャン的按摩後,她終於是可以自己坐起身,雖然渾身還是感到疲倦,但也比之前好得多了。
那流出的感覺,和生理類似,但似乎又是很不同的東西……

難以忍耐的感覺,讓她不安地抓著被子。

「明白了,我去端點讓您潤喉的飲品過來。」
將睡衣披上主人的肩膀,セバスチャン輕輕一禮後退出了房間。

懷抱著非常不安的感覺,シエル將被子掀開,看著奇異的白色黏液緩緩地從腿間流出。

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景象,她不禁伸手觸摸那白黏,思索著這東西的真相。

並不像是生理的時候一樣,會感到疼痛和鼓漲…
不,腹部依舊是有點鼓漲感,但並不會感到疼痛,只是東西流出的感覺讓她感到不快而已。

難道是她生病了嗎?

女性相關的知識並不多的她,對於這狀況只有困擾地偏著頭而已。

「少爺,失禮了。」
門口傳來的敲門聲,讓她將被子給蓋起來。

推著餐車進來的セバスチャン,餐車上有著果汁和水果和簡單的餐點。
「少爺,我準備了一點清淡的東西,您多少吃一點會比較有體力。」

「嗯。」

「哎呀,您手上那是……」

「啊,沒什麼。」
慌忙地遮掩手上的痕跡,很不想讓他看到這羞恥的東西。

「啊啊,昨晚沒辦法清潔到的部分,現在自已流出來啦。」

「昨晚……?」

「昨晚。」
惡魔完美的微笑,讓她有不安的感覺。
「昨晚滿滿地獻給您我的一切,本來應該趁您休息的時候替您打理好,只是許些存留在深處,一下子沒有辦法全部出來。」

等了數秒,シエル才消化掉他所說的話。

「那、那、那這個是……」
感覺著還繼續流出的東西,シエル赤紅的臉分不出是氣惱還是羞恥。

「就是那個。」

「你這個不知道節制的傢伙!!!」
聲音幾乎要掀了屋頂。

「因為少爺您一直說還要,還要。」
一點都沒被主人的怒吼給嚇到,執事微笑著。

「我沒有說!!」

「既然已經可以流出,那還容我替您清理一下。」

「唔…」
遲疑了一下,她才不情願地點頭。

「那麼請容我失禮了。」

第一次這樣,意識清醒的時候看著他跪在腿間,明明知道他只是在工作,但這直接被注視的感覺還是讓人感覺羞恥。

「啊啊,還有這麼多留在裡面啊。」
經過了昨晚的激烈,現在尚是柔軟潮濕的身體,很容易就接納了他的手指。
白色的黏液隨著他的手指,一點一點地流了出來。

「你以為是誰的錯啊!」
咬著牙,シエル只想好好罵罵這個看似樂在其中的兇手。
「……那個,跟人類的一樣嗎?」

說起來,這個傢伙可是惡魔,惡魔也會有這種東西嗎?

「基本上,我現在跟人類差不多,會受傷會疼痛,人類的生理上會感覺到的事情,我都會感覺到。」
所以也會被誘惑,也會因為您而興奮,セバスチャン微笑地說著。

「不過你不會餓也不需要睡眠吧。」
瞪著胡說八道的惡魔,シエル輕易地戳破了他的謊言。

「不會餓是因為食物不同的關係。」
畢竟我是惡魔,唯一的食物是靈魂嘛,セバスチャン低笑著。

靈活地擺動的指尖,讓她不自覺地嬌喘了一聲。

「哎呀哎呀,這樣您都會有感覺嗎?」
除了昨晚的白液以外,淡淡的透明也緩緩流出。

「少囉唆!」
這種生理現象,又不是她願意的。

「您這樣吸緊起來,會沒有辦法全部掏出來喔。」
令人害羞的水聲,也隨著他的動作愈來愈清晰,シエル的臉也愈來愈紅。
「來,請將腿再張開一點,還差一些就可以全部掏出來了。」

「你這混帳……」
追根究底,讓她陷入這樣進退兩難的局面,都是眼前的惡魔害的!

十萬分的不情願,她還是得張開腿,感覺著他增加了一隻手指,在她體內靈活地運動著。
浮起的腰追尋著快感而動,即使咬住手指嬌喘依舊是會不自覺地漏出。

也許是因為昨晚的酒還沒完全退也說不一定,今天的身體似乎比平常還要熱,思考也無法順暢地,只有跟著他所給予的快感而沉浮。

就在快要到達高峰的時候,突然斷去的快感讓她一下子只能迷濛著雙眼,望著從她腿間站起身的男人。

「這樣就全部清理出來了。」
用毛巾擦拭著手指,那笑容就像是替她更衣完成時一樣平常。
「小姐,您這樣子會著涼喔。」
像是沒看到她的不滿似的,セバスチャン微笑地替她蓋上被子。
「那麼,請讓我們繼續先才未完成的按摩吧。」

突然恢復的現實,讓シエル羞紅了臉整個人埋入被子中。

「少爺?」

那是他的工作,是她自己會錯意陷了進去,整個人跟心都被這可惡的惡魔給狠狠玩弄,這狼狽的感覺比昨晚更甚。
「出去。」

「那可不行,按摩完成之後還得替您沐浴呢。還是…」
帶著笑的聲音緩緩地變低。
「小姐您比較期望另外一種按摩呢?」

「滾出去!」
將手邊能拿到的枕頭砸過去,這個惡魔真的是盡其所能地惹她生氣。

接住枕頭惡魔依舊是笑著,彎下身輕咬著她的耳垂,聽見她抽倒一口氣。
雙手隔著輕薄的絲被緩緩地沿著她的曲線,愉悅地看著她咬著唇不願意發聲的樣子,用力按下她的腰,嬌喘馬上無視她的意願在房間中響起。

「呵,您還真的是敏感啊…不管摸哪邊,都會發出甜美的聲音…」
在耳邊的聲音和因為精油而散發出的香甜味道,讓她的思考變得困難,只有大口大口地吸氣藉以維持意志。
「想要嗎?不被滿足的身體,很痛苦吧…」
撫著她的曲線,聽著她忍耐的聲音並感覺著她顫抖的身軀。
用最甜美的話語,盪著最深沉的誘惑,將獵物拖到到漆黑的深處,貪圖著慾望和享樂。

誘惑,並使人掙扎墮落,是惡趣味的惡魔的興趣之一。

推開耳邊的惡魔,シエル坐起身冷然地看了滿臉愉快的他一眼後,伸手一拍他已經鼓起的褲間。
「哎呀,小姐您怎麼突然這麼積極?」

「不被滿足的是你吧!」
還以為她沒有發現,一直要她開口說出羞恥的話語,真的是過分的傢伙。

「是的,從剛才我就一直想著,想要進入小姐那溫暖緊窄的地方,得到您的允許將我的一切都獻出,才一直誘惑您。」
用著完美笑容說著這樣的話語,也只有忠實自己慾望的惡魔才做得到,真是誠實到令人生氣。

「沒節操!」
先才還一副誘惑人的加害者樣子,現在就轉變為被慾望給控制的受害人。

「我對您一直都是展現著最真實的樣子,不對您有任何虛假。」

「你想要嗎?」

「是的,無時無刻我都想要著您。」

「給我跪下,展現你的忠誠。」

「Yes, My Lady」
捧起她的裸足,從貝殼般的腳一路向上吻,鮮紅的舌不放過任何地方。
一邊吻著她的小腿,另一隻手捧著她另外一隻腳,在腿間摩擦著。

「腳會讓你舒服嗎?」

「只要是主人您的身體,不管是任何地方都會讓我滿足。」
惡魔揚起了媚惑的笑。
「世界上沒有比主人您的存在,對我來說更充滿魅力了。」

「真是喜歡甜言蜜語的惡魔。」

「不管任何時候,我對您都是真心誠意。」
細碎的吻,沿著腿的曲線一路往上。

「騙子。」

「我從不說謊。」
吻來到大腿內側,在白磁的肌膚上留下更多薔薇般的印記。

「夠了,來吧。」
在他的誘惑下,シエル覺得自己的忍耐到極限了。

「謝小姐賞賜。」
迅速被填滿的衝擊,馬上讓她輕微地高潮了。

分不清楚是精油還是セバスチャン身上的味道,一陣又一陣包裹在身上的香甜味道,讓她的身體發熱,無法確實地思考,只有讓一波又一波情慾的浪侵襲著她。

待她確實地恢復意識的時候,天已經完全漆黑,只剩下月亮高掛於際。
理所當然的,身體比她醒來的時候,更是疼痛不少。

「セバスチャン。」

「您叫我嗎?」

「你這個不知節制的傢伙!!」
聲音幾乎要掀開屋頂。

「下次我會盡力。」

「還有下次嗎?」

「那麼,需要我幫您按摩一下嗎?」

「不用!」

 

 

 

後記:

每次重看漫畫,都會覺得倫敦那個宅邸是兩人度蜜月的愛的小巢﹝笑
在紅夫人篇居然還說,終於可以過安靜的生活了,這麼曖昧是要怎樣~

忌妒篇的後續,目的就是要寫按摩的部分!
標題的意思是誘惑,可是怎麼寫都沒有那樣的味道……而且愈來愈長…
對自己的無才能感到絕望﹝淚

澪雪拜 16 Aug 2009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