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ure R18

Allure

 

‘私だけの’续篇

 

 

睁开眼看着厚重窗帘已经无法完全挡住的阳光,对于连动个手指都感到困难的シエル,深深地对昨晚的事情感到后悔。
因为过度劳动的关系,现在整个身体像是要断开般地疼痛,腰部以下那异常的酸麻感快可以说不是自己的身体了。
再加上昨晚宴会中喝下的酒精,轻微宿醉感让人头痛。

有生以来第一次睡醒后状况这么糟,虽然一半的原因是自己没错,但就是忍不住会想跟另外一个原因抱怨一下。

“少爷早安,咦?您已经醒来啦。”
推著餐车进来的执事,看到的就是一脸不愉快的主人的样子。
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将餐车推到窗边,拉开窗帘推开窗户,让室外的阳光和空气吹入主人的房间。

“今天的茶是添加了蜂蜜和牛奶的阿萨姆,希望会合您的胃口。”
端著茶几秒钟,他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将热茶放回餐车上。
“哎呀,您一个人没办法坐起身吗?”

“少囉唆!你以为这是谁害的!”
一个大声,シエル不禁抱住自己嗡嗡作响的头。

“请容我失礼了。”
在セバスチャン的搀扶下,她好不容易坐起了身,虽然身体依旧疼痛不已。
接过红茶的时候感觉得到他的笑,更让シエル绷紧了脸。

“现在什么时间了?”

“上午十一点三十八分。”
他可是让主人差不多睡满七个小时才来叫起床的。
“已经准备好一些轻淡的餐点,您是否要进餐呢?”

“不用了。”
头昏脑胀的感觉,没让人吐出来就不错了。
“…昨晚……我什么时候入睡的?”

“嗯…差不多半夜三点半左右吧,您失神睡去。”

セバスチャン的话差点让シエル将红茶给呛出来。
“三、三点半…那不是几乎…”
几乎四个多小时都在做那种羞耻的事情,恐怖的认知让シエル的话语塞在喉间。

“你这个家伙,不知道什么叫节制吗?”
想到自己最后居然是失神睡去,稀依还留在脑中关于昨晚的记忆,让她的脸瞬间变热。

以后绝对不能喝酒!
酒精真的是误人误事的东西,不只是让她做出丢人的事情还说出那么多丢人的话,光是回想就希望昨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哎呀,昨晚是因为少爷您一直抱着我,说著……”

“我没有抱紧你!!”
激动的大喊又让她的头痛了起来。

“少爷,需要我替您准备醒酒的饮品吗?”

“嗯。”
抱住头,シエル困难地点点头。

“那么,请容我擅作主张地将下午的行程也全部取消可以吗?”

“嗯。”
似乎舒服一点,シエル放开头缓缓靠上柔软的枕头。

“那么,请容我先失礼一下。”
接过シエル的杯子,セバスチャン推著餐车出去,让主人一个人在床上闭上眼,调整混乱的身体状态。

幸好现在是在伦敦,而非乡下本宅,只有她跟セバスチャン两个人而已。
不然现在这个倒在床上的样子,不要说田中了,其他三人也一定会冲进来,围着她穷紧张。

虽然是什么事情都做不好的三个笨蛋,但这点还不算让人讨厌……
至少,关心人的样子,比那个恶魔来得真诚多了。

一阵风吹来,混合在空气中的特殊气味让她睁开眼睛,只见到セバスチャン似乎是在点着精油般的东西,令人感到沉稳的味道在房中漫开。

“那是什么?”

“这是佛手柑的香精,能让人感到放松的味道。如果直接在身体按摩的话,可以解除身体的疲劳。”

“看不出来你还知道不少嘛。”

“让主人过最舒适的生活,是身为执事的我的工作。”
セバスチャン完美地微笑着。
“少爷,您要揉揉酸疼的身体吗?”

“嗯…肩膀吧。”
思考着セバスチャン的话有多少的危险性,结果是,还是选择危险比较低的方法好了。

“遵命。”

在床上舖上大毛巾,让主人趴在床上。

“要、要脱啊…”

“不这样的话,无法按摩啊。”
执事非常理所当然地说著,似乎无法理解主人脸上红晕的理由。
“您也可以只露出肩膀的部分,只是这样您睡下的时候会比较不舒服而已。为了不让您受凉,其他的部分会盖在被子中。”

“唔……好吧…”
按摩肩膀是他常做的事情,因为昨晚的事情让她想太多了。

应该是这样吧。

脱去手套在主人背上涂上稀释过的精油,适中的力气和专家般的按摩方式,让シエル舒服地叹了口气。

除了先才放松的佛手柑以外,似乎还有另外一种味道,香甜地刺激她的嗅觉。
因酒醉而晕眩的脑神经,似乎也因为这香味的关系,感到舒畅不少,对于逐渐往下的手,她也选择了沉默,因为他确实地放松了紧绷的肌肉。

“少爷,感觉还可以吗?”

“嗯,不错。”
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声音对恶魔是何等诱惑,那甜美的音色让他瞇了下眼。
按摩著腰部的手,似乎加重了点力道,让她不自觉地低叹了声。

忽地,一股奇异的感觉让她睁开眼。
似乎是什么东西,要从体内流出来的不快感,让她皱了下眉,先才舒畅的感觉也一扫而去。
但这种羞耻的感觉,她是绝对不会对他说。

“够了,你可以下去了。”

“少爷,才按摩到一半而已。”
执事困扰地偏著头。
“您的身体透出严重的疲倦,我打算等等连您的手臂和腿都一并按摩,之后让您好好沐浴放松。”

“唔…总而言之,你先出去就是了…”
经过セバスチャン的按摩后,她终于是可以自己坐起身,虽然浑身还是感到疲倦,但也比之前好得多了。
那流出的感觉,和生理类似,但似乎又是很不同的东西……

难以忍耐的感觉,让她不安地抓着被子。

“明白了,我去端点让您润喉的饮品过来。”
将睡衣披上主人的肩膀,セバスチャン轻轻一礼后退出了房间。

怀抱着非常不安的感觉,シエル将被子掀开,看着奇异的白色黏液缓缓地从腿间流出。

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景象,她不禁伸手触摸那白黏,思索著这东西的真相。

并不像是生理的时候一样,会感到疼痛和鼓涨…
不,腹部依旧是有点鼓涨感,但并不会感到疼痛,只是东西流出的感觉让她感到不快而已。

难道是她生病了吗?

女性相关的知识并不多的她,对于这状况只有困扰地偏著头而已。

“少爷,失礼了。”
门口传来的敲门声,让她将被子给盖起来。

推著餐车进来的セバスチャン,餐车上有着果汁和水果和简单的餐点。
“少爷,我准备了一点清淡的东西,您多少吃一点会比较有体力。”

“嗯。”

“哎呀,您手上那是……”

“啊,没什么。”
慌忙地遮掩手上的痕迹,很不想让他看到这羞耻的东西。

“啊啊,昨晚没办法清洁到的部分,现在自已流出来啦。”

“昨晚……?”

“昨晚。”
恶魔完美的微笑,让她有不安的感觉。
“昨晚满满地献给您我的一切,本来应该趁您休息的时候替您打理好,只是许些存留在深处,一下子没有办法全部出来。”

等了数秒,シエル才消化掉他所说的话。

“那、那、那这个是……”
感觉著还继续流出的东西,シエル赤红的脸分不出是气恼还是羞耻。

“就是那个。”

“你这个不知道节制的家伙!!!”
声音几乎要掀了屋顶。

“因为少爷您一直说还要,还要。”
一点都没被主人的怒吼给吓到,执事微笑着。

“我没有说!!”

“既然已经可以流出,那还容我替您清理一下。”

“唔…”
迟疑了一下,她才不情愿地点头。

“那么请容我失礼了。”

第一次这样,意识清醒的时候看着他跪在腿间,明明知道他只是在工作,但这直接被注视的感觉还是让人感觉羞耻。

“啊啊,还有这么多留在里面啊。”
经过了昨晚的激烈,现在尚是柔软潮湿的身体,很容易就接纳了他的手指。
白色的黏液随着他的手指,一点一点地流了出来。

“你以为是谁的错啊!”
咬著牙,シエル只想好好骂骂这个看似乐在其中的凶手。
“……那个,跟人类的一样吗?”

说起来,这个家伙可是恶魔,恶魔也会有这种东西吗?

“基本上,我现在跟人类差不多,会受伤会疼痛,人类的生理上会感觉到的事情,我都会感觉到。”
所以也会被诱惑,也会因为您而兴奋,セバスチャン微笑地说著。

“不过你不会饿也不需要睡眠吧。”
瞪着胡说八道的恶魔,シエル轻易地戳破了他的谎言。

“不会饿是因为食物不同的关系。”
毕竟我是恶魔,唯一的食物是灵魂嘛,セバスチャン低笑着。

灵活地摆动的指尖,让她不自觉地娇喘了一声。

“哎呀哎呀,这样您都会有感觉吗?”
除了昨晚的白液以外,淡淡的透明也缓缓流出。

“少囉唆!”
这种生理现象,又不是她愿意的。

“您这样吸紧起来,会没有办法全部掏出来喔。”
令人害羞的水声,也随着他的动作愈来愈清晰,シエル的脸也愈来愈红。
“来,请将腿再张开一点,还差一些就可以全部掏出来了。”

“你这混帐……”
追根究底,让她陷入这样进退两难的局面,都是眼前的恶魔害的!

十万分的不情愿,她还是得张开腿,感觉着他增加了一只手指,在她体内灵活地运动着。
浮起的腰追寻着快感而动,即使咬住手指娇喘依旧是会不自觉地漏出。

也许是因为昨晚的酒还没完全退也说不一定,今天的身体似乎比平常还要热,思考也无法顺畅地,只有跟着他所给予的快感而沉浮。

就在快要到达高峰的时候,突然断去的快感让她一下子只能迷濛著双眼,望着从她腿间站起身的男人。

“这样就全部清理出来了。”
用毛巾擦拭着手指,那笑容就像是替她更衣完成时一样平常。
“小姐,您这样子会着凉喔。”
像是没看到她的不满似的,セバスチャン微笑地替她盖上被子。
“那么,请让我们继续先才未完成的按摩吧。”

突然恢复的现实,让シエル羞红了脸整个人埋入被子中。

“少爷?”

那是他的工作,是她自己会错意陷了进去,整个人跟心都被这可恶的恶魔给狠狠玩弄,这狼狈的感觉比昨晚更甚。
“出去。”

“那可不行,按摩完成之后还得替您沐浴呢。还是…”
带着笑的声音缓缓地变低。
“小姐您比较期望另外一种按摩呢?”

“滚出去!”
将手边能拿到的枕头砸过去,这个恶魔真的是尽其所能地惹她生气。

接住枕头恶魔依旧是笑着,弯下身轻咬着她的耳垂,听见她抽倒一口气。
双手隔着轻薄的丝被缓缓地沿着她的曲线,愉悦地看着她咬著唇不愿意发声的样子,用力按下她的腰,娇喘马上无视她的意愿在房间中响起。

“呵,您还真的是敏感啊…不管摸哪边,都会发出甜美的声音…”
在耳边的声音和因为精油而散发出的香甜味道,让她的思考变得困难,只有大口大口地吸气藉以维持意志。
“想要吗?不被满足的身体,很痛苦吧…”
抚着她的曲线,听着她忍耐的声音并感觉着她颤抖的身躯。
用最甜美的话语,荡著最深沉的诱惑,将猎物拖到到漆黑的深处,贪图著欲望和享乐。

诱惑,并使人挣扎堕落,是恶趣味的恶魔的兴趣之一。

推开耳边的恶魔,シエル坐起身冷然地看了满脸愉快的他一眼后,伸手一拍他已经鼓起的裤间。
“哎呀,小姐您怎么突然这么积极?”

“不被满足的是你吧!”
还以为她没有发现,一直要她开口说出羞耻的话语,真的是过分的家伙。

“是的,从刚才我就一直想着,想要进入小姐那温暖紧窄的地方,得到您的允许将我的一切都献出,才一直诱惑您。”
用着完美笑容说著这样的话语,也只有忠实自己欲望的恶魔才做得到,真是诚实到令人生气。

“没节操!”
先才还一副诱惑人的加害者样子,现在就转变为被欲望给控制的受害人。

“我对您一直都是展现著最真实的样子,不对您有任何虚假。”

“你想要吗?”

“是的,无时无刻我都想要著您。”

“给我跪下,展现你的忠诚。”

“Yes, My Lady”
捧起她的裸足,从贝壳般的脚一路向上吻,鲜红的舌不放过任何地方。
一边吻着她的小腿,另一只手捧着她另外一只脚,在腿间摩擦著。

“脚会让你舒服吗?”

“只要是主人您的身体,不管是任何地方都会让我满足。”
恶魔扬起了媚惑的笑。
“世界上没有比主人您的存在,对我来说更充满魅力了。”

“真是喜欢甜言蜜语的恶魔。”

“不管任何时候,我对您都是真心诚意。”
细碎的吻,沿着腿的曲线一路往上。

“骗子。”

“我从不说谎。”
吻来到大腿内侧,在白磁的肌肤上留下更多蔷薇般的印记。

“够了,来吧。”
在他的诱惑下,シエル觉得自己的忍耐到极限了。

“谢小姐赏赐。”
迅速被填满的冲击,马上让她轻微地高潮了。

分不清楚是精油还是セバスチャン身上的味道,一阵又一阵包裹在身上的香甜味道,让她的身体发热,无法确实地思考,只有让一波又一波情欲的浪侵袭着她。

待她确实地恢复意识的时候,天已经完全漆黑,只剩下月亮高挂于际。
理所当然的,身体比她醒来的时候,更是疼痛不少。

“セバスチャン。”

“您叫我吗?”

“你这个不知节制的家伙!!”
声音几乎要掀开屋顶。

“下次我会尽力。”

“还有下次吗?”

“那么,需要我帮您按摩一下吗?”

“不用!”

 

 

 

后记:

每次重看漫画,都会觉得伦敦那个宅邸是两人度蜜月的爱的小巢﹝笑
在红夫人篇居然还说,终于可以过安静的生活了,这么暧昧是要怎样~

忌妒篇的后续,目的就是要写按摩的部分!
标题的意思是诱惑,可是怎么写都没有那样的味道……而且愈来愈长…
对自己的无才能感到绝望﹝泪

澪雪拜 16 Aug 2009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