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我侭で困らせる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我侭で困らせる

 

 

 

燭台切光忠X女審神者

 

 

 

要維持這個有五十多把刀劍共同生活的本丸,不管是刀劍男士還是審神者,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在等著他們。

除了出陣與遠征等刀劍男士的基本工作外,還有許多為了維持生活機能的工作,如洗衣打掃、料理務農、劈柴生火、照顧馬匹等等,全都是由生活在本丸中的刀劍們輪班值勤。

生為刀劍卻要做些生活雜務,有的刀劍感到困惑,有的刀劍愉快享受,也有怎麼樣都無法習慣的工作,不管他們的反應為何,所有的工作皆是不論喜好輪班值勤,除了廚房以外。

在這個同時有二十到五十多張嘴同時吃飯的地方,廚藝沒有個兩把刷子,是無法餵飽這個一大家子。

在征戰中成長的刀劍男士,做點簡單的東西,像是飯糰還是下酒菜之類是毫無問題,就連同田貫正國和御手杵都可以將飯糰做得非常好,可是複雜一點的東西,就只有特別幾個人才做得出來了。

不只是刀劍男士,做出的餐點還有主人的審神者要享用,更是不能拿一些濫竽充數的東西上桌了。

為此,能輪班廚房的刀劍男士非常有限,在安排出陣遠征的人員時,還必須考慮到本丸內的生活機能,也著實讓審神者頗傷腦筋。

看著攤開在桌上的戰況表和其他相關文件時,審神者深深嘆氣。
「嗯……真是讓人頭痛呢。」

吃,不管在哪裡都是最大的問題。

不能因為燭台切光忠很擅長廚藝,且喜歡廚藝,就全部都交給他負責。
身為一把刀,而且是戰國時代伊達政宗公的愛刀,燭台切光忠在戰場上也有相當的實力,跟他們一起上過戰場的審神者很清楚,刀還是要在戰場上浴血戰鬥,才會得到滿足。

那是他們生來的本能與目的,即使有了人類的身體,有了可以自我活動的手腳,外表不管怎麼改變,都不會影響到他們的本質。

除了燭台切光忠以外,也不是沒有能掌廚的人,像是歌仙兼定、崛川國廣,陸奧守吉行意外的也頗能近廚房,但是要作到一天三餐且外加點心的,好像也只有燭台切光忠可以勝任了。

「嗯,該怎麼辦才好呢……」
撐著下巴,審神者極為糾結地看著桌上攤開的文件。

「主人!主人!」
由遠而近的沓雜腳步和稚嫩的孩童呼聲一起響起,從聲音就可以知道來者何人了。

「怎麼了嗎?今劍。」
審神者回過頭,看著永遠洋溢著活力的天狗小短刀。

「吃點心了!光忠說,今天的點心是布丁喔!布丁是什麼樣的點心啊?」

「布丁?」
跟今劍不同,審神者當然知道什麼是布丁,可是她沒想過,在本丸也可以吃得到布丁。

「聽光忠說,是比糰子還要軟的東西喔!」
今劍興奮誇張地拉著審神者的手。
「要等主人來才能讓我們看,主人妳快點嘛!」

「好、好,我這就去。」
乖乖讓今劍拉著,審神者也只有放下工作陪他小跑步。

雖然不知道是誰,不過派今劍來拉人,還真是選對了。

教養良好行為端正的粟田口短刀們,可不敢像今劍一樣蠻力撒嬌,會通報來意後在旁等著,其他短刀像是小夜也不是強行派,而不動行光要是喊不動她,就會開始自暴自棄說自己是沒用的刀,所以才不得主人喜歡。

在審神者所持有的短刀中,只有今劍可以最簡單明快地完成任務,也許大家都知道這個事實,才推舉他做代表也說不一定呢。

「光忠光忠!主人來了!」
拉著審神者踏入大廳,今劍直接大聲嚷嚷。
「布丁!布丁是什麼樣的呢?」

「啊哈哈哈,今劍就顧著吃!」
坐在大門口附近高大的薙刀,豪邁大笑地取笑實際跟自己同樣年齡,卻總是表現出幼童性格的短刀。

「說什麼!岩融不是也很期待嗎!那個叫布丁…比糰子還要香軟的點心!」
雙手插腰地噘起嘴,今劍也很不客氣,朝著自己兩倍身材的薙刀發脾氣。

「唔,我也是很期待啦……」

「是吧是吧!岩融也很期待吧!」
只要簡單一句,今劍的怒氣迅速消失,很高興岩融與自己有同樣想法地抱上他。

大小兩把刀的互動令人微笑,審神者往自己的位置走去。

本丸中唯一可以容納下五十多把刀的大廳,除了用餐之外,也會兼做軍議廳使用,為了對應不同用途,許多張桌子可以拼組成大桌子,在用餐時間以外就是拆開來使用。

不管桌子的位置如何擺放,審神者的座位就是最深處的主位,代表著她在本丸中無可動搖的地位。

審神者才剛坐下,其他刀也圍了過來。

「主人,布丁是什麼樣的點心啊?」
可愛的亂藤四郎,眼睛閃閃發亮地期待著布丁。

「比、比糰子還要軟…好、好讓人期待喔……」
抱著小老虎,五虎退也是小臉閃閃發亮地期待著。

「要是一期哥也在,就能一起享用了……」
秋田藤四郎有點遺憾地垂下頭。

粟田口的大家長,一期一振正在執行遠征偵查的任務。
只要遇到一期一振出遠門的時候,這些喜歡哥哥的弟弟們,還是會跟一期一振到來之前的習慣一樣,盡可能將好東西留一份給哥哥,期待著跟哥哥一起分享的機會。

「保留起來等一期哥回來怎麼樣?」
前田藤四郎的提議,馬上讓孩子們全都眼睛發亮,但下一秒鐘就被端著布丁而來的燭台切光忠給否決了。

「不行喔,布丁沒辦法保存起來,要馬上吃才可以。」

跟在燭台切光忠背後,大倶利伽羅和崛川國廣的手上也是一人一個大盤子,一個沒表情另外一個笑臉迎人,完全相反的表情卻站在一起,不管看幾次都很有趣。

不過比起那兩張黑白的臉,大家的興趣,全部都在姍姍來遲的布丁身上。

「哇!布丁!」

從審神者開始,燭台切光忠一個一個在各自的面前放上布丁。

大約只有半個茶杯高,充滿彈性綿軟黃澄的物體,上頭放著一小顆草莓,再淋上一點點黑糖增加香甜,雖然這跟審神者所知道的布丁有點差距,但以本丸的設備來說,能作到這個程度已經很了不起了。

「我開動了!」
被香甜給吸引的孩子們,忍不住用湯匙挖下一塊,放入自己口中。

「好吃!」

「好特別的點心…」

「原來這就是布丁,好神奇啊!」

吃習慣了和式點心的刀劍們,第一次看到蛋糕以外的西洋點心,想要不吃驚讚嘆真的是太難了。
布丁的美味,瞬間就奪走了大廳中刀劍們的心。

看著大家興奮歡笑的樣子,審神者的嘴角也溫柔上揚。

「主人不享用嗎?」
端著自己那份,燭台切光忠在審神者旁邊坐了下來。
「還是說,這不合妳胃口?」

「不是,只是有點驚訝,沒想到光忠連這個都做得出來。」
挖下一塊放入自己口中,審神者詫異發現,這個布丁除了外觀看起來有點偏差以外,味道倒是跟她所知道的布丁一模一樣。
「好吃!」

「那真是太好了。」
審神者的笑容,讓燭台切光忠爽朗微笑的同時,也唯一一隻的眼眸也瞇了起來,透出燦金光芒,像是頭盯著獵物的肉食獸的眼光,被盯上的獵物渾然不覺,專心在自己桌上的食物。

「光忠真是了不起,只看過一次食譜就會做了。」
再吃了一口,審神者滿足於這軟綿香甜。

「哈哈,要是有更適合的器具的話,可以做得更好一些呢。」

「唔,器具啊……」
說到這個,也是審神者頭痛的問題之一。

審神者與付喪神一起生活的本丸,再怎麼說也是在時之政府的管轄下,在許多政策與規定下,物資的取得並不是那麼容易。

「說起來,光忠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嗎?」

「想要的東西?」
審神者突然這麼一問,讓燭台切光忠滿臉疑問。

「因為光忠,總是為了大家在廚房忙碌,自由時間比其他人少,出陣的機會也比較少……就當作慰勞,好嗎?」

「嗯……想要什麼,都可以嗎?」
比平常還要再輕,再低了些的聲線,性感低音讓審神者不自覺悸動起來,卻還是要維持主人尊嚴地維持表面平靜。

「只要是我能力所及的。」
為了保險,審神者再補上一句,免得對方提出她無法達到的要求。

願望這種東西,非常讓人意外的,付喪神的要求也跟人差不多。

有期望著更多出戰機會的刀,也有期望能多多休假的刀,或者是免除內番,也有想要購物的刀……不知道燭台切光忠想要的是什麼。

「嗯…那麼…」
燭台切光忠與審神者的距離接近了些,近到幾乎可以感覺到他的氣息。
「就指名我吧。」

「指名…什麼?」
沒有理解燭台切光忠的話,審神者眨眼回問。

「當然是,侍寢。」
燭台切光忠的笑容充滿了勾人魅力,即使是審神者也差點一口氣喘不過來,耳邊全都是自己過快的心跳聲。

「哎!呃…可是,那並不能算……」
理解了燭台切光忠的話,審神者小臉染上誘人的粉色,很明顯是回想起侍寢時候的事情了。

審神者話還沒說完,門口就傳來喧鬧聲,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主人,第一部隊回來了!有受傷的人!」

「我馬上過去!」
放下手邊一切,審神者匆忙跑去迎接回來的部隊,燭台切光忠只能看著她的背影,還有被她拋下的布丁。

「哎…特地為她做的呢…」
把只吃了兩口的布丁端過來,燭台切光忠舀一匙放入自己口中。
「真是可惜了啊…」

聽著外面的喧鬧聲,燭台切光忠知道,沒有到晚餐時間,是見不到審神者,當然連跟她說話的機會也不會有。

即使是這麼忙的審神者,還是會好好記住跟每一把刀說過的話,以及她承諾過的事情,所以燭台切光忠一點都不擔心,自己提出的要求會被拒絕,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兌現就是了。

等審神者從忙碌中回過神來,有好好思考的空間時,已經是泡在露天溫泉中的沐浴時間了。

也只有在獨自一人沐浴的時候,審神者才有放鬆自己的思考空間,而她馬上就想到了,今天答應燭台切光忠的慰勞品。

「侍寢啊……」
想到燭台切光忠每次侍寢時對她做的事,審神者就忍不住摀住害羞發熱的小臉。
「那個…再怎麼說,都不算是獎賞吧…」

燭台切光忠在床笫間算是伺候派的,會細細密密地愛撫親吻她的身體,比起自己的滿足,更花費時間在她身上,這樣的行為用侍寢來形容是沒錯,可是完全不能算是給他的慰勞。

在他懷中時,比起給予,更多的是享受,這事實讓審神者困擾嘆氣。

「嗯…該怎麼做比較好呢……」
今晚就給予燭台切光忠侍寢的指令是很容易,但要的不是侍寢而是獎賞的話,該怎麼做才好呢………

審神者的煩惱還沒得到解答,一轉眼侍寢時間就到了。

得到允許進入審神者房間的燭台切光忠,為了侍寢已經沐浴過且換上了浴衣。

不管什麼時候都注意儀容的燭台切光忠,即是穿的是極為平常的睡衣,交疊衣襟露出鎖骨和結實胸膛,髮尾也還帶著沐浴後的水氣,還是比其他人更多了份成熟男性的魅力,性感地教人無法直視。

在侍寢的時候,總是會鋪好兩張床,燭台切光忠在審神者對面盤腿坐下。
「感謝主人的指名。」
燭台切光忠閃閃發料的笑容,似乎比平常還要更炫目了些。

「不、不客氣…」
性感逼人的燭台切光忠讓人呼吸困難,審神者偏開視線看著他端來的東西。
「光忠,這個是…?」

侍寢時會帶著酒一起來的刀並不少,藉著酒力比較不會緊張且開放,不管是對人還是神都頗有效果。

「嗯?是甜酒喔,我用牛奶兌開,這口感妳應該會喜歡。」
斟出一小杯的甜酒,香香甜甜的味道,不太強烈的口感,確實是她所喜歡的。

輕啜著甜酒,審神者的思緒來到了等一下的侍寢上面。

如果跟平常一樣的話,那也不過是燭台切光忠在伺候她,一點都不算是給他的慰勞。

既然這樣的話……

「光忠。」

「嗯?」

「那個……」
吸口氣,審神者很高興剛才的甜酒,給了她許些膽子。
「今晚,由我來服侍你吧。」

「哎?」

「因為…侍寢的話,又是光忠在服侍我,一點都不是慰勞啊。所以…今天,光忠就做享受的那邊。」

「呃………也不是,不行……」
審神者的提議,燭台切光忠完全掩飾不住他的驚訝,金色的眼閃了閃,勉強答應了她的命令。

審神者很高興自己終於想到了,勉強算是慰勞的方法,下一秒鐘,另外一個難題又出現了。

「既然我是享受的那邊,也就是我可以提出要求嗎?」
燭台切光忠伸手勾起審神者的下巴,強迫她一直閃躲的視線與他相對。

「呃……在我…做得到的…範圍……」
床笫間的要求,審神者腦內一瞬間閃過很多東西,不管她喜歡不喜歡,誰教她話已經說出口了,就要對自己的言語負責。

「那…吻我。」
逼近在眼前的金色眸子,張牙舞爪的肉食獸,隱藏在蕩漾著溫柔的色澤後面。

「呃……這…我…不行……」
意料外的要求,讓審神者白了臉,聲音努力從喉嚨中擠出來。

「不行?」
低低的性感聲音咬著她的耳朵,竄過背脊的電流讓她顫抖,放在大腿上的小手,握緊拳頭抗拒著。

「不行。」
審神者的聲音毅然冷漠,毫無商量的餘地。

「好吧…不是吻也可以,任何妳可以親的地方。」
審神者不會知道,她的冷漠堅決有多麼傷害男人心,燭台切光忠也只有退讓的份了。

抬起頭,審神者在他臉頰上輕輕一吻,柔軟的唇劃過男人粗糙的肌膚。
「……對不起,現在最多,就是這樣……」
羞紅著小臉,審神者訥訥解釋,難得的青澀少女模樣讓燭台切光忠微笑。

「哈哈,真沒辦法,我只有期待下次的機會了。」
捧住審神者的臉,燭台切光忠在同樣的地方落下一吻。


後記:

單行本收錄專用番外,R18的後續請參考單行本

澪雪拜  6 Dec 2016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