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初夢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初夢

 

 

大包平X女審神者

 

 

 

「鶯丸,你知道初夢嗎?」

「嗯?當然知道啊。」
捧著熱茶瞭望著在積雪庭院中跑跳的短刀們的鶯丸,視線轉到了在身邊坐下的紅衣男子身上。
「才剛得到身體不久,就已經會作夢了嗎,真不愧呢。」

身體是鐵,由審神者的力量賦予肉體的付喪神,一開始都很難擺脫屬於器物的感覺。
要熟悉人類的身體,需要一點時間,更不要說理解且回應喜怒哀樂這樣的感情,那對每一位擁有了身體的刀劍男士來說,都是需要通過的儀式。

當理解了膨脹在胸口不可思議的感覺,可以述諸於言語時,才算是真正擁有了身體,會回應感情也會開始做夢,是擁有了溫度的鐵。

年前才剛剛來到本丸的大包平,也許是因為跟天下五劍之間的對抗意識,比任何刀劍男士都還要快地熟悉身體,且努力想要超越他們。

許久不見的傻友,還是一樣傻的要命,讓鶯丸在喝茶的時候除了茶點以外,還多了一個傻友可以配茶。

「唔…應該是吧。」
坐在鶯丸身邊,大包平欲言又止。

難得看到率直充滿幹勁的朋友支吾其詞的模樣,讓鶯丸有趣的瞇起了眼,手上的茶似乎也變得比平常更好喝。

「你做了什麼樣的初夢?」
鶯丸輕啜口茶,別讓自己嘴角的弧度上揚到太過於明顯。

「初夢…是占卜吉凶的吧,那樣的話,我要找石切丸還是太郎太刀占卜一下嗎?」

「不,我記得初夢……是預知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的夢。」
不管大包平做了什麼夢,他不願意說也沒關係,只要稍微拐一下,他就會自己將事情全部都暴露出來了。

「真的嗎!」
看見他瞬間閃閃發亮的眼睛,讓鶯丸心中笑得更愉快。

「聽說是這樣。」

「好!」
精神回來一鼓作氣站起來的大包平,踏著大步往新年喧囂的大廳走去。

今天是正月初一,依照習俗到松之內為止的時間都是休假,不用出陣遠征,就是在本丸中悠閒度日,吃年糕打雪戰,過著跟人類的新年無異的生活。

在大廳中,一群短刀圍著審神者,玩著翻花繩丟沙包的遊戲,喜歡運動的孩子們,則是到外面打雪戰,其他打刀太刀大太刀則是在一旁喝酒聊天,這樣看過去還真是愜意無比的生活。

「喂,妳。」
站在審神者前面,高大的大包平居高臨下地看著坐著的女性,極度的壓迫感讓圍著主人的短刀們都緊張起來,即使瑟瑟發抖也要保護主人。

「大包平,怎麼了嗎?」
雖然大包平才剛來到本丸不久,可是一直以來聽著鶯丸叨念他的事情,大包平這把刀很輕易就融入了本丸中,審神者對他也沒有陌生的感覺。

低頭看著審神者,她一襲新年該有的振袖打扮,長髮也梳上去別上裝飾品,這樣看上去還真像美麗的公主呢。

大包平伸手,將坐著的審神者給一把拉了起來,趁勢將她環入懷中。

太過突然的事情,讓審神者怔愣地讓他抱著,而其他坐著的刀劍,都放下手中的杯子,想要看這傢伙想做什麼。

「……怎麼不說話?」
保持著沉默的審神者,讓大包平詢問。

「你要我說什麼?」
本來就是他突然抱住她,要她說話難道是要說拒絕還是討厭嗎?

「就是……像這樣把衣服拉開,露出胸口。」
大包平一邊說明,一邊把審神者的振袖領口給拉開,露出白皙胸口和誘人的乳溝,貼在大包平結實的懷抱中,胸前的豐滿更來得炫目。
意識到眼前的景色有點糟糕,大包平移開視線,盯著審神者的臉。
「然、然後,可愛的偎著我說,大包平,你果然是比天下五劍還要強的刀,我最愛你了,請好好疼愛我…這樣。」
大包平的聲音有點害羞,但還是沒有特別抑揚頓挫地把話說完。

「………現在是…要我照著說一遍嗎?」
這種光是聽都會羞恥到不行的話,審神者好不容易才消化下去,如果還要她重複一遍,她絕對說不出口。

「咦?不是這樣嗎?還是要把衣服脫了才行?」

「不管怎樣都好,先把你的手給放開。」
壓切長谷部拿著他的本體,橫抵在大包平的脖子上,強迫他把摟抱著審神者的手給放開,一期一振也過來,用自己的外套披蓋在審神者肩膀上,替她拉好太過曝露的衣襟。

「鶯丸,你做了什麼?」
審神者看著門口笑到不能自己的鶯丸,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就是他煽動大包平做傻事。

明明每次都被鶯丸給耍,大包平還是傻傻地相信鶯丸的話,大包平整天被鶯丸說笨蛋,也不是沒理由的。

「沒什麼,我只是把春畫放在他的枕頭下而已。」
雖然早就想像過,大包平多半有可能做淫夢,但像這樣大庭廣眾把自己的夢給說出來的事情,鶯丸還真是沒想過。

「鶯丸,你說初夢是預知夢,是騙我的嗎?」
比起枕頭底下被放了春畫,大包平在意的居然是另外一個地方。

「初夢確實是預知夢,只是…不一定完全跟夢境相同。」
為主人帶來幸運的物吉貞宗,苦笑地解釋了這場誤會。

「那麼,我們來好好談談,比天下五劍更強是什麼意思吧。大包平。」
笑容滿面的三日月宗近,他眼中的彎月可是半點笑意都沒有。

「既然是新年,就讓我來念經吧。」
閉著眼睛,看不出表情的數珠丸,聲音中也聽不出他的情緒。

「大典太,麻煩你把大包平帶到道場吧。」
三日月宗近笑著叫上同樣是天下五劍的大典太光世,像大包平那種體格,可不是他拉得動的。

「喂,慢著…」
被大典太光世給拉著走,大包平抗議著。

「還請麻煩好好教導他一下該有規矩和禮儀,天下五劍的各位。」
微笑的一期一振,身邊散發出肉眼所看不到的黑氣。

「哈哈哈,這是應該的。」

聽著從道場傳出的大包平的聲音,鶯丸坐在庭院前喝著茶。
「等一下再替大包平沏杯茶吧。」

 


後記:

新年初夢梗
覺得鶯丸耍起大包平,絕對比鶴丸玩弄本丸的眾人更可惡許多

澪雪 拜  1 Jan 2016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