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戀語り 番外 虛實の枷 01

黒き呪縛の戀語り
番外04 虛實の枷   01

 

 

「大坂城?」
端坐在大廳中,聽取遠征部隊報告的審神者,深感詫異地睜大眼睛。
「你們…不是去延享時代的江戶嗎?怎麼會見到大坂城?」

大坂城作為日本的象徵之一,即使到了現代也以文化遺產的方式被保存,刀劍男士見到那個城堡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唯一令人感到疑古怪的是,在江戶見到它……明明大坂城就是在大坂啊。

「我們確實是前往江戶去了。」
作為遠征部隊的隊長,物吉貞宗也是滿臉困惑。
「在江戶見到的大坂城,跟家康公所建造的大坂城不同,怎麼說呢,看起來更像是……豐臣的大坂城。」

物吉貞宗的話,讓大廳中其他的刀劍男士產生了許些騷動。

過去曾為德川家康公的愛刀的物吉貞宗,歷經了大坂城的種種變故的他,可以很明確地分辨出城堡的差異。
被譽為日本代表之一,由豐臣秀吉建造的大坂城,很遺憾地已經在大坂夏之陣被祝融給毀去,後來在德川家康的手中重建的城堡,兩者在外觀構造上的不同,只有同時見過兩個城堡的刀才會知道。

「豐臣的大坂城?」
微偏著頭,審神者揪眉思考。

誰都知道豐臣的大坂城已經燒去,在這個本丸中,還有不少在那場大火中受傷的刀劍,無可奈何地被重新鍛造,失去了大部分的記憶。
在大坂城中被燒毀的過去,到了現在,仍舊是許多刀劍無法揮去的夢魘。

早就不存在於世的東西,突然出現在眼前,怎麼想都一定跟歷史修正主義者有關係。

「是的,而且就我所見,那奇異的城堡似乎在移動著,周圍的民眾們,也沒有因異象而恐慌。」
在直接戰鬥力上,脇差可能是略遜於打刀太刀,但在敵情探查上,他們絕對是數一數二。

「嗯…狐之助。」
審神者話音剛落,一頭白色有著毛茸茸尾巴的白色管狐就應聲而現。

「審神者大人有何吩咐?」
作為審神者系統的聲控式生物型態支援系統,狐之助身兼審神者的私人資料庫,及與時之政府間的聯絡系統。
狐之助的特殊辨識認證,登錄在個別的審神者身上,是只聽命於審神者的助手。極為優秀方便的系統助理,主要目的是讓審神者在歷史守護的工作上更為得心應手,而另外一個只有時之政府知道的功能,是為了在萬一的時候可以自動消滅,不讓審神者與刀劍男士的資料流到敵人手中。

「豐臣的大坂城…跟歷史修正主義者有關係嗎?」
說真的,審神者很希望聽到的答案是否定的,這樣的話,她的工作就可以減少一些了。

「那應該是,歷史修正主義者設置於某個歷史時間軸之中的據點吧。」
狐之助的答案,就像是一桶冰水淋在審神者身上。
「審神者大人,關於顯現於歷史中,不該存在的豐臣大坂城,政府判斷該城堡應為歷史修正主義者的據點之一,應即刻率領刀劍男士殲滅敵人,削弱敵人戰力。」

「…我想也是呢。」
輕吐口氣,審神者很遺憾自己的預感成真。

就算她自己不找狐之助詢問,過兩天時之政府也會透過狐之助,通知她偵測到的敵人據點的情報,到時候她也一樣得派軍出擊,一切都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物吉,召集本丸中所有刀劍,開軍議了。」

「是,主人!」
不只是物吉貞宗,其他在大廳中的刀劍,也都一起起身,去將本丸中除了出戰遠征以外不在本丸中的刀劍,全部召集到大廳開會。

在本丸之中,只有平常作為用餐的大廳,可以容納全部的刀劍男士一起,將桌子排開之後,也作為開會的軍議廳被使用。

平常的時候,除非有毛遂自薦,不然都是由審神者自行決定出陣和遠征的刀劍人選,只有在特殊的戰場和敵人的時候,審神者會召集眾刀劍,聽取他們對該戰場的意見來安排最適合出戰的人選。

與歷史修正主義者的戰鬥,對刀劍男士來說,是不必要的事情。

即使被審神者召喚出來,被賦予了人類的形體,付喪神仍舊可以自我選擇是否要接受戰鬥,還是刻意折損自己不再侍奉現在的主人。
過去作為刀劍時候無法達成的事情,在被擁有了身體的現在,刀劍男士得到了選擇的機會,可以拒絕任何不願意的事情了。

之所以會上戰場,除了刀劍本身對戰鬥的渴望外,也有想要守護孕育了現在主人的世界,還有過去的主人們的榮耀和尊嚴。
不允許那些自稱為歷史修正主義者的傢伙們,為了一己之私,擅自踐踏過去的主人們生活過的世界,那也同樣是,身為刀劍的他們的珍貴時光。

不需要多久,留在本丸中的刀劍都聚集在大廳中,聽審神者說明必須攻略豐臣大坂城的事情,以及從狐之助那裡得知的,關於豐臣大坂城的粗略架構。

「那麼,對這場攻城戰有意見的人?」

「我不去。」
第一個舉手發表意見的是,雪白色的付喪神鶴丸國永。
「我討厭陰濕黑暗的地方,特別是地下,如果要選我的話,可以辭退嗎?」

豐臣大坂城,被燒毀於慶長20年,是個複合式望樓型城堡,四重六層的外觀外還有地下兩層,可是據狐之助處得到時之政府給予的情報,歷史修正主義者似乎使用著並不存在於歷史中的大坂城地下,等於是在挖地的攻略作戰,鶴丸國永的辭退,是在審神者的預料之中。

曾經被當作陪葬刀的鶴丸國永,那件事情似乎是他的夢魘,本人雖然常常喜歡挖洞設陷阱,但要真的往地下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無妨,因為是在地下,戰力會以打刀、脇差為中心鞏固。大太刀、槍和薙刀…擔心地道狹窄會造成困難,這次請你們留在本丸守護。」

「是。」
審神者的判斷,刀劍們毫無異議地接受。

黑暗狹窄的地方,比起有著寬廣刀幅的大太刀,打刀和協差確實在戰鬥上比較有利,即使在威力上令人不安,但只要在速度上補強的話,也可以給予敵人相當程度的打擊。

「主人,如果可以的話,是否能允許我的同行呢?」
在審神者開口之前,一期一振舉起了手,表示他的出陣期望。

「為什麼?」
雙手交握放在桌上,審神者柔柔話語中,有著屬於主人的威儀。

「大坂城是我的因緣之地,雖然太刀的我可能不太適合那個地方,但還是希望主人能給我前往一探的機會。」
曾經在大坂城被燒毀一次的一期一振,自願前往夢魘之地,是需要相當大的勇氣,這點審神者也很清楚。

只是…讓不擅長夜戰的太刀前往地下戰鬥,就戰力上,著實讓審神者迷惘。

她作為審神者,作為刀劍的主人,比起刀劍個人的期望,更需要重視戰略上的配置,將戰鬥中的傷害降到最低並取得勝利。
雖然冷酷無情,卻是她作為審神者,最需要去考慮的事情。

「這樣的話,大將,可以也讓我去嗎?」
看得出審神者的猶豫,藥研藤四郎的舉手自薦。
「擅長在黑暗和狹窄地方戰鬥的我,可以補足一期哥的不足。」

「嗯…鯰尾和骨喰怎麼說?」
沒有回答一期一振和藥研藤四郎的要求,審神者轉頭詢問,同樣是粟田口家出身,且在大坂城燒毀的脇差。

「過去什麼的,沒有也可以過得很好!如果主人認為我可以,我很樂意參加這次的戰鬥。」

「我跟兄弟一樣,如果主人希望,我很樂意。」

「謝謝,聽你們這樣說,真讓人高興。」
微微一笑,審神者的視線回到大廳中的刀劍身上。

「除了一期和藥研外,另外再派兩把打刀和脇差一起。被我喚到的各自準備,一刻鐘後出發。」

聽見自己已經被審神者選入名單中,一期一振和藥研藤四郎都鬆了口氣。

「笑面青江。」

「嗯,輪我出場了啊。」
長髮青年微笑挑眉,對於自己被選上似乎不太意外。
他曾經也是豐臣秀吉的所有物之一,後來輾轉去了京極家的丸龜城,作為壓制怪奇現象的名刀,大坂城讓他一走也不是沒道理的。

「物吉貞宗。」

「是!我一定會把勝利帶給主人。」
右手放在胸前,少年模樣的付喪神洋溢充滿活力的笑容。
德川家康公的愛刀,有著可以帶來勝利的傳說,熟悉實戰的協差,不只是在戰力上而已,他所擁有的傳說,相信也可以助主人一臂之力。

「同田貫正國。」

「哦!太好要打仗了!」
只要能打仗什麼都不在乎的打刀,跟其他刀劍男士相比,相當樸素的外貌,但在威力上可一點都不輸他們。
剛健率直的性格,雖然在戰略上不太靈光,但如果需要純粹接受指揮的戰力時,他是非常好的選擇。

「山姥切國廣,隊長就拜託你了。」

「對這樣的我有期待,妳到底在想什麼…」
意料外的任命,讓山姥切國廣將頭上的布拉得更低了些,想要抵擋其他人投射過來的視線。

在這個充滿名刀的本丸之中,作為仿製品出生的自己,本來就是格格不入的存在,而且還被任命為隊長,更是讓山姥切國廣想要逃避。

「兄弟。」
對於山姥切國廣近乎抱怨的話語,旁邊的崛川國廣輕聲提醒,希望他別在這樣的場合太過率直的自我表現。

「黑暗的地下空間,偵查力教高的打刀比較有利,我相信山姥切可以做得很好。」

看了始終保持柔柔微笑的審神者一眼,山姥切國廣更是把布給拉低,幾乎遮住他整張臉。
「因為是妳的命令啊。」

「那麼,一刻鐘後集合出發,我出門的時候,本丸就交給長谷部和歌仙了。」

「一切就請交給我,主上大人。」
右手放在胸前,壓切長谷部壓抑住得意神情,微笑領命。

「妳就放心出門,平安回來吧。」
做為本丸中陪伴審神者最久的刀,已經是審神者不可或缺的左右手,歌仙兼定已經沒有機會跟主人一起出戰的機會,只能替她送上祝福。

「哎,主人也要去嗎?」
說到這裡,亂藤四郎才注意到最重要的事情,即將一起出陣的刀劍男士也才驚覺,自己肩負比殲滅敵人更重要的任務,那就是守護主人的安全。

「嗯,剛剛聽狐之助說,幽靈大坂城的座標不定,先才物吉所見到的大坂城,並非真正的入口。而且一旦進入城後,刀劍男士也會因為城堡移動的關係,無法使用定位系統回歸本丸。我一起同行的話,不管是多嚴峻的狀況,也可以隨時回到本丸。」
本丸的所在座標與審神者系統聯動,只有審神者可以在任何時空下,隨時隨地回到本丸,而刀劍男士只能在特定的座標中來回本丸,一般的出陣遠征還好,大坂城這樣的構造就變得非常困難了。

以本丸中刀劍男士的實力,通常的出陣已經不需要審神者同行,只有特別危險的地方,審神者才有必要一起出陣戰鬥。

「可是…其他地方就算了,幽靈大坂城這樣,誰都不知道敵人戰力的地方,主人妳這樣前去……」
說刀劍沒有不安,那是騙人的。
幽靈大坂城是敵人的根據地,在那裡會遭遇什麼,誰都沒有把握。

即使跟著他們去過許多地方,上過充滿血腥和屍體的戰場,跟過去的主人們不同,現在的主人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對付喪神來說,更是脆弱無比的普通人類。

就管轄他們的時之政府來說,殲滅敵人或許是首要任務,但對刀劍男士來說,守護主人才是他們的生存價值。

與主人共同出陣的戰場,是讓人既緊張又興奮的事情。
能讓主人親眼看到自己的實力的同時,也要保護主人讓她毫髮無傷,嚴苛困難的戰場,更能激發刀劍男士的實力。

以短刀來說,與其讓主人前往危險的前線,還是更希望她能留在安全的本丸中。

即使有一期一振和藥研藤四郎同行,但主人要前往的那是個可怕的大坂城,粟田口的短刀們還是無法掩飾他們的不安,顫抖的手抓緊了自己的衣服。

「別擔心,大將的安全就交給我們吧。」
揚起令人安心的微笑,藥研藤四郎輕拍一旁顫抖的五虎退。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一定會讓大將平安回來。」

「藥研哥哥……」

「放心吧,這次有一期哥在,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藥研藤四郎戴著黑手套的手,輕輕揉亂五虎退軟亮的頭髮。

「那麼,散會,各自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
審神者下了最後的命令,她就起身回到自己房間,為出陣做準備。

這次被命令出戰的六把刀,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為了出陣做準備的同時,燭台切光忠也前往廚房,為了要出遠門的主人製作簡單的便當。

出陣與遠征不同,是以游擊戰型態的短兵相接為主,每次出陣不需要太多時間,一般來說只要準備一些飯糰,交給出戰的刀劍就夠了。
可是有主人一起出陣的時候就不同了,為了纖細的女主人,燭台切光忠會準備豐富的便當,還有足夠的清水讓出陣的刀劍帶著。

雖然無法一起出陣,想要守護主人的心情,燭台切光忠也是一樣強烈,只是用不同的方法表示。

「主,可以打擾一下嗎?」
雪白色的付喪神,在房門外面探頭探腦,沒有主人的允許不敢直接進入她的閨房。

「鶴丸嗎,有什麼事情?」
從衣櫃中拿出便於活動的長袴衣裝,審神者沒有回頭,隔著紙門跟鶴丸國永說話。

「妳在這個時候選擇出陣,要是三日月回來被他知道,不知道會怎麼樣啊。」
鶴丸國永就是繞著圈子說,審神者可要想個好藉口,不然那個笑著生氣的傢伙會做什麼,鶴丸國永也不敢想像。

幸好現在三日月宗近遠征去了,還要幾天才會回來,不然今天這場軍議,最後一定會被他給反對。

「三日月他對我過度保護了。」
抖開已經洗得有點舊的行燈褲,審神者以前跟刀劍們出陣,都是穿這個跟他們一起出去。
「我是你們的主人,是由我來決定一切。」

「是這樣沒錯啦……」
雙手環胸,鶴丸國永無法否認這個事實。

審神者是賦予他們身體的人物,是他們今生的主人,不管他們有著什麼樣的意見,最終決定權還是在審神者手上,刀劍們只能盡力去完成審神者的命令,而不是要求主人來配合他們。

審神者一直以來也都是跟他們一起出陣上戰場,也沒有特別危險不方便的地方,是自從遭遇過檢非違使之後,反對審神者上戰場的聲音,才慢慢從刀劍男士中冒出。

畢竟遭遇檢非違使那次,差點就全軍覆沒,最後還是靠三日月宗近才勉強能夠撤退,三日月宗近反對的原因,鶴丸國永非常了解。

不過這次的出陣是是前往幽靈大坂城,是歷史修正主義者的根據地,應該是不會出現像檢非違使那樣的傢伙吧。

「擔心的話,鶴丸也要一起來嗎?」

「哈哈,這還真是驚人的提議啊!那種地方,我可是連一半的實力都發揮不出來啊。」
雖然他一身雪白,在陰暗的地方是很顯眼的存在,可是討厭陰濕地下世界的鶴丸國永,確定自己絕對無法發揮實力。

靠在相隔的紙門上,鶴丸國永聽著裡面更衣的聲音,用力地嘆了口氣。
「主…真的遇到危險的時候,就拋下我們一個人回來吧。為了保護妳而折斷,是我們的榮耀,不需要感到責任。妳是我們的主人,就要像主人一樣,好好地使用我們啊。」

「……我明白。」
審神者的聲音充滿著嘆息。
「謝謝,鶴丸。」

「比起言語,更要平安回來啊。」

「真是的,你們都太過於擔心了。」

「這是當然的吧,主妳就習慣我們的過保護吧。」
審神者的困擾的抱怨,鶴丸國永口氣輕鬆地簡單帶過,不想讓她發現沈澱在心口的不安。

一刻鐘之後,出陣的隊伍已經整裝完畢在門口待機,就等著審神者的到來了。

難得審神者的親自出陣,還留在本丸中的刀劍們,幾乎全都出來送行了。

「主君,一期哥,藥研哥,還請平安無傷地歸來。」
粟田口家的短刀們,在這個時候也不敢造次地上前撒嬌,即使緊張害怕,也只能忍耐住不能表露在臉上。

哭喪著臉送主人出陣,這種不吉的事情,可是會被一期一振和藥研藤四郎給訓斥呢。

「兄弟,主人就拜託你了!」
崛川國廣揚起令人打起精神的笑容,用言語激勵山姥切國廣。

「啊啊…」
即使在戰鬥中也不會將頭上的布給拿下的他,今天似乎蓋得比較淺,不讓自己的視線被遮住。

「祝主上大人武運昌隆。」
作為本丸代表,壓切長谷部獻上大家心中的話。

「謝謝大家出來送行。」
難得地換上袴裝,頭髮梳上為長馬尾,微笑的審神者跟刀劍男士們表現出來的心情完全相反,輕鬆地像是要去散步一樣。
「狐之助。」

「是,審神者大人,前往大坂城的座標已經鎖定,請在一分鐘內設定移動。」
白色管狐搖擺著尾巴,額頭上的紅色花紋光芒閃爍,是審神者系統正在啟動的瞬間。

「那麼,我們出門了。」
抱著狐之助,審神者跟送行的刀劍們揮揮手,踏出本丸大門的瞬間,空間時間轉移系統發出的光芒,就包圍住他們。

在這個時候,審神者完全沒有想過,她會遇到和狐之助所告知的,完全不同的大坂城。


後記:

故事內的時間,是在本篇01開始之前約4~6個月之前的事情
這個時候許多刀都尚未來到本

澪雪拜  12 Dec 2016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