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虛實の枷 03 R18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虛實の枷   03

 

 

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

 

 

 

從黑暗中恢復意識的審神者,迎接她的是一整片的混亂。

不管是從未見過豪華絢爛,還是眼前的一期一振,幾乎要讓她分不清楚,自己現在到底是在作夢,還是在一個不真實的現實中。

失去意識之前的記憶,在見到一期一振的瞬間,一口氣全部回到她腦中。

不管是刺眼的猩紅還是黏稠的液體,還有青年逐漸失去溫度的僵硬身體,她的身體全都有印象。

那並不是夢!

在她眼前,被名為一期一振的太刀給貫穿,有著水色短髮的付喪神,現在單膝跪在她面前,金蜜色眸子晶亮閃爍,端正面容上勾著審神者所不認識的笑容。

「………不對,我的一期一振在哪裡?」
眼前的付喪神,與她的刀極為相像,但並不是她的刀。

「哼,妳的一期一振,就在這裡呢。」
右手放在自己胸口上,青年溫柔且殘酷地微笑著。

「………這裡?」
並不是我,也不是他,奇妙的回答方式,更加讓人疑惑不安。

她所見到,充滿冷漠殺意的付喪神,是煤黑色頭髮的一期一振。
眼前的付喪神,從外表來看,怎麼看都是她的一期一振,獨獨那雙照映著靈魂的雙眼,強烈地否認著她的猜測。

既不是她的一期一振,也不是地下迷宮中所見到,黑色的付喪神……眼前的一期一振,到底是誰?

無法將記憶與眼前事實合在一起的混亂,審神者不自覺地持續拉開與一期一振的距離,像是怯懦小動物般的反應,教一期一振低笑一聲地欺近她,將她努力做出的空間,瞬間就化為烏有。

「十天前,在這裡留下的痕跡已經消失了……」
戴著白手套的大手,長指熟悉地撫摸著她的耳朵,撥開她披散的長髮,沿著頸子曲線向下,拇指摩挲著他人烙下的淡淡紅痕,與溫柔低喟相反的冷然怒意,充滿著顯然易見的責備。

脖子上熟悉的感觸,卻讓審神者一股寒意從背脊竄到腦髓,連心臟都在發抖。

她雖然是審神者,但是她能觸碰到的神靈,只有透過審神者系統降臨,擁有肉身的付喪神而已。

雖然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但是眼前撫摸著她的一期一振,毫無疑問是透過審神者系統,回應她的呼喚而降臨受肉的付喪神,屬於她的一期一振。

雖然身體是她的一期一振,但表現出來的神格卻完全是另外一個靈魂,如果不是雙重人格的話,就是被什麼給附身了。

附身在付喪神身上,這種天方夜譚的事情,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時候,就算是審神者也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比較好。

在這混亂的狀況之中,只有一件事情審神者是肯定的。

她得快逃才行!

用力推開對她不帶警戒的一期一振,審神者以最快速度往紙門的方向跑去。

如審神者所預想的,拉開紙門就是走廊,空無一人的地方,簡直就是為了讓她逃走一樣。

顧不了會不會被其他人給發現,審神者在走廊上奔跑著,木造地板上只有她一個人的腳步聲,一期一振並沒有追來,放任著她的逃跑。

在走廊的盡頭,看得見下樓的樓梯,如同溺水人抓住扶木的感覺,讓審神者眼睛一亮。

興奮地跑下樓梯,眼前的景象讓她愕然,發白小手抓緊著樓梯扶手,才能勉強支撐自己搖晃的身體。

「大坂城……」
走下樓梯出現在眼前的,跟先才跑過的地方一模一樣,審神者很確定這不是重複的裝潢,而是跟幽靈大坂城一樣,永無止盡的迷宮。

不管她怎麼跑,也只會在沒有出口的迷宮中打轉,白白浪費體力而已。

「跑累了是嗎?」
一期一振的聲音讓審神者猛然抬頭,看他雙手環胸好整以暇地靠在柱子邊,像是玩弄老鼠的貓一般,戲謔地望著她。

「一期一振……」
心中的危險信號警鈴大作,審神者背貼著牆,盡可能離他越遠越好地緩慢移動。

「呵,這麼見外的稱呼…」
一期一振一步步往審神者走去,強大充滿壓力的氣勢讓她連移動腳步都做不到,僅能勉強支持自己站著而已。

啪的一聲,一期一振的手拍上她身邊的牆,俊美的臉欺近到幾乎是要吻上的距離。
「請喚我一期,我比較喜歡這樣親暱的呼喚。」

直直地望著她的眼,彷彿要探入靈魂的視線,讓審神者受不了地偏開了眼,全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都被神明給予的壓力而顫抖不已。
「不…不行……你不是…我的一期一振……」
就算身體顫抖,她的靈魂也不會因為這種程度的威逼而折服。

她可是統御著眾多名刀的審神者,一期一振不過是其中一把,刀劍的殺氣和怒意她早習以為常,光是這種程度還嚇唬不了她的。

頑強抵抗的審神者,一期一振臉上不見任何怒氣,只是揚起了更加迷人且令人顫抖的微笑。

「嗯,這麼倔強的小嘴,我該怎麼做比較好?」
完全是貼在唇瓣上說出的話,與她磨蹭的雙唇和似有似無劃過的舌尖,教審神者更是閉緊了嘴,拒絕與他的任何接觸。

被禁錮在牆壁與他的身體之間,審神者游移著視線,想著要怎麼脫離這個困境。

可惜,一期一振完全不給予她任何空間。

彼此唇瓣相貼,舌尖挑弄著她緊閉嫩唇,想要侵入的意圖非常明顯,教審神者只能移動著身體,努力躲避避著他的逗弄。

對於一直保持著反抗態度的審神者,一期一振的耐心似乎也被消磨殆盡,直接囓咬她的下唇,趁著疼痛反應檀口微張的瞬間,佔據他從未踏入的地盤中。

蠻橫探入的舌尖迅速捕捉到粉嫩小舌,還沒來得及勾纏起舞,就被她給避了開,審神者背靠著牆壁,向下縮躲著身子不讓他得逞。

「呀!」
散在背後的長髮被他一把抓住,強迫上昂的頭和張開的唇,再度被他給捕捉,不讓獵物有逃跑的機會。

一期一振硬是覆上的唇,霸道地強迫她獻上自己的一切。

舌尖勾勒著女人柔軟唇瓣的輪廓,輕囓著顫抖粉舌,不讓她逃竄地強迫要求著回應。

「不…」
只要一有空隙就掙扎的審神者,近乎悲鳴的嗚噎抗議,全部被他的吻給吞沒,糾纏不休令人招架不住的熱情,一點都不像是那個溫柔有禮的一期一振。

並不是溫柔體貼,而是盡情蹂躪掠奪她的一切的炙吻,吸汲著她的津液,灌入自己的氣息。

即使是單方面的專橫強逼,翻攪唇舌所帶來的官能恍惚,讓快意從身體深處蒸薰而上,紅潤了她的雙頰,敏感了她的一切。

隨著長吻一起被抽走的力氣,讓審神者再也支持不住,雙膝一軟跪了下來,一期一振也沒有放開她,就這樣順著她的動作,一起雙膝及地,將無力掙扎的女人靠壓牆邊予取予求。

吞嚥不下,不知道是誰的液體,沿著唇瓣的縫隙流出,滴落在審神者的衣襟上。

侵略火辣的吻,在審神者不自覺從喉頭發出柔柔艷喘時,他也緩慢地轉變為輕啃吮吻,變換著角度細細品嚐她的一切,肆無忌憚地享受懷中的人兒。

「嗯…呼……」
也許是因為要窒息了,好不容易才被解放的審神者,靠坐在牆邊吸氣,溼潤的視線有點模糊地看著眼前愉悅滿足的男人。

「真的是,不能在其他刀面前吻妳呢…居然會露出這麼美麗的表情……」
一期一振撫著她被完全吻腫的唇,相當意外審神者不過是幾個吻,就已經紅透的肌膚和水霧流轉的大眼,隨著呼吸起伏的豐滿胸部,渾身自然流露出勾誘著雄性的性感淫媚。

被那樣的視線給凝望,有哪個男人能不心動,自制力不夠的話,或許就在這裡壓倒她,享受她的溫暖甜美。

不過現在,比起她的溫暖,一期一振更想要再次與她唇舌相纏,恣意貪婪只屬於他的主人。

捧起紅豔嬌羞的小臉,啄吻落在她的臉上唇邊,舔舐紅腫雙唇的瞬間,感覺得到她的顫抖,挑玩扯囓著小舌,深入的吻又讓審神者拒絕起來。

「不、不要…」
自由的雙手推著他的肩膀,不過男人的力氣豈是她無力小手能夠抵抗的,一期一振愉快地追吻著不斷躲避的她,玩弄著在他手中可憐掙扎的可愛獵物。

「不要!」
女人的叫聲和清脆的巴掌聲一起響起,一期一振震驚於自己臉頰上的熱辣。

抓著自己的右手,審神者顫抖於一期一振發出的氣息,強大的神壓幾乎要讓她不能呼吸了。

「這還真是…要教訓一下呢。」
舔著自己的嘴角,一期一振依舊是笑著,只是他的笑容中完全沒有溫度,甚至是在冰點以下。

「呀啊!」
毫無預警被一期一振給拉起身,審神者被他給拖著走了一小段路,拉開了某個房間的紙門,將她給推了進去。

「好痛…」
跌坐在地上的審神者,著急地環視房間,發現她回到了一開始的房間裡了。

一期一振解下自己的披風,拉下裝飾用的紫色細繩,捉起審神者的雙手,簡單捆上後,另外一邊的線頭甩上了天花板的梁柱,將審神者整個人給吊了起來。

雙手高舉,腳尖勉強能夠碰到地板,屈辱又羞恥的姿勢,讓審神者漲紅著小臉,充滿反抗意識地咬著唇,怒瞪著一期一振。

「放開我!一期一振!」
緊握著雙手忍耐著緊張與恐懼,審神者盡可能地抬出主人的威勢。

「不是說了嗎,我比較喜歡一期這樣親暱的稱呼。」
一期一振脫下白手套,輕撫透著誘人粉紅的小臉,沿著脖子滑下,指尖在衣襟凌亂的白皙胸口。
「這麼柔滑無暇的肌膚,真捨不得弄傷呢。」

「別碰我。」
即使自由被剝奪,完全就是頭任人宰割的小兔子,審神者始終倔強不服從的態度,只是更加激起了蘊藏在男人之中的支配欲。

「呵,這裡如何呢?」
突然探入腿間的大手,撫上被絨毛給守護的花瓣的感觸,教審神者習慣性地往後一退,想要退開他的褻玩。

「呀啊!!」
腳尖離地的瞬間,全身的體重瞬間由肩膀和手腕全部負擔的疼痛,讓審神者高聲尖叫,還以為自己的手會被扯斷的瞬間,一期一振才伸手摟抱她,停止了這場突然的酷刑。

不過痛到眼淚都流出來,麻軟無力的身體,已經無法再支持自己站好,可憐地偎在一期一振懷中瑟瑟發抖,審神者不想再體會一次那種錐心刺骨的疼痛。

雖然與刀劍一起出入戰場,但成為審神者之前的她,不過是個普通的人類女性,一期一振的手段,已經大大超過了她的忍耐範圍了。

在痛覺的折磨下,生理上已經完全屈服的審神者,讓一期一振的眼眸閃爍,伸手將高吊著她的繩子放鬆一些,卻仍舊沒有解開束縛的打算。

給予許些空間的繩子,審神者的身體也慢慢向下滑,雖然膝蓋還是懸空,但小腿貼著地板,體重安穩地落在地上的感覺,讓審神者安心許多。

「可不是讓妳休息呢。既然不讓我準備,那就由妳自己來吧。」
一期一振的手梳開她糾結在臉上的凌亂長髮,輕拍了她的蒼白的臉頰。
「這可是懲罰喔。」
用著王子般爽朗溫柔的笑容,口氣輕柔話語卻令人顫抖,高高在上不容反抗的強勢霸道,與生俱來的傲慢是她所知道的一期一振所沒有的。

在這樣的狀況下,審神者唯一能做的只有服從他而已。

一期一振略為挺腰,隔著衣服磨蹭在小臉上的腿間欲望,縱然不願她也不敢再做反抗,畢竟現在雙手和肩膀仍舊疼痛,那瞬間沒有脫臼只能說好險而已。

早就不是少女的她,當然知道男人口中的準備代表什麼意思。

看一期一振遲遲沒有下一步,審神者在心中嘆氣,只能由她自己來了。

雙手被禁錮,唯一自由的只剩下唇舌的她,無奈笨拙地尋找到褲子的拉鍊,用牙齒小心拉下後,還得突破更裡面那層關卡。

好不容易,終於將一期一振的胯下火熱給解放出來,貼在臉頰上的堅挺欲望,比想像中的還要猙獰許多。

雖然和一期一振親密關係對她並不陌生,但他總是一副優雅王子模樣,在床笫間被撩弄取悅的總是她,也因為從未被要求過,還是第一次對一期一振做這種事。

顫抖地伸出粉舌,輕舔著鼓脹先端,舌尖繞著周圍打轉描繪著他的形狀,沿著筋脈向下親吻,小心翼翼地用唇舌撫慰過他的一切,女人熱情的舔吮發出極為淫猥的聲音。

相對於一身整齊的禁慾系軍服外套的一期一振,審神者只剩下一件已經遮掩不住肌膚的凌亂襦絆,雙手被高吊起來半跪在地上,這畫面像極了勝利者和階下囚,而事實也是如此。

雖然稱呼她為主人,但眼前一期一振並不是真的把她當作主人看待,跟她的一期一振不同,對這男人來說,她只是戲謔的對象罷了。

只是舔舐給予的挑逗快感,讓情慾上昂的一期一振漸漸不耐,挺腰催促她的更進一步,審神者才努力張大小嘴,將比先才更加硬碩的欲望含入口中。

一期一振雖然看起來其他人來得纖細,可是作為太刀的他,腿間的質量仍舊是不能小覷,不只是將她的小嘴給脹滿,長時間下來還會下顎酸痛,讓審神者想要快點完成一期一振口中的懲罰。

「嗯…呼……」
盡可能地往口中吸吮,小舌玩弄著已經滲出男人腥味的小孔,被溼熱靈活小嘴給包圍的快感,讓一期一振發出難以辨認的低哼,更把自己往喉嚨深處推去。

哽住喉嚨的痛苦,讓審神者糾起美麗小臉,在雙手被禁錮的現在,完全無法阻止不斷深入的男人,只能努力地張著嘴,任由他的恣意侵犯。

「看著我。」
頭上傳來的命令,讓審神者只好睜開含淚的大眼,抬眼看著俯視著她的男人。

男人白皙的面容,染上了官能的色澤,金色眼眸中毫不掩飾的情慾,迫不及待地想要將她撕碎吞入的渴望,讓審神者顫抖地想要逃離。

從一期一振的角度,俯視著在極度屈辱中卻無力反抗的審神者,痛苦扭曲的小臉紅豔誘人,即使不願卻還是順從取悅著他的唇舌,淫虐著矜持優雅的主人所得到的倒錯快感,讓一期一振忍不住扣住她的頭,更加往內衝刺。

隨著他的粗暴而搖晃的豐乳,從粉唇縫隙滴落的津液滾入雙乳間,視覺誘惑讓一期一振又更膨脹了些。

「嗚…嗯嗚……」
巨熱幾乎要刺穿喉嚨深處的恐懼,無法好好呼吸帶來的痛苦,讓審神者眼淚都流出來,在激烈侵犯下逐漸模糊的意識,只感覺得到欲望肉刃的不斷顫動,那是即將要釋放的訊號,教審神者反射性地收緊了小嘴,希望虐刑趕快結束。

措手不及併發在嚨中的灼黏,仍舊卡在口中的巨大質量不允許她的吐出,直到她努力吞下口中的一切,一期一振才退了出來,還在她紅潤的臉頰上擦了擦,留下屬於他的痕跡。

終於被解放的小嘴,吸入新鮮空氣的瞬間讓她不住咳起,只是喉嚨中的男人腥味,不管怎麼努力都無法去除。

好不容易平息下來,審神者正想著自己終於是可以被解放的瞬間,吊著雙手的繩子又被拉了起來,先才的穿骨之痛讓她不敢抗拒,順從地隨著繩子的移動站起。

「呵,不會以為那樣就結束了吧。」
撫著她沾染著白濁欲望的唇,一期一振低笑著。
「先才只是準備,真正的從現在才開始。」

「不…不要了……」
想像得到一期一振要做什麼,審神者嗚噎著,卻不敢移動半分,任由男人的手沿著她的胸部而下,扣住纖腰向上一拉。

「呀!」
失去平衡的瞬間,還以為會跟先前一樣地撕裂肩膀,沒想到一期一振將她的體重拉在他身上,抬高了她一隻腳跨在他的肩膀上,被強制分開的私密腿間,正好與他的灼熱欲望相抵。

不急著進入佔有,一期一振就只是在嬌嫩入口前後摩擦著,推開守護的瓣蕊,撩戲著前端膨脹珍珠,敏感黏膜親暱纏綿,從小腹間升起的陣陣快意,濃密春潮情不自禁地溢出,淫猥的水聲逐漸變得清晰刺耳。

習慣著銷魂快感的身體,總是被男人給濃密疼愛的身下小嘴,忍不住一張一合地放蕩誘惑,欲求不滿的細汗從鬢邊滑下。

纖細花瓣被硬熱給燒灼,渴望被填滿的空虛,讓審神者吞嚥了一下乾渴的喉嚨,堅持著自己最後的矜持,不想在這裡求他。

如果是她的一期一振,在這個時候,她也許就會忍不住……可是眼前的人,並不是她的刀,只是一個以凌辱她為樂的男人,審神者告訴自己不能在這裡認輸。

「主人…我想要妳…」
似乎看出了審神者心中最後搖搖欲墜的堅持,一期一振咬上小巧耳朵,舔著耳骨曲線,沙啞低聲地請求。

「啊…別…別用這聲音…說話……」
一期一振的聲音、一期一振的囓咬、一期一振的溫度、一期一振的氣味,即使神格不同,身體確實是她的一期一振,早已經被付喪神給侵蝕的靈魂,不只無法抵抗他的求愛,身體甚至為了他而反應,突然洶湧溢出的蜜液,就這樣滴落在地。

「不想要這個嗎?」
擠入溼熱緊窄的先端,攪了一下無視她的努力挽留又退出,麻癢難耐的身體讓審神者倒抽一口氣,認輸的話語差點就這樣脫口而出。

不只是想要而已,還希望他狠狠地撞入最深處,好好地填滿她的空虛,給她欲仙欲死的快樂。

「怎麼樣呢?主人…」

忍耐快感折磨而逐漸朦朧的意識,耳邊傳來熟悉的音色,即使充滿不屬於他的倨傲,這時候也已經難以分辨了。

「一期……求你了……給我…」

好不容易終於得到的甜美低喃,一期一振卻沒有該有的喜悅,反而是僵硬了身體,金色的眼眸瞪大了些,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

「呼,這就給妳。」
照審神者所希望的,碩大的欲望一口氣深埋到底,快感和痛苦混合的衝擊,讓審神者放聲尖叫。

「不、不要…好痛……」
審神者太小看眼前的一期一振了,到現在她才知道男人維持著這個姿勢的意思。

即使身體重心在一期一振身上,但她被高吊的事實不變,穿刺著她的質量,每一次的律動都會牽動她的肩膀,帶來令人哭泣的疼痛。

從子宮中燃起的酥麻火熱,渾身無力的同時又要抵抗肩膀的酸疼,快感和痛苦交織的瘋狂感官,近乎拷問般的行為,審神者只能哭叫地乞求。

「要怎麼求我呢?嗯?」
一期一振的律動完全沒有停止,一下又一下地撞擊著她的深處,享受緊緊包裹著自己濕熱快意,還有她逐漸崩壞的頑強驕傲。

「對、對不起……一期……原諒我……」

審神者的呼喚,讓一期一振身上瞬間產生了不正常的僵硬,如果她的神智清醒,肯定會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只是同時被快感和疼痛給折磨的身心,讓審神者無法正常思考,她只想著趕快結束一切而已。

一個拉扯,一期一振放下了她的手,失去了支撐瞬間向下滑的身體,藉著體重的壓力,讓硬碩的欲望硬是頂開了尚未張開的子宮口,分不清楚是淫喘還是悲鳴的聲音,迴盪在只有兩人的房間中。

抱著依偎在自己懷中喘息的審神者,一期一振走到了被舖上將她放下,順手開始脫下一直穿在身上的軍裝外套,扯開過於束縛的領帶,解開襯衫的釦子。

「把腿再張開一些。」

已經被折磨的變得順從的審神者,乖巧地張開修長白皙的腿,完全地服從一期一振的所有命令。

「這時候要說什麼?」

「……還請…好好疼愛我……」

「哼,不是可以做得很好嗎。」
一期一振肆笑一聲,彎下身去吻住審神者紅腫的粉唇。


後記:

大坂城篇唯一的R18就是這段,剩下的就是番外的番外了

澪雪拜  25 Dec 2016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