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03 罪深く情热 R18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03 罪深く情热

 

三日月宗近+小狐丸x女审神者

 

 

 

“主人,您在房里吗?”
今天跟三日月宗近一起出阵回来的小狐丸,梳整了自豪的长发,将自己打理得体后,才前往审神者的职务室。

站在审神者的职务室门口,他的询问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透过纸门也看不到人影,看样子审神者应该是离开了职务室…的样子。

由稻荷神和人类一起打造的刀剑,有着稻荷神力加护的小狐丸,拥有野兽般灵敏的听觉和嗅觉,才能注意到从房间深处传来,女人细小的哭泣声。

对这声音并不陌生的小狐丸,短短的眉毛不快纠结,不发出声音轻轻地拉开了审神者房间的纸门,迅速踏入后又小心关上,转头往审神者的卧房方向看去。

大剌剌地完全没有关上门,从小狐丸的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主人衣衫不整地被搂抱在苍蓝色的怀抱中,双脸泛红随着男人的韵律淫媚娇喘。

耽溺于情欲中的审神者,完全没有注意到不速之客的到来,可是三日月宗近就不同,瞥了站得远远的小狐丸一眼。

弯月双眼中的得意与傲慢,让小狐丸的脸色更是难看。

“真是狡猾啊。”
小狐丸忿忿的抱怨,只让三日月宗近轻扬嘴角。

“这个时候,就别不识风趣了。”

三日月宗近的声音,让审神者沉迷在官能悦乐中散涣的眸子凝聚了起来,转过头看见一旁白色的身影。

“小狐丸…”
与平常不同,充满媚态的呼唤,让小狐丸不自觉吞了口口水。

“主人…”
大步向前,小狐丸来到耽溺享乐的两人身边。

男女交欢散发的浓厚麝香气味,会刺激隐藏在理智中的原始欲望,对嗅觉灵敏的小狐丸来说更是难受,而且比起其他刀剑他的兽性本能更来得强烈,现在这个场景,就跟强灌他媚药没有两样。

本来只是打算让主人替他梳理一下毛发,被三日月宗近这样抢先,在眼前活生生上演的艳戏,让他的身体忆起了主人肌肤的温度和味道,下半身不能控制地硬挺,像野兽一样的发情。

“主人…”
小狐丸的双手,环上女人纤细的肩膀,埋在她的颈项上,紧贴着她的背感受隔着衣服也能灼烫身体的炙热体温。

“什么…呜嗯……”
像是在宣示一样,当审神者回话的瞬间,三日月宗近也用力一顶,让她的声音又化为破碎娇喘。

横了三日月宗近一眼,小狐丸很明确地用眼神表示,要他少来妨碍,审神者可是属于所有人的主人。

“等一下,我也有荣幸让主人疼爱吗?”
像头大狗般磨蹭著主人撒娇,狐狸是犬科动物的本性,在此完全表露无遗。

被三日月宗近给予的快感,给弄得昏头转向,无法正常思考审神者,一瞬间无法理解小狐丸所说的疼爱是什么意思,直到推顶到腰骨上的炙热质量上下摩弄著,她才回过神来。

三日月宗近之后是小狐丸,接二连三的索求,让审神者非常犹豫。

平常的时候,也许还可以说服小狐丸,可是在肌肤之亲的尴尬现场给看到,不管理由为何,拒绝了另一个人只会让事情变得复杂而已。

反正就只是,一下子的事情……

“嗯,可以喔。”
别无选择,审神者只能答应了。

“谢谢主人!”
得到许可的小狐丸,白色毛发兴奋颤动,像是大犬一样的反应,一直都很让审神者喜欢,只可惜她现在看不到。

既然已经得到了许可,小狐丸也不再客气,大手从她的肩膀来到胸口,拉扯开半松的衣襟,泛著娇艳粉红的雪色半球,在空气中跳动着。

小狐丸的双手包覆上嫩白双峰,柔软乳房随着他的手捏揉出不同形状,指尖捏搓著先端充满自我主张的粉红。

“呀啊!胸部…啊、不、不行……”
不只是从下腹部涌上的甜美酸软,敏感的胸部也一起被玩弄,让她好不容易拼凑起来的理智,又要糊成一片了。

“主人的胸部,摸起来总是这么舒服!”
舔著审神者汗溼的脖子,双手灵活揉抚著胸部,审神者高昂起来的兴奋透过体温传达给他,也让小狐丸更迫不及待地想要贪婪他的主人。

顶在审神者腰骨上,小狐丸早就膨胀起来的硬热,也忍耐不住地,隔着衣服在她白嫩的臀部上下磨蹭。

“啊、啊…不行……嗯…”
即使只有迎入了三日月宗近一个人,可是小狐丸在她臀腰之间的韵律,像极了同时被两个人给侵犯的倒错快感,让审神者放浪娇啼,再也控制不了脱缰的欲望。

“主,这样太紧了…”
三日月宗近低嗄出声,俊美的容颜也因快乐而扭曲,失去游刃有余的微笑。

“啊、啊…没、没办法……”
埋在三日月宗近怀中,审神者摇著头,表示这不是她可以控制的事情。

审神者再怎么接近神明,终究是人类,跟神明不同,人类对原始欲望本能毫无抵抗能力,

随着不断翻腾的欲望,女人溼热的内壁也越绞越紧,强榨著男人的一切。

“呀啊!”
审神者攀升到情欲顶点的瞬间,三日月宗近也忍不住,在她的深处释放了灼热的激情,在子宫中扩散开来的温度和快意,又让娇躯可怜颤抖了一会,才慢慢平静下来。

趴在三日月宗近怀中,在短促的呼吸中听着两人一样快速的心跳,审神者突然觉得眼皮沈重了起来。

轻抚审神者贴在脸颊上汗溼的长发,微痒的感觉让审神者睁开眼,看着眼前沉着金色弯月的蓝色双眸。

“三日月…?”
那双眼眸会带笑,只有在他想说些什么的时候。

“主,还没结束呢。”
将审神者推往小狐丸怀中,三日月宗近撤出了他的肉剑。

“嗯啊…”
高潮后变得敏感的身体,只不过是轻微的动作也会刺激她的感官,失去了大栓的肉穴,堆堵在其中的液体全部都溢了出来,黏白的欲望残渣混合著蜜液,沿着审神者的大腿流出,滴落到早就湿了的床舖上。

“主人,再来轮我了喔。”
从背后搂住审神者的身体,小狐丸轻囓审神者荡漾著粉红的耳朵。

“小狐丸…”
熨贴著身体,迫不及待的强烈欲望,让审神者支撑不住自己,膝盖一软地跪在床舖上。

扣著审神者的腰让柔软娇躯靠在自己上,小狐丸的手探入她敞开的衣摆中,揉抚著到刚才为止还被蹂躏的柔软蜜穴。

尚未闭上的身体轻易就接纳了他的手指,溼热的内壁中,除了审神者的体液以外,还有另外一个格格不入的黏液,不用说那当然是三日月宗近留下的痕迹。

一种莫名的不快感,让小狐丸的手指在女人的溼热中挖搅,想要将那些不属于主人的东西给弄出来。

“呀!嗯…轻、轻一点…”
还处在高潮余韵的审神者,敏感的身体经不住激烈的刺激,反手捉住小狐丸的手臂,希望他能稍微温柔一些。

止不住的快感反应在身体上,充沛的蜜液沿着小狐丸的手滴下,当然连令人不快的欲望残渣也一起流出。

“主人…”
埋在审神者的颈项闻着她的气味,大手一边揉捏著柔软胸部,另外一手挑逗着她湿漏的花瓣,拇指玩弄著最敏感的珍珠,卷袭全身的酥麻,让审神者只有哭泣的份。

“啊、啊…不、不行……”
五指陷入小狐丸结实的手臂中,指甲刮出血痕,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中,审神者在小狐丸的手中迎接了高潮。

小狐丸手一松,审神者的身体像是断了线的人偶,直接趴倒在床上喘气。

“主人…”
高大身躯随即从背后覆了上来,压在床上的大手禁锢了她的空间,热硬的质量直接在她敞开的入口磨蹭著。

习惯了官能快感的女人身体,为了即将到来的满足,不自觉地紧缩了小腹,有点沙哑的喉咙也吞下口水。

性格较为率直,且更顺从本能与兽性的小狐丸,在这剑在弦上的时刻,也没有多余的忍耐力去欺压审神者。
喜欢的女人,已经完全准备好张开双腿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比起用更多言语去挑逗她,小狐丸更是直接提枪上阵。

“呜嗯…”
巨热挤入紧窄的瞬间,直冲脑际的酥麻让审神者低吟一声,腰部就软了下来,幸好小狐丸及时搂住她,才能维持现在的体势。

一口气直捣到深处,在里面搅动摩擦著敏感的粗热,让人眼前一瞬间发白,意识都要抛到彼方去了。

被小狐丸强壮的胸膛给包覆,在令人安心的体温间,享受着酥软蚀骨的甜美淫乐,舒服到让人什么都不想思考,只想耽溺于这瞬间的快乐中。

“主人…”
小狐丸舔上审神者被唾液给湿亮的唇,审神者瞬间睁开半闭的眸子,伸手摀住他的嘴。

“不行……说过了…不能…亲吻……”
即使身处于快感中,审神者还是十分坚持着她的界线,让小狐丸一窒,却也无话可说,毕竟这是之前就说好条件。

而且,对小狐丸来说,他更不想让审神者生气讨厌,这种时候只有服从的份。

既然不能亲吻,小狐丸也毫不客气,在她的颈肩吮吻啃咬,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

“真是,简直就像野兽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穿好了衣服,三日月宗近坐在一旁,一派淡然地欣赏眼前的活春宫。

“是啊,因为我野性强啊…”
不示弱地挑衅回去,小狐丸的韵律也更加激烈起来。

“呼、嗯…啊、哈啊…”
耽溺在快感中的审神者,在小狐丸给予的销魂中放浪娇喘,完全不知道两人拔剑张弩的情势。

“大将,是晚餐时间了。”
没有先敲门就直接推门近来的药研藤四郎,对于眼前的状况没有任何惊讶,只是无奈推了推眼镜。

这也是因为,他早在外面就已经听见了不该听的声音。
这种隔音不良的纸门,只要大声一点外面都可以听见,那些羞人的声音药研藤四郎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也就懒得做样子敲门了。

“唉,两位老爷在这种时候欺负大将,要是给长谷部老爷和烛台切老爷知道,可不是被念两句就算数啊。”
双手插腰,这两把千年刀真的是很让人伤脑筋。

“哈哈哈,等会就会过去了。”
意思就是,三日月宗近也没打算先离开,打算在这里看着小狐丸直到完事为止。

药研藤四郎的视线来到小狐丸身上,只见他有点心虚地别开眼,把怀中的审神者搂得更紧了些。

“再这样让大将生病的话,到时候就是大典太老爷在枕边坐着了。”
有着治愈之灵刀之称的大典太,同列为天下五剑的一把,传说只要安放在枕边就会有治疗人类疾病之力,光是这点就足够镇坐在审神者枕边,驱逐心怀不轨的家伙了。

“嗯,这个我会注意。”

“最好是啊…”
这个只要下了战场就变成老爷爷的家伙,说真的药研藤四郎不抱什么期待。
“十分钟内啊!”
轻叹口气,药研下了最后通牒,就把门给关上了。

“就是这样,小狐丸。”

“少囉唆啊!”
突然的打扰不只兴奋不减,甚至更来的亢奋,濒临顶点的小狐丸,一次又一次在最深处捣搅,品味自己的肉剑被溼热完全包覆吮绞的快感。

审神者高声尖叫的同时,小狐丸也释放了一切,胀满了子宫的感觉让她颤抖低哼,再也使不出半点力气地趴在床上。

连续几次高潮所带来的疲倦,让她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想要就这样闭上眼睛。

“主人…”

身体被翻动和呼唤的声音,让审神者睁开眼睛。
一张开眼,就见到小狐丸替她擦著狼藉的腿间,一旁的三日月宗近拿出干净的衣服给她更换。
刚才为止都没有脱下的单衣,在三日月宗近的手中脱下,满是汗水和体液的衣服,说什么都不能再穿了。

浑浑噩噩的,审神者任由两人摆布。

对女人的衣服不太在行的小狐丸,只能梳理审神者的长发,让三日月宗近替主人穿衣服。

说著不擅长打扮的三日月宗近,帮别人穿衣服自然也很不拿手,最后还是审神者自己将腰带给系好。

等审神者大致打理妥当,小狐丸就一把将她给抱了起来。

“小狐丸,为什么…?”
这样子抱着她走来走去,太过招摇可是会让其他刀剑生气呢。

“主人现在可以自己走吗?”

“呜…”
说真的,她现在全身都还沈浸在官能悦乐中,身体软绵绵地使不出半点力气。

“那就由小狐抱着主人到主厅去吧!”
主厅本丸之中最大的房间,也是唯一可以让众刀剑聚集在一起的地方,通常被当作客厅与食堂使用。

“啊,小狐丸,等一下!”

“是?”

被小狐丸抱在怀里的审神者,对三日月宗近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三日月宗近还是来到审神者伸手可及的位置。

审神者伸出手,轻拨三日月宗近有点乱了的头发,还有歪了的金色头饰。

“走吧,小狐丸。”

“是,主人!”

看着小狐丸愉快的背影,三日月宗近轻抚自己垂在脸边的金色发饰,嘴角勾起小小弧度。


后记:

伪3P,下一话剧情篇走清水~

澪雪 拜 29 Sep 2016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