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04 今宵は貴女の温もり R18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04 今宵は貴女の温もり

 

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

 

 

當小狐丸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著審神者來到用餐的大廳時,所有人的視線都不約而同的看向他們。

就算藥研藤四郎不說,小狐丸一臉春風得意,還有審神者遮掩不住她那水潤的大眼和透著誘人粉紅的臉頰,有經驗的誰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責難的視線不只是在小狐丸身上,後面的三日月宗近沒有放過。

在審神者的座位旁邊準備著座墊的壓切長谷部,雙眉間的皺摺深得可以夾死蟲。
知道他的意圖,但沒人來得及拉住他,壓切長谷部就一個箭步走了出去,來到了小狐丸面前。

「我說你!還有你!到底有沒有理解審神者大人是我們的主上大人!」
不管眼前的人是比他更古老的刀劍,也無視對方比他強的事實,壓切長谷部心疼著主人眼眉間的疲倦,毫不客氣斥責兩人。

知道自己理虧,但道歉是怎麼樣都無法從小狐丸口中說出。

同樣是刀劍,同樣都喜歡主人,機會卻不見得是公平的,要如何讓主人更疼愛自己是各憑本事,誰都無法說三道四。

「……長谷部,我餓了。」
感覺得到一觸即發的緊張,審神者伸手輕扯壓切長谷部的袖子,轉移他的注意力。

審神者很清楚,在本丸的空間內,壓切長谷部可以說是最強的存在,能讓他乖乖聽話的,也只有審神者本人的話語而已。

「居然讓主上大人感到飢餓,我長谷部真的是罪該萬死!」
大夢初醒般的壓切長谷部,差點就這樣跪下請罪。
「飯菜都已經準備好了,主上大人還請這邊請。」
話語一落,馬上一條路就開出來,讓小狐丸可以順利地將主人抱到座位上。

「大個子,給我走開!」
才剛讓審神者坐好,少女般的刁蠻聲音就從背後傳來,小狐丸還沒來得及回頭,衣領就被跩住往一旁甩出去。

「亂…」
小狐丸一抬頭,就見到只有他半個人高,做著少女打扮的少年,雙手環胸,居高臨下地睥睨著他。

與亂藤四郎是今天一起出陣的隊友,偷跑摸入主人房間的行為,當然會讓人生氣,就像他在主人房中見到三日月宗近的時候一樣。

短刀眼中的殺氣,是貨真價實的東西,讓小狐丸也認真要應對。

「亂,不能沒禮貌。」
不遠處傳來輕柔的訓誡聲,是短刀們的大哥一期一振,是本丸中除了審神者以外,唯一能一句話制止短刀們的人。

「哼!」
跺了一腳,亂藤四郎轉身偎坐在審神者身邊,綻放花朵般嬌豔的微笑。

「主人沒力氣的話,讓我餵主人吃飯好嗎?」
看燭台切光忠端上的飯菜,亂藤四郎撒嬌著提議。

「吃飯的話,我還可以。」
審神者苦笑地搖搖手,輕輕拒絕亂藤四郎的好意。
「亂今天出陣辛苦了,要多吃一點才好。」

「喔…那我……今天坐在主人旁邊可以嗎?」

「嗯,可以喔。」

「那、我…我跟小老虎們也要一起…」
抱著白白軟軟的小老虎,五虎退趁機跟上。

「好,把盤子端過來一起吃吧。」

審神者身邊的座位,基本上是屬於近侍的座位,但只要審神者同意的話,換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畢竟,這個本丸的主人是審神者,她有權力決定任何事情。

有著短刀在一旁撒嬌說話,審神者這一餐的時間比平常要稍微久了些,再加上燭台切光忠特製的甜點,可以讓人忘記所有煩心的事情。

「好了,該讓大將上床睡覺了。」

「哎…」

藥研藤四郎的要求,讓圍繞著審神者週邊的短刀,發出遺憾抗議的聲音。

「藥研,還很早呢…」
不只是短刀們,審神者也有意見。

「說什麼,再這樣下去,大將的眼邊可又會黑起來啊!」
藥研藤四郎戴著手套的手,輕撫審神者的眼窩,那裡已經有著隱藏不住的疲倦了。
「今天就聽我的,乖乖去睡覺。」
揚著嘴角,輕輕拍拍審神者臉頰的藥研藤四郎,還真的不像是把短刀,更像是照顧人的太刀呢。

「……好吧。」
輕吁口氣,審神者也不否認她今天真的是有點累了,早點上床休息也不是什麼壞事。

「我、我也要跟主人一起睡覺!」
抱著小老虎,這次由五虎退主動提出要求。

「我也要!」
跟著舉手的是秋田藤四郎。

「我也要我也要!」
今劍也跟著起鬨。

「喂喂喂,你們這樣擠,大將要睡哪裡?」
現在可不是短刀的大小,可以讓主人帶個幾十支同眠也無妨,就算是矮小的少年,那床舖是能擠多少人啊?

「沒關係,擠一擠就好了。」
跟短刀們睡在一起,只有本丸剛建立那個時候,後來就沒有機會了。

「哇!謝謝主人!」
簇擁著審神者,短刀們拉著她一起往審神者的房間跑去。

「你們,走廊上不准跑步啊!」
後面歌仙兼定抗議的聲音,一點都沒有傳入短刀的耳朵中。

審神者回到房間的時候,平野藤四郎和前田藤四郎已經先一步來到房間,將先才亂成一團的床舖給整理妥當。

看著潔白的床舖,想到自己剛剛跟三日月宗近和小狐丸在上面做的事情,就更不好意思讓短刀們來替她整理。

只是她的抗議永遠都是無效,因為侍奉主人是刀劍的工作,作為主人是不能也不該搶奪他們的權利,所以審神者也只有退讓的份了。

被短刀們推入床舖前,審神者眼角看到站在門口待命的壓切長谷部。
「長谷部,有什麼事嗎?」

「今晚主上大人您提早休息,是否有需要替您收收拾整理一下桌子呢?」

「是呢…那就麻煩你了。」
被壓切長谷部這麼一提醒,審神者才想起來,今天的工作作到一半就斷掉了,要是壓切長谷部自願負責善後,是很放心讓人將事情交給他。

「拜領主命,我壓切長谷部一定會不負期待,給予您最好的結果!」
右手放在胸前,彎腰領命的壓切長谷部,即使他的姿態優雅,興奮的情緒也透過聲音毫無遮掩地洩漏出來了。

既然事情有人處理,短刀們更是不用擔心,直接將審神者推入被舖中,像是小貓小狗一樣,鑽入主人的被子中一起入睡。

整理著桌上文件的壓切長谷部,眼角也不忘注意短刀們的行動,擔心他們打擾了主人的安眠。

不過,這一切似乎都是多慮的。

不要多久,臥室那邊就傳出安眠的聲音,一群人擠在一起還能睡得香甜,真是出乎人意料啊。

將審神者今天的工作給收拾好的同時,幾位熟面孔也踏入審神者的房間。

「沒想到還睡得真熟啊……真不愧是公主殿下的護身刀,放在身邊就有安心的效果呢。」
燭台切光忠看著睡成一團的人們,詫異之餘也理解地點點頭。

「弟弟們給添麻煩了。」
在弟弟後面收拾殘局,是大哥的工作,一期一振總是很細心地照料每一個弟弟。

「今劍也睡得很好嘛。」
作為今劍的保護者岩融,當然也記得要把自家的小孩給帶回去。

「說什麼,能讓主人好好睡上一覺,也是件好事啊。不過,這真的是有點太擠了。」
走到審神者的床邊,燭台切一手一個,將五虎退和秋田藤四郎給抱了起來。
雖然五虎退沒有醒來,可是一旁的小老虎卻都醒了,知道是熟悉的燭台切光忠,就繞在腳邊磨蹭。

「是啊,畢竟是一人用的床舖。」
一期一振也是一手一個,將前田藤四郎和平野藤四郎給抱了起來,小心不要弄醒他們。

「長谷部君還要繼續嗎?」

「不,我也剛做完了。」
將桌子給收拾乾淨,唯一一個空著手的壓切長谷部,關上了房中所有的燈火,僅留下臥房中一盞小小的行燈,讓房間不要陷入完全的黑暗。

「祝您有個安穩的好眠,主上大人。」
對著安睡著的審神者恭敬彎腰,壓切長谷部不發出一丁點聲音地,將主人臥房的門關上。

將臥房和職務室的門都檢查過後,眾人抱著還在夢鄉中的短刀們,一起回到刀劍們休息的房間去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審神者緩緩張開眼睛,發現偌大的房中只有她一人,與她一起入睡的短刀們都不在身邊,還貼心地留下一盞行燈在腳邊,不用說肯定是那些照顧人的刀劍們,把孩子們都帶走,讓她一個人好好休息。

眨眨眼,審神者翻了個身,打算繼續再睡一場。

外面還那麼黑暗,不用看也知道是大半夜,這個時候當然是要睡覺。

才不過幾分鐘,她就再度睜開了眼睛,推開被子坐起身往衣櫃走去。

之前太累了不覺得,小睡一下精神變好了,才發現全身濕黏難受,下午那場激情的汗水還殘留在身上,她需要好好沐浴一下才能入睡。

拿著衣服,審神者往位於本丸中的露天溫泉走去。

雖然沒有看時鐘,不過看著寂靜的本丸也知道是刀劍們都已經入眠的深夜,走廊不需要燈光,靠著明亮的月光即可前進。

如她所預料的,露天溫泉中空無一人,她可以完全獨占這個空間。
當然,作為主人的審神者,平常也是完全獨占,只是外面總是要掛著審神者使用中的牌子,總讓她覺得打擾到其他人的使用。

稍微清洗一下自己,也將頭髮洗好,審神者就泡入了溫暖的溫泉中,趴在岸邊舒服地吁了口氣。

知道這樣下去很有可能會睡著,但審神者也不想動彈,就這樣在溫泉中稍微放縱一下自己……只要一下下就好了……

「是誰在那邊嗎?」
突然響起的男人聲音,讓審神者嚇得跳了起來,濺起的水聲完全曝露了她的位置,也讓聲音的主人走了過來。

「一期…」
注意到自己的赤裸,審神者又坐回水中去遮掩。

「這、這時間主人還沒睡啊…」
發現到自己的失禮,一期一振轉過身去,不讓審神者更加窘迫。

「是啊…想來洗個澡…」

「主人要回房間了嗎?」

「嗯…」

「那麼請您在房間稍等一下,讓我為您擦乾頭髮。」

「不用了,都這麼晚了…」

「如果不理會的話,等等主人就會頂著濕髮睡覺,明天又會被藥研給說教呢。而且,我很擅長這個,請放寬心吧。」
一期一振誠摯柔和的聲音,教人很難拒絕他的提議。

「那就…麻煩你了。」
想像明天藥研說教的模樣,還有其他會一起說教的人,審神者覺得自己還是乖乖聽一期一振的話比較好。

帶著被溫泉給泡暖的身體回到自己房間,審神者才坐在自己的床舖上沒幾分鐘,一期一振就跟了進來,速度之快幾乎是她前腳剛踏出浴室,一期一振就跟著出來了。

剛剛沐浴過的一期一振,穿的不是他平常的運動服,而是輕便的浴衣。
從衣襟中可以窺看到他結實的胸膛,帶著水氣的髮梢和身體,透出平常沒有的男性性感,不同於平常清爽王子形象的男人,讓審神者別過視線,不敢再繼續看著。

英姿爽颯的付喪神,本來就已經讓人很難直視,再加上難得的打扮,逼人性感使人心跳加速,讓審神者開始後悔答應他的服侍了。

深呼吸一口氣,審神者告訴自己要冷靜,她是這個本丸的主人,要表現出主人的態度。

「一期,就麻煩你了。」

「是,還請容許一期一振的冒犯。」
在審神者背後坐下,一期一振用毛巾仔細地擦拭著審神者的長及腰際的烏黑長髮。

雖然衣著華麗像個王子般的一期一振,意外地對於照顧人的瑣碎小事相當在行,可能是因為每天都要照顧年幼的弟弟們,讓他也變得拿手了起來。

坐在審神者的背後,一期一振的視線,被女人平常被黑髮給遮掩的白嫩頸項給吸引,怎麼樣都移不開視線。

溼透的髮絲貼在沐浴過後的粉色肌膚上,脖子到肩膀的曲線,低垂的頭露出頸子的性感,讓一期一振的喉頭忍不住乾熱了起來。

審神者的脖子上,還有從衣襟可以窺看到的胸口,可以非常清楚看到許多深淺不一的痕印,知道這些痕跡是如何添加上去,一期一振秀麗的眉間略為揪了起來。

在衣服所遮掩住看不到的地方,相信有著更多的印記。
雖說這是自己的主人,審神者被本丸的刀劍們給愛著的證明,卻不讓人感到高興。

作為一把刀劍,就算有人的外型,本質還是把刀劍,即使已經習慣與其他刀劍共享一名主人,還是期望著得到主人專寵的疼愛。

就在頭髮擦得差不多的時候,一直坐著的審神者突然身子一彎,嚇了一跳馬上摟住她的一期一振才發現,主人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睡著了。

讓睡著的主人偎靠在自己懷中,一期一振手上的動作也不自覺地放緩了下來。

從他的角度只要視線稍微向下,可以直接望入隱藏在交疊衣襟下的豐盈雪胸,再往下一些是幾乎失去遮蔽效果的衣擺,與男人共處卻毫無防備的入睡,讓一期一振對自己苦笑。

是自己不被當作男人看待,抑或是太過被信賴,一期一振不得而知。

難得有機會細看自己的主人,讓一期一振發現,這一年來審神者增添了不少屬於成熟女人的嫵媚曲線。
變得更加豐滿柔軟的雙乳,纖細的腰肢,還有大腿的曲線……平常包裹在衣服下很難發現的變化,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成長為誘人女人的審神者,瞬間的醒悟讓一期一振呼吸濃濁了起來。

今天新來的弟弟後藤藤四郎,根據本丸的規矩,今天他和審神者之間發生過什麼,一期一振非常清楚,對於不自覺忌妒起弟弟的自己,他只有嘆氣的份。

手指勾畫審神者柔白的掌心,在心中想像著她對後藤藤四郎做的事情,下半身就不受控制地挺立起來,頂著衣擺形成了一個小帳篷。

看審神者睡得極沉的模樣,一期一振捉住她的手來到自己的腿間,隔著布料撫摸著他的燥熱。
纖手帶來的微癢酥麻,讓他實在是忍不住,拉開衣擺操弄著白嫩小手,握撫自己的昂挺肉劍。

「嗚嗯…」
即使是自己握著她的手的假象,被審神者的小手給撩弄的現實,讓一期一振腹部發熱,興奮的黏液也從頂端緩緩溢出,手指的淫戲也變得順暢起來。

一手操弄著審神者的小手撫慰自己,他的另外一手隔著衣服捏揉審神者胸前渾圓,夾捻已經硬挺起來的乳尖,鼻端充斥著女人香甜,依偎在身上的嬌軟身軀,即使是自己製造出來的假象,能更擁抱最愛主人的事實,還是足夠興奮起一期一振的感官了。

「嗯……?」
身體的異狀讓審神者迷糊睜開眼,沒來得及收手的一期一振,就這樣被審神者抓個正著。
「一期…?」

「……是…」
如果有地洞的話,一期一振現在一定會將自己給埋進去。

審神者眨眨朦朧的眼,看看自己的手,也看看一期一振的手,像是意會什麼的點點頭。

「……主人…那個……」
瀰漫在空氣中的沉默讓人刺痛,一期一振努力想辦法想要說些什麼。

「………一期,只用手喔…」
突然轉過身來坐在他的腿上的審神者,緊偎在他懷中的嬌軀,結實胸膛與她嫩軟渾圓毫無縫隙地相貼,小手握住他的肉劍,自動自發地上下搓弄了起來。

「嗚哼…」
突然上揚的快感,讓一期一振忍不住低嗄一聲。

和自己偷偷摸摸的時候完全不同,審神者的小手靈活地撩弄他,不只是粗熱的軀幹,先端也用手掌摩搓,濕滑黏稠的快意止不住地溢出,竄流熱潮使人身體緊繃。

女人微熱呼吸噴灑在他的脖子上,飽滿雙乳也與他的胸膛摩擦,視覺和觸覺的刺激,全部鮮明地表現在他的身上,顫動的質量幾乎讓審神者快要握不住了。

「主…主人…」
扣住審神者的纖腰,讓兩人的體溫分不出彼此,忍耐快感的細汗從他的臉頰滑下。

「嗚…」
當圓潤指尖輕刮他敏感孔穴時候,瞬間的刺激讓他再也忍不住,低哼一聲釋放出他的欲望。

應該要噴灑出去的白濁,不偏不倚全部都灼射在審神者的手掌中,沒有爆發出去弄髒了其他地方。

低喘的一期一振,他的視線一直都沒有離開審神者,看著她玩著手掌上散發著男人氣味的白濁,沾黏著她的手指。

大眼充滿了遲疑與猶豫,審神者看著自己的手掌,還是試著輕舔那不太讓人喜愛的味道。

審神者誘人的舉動,讓一期一振的似乎聽見了什麼東西斷掉的聲音,非常的清脆銳利,彷彿他將物品一刀兩斷的聲音。

「呀!」
下一秒鐘,審神者就被壓倒在床上,頭頂上一期一振危險的眼神,讓審神者非常清楚他要做什麼。
「等一下,一期,說了只用手…」

「主人,您似乎誤會了什麼。」
和平常一樣王子般優雅微笑的一期一振,卻讓審神者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一期一振的手探入敞開的衣擺間,輕鬆地滑入她已經柔軟濕滑的女性縫隙。

「都已經濕成這樣不是了嗎?」
一期一振的修長指尖撩弄著蜜液泉源,麻癢感讓審神者忍不住一縮。

「不行,今天不行了!」
下午才被兩把太刀給蹂躪了一番,還沒完全從官能愛欲脫離的身體,再這樣下去她真的會吃不消。

「還請讓我看看,是有多不行好嗎?」
口氣詢問卻完全沒打算等待回答,一期一振直接將審神者努力想要併攏的雙腿架在肩膀上,在明亮的燈光下仔細地看著她閃爍著晶露的花瓣。

下午激烈交歡的痕跡還留在身上,撥弄開守護的絨毛,可以看見中心的花瓣還可憐微腫著,光是看就讓人感到疼痛,讓一期一振直接輕舔而上。

「啊、啊…」
舌尖舔刺著窄小蜜穴,湧上的情潮讓人呻吟,雙手抓緊身下潔白床舖。
「不、不要…那裡不行……」

「那,這裡如何呢?」
來到頂端的珍珠,舌尖硬是剝開守護的瓣葉,吮囓女人最敏感的部位,衝擊官能讓審神者再也壓抑不住聲音,迷亂地隨著一期一振給予的快樂可憐淫喘。

「呀啊、嗯……嗚呀!」
身體緊繃,裸足在空中搖晃,慾火將她的理智燒得一片空白,奔騰的快意讓一切都停不下來了。

在一期一振的唇舌中得到解放的審神者,渾身無力地癱軟在床上,沒有任何抵抗能力任由擺佈。

好不容易壓抑下去的情慾,又在他的手中燃燒了起來。

硬碩肉劍摩擦著早已準備好的溼熱,審神者用最後的理智保持住她的矜持,不要開口求他。

「唔…」
緩緩刺入的堅挺,被充實的酥麻歡愉讓她忍不住低哼,就在她等著迎入深處的快感時,一期一振就這樣停了下來,在淺淺的入口處攪弄著。
子宮深處的痕癢難以忍耐,偏偏唯一能滿足她的,卻故意焦躁玩弄著她,幾乎讓人就要這樣哭泣出來了。

「一、一期…」
審神者哀求的媚聲,讓一期一振微瞇了金色雙眸,愉悅地勾起嘴角。

「主人,什麼事情呢?」

「別這樣…壞心眼……」
她怎麼會忘記了呢?一期一振受到前主人影響極深,不管是他的衣著打扮,還是他的床笫手段,跟他王子般的面孔完全不符的脾氣。

「您這樣說,我不明白。」

「…我想要…一期……」
在欲望的逼迫下,審神者緩緩吐出,一期一振想聽的話。
一期一振很溫柔,但也有他不願退讓的堅持,所以只有她認輸的份。
「好好的…滿足我…到深處……」

「現在擁抱著妳的是誰呢?」

「是…一期一振……」

審神者的話,終於是讓一期一振展露溫柔笑容。
「我也有事情想要拜託主人。」

「嗯?」

一期一振扯掉自己的腰帶,脫下浴衣的同時,也將審神者的衣服給脫去,讓兩人都一絲不掛地相看著。

「請您抱緊我。」

沒有回話的審神者,只是伸出手,環上了一期一振的肩膀,這瞬間,滾碩肉劍也突刺到底,瞬間的歡愉快感讓審神者在一期一振的背後留下了指甲痕。

「主人,請讓我今晚都在您身邊。」
低嗄的聲音在她耳邊。

「………嗯…」
閉上眼,審神者沉入一期一振的懷抱。

是她讓不染俗塵的神明,犯了淫慾墮落到此……

這一切,都是她要償還的罪孽……

 

 

 

 

 

後記:

本來預定清水的,硬是把兩話並一話起來變成R18了

澪雪 拜 6 Oct  2016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