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01 歪んだ世界 R18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01 歪んだ世界

後藤藤四郎x女審神者

 

 

 

 

供奉刀劍呼喚神明,是審神者每天必要做的工作。

作為本丸的領導者,有著一頭豔麗黑色長髮的年輕女性,捧著從刀匠那邊新打好的刀形,到一旁的祭壇,試著讓神明降身到這把平凡無奇的刀上。

呼喚神明並不簡單,得不到滿意的結果是家常便飯,在這個已經擁有了多數刀劍付喪神的本丸中,神明顯靈降身的機會更是少之又少了。

將靈力灌入刀劍中,很讓審神者意外的,今天刀身居然閃爍起降神的光芒,緊張和不安讓她握緊了自己冒起細汗的雙手。

閃亮的光芒緩緩聚集成一個人影,那是神靈附身在刀劍上,付喪神降臨的證明。

光芒褪去,有著一頭橘色頭髮,比其他短刀們的身高略高,帶著野性的少年站在審神者面前。

「我是後藤藤四郎,稍微大了些就是。」

「初次見面,我是審神者。」

「審神者?真是奇特的名字啊……」

「後藤藤四郎大人,還請原諒審神者無法告知名字。」
跟隨在審神者腳邊的白色狐狸,突然說起了人話,一般來說會讓人驚嚇的事情,在神靈和審神者面前,是那麼的輕鬆平凡。

「哦,那個神隱什麼的,我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啊。」
聳聳肩,後藤藤四郎對這個奇怪的規矩很不以為然。
也到了這個時候,他才有好好打量眼前,用審神者作為稱呼的女性。

簡單素雅中規中矩的衣著,五官端正身材均勻,明明招喚了神明,美麗的臉上卻沒有什麼表情,而她最讓後藤藤四郎印象深刻的是她漆黑閃耀的長髮和透白的肌膚,以及……強大但極度複雜靈力。

作為招喚神靈的審神者,一般來說最需要的就是清靈的靈力,以免污穢了降靈的神明,眼前的審神者跟清靈兩字完全搭不上邊,但她的靈力確實是會讓付喪神喜歡。

「審神者大人,已經招喚出新的付喪神了,還請完成最後的儀式。」
小白狐的話語,讓沒有表情的審神者明顯顫動了一下,雙手握得更緊的同時,粉紅色的唇也用力抿成一線。

「………我知道。」
好不容易,審神者終於發出了聲音,從她僵硬的聲音和糾結的眉頭可以知道,這似乎不是令人喜歡的事情。

審神者深吸口起氣,抬起被長睫毛遮住的大眼,黑亮的眼中已經沒有了猶豫,只留下沈重的覺悟。

「後藤……請到這邊來,完成最後的儀式。」

「儀式?」
雖然不太明白是什麼事情,後藤藤四郎還是乖乖地跟著審神者的腳步,離開祭壇前往一旁的小房間。

儀式這種東西,審神者是專家,付喪神知道的只有皮毛而已。
以他的知識來說,招喚到這裡就已經完結,他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儀式要處理了。

室外的光線透過紙窗照射入室內,打理的乾淨的小房間中只有兩個座墊,並不是什麼詭異的地方,讓後藤藤四郎不自覺吁了口氣。

也許是看著審神者緊張而顫抖的肩膀,讓他也跟著緊張起來了。

在後藤藤四郎踏入房間後,審神者就將門給關了起來,那頭古怪的小狐狸沒有跟著進來,兩人獨處在房間中,到底是想要做什麼呢?

為了解除自己的緊張,後藤在座墊上盤腿落坐,看著審神者在他的對面坐下。

像是要談話的模樣,但兩人之間似乎也沒有什麼特別要說的,而且對於剛見面的付喪神用說教的方式指導,似乎也不太好。

與審神者面對面坐著,後藤藤四郎不知道要往哪去的視線,很自然地就來到了審神者撥著散落長髮的纖白手指。

長長黑髮捲在手指上,散發出成人女性的豔麗,是後藤藤四郎不曾體會過的。

被降神,擁有了人類的形體是這種感覺啊……後藤藤四郎第一次明白賦予肉體的意思。

「……等一下,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還請都留在原位不要離開。」

「好…」

「絕對,不能離開。」
再一次用力說著,審神者移動自己的身體,來到後藤藤四郎面前。

「哇!妳這樣…太近了……」
彼此接近到可以聞到女性香味的距離,皮膚感覺得到溫熱的呼吸,雖然短刀從過往都是作為女性的護身刀被貼身保管,但化為人形跟女人接近,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即使有著少年的外表,後藤藤四郎可是不折不扣有數百年生命的付喪神,男女之間的行為他當然也知道,也看得出來審神者要做什麼。

幾乎要貼上的身體,讓後藤藤四郎心跳加速,差一點就要將審神者給推開。

「請不要動。」

「喂!妳、妳在摸哪裡!?」
纖白手指沿著少年被褲子包住的大腿,撫上了他的腿間,太過突然的事情讓後藤藤四郎喊叫之餘,也捉住她亂來的手。

「不是說,不要動嗎。」
審神者沒有被抓住的另外一隻手,接力一樣輕撫著少年尚未開始鼓脹的雙腿間的男性象徵,上下來回的手掌,像是在確認他的形狀和尺寸。

「別、別鬧了!」
太過突然的事情,讓後藤藤四郎一片混亂的腦袋,除了想辦法捉住審神者亂來的手,其他什麼都想不到。

好不容易抓住審神者雙手的同時,兩人也失去了平衡,位於上方的審神者倒了下來,將少年也一起壓倒在地。

年輕女性柔軟芳香的身軀,就這樣結結實實地壓倒在少年身上,散發著香氣的黑亮長髮在自己的鼻端,後藤藤四郎在這個瞬間,只聽得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和心跳聲。

「別、別亂來了…」
大口喘著氣,後藤藤四郎盡力勸止被頭髮給遮住,完全看不到表情的審神者。

降神後的第一件事,居然是被呼喚出來的審神者給襲擊,這是後藤藤四郎漫長的刀生中,從未想過的事情。

緊緊抓住審神者的手,讓她沒辦法作怪的話,相信也會安分下來了吧。

被制住的審神者抬起頭來,漆黑的大眼中一閃即逝的情緒快到無法捕捉,只見得到她沒有表情的容顏。

只頓了一下又垂下臉的審神者,讓後藤藤四郎以為事情告了個段落,殊不知這只是個開始罷了。

沒有甩開後藤藤四郎的箝制,審神者默默低下頭,用牙齒咬開他的衣褲,一連貫靈活的動作讓人目瞪口呆。

連自己是怎麼被剝的都沒概念,等後藤藤四郎回過神來的時候,腿間的男性象徵已經完全曝露了出來,半硬的欲望低垂著頭,反而更讓人覺得羞恥。

看著審神者美麗容顏不斷接近他的男性象徵,讓後藤藤四郎不自覺屏住呼吸,直到柔軟粉唇輕吻上他的肉劍,才讓他瞬間如大夢初醒般反應過來。

「住手!別玩了!」
扭著腰,後藤藤四郎拼命想要退開她的親吻,沒想到箝制她的雙手這行為,反而讓自己落入了更糟糕的困境中。
「妳給我克制一點!就算是欲求不滿,也不需要找付喪神解決吧!」

「這是儀式的一部分,還請忍耐一下。」

「什麼儀式……嗚……!」
腿間的敏感被溫暖唇舌給包圍,直衝腰骨的酸軟快意,讓後藤藤四郎發出不知道是愉悅還是悲鳴的聲音。

短刀的神靈是以少年的模樣降身,當然連身上的器官也跟人類的少年無異。
尚處於發育階段的少年,腿間屬於男人的器官也是一樣,不會太過於長大的欲望象徵,很輕鬆地被審神者含入口中,用唇舌上下吸吮愛撫著。

「呼…嗚……」
從腿間開始擴散開來,溫熱酥麻的愉悅快感,是作為神明和刀劍時候都不曾接觸過,身體像火燒搬滾燙了起來。

感官隨著唇舌撩撥不斷亢奮起來,全身上下的熱意都集中到一個部位,隨著奔流起來的快感,膨脹起來肉劍的也變得搔癢難耐。

對於先才才被賦予肉體,稚嫩的付喪神來說,這一切都太過於刺激,衝擊著他的身心。

作為神明,被應該要保持清靈的審神者給玷污,後藤藤四郎腦袋發熱,理智變成一團漿糊,只剩下身體被強烈的官能快感給支配。

明明是可以一腳踢開審神者,甚至可以拿刀威脅她,被快感給俘虜的後藤藤四郎現在什麼都做不到,連箝制著審神者的雙手也鬆開,享受著生來第一次品嚐的官能愉悅。

「哈…啊…嗯嗄……」
再也忍耐不下去,後藤藤四郎伸手扣住了審神者的頭,在她的口唇中衝刺了起來。

即使是沒有經驗童貞的處男,也不需要任何指導,欲望會告訴身體,怎麼做才是對的。

審神者沒有任何抵抗,只是閉上眼糾起眉毛,任由後藤藤四郎的本能,在她口中發洩最原始的欲望。

「嗚……!」
無法停下的滿滿灼射,全部都進了審神者的口中。

有生以來第一次品嚐的官能快感,讓後藤藤四郎虛軟半躺在地上。

一直含著他的審神者,終於是緩緩離開他,纖白手指按著被唾液給染亮的粉唇,滾動的喉頭是咽下了白濁欲望的象徵。

沒想到審神者會作到這個地步,讓後藤藤四郎爆紅了臉,張閉著嘴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才好。

審神者從腰帶中拿出手巾,輕輕擦著被她給舔得淫亮的肉劍,萎軟下去的欲望,在她的手中似乎又找回了許些硬度,可是審神者像是沒有看到般,替後藤藤四郎穿好被她給剝開的褲子。

這時候後藤藤四郎才注意到,審神者從頭到尾衣服都沒有亂掉,經過剛才一場口淫,也還是一樣沒有半點表情。

「儀式…到這裡就結束了,辛苦了。」
隨著話語張閉的粉唇,看得到黏稠的欲望尚有部份殘留在她唇中,牽引的液體更顯得淫猥,讓後藤藤四郎腦子和身體又熱了起來。

「等一下會有人過來帶你認識環境,在那之前就先在這裡休息一下。」

看著審神者靜靜地把門關上,後藤藤四郎才完全癱軟在地上,亂哄哄的腦袋完全無法反應過來先才發生的事情。

「到底是搞什麼啊,那個女人……」

 


後記:

終於開始寫R18向的刀劍乙女物了,應該是只有這篇是審神者攻,其他都還是審神者受的喔
系列物但也還是可以各篇分開來看,請不用擔心

澪雪 拜 23 Sep 2016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