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01 歪んだ世界 R18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01 歪んだ世界

后藤藤四郎x女审神者

 

 

 

 

供奉刀剑呼唤神明,是审神者每天必要做的工作。

作为本丸的领导者,有着一头艳丽黑色长发的年轻女性,捧著从刀匠那边新打好的刀形,到一旁的祭坛,试着让神明降身到这把平凡无奇的刀上。

呼唤神明并不简单,得不到满意的结果是家常便饭,在这个已经拥有了多数刀剑付丧神的本丸中,神明显灵降身的机会更是少之又少了。

将灵力灌入刀剑中,很让审神者意外的,今天刀身居然闪烁起降神的光芒,紧张和不安让她握紧了自己冒起细汗的双手。

闪亮的光芒缓缓聚集成一个人影,那是神灵附身在刀剑上,付丧神降临的证明。

光芒褪去,有着一头橘色头发,比其他短刀们的身高略高,带着野性的少年站在审神者面前。

“我是后藤藤四郎,稍微大了些就是。”

“初次见面,我是审神者。”

“审神者?真是奇特的名字啊……”

“后藤藤四郎大人,还请原谅审神者无法告知名字。”
跟随在审神者脚边的白色狐狸,突然说起了人话,一般来说会让人惊吓的事情,在神灵和审神者面前,是那么的轻松平凡。

“哦,那个神隐什么的,我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啊。”
耸耸肩,后藤藤四郎对这个奇怪的规矩很不以为然。
也到了这个时候,他才有好好打量眼前,用审神者作为称呼的女性。

简单素雅中规中矩的衣着,五官端正身材均匀,明明招唤了神明,美丽的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而她最让后藤藤四郎印象深刻的是她漆黑闪耀的长发和透白的肌肤,以及……强大但极度复杂灵力。

作为招唤神灵的审神者,一般来说最需要的就是清灵的灵力,以免污秽了降灵的神明,眼前的审神者跟清灵两字完全搭不上边,但她的灵力确实是会让付丧神喜欢。

“审神者大人,已经招唤出新的付丧神了,还请完成最后的仪式。”
小白狐的话语,让没有表情的审神者明显颤动了一下,双手握得更紧的同时,粉红色的唇也用力抿成一线。

“………我知道。”
好不容易,审神者终于发出了声音,从她僵硬的声音和纠结的眉头可以知道,这似乎不是令人喜欢的事情。

审神者深吸口起气,抬起被长睫毛遮住的大眼,黑亮的眼中已经没有了犹豫,只留下沈重的觉悟。

“后藤……请到这边来,完成最后的仪式。”

“仪式?”
虽然不太明白是什么事情,后藤藤四郎还是乖乖地跟着审神者的脚步,离开祭坛前往一旁的小房间。

仪式这种东西,审神者是专家,付丧神知道的只有皮毛而已。
以他的知识来说,招唤到这里就已经完结,他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仪式要处理了。

室外的光线透过纸窗照射入室内,打理的干净的小房间中只有两个座垫,并不是什么诡异的地方,让后藤藤四郎不自觉吁了口气。

也许是看着审神者紧张而颤抖的肩膀,让他也跟着紧张起来了。

在后藤藤四郎踏入房间后,审神者就将门给关了起来,那头古怪的小狐狸没有跟着进来,两人独处在房间中,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呢?

为了解除自己的紧张,后藤在座垫上盘腿落坐,看着审神者在他的对面坐下。

像是要谈话的模样,但两人之间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要说的,而且对于刚见面的付丧神用说教的方式指导,似乎也不太好。

与审神者面对面坐着,后藤藤四郎不知道要往哪去的视线,很自然地就来到了审神者拨著散落长发的纤白手指。

长长黑发卷在手指上,散发出成人女性的艳丽,是后藤藤四郎不曾体会过的。

被降神,拥有了人类的形体是这种感觉啊……后藤藤四郎第一次明白赋予肉体的意思。

“……等一下,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还请都留在原位不要离开。”

“好…”

“绝对,不能离开。”
再一次用力说著,审神者移动自己的身体,来到后藤藤四郎面前。

“哇!妳这样…太近了……”
彼此接近到可以闻到女性香味的距离,皮肤感觉得到温热的呼吸,虽然短刀从过往都是作为女性的护身刀被贴身保管,但化为人形跟女人接近,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即使有着少年的外表,后藤藤四郎可是不折不扣有数百年生命的付丧神,男女之间的行为他当然也知道,也看得出来审神者要做什么。

几乎要贴上的身体,让后藤藤四郎心跳加速,差一点就要将审神者给推开。

“请不要动。”

“喂!妳、妳在摸哪里!?”
纤白手指沿着少年被裤子包住的大腿,抚上了他的腿间,太过突然的事情让后藤藤四郎喊叫之余,也捉住她乱来的手。

“不是说,不要动吗。”
审神者没有被抓住的另外一只手,接力一样轻抚著少年尚未开始鼓胀的双腿间的男性象征,上下来回的手掌,像是在确认他的形状和尺寸。

“别、别闹了!”
太过突然的事情,让后藤藤四郎一片混乱的脑袋,除了想办法捉住审神者乱来的手,其他什么都想不到。

好不容易抓住审神者双手的同时,两人也失去了平衡,位于上方的审神者倒了下来,将少年也一起压倒在地。

年轻女性柔软芳香的身躯,就这样结结实实地压倒在少年身上,散发著香气的黑亮长发在自己的鼻端,后藤藤四郎在这个瞬间,只听得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和心跳声。

“别、别乱来了…”
大口喘着气,后藤藤四郎尽力劝止被头发给遮住,完全看不到表情的审神者。

降神后的第一件事,居然是被呼唤出来的审神者给袭击,这是后藤藤四郎漫长的刀生中,从未想过的事情。

紧紧抓住审神者的手,让她没办法作怪的话,相信也会安分下来了吧。

被制住的审神者抬起头来,漆黑的大眼中一闪即逝的情绪快到无法捕捉,只见得到她没有表情的容颜。

只顿了一下又垂下脸的审神者,让后藤藤四郎以为事情告了个段落,殊不知这只是个开始罢了。

没有甩开后藤藤四郎的箝制,审神者默默低下头,用牙齿咬开他的衣裤,一连贯灵活的动作让人目瞪口呆。

连自己是怎么被剥的都没概念,等后藤藤四郎回过神来的时候,腿间的男性象征已经完全曝露了出来,半硬的欲望低垂著头,反而更让人觉得羞耻。

看着审神者美丽容颜不断接近他的男性象征,让后藤藤四郎不自觉屏住呼吸,直到柔软粉唇轻吻上他的肉剑,才让他瞬间如大梦初醒般反应过来。

“住手!别玩了!”
扭著腰,后藤藤四郎拼命想要退开她的亲吻,没想到箝制她的双手这行为,反而让自己落入了更糟糕的困境中。
“妳给我克制一点!就算是欲求不满,也不需要找付丧神解决吧!”

“这是仪式的一部分,还请忍耐一下。”

“什么仪式……呜……!”
腿间的敏感被温暖唇舌给包围,直冲腰骨的酸软快意,让后藤藤四郎发出不知道是愉悦还是悲鸣的声音。

短刀的神灵是以少年的模样降身,当然连身上的器官也跟人类的少年无异。
尚处于发育阶段的少年,腿间属于男人的器官也是一样,不会太过于长大的欲望象征,很轻松地被审神者含入口中,用唇舌上下吸吮爱抚著。

“呼…呜……”
从腿间开始扩散开来,温热酥麻的愉悦快感,是作为神明和刀剑时候都不曾接触过,身体像火烧搬滚烫了起来。

感官随着唇舌撩拨不断亢奋起来,全身上下的热意都集中到一个部位,随着奔流起来的快感,膨胀起来肉剑的也变得搔痒难耐。

对于先才才被赋予肉体,稚嫩的付丧神来说,这一切都太过于刺激,冲击着他的身心。

作为神明,被应该要保持清灵的审神者给玷污,后藤藤四郎脑袋发热,理智变成一团浆糊,只剩下身体被强烈的官能快感给支配。

明明是可以一脚踢开审神者,甚至可以拿刀威胁她,被快感给俘虏的后藤藤四郎现在什么都做不到,连箝制着审神者的双手也松开,享受着生来第一次品尝的官能愉悦。

“哈…啊…嗯嗄……”
再也忍耐不下去,后藤藤四郎伸手扣住了审神者的头,在她的口唇中冲刺了起来。

即使是没有经验童贞的处男,也不需要任何指导,欲望会告诉身体,怎么做才是对的。

审神者没有任何抵抗,只是闭上眼纠起眉毛,任由后藤藤四郎的本能,在她口中发泄最原始的欲望。

“呜……!”
无法停下的满满灼射,全部都进了审神者的口中。

有生以来第一次品尝的官能快感,让后藤藤四郎虚软半躺在地上。

一直含着他的审神者,终于是缓缓离开他,纤白手指按著被唾液给染亮的粉唇,滚动的喉头是咽下了白浊欲望的象征。

没想到审神者会作到这个地步,让后藤藤四郎爆红了脸,张闭着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才好。

审神者从腰带中拿出手巾,轻轻擦著被她给舔得淫亮的肉剑,萎软下去的欲望,在她的手中似乎又找回了许些硬度,可是审神者像是没有看到般,替后藤藤四郎穿好被她给剥开的裤子。

这时候后藤藤四郎才注意到,审神者从头到尾衣服都没有乱掉,经过刚才一场口淫,也还是一样没有半点表情。

“仪式…到这里就结束了,辛苦了。”
随着话语张闭的粉唇,看得到黏稠的欲望尚有部份残留在她唇中,牵引的液体更显得淫猥,让后藤藤四郎脑子和身体又热了起来。

“等一下会有人过来带你认识环境,在那之前就先在这里休息一下。”

看着审神者静静地把门关上,后藤藤四郎才完全瘫软在地上,乱哄哄的脑袋完全无法反应过来先才发生的事情。

“到底是搞什么啊,那个女人……”

 


后记:

终于开始写R18向的刀剑乙女物了,应该是只有这篇是审神者攻,其他都还是审神者受的喔
系列物但也还是可以各篇分开来看,请不用担心

澪雪 拜 23 Sep 2016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