かっこよく決めたいよね

かっこよく決めたいよね

燭台切光忠
CWT40配佈小話

 

 

 

 

「主人,我們回來了!」
一點都不像是經歷了長途遠征,短刀們精神奕奕的聲音,從本丸的入口一路傳入。

「歡迎回來。」
算好了遠征隊伍回歸的時間,審神者笑容滿面地出來迎接。

「主人主人!我們收集到很多資材喔!」

「也收集了很多情報喔!」

戰力不夠充分,無法與太強的歷史修正者對戰的短刀們,對他們來說,能夠派上用場的也只有危險性較低,敵人不太強的遠征工作,所以也都格外努力,希望能替主人做些什麼。

而他們的主人審神者,也很了解短刀想要有所做為的心情,都會盡量派他們出去工作,不要讓他們感覺自己是派不上用場的刀劍。
為了他們的安全,也會派上太刀或是大太刀一起陪同,避免任何可能發生的意外。

「謝謝你們,都辛苦了。遠征回來都累了吧,先去休息然後吃點心喔。」

「哇!謝謝主人!」
不只被主人給稱讚,又聽到有點心吃,短刀們眼睛都發亮了,歡呼一聲往本丸內跑去,留在場的只有審神者和今天遠征的保母─燭台切光忠。

「燭台切也辛苦了。」

「哈哈,這種事情算什麼呢。倒是主人沒有趁我不在的時候邋遢過日吧。」
這次的遠征說遠不遠,大約也需要三天,在臨出門前這位特別注重儀容的刀劍男士,還特別叮嚀他的主人不准邋邋遢遢,對
審神者管束之多,完全就被本丸的眾人戲稱為老媽子了。

「當然是沒有的啊,你看,這不是好好的嗎。」
拉起自己的衣袖,審神者讓他看看沒有沾上黑墨的清潔袖口,是她沒有邋遢的證據。

「那真是太好了。」
審神者展示的證據,終於是讓燭台切光忠滿意一笑。
「那我也去休息了,今天的點心是歌仙做的嗎?」

「不,今天的點心是崛川國廣做的。」

「喔,那也很值得期待。好了好了,別站在這裡,我們進去吧。」
拍拍審神者的肩膀,燭台切半推著她前進,一股奇異的感覺讓她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

「燭台切,你……」

「嗯?」

「不,沒事。」
覺得應該是自己多想了,審神者搖搖頭。

「短刀們應該等不及了呢。」

「說得也是呢。」

 

 

 

 

 

由於燭台切光忠已經從遠征回來,今晚的晚餐是由他主廚,讓大家大呼滿足。

晚餐過後,輪值廚房的眾人正在收拾盤子,其中鮮少參予團體行動的大倶利伽羅,居然也在幫忙收拾,更讓審神者堅定了心中的疑惑。

「燭台切,我有事情要跟你討論。」
走到正在收拾餐具的燭台切光忠面前,審神者面帶微笑地柔聲說著。

「這裡就交給我,燭台切你去吧。」
在一旁收拾盤子的堀川國廣,欣然地接過燭台切光忠手邊的工作,讓他可以沒有壓力地好好跟審神者談談。

審神者可是這個本丸的主人,是所有刀劍男士的主人,她有話要說當然是最優先的。

「……好。」
似乎是想要拒絕的燭台切光忠,最後還是沒說出口,乖乖地聽從審神者的要求。

跟隨著審神者的腳步,兩人來到的並不是審神者的職務室,而是修理刀劍男子的手入室。在審神者的背後,燭台切光忠頓了一下,才隨著審神者一起進入房間,看著她從一旁的櫃子中拿出手入的道具。

「燭台切,請不要坐下來,站到那邊去。」

「是。」
被主人給命令了,也只有服從一條路,他乖乖站到房間的中央,看著審神者端著手入道具走過來,在他面前跪坐下來。

「左腳是嗎?」

「………還是被發現啦。」
搔搔頭髮,燭台切光忠無奈嘆氣。
「怎麼知道的?」

「燭台切走路的方法,跟平常不太一樣。」

「啊啊,我本來想要晚一點自己處理。」
既然秘密被發現了,燭台切光忠也沒有隱瞞的必要,乖乖地拉起左邊的褲管,讓審神者手入。

「為什麼不跟我說?」

「因為……一點都不帥氣啊。跟短刀們出去遠征,太刀還受傷了,實在是太丟臉了吧。」
用自己的手遮著懊惱的表情,燭台切光忠苦笑著。

不管何時何地都講求帥氣的燭台切光忠,在奇怪的地方講究,就像是在水面下滑水的天鵝一樣,不想被任何人看到自己不帥氣一面。

「是嗎?我覺得這樣的燭台切,反而很帥氣呢。為了保護短刀而受傷,而且盡力不讓他們擔心的你,我覺得非常帥氣呢。」即使知道燭台切光忠現在看不到她,審神者仍舊以對望的角度和他說話。

「………妳真是太狡猾了。」
仍舊用手遮著臉,燭台切光忠的耳朵似乎透出了淡淡粉紅。


後記:

CWT40的無料配佈小話,字數限定相當的辛苦啊
燭台切的帥氣,應該是努力要表現出最好的一面的意思吧

澪雪 拜 16.Aug 2015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