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こで君と

ここで君と

 

小夜左文字

CWT44配佈小話

 

 

 

 

金澄澄的柿子擺在桌上,去除了澀味的柿子,水果的香甜氣息散發在房間中,讓一旁極為細瘦,一襲櫻色打扮的付喪神宗三左文字,噙著微笑準備著茶點。

左文字家三兄弟,大哥太刀的江雪左文字性格清冷不喜殺伐,二哥打刀的宗三左文字性格刁鑽古怪,小弟短刀的小夜左文字極度陰沉,總是滿口復仇,看上去難相處的三兄弟,其實並不是如此,只有跟他們來往過的刀劍才會明白。

知道小夜喜歡柿子的,不只是他的兄長,其他與小夜關係良好的刀劍男士,也會動不動拿柿子過來給他,左文字房間的茶桌上,經常都能看到幾個擺放的柿子。

「小夜,來喝茶吧。我來切柿子。」
被譽為傾城名刀,有著頹廢魔性美的名刀宗三左文字,只有在疼愛的弟弟面前,才會展露出溫柔笑容。

被哥哥呼喚,乖巧地來到他身邊坐下的小夜,看著桌上香甜的柿子好一會兒,才抬頭望著正準備切柿子的宗三。

「宗三哥哥。」

「嗯?怎麼了嗎?」

「我可以…請主人一起吃嗎?」

「當然可以。」
滿臉溫柔笑容的宗三,完全就是個姊姊或是人妻的典範,刁鑽難相處這樣的說法,用來形容這個瞬間的宗三,都只是抹黑。

「小夜去請主人過來喝茶好嗎?」

「嗯!」
點點頭,小夜馬上站起身,往審神者的房間走去。

「呼呼,小夜也是慢慢地有進步呢。」
拿起小刀削著柿子皮,宗三柔柔微笑。

現在和刀劍的時候不同,有了人類的形體,可以用自己的雙手雙腳行動的現在,弟弟的小夜卻仍舊被實行復仇的怨念給侵蝕,可以用來紡出幸福言語的唇,總是說著悲傷的話語,讓兩位哥哥努力想著辦法,要讓小夜的思考,不要總是籠罩在復仇中。

只要不是復仇,兩位哥哥都會盡量鼓勵小夜去試試看。

來到主人審神者的房間,面向庭院的門大剌剌地沒有關上,想要呼喚主人的小夜,聲音到喉嚨又吞下,眨著大眼看著趴在桌上熟睡的少女,黑色長髮落在臉上,露出細白的脖子。

站在主人旁邊,小夜一臉複雜地看著睡得極沈的她。

小夜左文字是短刀,雖然是孩童的外表,但也是數百歲的刀劍,只是在本丸中,似乎都是用外表來判斷年紀,跟實際年齡無關。

短刀們雖然要分擔本丸中各種的內番工作,卻無須參與本丸的事務,只要像孩子們一樣,盡情地享受時間就好,所以小夜並不了解,審神者的工作到底是有多繁重忙碌,會讓她就這樣趴在桌上小歇。

「主人,請起來了…」
小夜的聲音似乎無法傳達給審神者,少女仍舊吐著沉穩靜謐的呼吸。

像這樣毫無防備,也沒有一把守護的刀在身邊,如果他是來復仇的,只要手起刀落,就算是短刀也可以輕易切斷少女白嫩的脖子,一切就會結束了。

看著從少女露出的頸項,小夜握緊了手。

雖說自己是來喚她去喝茶,可是看主人睡得這麼熟,反而不忍心叫她起來了。

喝茶還有下次機會,可是主人能夠熟睡的機會,肯定不多!

看著少女纖瘦的肩膀,小夜抬頭左右張望,視線來到了在遠方隨風飄揚的衣服上,但那些對矮小的小夜來說,都太高了些,並不是他摸得到的位置。

視線往下,看得到在走廊旁邊,一籃一籃已經被收好的衣服毛巾和被子,小夜眼睛一亮,快步往那些布料堆跑去。

毛巾、被單…不是太大太重,就是不能拿走,正在困擾的小夜,看到摺好在最下面的衣服時,很高興地拿了起來。
將塵土和汗水都洗去,有著清潔的太陽味道,江雪左文字的伽裟。

如果是用在主人身上,溫柔的江雪哥哥也不會生氣,了解著兄長性格的小夜,抱著那塊跟他一樣大的布料,回到了審神者身邊。

看著還是一樣睡得很沉的主人,小夜輕輕地將伽裟披上她的肩膀,過長的部份就直接落在地上,正好包住主人嬌小的身體。

如果從遠方看,也許會被誤會成江雪左文字也說不一定。

滿足地看著自己的作業,小夜坐在伽裟的一角,作為守護主人的短刀,緩緩閉上了眼睛。

等了半天都沒有見到小夜和審神者,擔心地過來看看狀況的宗三,看到的就是這一幕,一人一刀都在享受著難得的午睡時光。

「哎呀哎呀,這還真是……」
用手掩著嘴,宗三吃吃低笑。
「難得切好的柿子,只好等晚一點再享用了。」


後記:

正好是七夕時間所寫的短篇,讓亂和審神者兩個小姑娘一起出門,一直是很想寫的題材呢
後面是還有一堆內容,不過配佈版的長度在這邊就割愛了

澪雪 拜 10 Dec 2016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