やさしい指先

やさしい指先

蜂須賀虎徹
CWT45配佈小話

 

 

 

 

天氣良好的午後,結束了內番工作和訓練的短刀們,會在庭院中追逐嬉戲,偶爾也可以在玩耍的人群中看得到審神者的身影。

「啊…不行了,讓我休息一下…」
審神者氣喘吁吁地從短刀群中走出來,主人的退出讓孩子模樣的短刀們發出遺憾的聲音。

不過他們也很能理解,審神者是普通的人類少女,跟他們這些人類模樣的付喪神不同,就算是孩子模樣也是可以在戰場上獨當一面的武士,精力體力當然是審神者所不能比的。

在孩子們遺憾的聲音中,審神者來到可以一覽庭院的走廊邊坐下,苦笑地揮揮手,要他們繼續自己的遊戲。

在審神者旁邊,還有另外一名付喪神和她一樣坐在走廊邊,視線在一直沒有離開過庭院。

紫籐色的長髮綁起高高的馬尾,即使換下了戰鬥服,也一樣金光閃閃充滿了貴氣,以自己是真品刀劍為傲的蜂須賀虎徹,用審神者沒有見過的表情,看著盡情歡笑的短刀們。

「……蜂須賀,在看什麼呢?」
審神者很肯定,依照蜂須賀的脾氣,是不可能想要跟短刀們玩樂在一起,會讓他露出這種表情看著他們,一定有什麼理由。

「主人…」
審神者的詢問,終於是讓蜂須賀的視線轉了過來。

「我在想…許久未見的弟弟浦島虎徹。」

「蜂須賀的弟弟,是什麼樣的呢?」
難得聽蜂須賀談論自己的事情,審神者充滿了興趣。

「浦島是個非常活潑,有精神的孩子,是我自傲的弟弟。如果來到本丸,也一定會這樣子玩耍著……只是,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裡呢…」
蜂須賀的聲音,最後變成了嘆息,輕輕地消失在晴朗的天空中。

蜂須賀寂寞的表情,突然讓審神者非常有罪惡感。

在擁有這麼多刀劍的本丸,蜂須賀卻還是孤獨一人,明明有著兄弟卻無法見面,只能觸景思情,如果她是再有用一點的審神者的話,就不會讓蜂須賀這樣寂寞了。

看著蜂須賀,審神者突然伸手解開自己為了陪短刀玩耍而編上的長辮子,將頭髮抓高跟蜂須賀一樣,綁起了高高的馬尾在身後。

審神者突然改變造型的行動,讓蜂須賀不可思議地看著她。

「這樣…就跟蜂須賀一樣了。」
綁好了高馬尾,審神者衝著他害羞一笑。

本丸中兄弟刀造型不一樣的比比皆是,跟蜂須賀一樣的髮型也不代表什麼,審神者只是希望,蜂須賀不要覺得,在本丸中他單獨一人的孤獨刀劍罷了。

審神者那頭亂糟糟的馬尾,教蜂須賀忍不住低聲笑出。

沒料到會得到這種反應,讓審神者又羞又窘,正想站起身逃離之前,蜂須賀卻早她一步起身,移動到她的背後。

「主人,如果要做我妹妹的話,這亂糟糟的模樣可不行啊。」

從腰帶中拿出梳子,蜂須賀解開她胡亂綁上的髮帶,將一頭黑髮細細梳順。

比想像中更意外的展開,讓審神者僵直地坐在原位,任由蜂須賀梳理著她的長髮。

男人的長指梳過她的頭髮,撫過頭頂的毛躁,溫熱的指尖撫過耳朵整理亂髮的同時,審神者只聽見自己不斷加速的心跳,也發現自己的耳朵比他的手還要燙熱不少。

感覺的到,蜂須賀用著短梳,非常用心地將她編成辮子而雜亂的長髮,緩緩地梳理成跟他一樣的長直髮。

梳理好之後,才捧起她的長髮,在頭頂固定成跟他一樣的高馬尾,將髮帶給繫上時,甚至還聽得見他綁了個可愛蝴蝶結的聲音。

被蜂須賀這樣一梳整,髮尾似乎都變得極為光亮。

「如果有鮮花作為裝飾,會更適合主人。」

回到原來的位置坐下,蜂須賀極為滿足微笑地看著審神者的髮型。

「謝…謝謝……」
被觸碰到的耳朵到現在還燙熱著,讓審神者忍不住伸手撫上了他殘留下溫度的地方。

「耳朵怎麼了嗎?」

「沒、沒事!我、我想到我還有事情,先回房去了!」

不只是耳朵,審神者知道自己連臉都熱到不行,再這樣被看下去,她就真的無法解釋了。

慌亂地站起身,顧不了蜂須賀疑問的視線,審神者快速地逃離現場,才能撫平自己不斷加速的心跳聲。

 

 

 

後記:

CWT45的配佈小話,蜂須賀算以初期刀來說,算是非常難湊齊兄弟的人呢

澪雪 拜 4 Feb 2017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