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のたしなみ

冬のたしなみ

笑面青江
CWT44配佈小話

 

 

 

 

四季分明的本丸,讓人享受著四季流轉的風雅的同時,也不得不忍受天氣變化帶來的不便。

「呀!好冷好冷!」
把穿著襪子也冰冷的雙腳放入被爐中,少女誇張靈動的神情,符合她的年齡,但卻沒有身為主人該有的形象。

以審神者這個身份,統御這個本丸的少女,嚴格來說也算是一城之主,只是主人的品格和威儀,在積著深雪的天氣中毫無意義,她只想快快把自己放入溫暖的地方。

作為眾刀劍的主人,被稱呼為審神者的少女,再怎麼說也只是普通人類,比起神明們更對天氣變化感到敏感,在雪天中不顧形象呼喊的少女,付喪神們也只是溫柔微笑,在一旁守護著主人。

「真的是,好冷啊。」
和審神者一起,很不要形象地窩在被爐中,分享著暖爐溫度的,是刀劍的付喪神之一的笑面青江。
和那些在積雪的天氣,也可以穿著短褲和開襟衣服的付喪神不同,笑面青江也跟審神者一樣非常怕冷,在這種日子的主僕兩人,用被爐中的廢人來稱呼也不為過。

審神者的話,她的工作就算在被爐中也可以完成,可是笑面青江幾乎就跟被爐合為一體,除了睡覺吃飯的時間以外,他幾乎全部都在被爐中度過的時光,真不知道是該同情還是羨慕。

「在這麼冷的時候,還要勉強自己去取來的,是什麼東西啊?」
審神者是本丸的主人,只要她開口,有什麼東西不會由刀劍的僕人親自奉上,還需要她辛苦地離開暖爐,抵著寒風小心翼翼地親自拿來。

少女的手中,可以說是偷偷摸摸,捧著一個只有半個茶杯大的容器,雖然上面寫著笑面青江看不懂的文字,不過就他的直覺來說,可以知道是非常有趣的東西。

「噓,不能讓光忠還有長谷部知道喔。」
既然會提到這兩把刀,更是肯定審神者是做了讓人叨念的事情,當然青江也不說破,只是噙著微笑等著審神者向他獻寶。

「是冰淇淋喔,而且還是冬季限定的口味!」
興奮獻寶的少女,只得到青年挑眉微笑的回應。

「哎呀,在這麼冷的時候,還要吃冰淇淋?」
也難怪審神者會說要保密了。

如果是那些冬天也能穿著短袖的付喪神就算了,審神者自己明明就怕冷得要命,居然還敢在大冬天裡窩在被爐中吃冰淇淋,這樣的事情要是被知道,那些過度照顧主人的刀,肯定又會是一陣碎唸,他也只好在盡責保密的同時,順便替那些付喪神稍微小唸一下淘氣的主人。

「哼,這種事情你們不懂的!」
打開手中小杯的蓋子,一股甜膩的香氣飄散開來,宛如早春的落櫻散落的氣息,給只有雪色的世界,染上了鮮艷的色彩,讓

青江微瞇了眼,似笑非笑地勾起嘴角,品味急速散去的香甜。

「冬天,就是要在被爐裡面吃冰淇淋,才叫做享受冬天呢!」

「哦,這還是第一次聽說呢。」
有著比人類更長更長,不知道多少倍壽命的付喪神,第一次知道冬天有這樣的規矩。

冬天,不就是應該在被爐裡吃著橘子,喝著熱茶,才叫做冬天嗎?

看著審神者津津有味,小臉上滿是幸福滿足,一小口一小口舔著冰淇淋,讓青江覺得,她說得似乎也還滿有道理的。

注意到青江的視線,審神者的小手縮了縮,把冰淇淋的杯子從稍微挪開了些。

「不行,不能分給青江喔。」

「哎呀,真是冷淡呢。」

「沒辦法啊,青江跟我不同,是真的冰冷,要是吃了更冷的東西,不知道會怎麼樣呢…」

人類有體溫,有著人類形體的付喪神當然也有,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青江的體溫總是比其他刀劍來得更低,也因為這與眾不同的體質,青江才被審神者允許,可以近乎冬眠般窩在被爐中。

「反正冰淇淋也不會跑掉,到夏天我們再一起吃吧。」

「呵呵,這還真是讓人期待夏天的到來呢。」
對於這個實現日在數個月後的邀請,青江可是非常期待。
「不過,主不是說,這是冬季限定的口味嗎?就讓我也嘗一口吧。」

「哎,可是……」

沒有理會審神者的抗議,青江伸出修長白皙的手指,身體略為前傾地離開了被爐,朝著審神者而去。

把手上的冰淇淋抱的更緊一些,離青江更遠一些,沒想到他的目標並不是審神者手上的小紙杯,直直往審神者而去。

近在眼前,感覺得到彼此氣息,幾乎要吻上的距離,教人連呼吸都要忘了。

被付喪神美麗的雙色眼眸給盯住的瞬間,彷彿靈魂也被攝住,審神者只是僵硬著身體,任由男人大手撫上她。

冰冷的指尖,拂過少女嫩白的臉頰,拇指劃過沾染了冰淇淋殘渣的粉唇。

還以為會有更進一步的瞬間,青江收回了自己的手,舔著先才掠過少女嘴唇的拇指。

「嗯,真甜呢……我是說冰淇淋喔。」
呼呼低笑著,青江愉悅地看著從臉頰一路紅到耳朵的小臉。


後記:

2016冬天,CWT44配佈小話,採用了花丸設定的青江
たしなみ意為 嗜好、品味、品格,多重表意

澪雪 拜 10 Dec 2016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