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のぬくもり

君のぬくもり

 

一期一振

 

 

 

 

 

審神者的職務室和閨房比鄰設計,是本丸中唯一一個擁有兩個房間的人。

一間是審神者工作用的職務室,另外一間是女性的閨房,兩個房間都一樣大,也都能看見庭院的美景,是除了當飯廳的大房間以外景色最好的房間。

因為審神者是本丸的主人,所使用的房間當然也是最好的,而這個看得見庭院的職務室,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了短刀們找主人的捷徑了。

「主人!」

「一期哥!」

粟田口家的短刀們,似乎不管什麼時候都精力飽滿,卸下戰甲在玩耍的他們,賽跑的終點就是主人和一期一振大哥所在的審神者的職務室。

在走廊跑步會被歌仙和燭台切給斥責,但在庭院跑跳就沒有問題,抓住漏洞的短刀們,都是利用這個方法直接來到主人的房間。

速度比較快的五虎退先大家一步,撲上了正在與一期一振討論事情的主人腿上,慢了一點的亂藤四郎也搶先了前田藤四郎一步趴在哥哥的腿上,無處可去的前田藤四郎只好偎在哥哥懷中。

「你們真是的,主人正在工作啊。」
一期一振的聲音雖然是斥責,不過蘊藏了更多的無奈和寵愛,短刀們也是知道這點,才敢大剌剌地跟主人和哥哥撒嬌。

「一期,這沒關係的,也沒有妨礙到工作。」

「是嘛是嘛,一下子就好,讓我們躺躺。」
抓到機會絕對不能放過,懂得如何撒嬌的亂隨著主人的話一起跟哥哥撒嬌。

「唉…就只能一下子喔。」
只要三言兩語就可以輕鬆說服,一期一振溺愛弟弟的程度實在讓人搖頭,不過這個本丸中,所有的哥哥們都是溺愛弟弟的笨蛋,審神者只是不好意思說出來而已。

早就搶到最好位置的五虎退,用審神者的大腿當枕頭,舒服地閉上了眼睛,一旁的亂也是在一期一振腿上閉上眼,而前田則是躺在一期一振另外一邊的大腿上。
跟著五虎退的小老虎們,則是各自找了舒服的地方躺下,嚴肅的職務室瞬間變得和樂融融,充滿了家庭氣息。

審神者輕撫著五虎退跟老虎毛皮同樣顏色的頭髮,似乎是非常舒服的樣子,五虎退的嘴角比之前更加上揚了起來。

雖說只要一下子就好,但溺愛弟弟的一期一振跟充滿母性溫柔的審神者兩人,誰都不會去吵醒睡得正甜的孩子們,兩人就這樣安靜地看著資料,任由可愛的弟弟們撒嬌。

打破這個僵局的,是來到職務室的藥研藤四郎。

看著這群膩著主人和哥哥撒嬌的傢伙們,藥研重重地嘆了口氣。
「大將和一期哥,你們都太寵他們了。」

雖然是短刀,不過藥研認真且值得依靠的性格,比骨蝕和鯰尾更有哥哥的氣度,在藤四郎家的階級排位上,僅次於一期一振而已。

「要睡午覺就回房間去,別在這裡妨礙大將跟一期哥。」

「藥研別拉啦!」

「藥研哥…」

「撒嬌也不行,走了走了。」

求救地看著審神者跟一期一振,兩人都只是淡淡微笑,一點都沒有幫助他們的意思,聰明的短刀們也很明白,現在最好是聽藥研的話。

畢竟大家都是短刀,把對太刀打刀們的那一套拿來這裡完全沒用,在這裡撒嬌可是討不到半點便宜,雖然有很多意見,不過現在也只能乖乖照藥研的話回房間睡覺。

短刀們都離開,審神者以正坐的姿勢伸了個懶腰,回過頭發現一期一振看著自己的大腿,一臉認真地不知道努力在思考些什麼。

「一期?」
偏著頭,審神者輕喚了聲。

「啊,在主人面前真是失禮了。」
在主人面前居然專心地思考自己的事情,不合君臣之禮的行為,讓注重禮節的他慌忙道歉。

「沒關係的,倒是一期在想些什麼呢?」
一臉認真的模樣,實在是太讓人好奇了。

「這個,說來也怕主人笑話。有了人型後,發現弟弟們都很喜歡枕大腿,為什麼會喜歡這麼做呢?」
不只是枕在自己腿上,只要有機會也會撒嬌枕在主人的腿上。
雖然年紀大了一些,但幻化成人型的時間比弟弟們來的短的許多的一期一振,對人類的一些行為還在摸索階段,許多事情是他所無法理解的。

「為什麼嗎…」
一期一振的疑問,審神者偏著頭想了想,發現自己確實也很難解釋為什麼許多人喜歡這麼做。
「一期沒有試過嗎?」

「呃…我、我怎麼會……」
枕大腿這種事情,一期一振從來都是看別人做,自己從來沒想過,更沒試過。

「試試看就明白了吧。」
審神者拍拍自己的穿著緋袴裙的腿,示意他可以跟弟弟們一樣,枕著她的大腿休息。

「不不不,怎麼能對主人做這種事情!」
白皙的臉浮起一層紅暈,連耳朵都染上了同樣的顏色,難得看到完美哥哥一期一振失去冷靜的慌張模樣,會讓人忍不住想要逗逗他。

「我說可以就是可以。」

「不,這太冒犯了!」
到目前為止連審神者的手都沒握過,突然允許他枕大腿這樣的親近,一期一振搖著手,表示他真的做不到。

「只是試試看而已嘛。」
沒想到居然會有由自己來強迫人枕膝的一天,審神者實在是忍不住想笑。

拽住一期一振的手,審神者直接將他拉到自己的腿上躺好。
突然失去平衡倒了下來的他,全身硬梆梆完全不敢動彈,真的像把放在腿上的太刀。

「主人,這樣還是不妥…」
手腳不知道該怎麼放,幾乎是連呼吸都不敢,一期一振的聲音接近求饒。
這個對其他刀劍男子來說是難得的獎賞,只有一期一振用責罰的態度在面對,真是讓人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一期,放鬆。」
小手輕撫著一期一振有著流水顏色,柔軟順手的短髮,審神者柔聲安撫著。
「什麼都不要想,只是閉上眼睛。」

知道自己不服從命令閉上眼睛,審神者大概也不會放過他,一期一振也只有放棄抵抗,乖乖地照審神者的話去做。

順從地閉上眼睛,切斷了視覺的同時,其他的感官就會變得敏銳,一股淡淡的香甜飄盪在身邊,過了好一會兒他才認識到,這個令人安心的氣味是屬於審神者的。

令人放鬆的氣息,讓一期一振僵硬的肩膀也不自覺放了下來,清楚地感覺到頭髮被輕撫,十分舒服的感觸。

被強迫閉上的眼皮也沉重了起來,朦朧的意識中,一期一振想起了被父親粟田口吉光給珍惜擦拭的遙遠過去。

說來也可笑,附喪神是九十九神,物品必須被保存珍惜超過百年以上,才有可能化身為附喪神。
在他成為附喪神的時候,早已過了百年以上的時光,刀匠離開人世極久,他更不可能會有成為附喪神之前的記憶……應該是如此才對,可是矇矓的意識中,卻感覺得到和父親一樣珍愛撫著自己的溫暖。

「大將…」
好不容易把短刀們都哄睡了,回到職務室的藥研,看到的就是這個令人訝異的光景。

總是一個人背負著一切,絕對不會有一絲鬆懈,律己極嚴的一期一振大哥,一臉放鬆地睡在審神者的腿上。

就算是藥研,也沒見過一期一振放鬆的模樣,聲音驚訝地梗在喉中,無法順利發出。

注意到門口的藥研,審神者回過頭去,食指比在唇上做了個噓的手勢。

聰明如他當然知道自己該怎麼做,就當作什麼都沒有看到,藥研不發出一點聲音地離開,不打擾難得可以放心休息的大哥。

「……睡著後,還真的跟短刀們一樣呢。」
手指梳著一期一振柔軟的頭髮,審神者呼呼低笑。

 

總覺得很久沒有那麼舒服地睡上一覺,一期一振睜開眼睛時,一瞬間無法辨識自己在什麼地方,恍惚的放鬆感好像回到大阪城的那時一般。

有著疼惜他的主人,還有眾多弟弟們在一起生活,如夢似幻的那個時光,夢幻的感覺讓一期一振幾乎又要就這樣閉上眼睛了。

「醒了嗎?」
頭上傳來的審神者的聲音,一口氣讓他朦朧的意識清醒過來,幾乎是蹦跳的起身挺直背脊地正坐。

「一期一振真是失態了,還請主人原諒。」
只不過被主人強拉著躺大腿,就失去警戒力地睡去,做為一把保護主人的刀卻如此鬆懈,無法成為弟弟們的榜樣,讓一期一振非常洩氣。

「好,我原諒你。」

「呃?」
預料外的回答,讓一期一振發出奇妙的聲音。

「反正也沒有其他人看見,沒關係的。」
為了不傷哥哥的尊嚴,審神者的內心偷偷地把看到狀況的藥研給隱蔽了。

「感謝主人諒解。」
正坐的一期一振朝審神者一個行禮。
「另外就是,一期一振有個請求。」

「嗯,你說。」
面對一臉嚴肅的男人,審神者也不自覺地挺直了背脊。

「在主人方便的時候就好,是否可以允許一期一振再一次…那個……」
看著一期一振微紅的臉,審神者完全可以猜到他想要說什麼。

「枕膝嗎?」

「是……」

「可以啊,只要一期不嫌棄的話。」

「不,怎麼會嫌棄…」
大阪城的噩夢一直如影隨形,一期一振幾乎快要忘卻了那段溫柔幸福的生活,直到剛才。
身心同時得到休息,這就是弟弟們喜歡的原因吧。

「主人,一期哥,晚餐已經準備好囉!」
紙門外傳來的平野藤四郎的聲音,打斷了應該要持續的對話。

「好的,我們馬上過去。」

聽到了一期一振的回應,平野很高興地應了聲,就這樣回到飯廳去了。

「那麼,主人,我們也………主人?」
看著一直坐著不動的審神者,一期一振的口氣迅速變得緊張起來。

「一期,你先過去,我等一下就來。」

審神者有所隱瞞的笑,讓剛剛站起來的一期一振又坐了下來。
「是因為我的關係,耽誤了主人的工作嗎?如果是那樣的話,就請讓我來收拾,主人請先用餐吧。」

「呃,跟工作沒關係…」

盯著苦笑著的審神者幾秒鐘,一期一振的腦中閃過了一個最可能的理由。

「主人是腳麻了站不起來嗎?」

「休息一下就好了。」
笑著的審神者,並沒有否認他的猜測。

這個問題,全部都是出在一期一振他身上。
本來只打算做個樣子,稍躺個一刻鐘就好,沒想到這樣一睡就是一個多時辰,一個姿勢維持這麼長時間,站不起來也是當然的。

「那麼,還請由我抱主人去用餐。」

「呃!?」
不理會審神者抗議和拒絕的聲音,一期一振很輕鬆地將少女給抱了起來,而且還是公主抱。

「一期,放我下來!」

「已經是用餐時間了,不快點過去,燭台切又會說教了呢。而且,護送主人也是近侍的工作,請放寬心就好。」

「不是這個問題……」
再怎麼說她都是未婚的少女,被大男人給公主抱,會害羞到讓人想要挖個洞躲起來。

連枕膝都會害羞,公主抱卻這麼落落大方,刀劍男子的羞恥心,跟她完全不是一個方向的。

「請安心,主人很輕,沒有一點負擔。」
看著主人紅艷的面容,一期一振像是想到什麼地補上重要的一句。

「所以說不是這個問題!!」

由一期一振所引起的公主抱騷動,又是另外一個事情了。

 

 

 

 

後記:

LOFTER點文的一期一振X女審神的砂糖物,這樣一寫才發現,即使已經非常努力,也寫不出很甜蜜的砂糖了﹝泣﹞

希望小言 傻白甜的靈感再來跟我打招呼

澪雪拜 9 May 2015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