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

夜空

 

鶴丸國永

 

 

 

 

 

審神者和付喪神們所生活的本丸,比想像中的還要四季分明,景色變化十分顯著。

白天的太陽愈是毒辣,夜晚就愈是涼爽。

將面向庭院的紙門拉開,讓夜風吹散房間中的熱氣,就這樣坐在可以充分享受夜色的走廊上,欣賞柔美的上弦之月和星光閃爍的天際。

一個出現在庭院的白色身影讓審神者的視線從天空落到地上,那個白色的身影不用多說,也只有本丸中唯一的一頭鶴─鶴丸國永會那樣打扮。

在銀色月光的夜中,ㄧ身雪白的他比平時還要飄逸,真的就像是頭佇立在人界的仙鶴,似乎隨時都可以振翅飛翔而去。

知道審神者已經注意到他,鶴丸笑著朝審神者招招手,做了個過來的手勢。

審神者左右盼顧,庭院中周圍空無一人,毫無疑問鶴丸在是朝她招手。

在這樣的深夜中,鶴丸在庭院中站著不動只對她招手的模樣,讓審神者遲疑著,是否要就這樣過去。

鶴丸國永跟其他的付喪神有一點不一樣,那就是極度地討厭無聊,喜歡用各種方法找著讓心臟好好跳動的方法,人畜無害名為驚喜的小小惡作劇是他最愛做的事情,也因為如此,審神者很自然地在警戒這是否又會是個陷阱。

思考的時間很短,審神者還是決定相信他,拿了鞋子踏下庭院,才走沒兩步,突然踏空的失墜感還沒讓人來得及反應過來,人已經掉落在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庭院中的洞穴中了。

「嗚,鶴丸又來了……」
會莫名其妙挖個洞等人掉下去的,除了鶴丸國永之外沒有別人,雖然早就聽說過很多次,但審神者沒有想過自己真的也會中這個陷阱。

洞穴挖的極大也頗深,可以讓一個人躺在裡面也毫無困難的大小,不禁讓人思考,鶴丸是打算讓多少人同時中這個陷阱啊。
最重要的是,她白天走過這個地方的時候,還是一片平坦的草地啊。

「哈哈哈,有嚇了一跳嗎?」
背對著月光,ㄧ身雪白的他閃閃發亮,鶴丸毫無惡意地笑著,對掉落陷阱的審神者說出他的口頭禪。

「真的是,嚇了一大跳啊…」
已經沒有罵人的力氣,審神者無奈地抱怨。

那種失墜落下的恐怖感,她可不想再體驗一次了,這種惡作劇真的是太糟糕,要不是洞穴中放了幾個厚實的坐墊,她也許會就這樣摔傷了呢。

拍著手邊乾淨厚實坐墊,審神者腦中出現了巨大的疑問。

挖一個洞穴嚇人就算了,還把坐墊放在裡面,是為了不讓人摔傷,還是有其他意思…?

抬頭想要詢問鶴丸的時候,他已經跳了下來,在審神者詫異的視線中坐在她身旁。

「鶴丸…?」
眨著眼睛,審神者輕問著。

沒有回答審神者的疑問,鶴丸只是伸手指了指夜空,審神者也順著他的手勢,抬頭往上看去。

「哇………」
在狹窄的洞穴中所看到的滿天星空,和平常所見的模樣完全不同。被閃爍星星所覆蓋的世界,彷彿自己也溶化在其中,太過美麗到讓人除了讚嘆以外想不到任何字眼了。

「很漂亮吧。」
一旁鶴丸的聲音,讓審神者從夢境般的美景回過神來。

「嗯,真的很漂亮!」
從來沒有想過,從洞穴中見到的夜空,會是這般美景。

「我從墳墓中被挖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景色……一直以來輾轉去了很多地方,但是那個時候所看的夜空,是我見過最美的。」
坐在審神者身邊,鶴丸笑著說明,在這個瞬間他的笑容在審神者眼中,比滿天星空還要美麗。

感覺到自己的心跳不能控制地突然加速,臉也熱了起來,審神者別過視線,找著別的話題。

「所以,這個洞穴是…?」

「是我的秘密基地喔,妳是第一個進來的。」
很驚訝吧!鶴丸的笑容無言地表示著。

沒想到會知道鶴丸的秘密,說要不驚訝是不可能的,而且審神者相信自己心裡反應一定全部都寫在臉上,不然鶴丸不會笑得那麼愉快。

而且被他這麼說,審神者才發現,這個地方與其說是洞穴,不如說是墓穴更來得恰當,可以完全讓兩個人躺著也綽綽有餘。

「可是,白天我走過這裡,並沒有發現啊!」

「哼哼,要是被輕易發現,就不是秘密基地了。」
調整了坐墊的位置,鶴丸就這樣躺了下來,毫不介意自己雪色的衣服會被土給弄髒。

「從這個角度看會更漂亮喔。」
也不等審神者回應,鶴丸就拉著她一起躺下,讓嬌小的主人枕在他的肩膀上,一起欣賞只有秘密基地才能看到的景色。

極度貼近感覺得到鶴丸的溫度和氣息,讓審神者緊張到必須要將視線放在星空上,努力將身旁令人心跳加速的感覺給趕離腦袋。

「……鶴丸每晚都會這樣賞夜嗎?」

「不,只有特別美的時候才會。因為太美了,想跟妳一起看看。」

「嗯。」

雖然心中有很多疑問,包括他為什麼做了個墓穴一樣的地方當秘密基地,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在這地方賞夜,但審神者選擇了什麼都不說。

就算問了,她知道鶴丸也只會笑著蒙混過去,直到他真正想說什麼為止。

所以,她要做的就只有,靜靜地陪伴在他身邊,享受今晚的難得夜空。

 

 

 

 

後記:

鶴丸的乙女向意外的很難浪漫起來
總覺得他是那種,用笑容掩飾其他感情的主角類型

澪雪拜 2015/5/31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