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焼け

恋焼け

 

山姥切國廣  / 三日月宗近

 

 

 

保養刀劍是審神者每天必要工作之一。

也許是因為他們過去的主人幾乎都是武士,性格上或多或少也都被感染,養成了不輕言小傷的脾氣。
就像是蛀牙一樣,非得要痛到不行才願意看醫生,刀劍男子們也是不到隱瞞不下去的狀況,不會主動跟審神者提出維修保養的要求。

為了不要讓一點小傷促成無法彌補的大過錯,只要有出戰的刀劍們,審神者無不小心翼翼地確實地好好保養。

讓山姥切國廣跪坐在保養刀劍專用的手入房間中,審神者小心地用靈力治療傷口。

生來就是靈刀山姥切的模造刀,對於自己只是個仿製的事情,山姥切國廣總是耿耿於懷,有著自爆自棄傾向的他,總是喜歡把自己弄得髒兮兮,在戰場上像是要把自己給弄壞一樣拼命往前衝,一點都不明白這樣是多危險的事情,每每都讓審神者在心中嘆氣。

身為仿製品的自卑感讓山姥切國廣不管任何時候都披著塊遮掩自己的白布,只有在手入室時候無可奈何地拿下。
像是沒有安心毛毯就睡不著的孩子一樣,山姥切低垂著視線看著地板,緊張不安地希望整備趕快結束。

因為緊張太過於專注於自己的世界中,他完全沒聽見審神者的聲音,直到一雙小手摸上他的臉頰,硬是將他低垂的臉給抬起來。

太過突然的事情讓山姥切國廣沒來得及反應,就這樣和審神者面對面眼對眼,抬頭看著這個比他還要嬌小的女性。

「別這樣低垂著頭,山姥切國廣是很美麗的刀。不管出身如何,現在的你就是你自己,是獨一無二的存在。」

雖然這些刀全部都是日本刀,但是有著金髮碧眼的外國人模樣的附喪神也不在少數,其中只有山姥切國廣,有著外國人的模樣性格卻安靜許多,這樣的他在眾多刀劍之中,反而是讓人擔心的存在,特別是他自暴自棄的心情,常常讓審神者煩惱他會不會一個忍不住,衝上去把自己給弄斷了。

「我……」

審神者長長的黑髮垂落在他身上,極度貼近的距離幾乎聞得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氣,心跳加速的緊張感甚至大於他在戰場上單刀對峙的瞬間,讓他整個聲音都梗在喉嚨中,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等他發現的時候,自己的手已經握上了捧著他的臉的小手,握上了纖長但有著小繭的手。

「山姥切國廣……?」

「妳‧‧‧」

「主殿,還沒輪到我嗎?」
令人屏息的緊張感,馬上就被門口傳來的悠然聲音給瓦解。

不知道為什麼有著做賊被抓到的心情,審神者心臟幾乎要跳出來地回頭一看,只見三日月宗近笑盈盈地站在門口,視線放在他們相握的手上。

「我不是打擾了呢?」

三日月宗近的聲音,讓山姥切國廣大夢初醒般地回過神來,抓起自己的披肩一言不發,用最快的速度衝了出去,在場的兩人根本沒人攔得住他。
當然,三日月宗近似乎也沒有攔住他的意思,反而往審神者走近。

「呃,接下來應該是……」
如果她記得沒錯,今天三日月宗近應該是沒有出戰,留著做內番才對。

「山姥切國廣就是最後一個了喔。」

「啊,是這樣啊…」
很明顯地感覺到氣氛對自己很不利,但是審神者像是被看不見的氣勢給威壓般,完全動彈不得地只能就這樣跪坐在原地,看著三日月宗近在她面前站定。

「那、那個…」

「山姥切國廣確實是把美麗的刀沒有錯,但是…」

逼近在臉前的三日月宗近的俊臉,對女性來說實在是傷害力太大,為了不讓心臟就這樣跳出來,審神者忍不住想要轉過臉去的瞬間,又被他給扳過來,就像她剛剛對山姥切國廣的時候一樣。

感覺得到三日月宗近柔順的頭髮和髮飾落在她的頭髮上,極近距離看著他的笑容,會讓審神者喘不過氣來。

「主殿如果喜歡美麗的刀,還是看我吧,我可是天下五劍之中最美的刀,隨時都可以來鑑賞。」

「呃…好……」
好不容易終於擠出的聲音,也只有短短一個音而已。

得到了審神者的承諾,三日月宗近漾出更美的笑容,那份俊美會讓人喘不過氣,真不愧是被稱為最美的刀,附喪神完全劇現了他的美貌。

「主殿,可以順便幫我保養一下嗎?」

「咦,可是三日月你今天…」

「我一身老骨頭,需要多照護一下。」

「呼呼,三日月還真的是喜歡保養呢。」
剛剛緊張的氣氛就這樣一口氣轉換過來,審神者鬆口氣的同時也笑了起來。

「哈哈哈,我喜歡被伺候。」

「真的是老骨頭嗎…」
話雖這麼說,審神者還是拿起了手入棒替他敲起了肩膀。
「爺爺,這樣的力氣可以嗎?」

「哈哈哈,很好很好。」

恢復成平常她所熟悉的優閒的三日月爺爺,剛剛的氣勢完全就像是騙人一樣。

不過冷靜想想,三日月宗近跟石切丸和太郎次郎不同,是把嘗過血腥的刀,有著隱藏的戾氣也不是奇怪的事情。
能在戰場上攻無不克戰無不勝,曾經是劍豪將軍足利義輝的愛刀的他,肯定也有番過人的實力。

「咦……呀!」
敲著敲著才發現,應該挺挺坐著的三日月朝她倒了下來,就這樣偎在她懷中。
「睡、睡著了……」
看著就這樣毫不客氣呼呼大睡的三日月,審神者無奈吐了口氣。
「又不是今劍…還是該說,兄弟們真像呢。」
讓三日月睡在腿上,審神者望著偶有粉紅櫻花飄過的藍天。
「要是每天都能這麼和平就好了。」

 

 


後記:

我的乙女心被刀劍亂舞給燒起來了﹝笑﹞
半端中途的結局真是抱歉,不過本來就是短篇前提的,後面就任憑腦補吧﹝不對﹞

審神者的設定還是有點模糊,只有黑長直的巫女裝是肯定的﹝笑﹞

刀劍x審神者 青澀純情的路線,這種超級少女漫畫的故事,真的是好久沒寫了~
不過刀劍們雖然一臉俊美,不過都是些上百歲的老頭子,審神者主上才是被玩弄在手中的吧~

澪雪 拜 24 Mar 2015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