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遊び

水遊び

 

 

小狐丸

 

 

 

從後院傳來斷續響起的水聲,讓審神者停下了腳步,往聲音的方向看去。

本丸雖然是古色古香的日式建築,但其中所有的民生必要用品,全部都是現代的,包括自來水、瓦斯爐、還有浴室廁所這些設備,讓審神者和刀劍男子這些附喪神們,在本丸的生活不會有半點不便,是政府的福利措施之一。

雖說本丸中有著現代設備,但為了都是古人的刀劍男子們,也還是設置了一些古風的用品,但比起實用性更多的目的是造景用的裝飾品。

習慣了現代設備的刀劍男子們,也鮮少使用後院中的各種裝飾品,後院基本上已經成為了晾衣服及短刀們玩耍的空間,不尋常的聲音讓審神者不禁懷疑是不是水管壞了,才會有這樣的聲音。

循著聲音的方面前進,那裡是本丸為數不多的水井,平常刀劍男子們會在這裡取水用於戶外的工作,如農活和照顧馬匹們。

既然如此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可是聲音聽起來也完全不像是取水,猶豫了一下審神者還是往前走,想要看一下這個角度所看不到的,水井的死角。

到了水井旁邊,只見一個高大的身影半跪在水井旁邊,把冷水往自己的頭上淋下。
用冷水沖身的行動,如果是山伏國廣的話,審神者不會有一絲訝異,但換做是其他人,她就無法不開口詢問了。

「小狐丸,你在做什麼?」

卸下戰甲只穿著常服的小狐丸,身上的衣服全部都被水給潑濕,貼在結實的身體上那份讓人無法直視的性感,讓審神者別開視線,盯著他同樣濕透的頭髮說話。

「啊,打擾到主人真的是非常抱歉,只是剛剛從田地回來,想要洗掉塵土把毛皮梳亮,再去跟主人打招呼。」
用手扒開濕透的銀色長髮,小狐丸咧嘴笑著,小小虎牙給這個高大男人增添了不少可愛。

用開朗的笑容說出這麼漂亮的理由,讓人不知道該說什麼時候的同時,也有著許些的感動。

「但是這樣用冷水…」
雖然不知道附喪神會不會感冒,但像修行一樣用冷水從頭淋下去,想要不擔心不心痛都很困難。

「小狐想要快點梳理毛皮,才能讓主人稱讚我毛色亮麗。」
頭髮全濕衣服也被水淋,明明是狼狽的模樣看來卻非常可愛,讓人不自覺的心跳加速,這就是小狐丸的魅力。

在她所不知道的地方,小狐丸為了討她歡心所付出的努力,讓審神者覺得自己該做些什麼來回報一下。

「如果可以的話,今天由我來幫忙洗頭好嗎?」

「主人要幫小狐順毛嗎?」

「如果小狐丸願意的話。」

「當然當然!這是小狐的榮幸!」
在小狐丸高興答應的同時,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他背後的尾巴也在興奮晃動,那模樣實在像極了一頭人型大犬,讓審神者忍不住笑了出來。

「主人?」

「沒事,我們走吧。」

「去哪裡?」

「洗頭當然是去澡堂啊。」
拉著小狐丸的手,審神者往澡堂走去。

 

為了能容納數十人以上的刀劍男子同時入浴,本丸的澡堂非常大,跟外面的公共澡堂一樣,有個二十多個附水龍頭的座位,還有兩個連結在一起的大池可以泡澡。

為了可以讓忙碌且人數眾多的刀劍男子們隨時都可以入浴,浴池基本上是除了入眠的半夜以外隨時都準備好滿滿熱水,這個措施也相當受到附喪神的歡迎。

來到浴室,非常意外的這個時間居然空無一人,安靜的澡堂只聽得到水的聲音。

審神者身為本丸之中唯一的女性,但並不代表她沒踏足過澡堂,事實上在本丸剛建立的時候,她常常在這裡幫短刀們洗頭並打掃環境,直到來到本丸的刀劍數量慢慢增加,被燭台切告誡女孩子不應該隨意踏入這個都是男人的地方,她才沒有再進入澡堂。

這次幫小狐丸洗頭,是她久違了再度踏入澡堂,眼見之處各個小地方都打理的非常整齊乾淨,甚至比她打理的時候還多了些實用的小設計,看得出來大家都非常珍惜這個地方。

將長長的和服袖子用衣帶綁好,準備好洗髮精和梳子,審神者回過頭去發現小狐丸已經在座位上坐好,尾巴仍舊興奮地上下搖晃。

「小狐丸,這樣子我沒地方站呢。」

「因為是野生的,很難控制…」
只要一興奮尾巴就會冒出來晃動,這是動物的習性她也很清楚,只是想要站在小狐丸背後的時候,就是個困擾了。

努力了半天,小狐丸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用手把自己的尾巴給抱著,空出個空間讓審神者站在背後。

以前也幫短刀們洗過頭,對審神者來說這個工作並不陌生,但她是第一次替長髮的人洗頭,而且比自己的頭髮還要長,讓她有點緊張。

先用熱水沖濕頭髮,抹上洗髮精後充分搓出泡沫,說起來不會很難,但對上小狐丸的長髮卻比想像中的還要來得辛苦。

「力氣會不會太大?」
審神者雖然是這麼問,不過她覺得自己的力氣在這些付喪神面前,應該就跟螞蟻沒有兩樣吧。

「不會,小狐還是第一次讓人順毛,比想像中的舒服呢。」

看小狐丸閉著眼睛很享受的模樣,審神者也就大膽了起來,更加賣力地搓洗小狐丸的長髮。

只用手還無法讓全部的頭髮都沾到泡沫,審神者拿著木頭梳子一邊洗一邊梳,同時感嘆著小狐丸真是有頭漂亮的頭髮……或者該說是毛皮比較恰當呢。

在小狐丸的頭上摸索了半天,除了頭髮還是只有頭髮,那個像是耳朵的部分,她怎麼樣都沒摸到,也算是解了她一個疑問。

「小狐丸每天這樣打理毛皮,會不會覺得很麻煩?」

「不會啊,主人為什麼這麼問?」

「也沒什麼,只是突然想到。」

本丸之中除了小狐丸之後,還有另外幾位長髮美男子。
蜂須賀虎徹很重視自己身為正品的尊嚴,在外觀上非常重視要跟贗品有區別,那份認真讓身為女性的審神者都感到羞愧。
同樣是長髮美人的左文字兄弟她是不清楚,不過和泉守兼定的頭髮,聽說都是堀川國廣幫忙打理,讓她突然想到,自稱兄長的三日月會不會出於興趣幫小狐丸洗頭。

不過那老頭子比起服侍他人,更喜歡被人給伺候,要他主動幫小狐丸梳毛洗頭這麼困難麻煩的事情,他老人家怎麼想都不可能會主動幫忙。

「要沖水了,把眼睛閉起來,頭昂起來喔。」

「是。」

小狐丸乖乖地閉上眼睛,感覺著舒服的熱水流過他的頭髮,一切的塵土和污穢都隨水而去,比起順毛更像是奉納前的清淨儀式,太過舒服到想要讓這時間更延長些。

沖去全部的泡沫,把髮絲中的水分扭乾,審神者終於是吁了口氣。

「完成了呢。」

「哇!跟以前不同的感覺呢。」
摸摸還是半濕的長髮,小狐丸非常感嘆。

「這是當然的啊。」
比起只用冷水沖,加上了洗髮精當然會光滑許多,用熱水也會讓頭皮放鬆,自然會舒服。

即使使用現代化設備,刀劍男子畢竟還是古人,能像燭台切還有長谷部那樣,很快速地就接受現代文明變化的刀劍還是有限的呢。

去把放在稍遠處的大毛巾拿來,只見小狐丸自己把頭髮上的水給甩掉的模樣,看起來真得很像是頭洗好澡的大犬,而且很不討厭洗澡。

「主人!」
審神者一回來,才將毛巾放上他的頭,坐著的小狐丸,突然回過身來緊緊抱著她的腰。
高大的身軀貼在少女身上昂頭與她對望,帶著笑的紅色眼眸讓人忍不住心跳加速。

「怎、怎麼了?」

「小狐也可以幫主人順毛嗎?」
環著她的腰的手緩緩向上,手指輕輕勾著她隨意綁著的髮髻,一個小小的撥弄本來就不緊的髮髻就這樣鬆開,披散下來的烏黑長髮,小狐丸一樣用手梳著。

「是…洗頭嗎…?」
被小狐丸給凝視會忍不住心跳加速,喉嚨也有點發熱地,好不容易擠出的聲音也有點不像是自己的了。

明明頭髮是沒有感覺的東西,但總覺得感覺得到小狐丸的指尖,輕撫梳弄著的感覺,說不出來的旖旎空氣,讓她連呼吸都有點困難。

「主人您知道嗎?狐狸只允許親近的對象梳毛喔……」

小狐丸的聲音比平常低了些,還是一樣好聽,而且更多了份讓人迷醉的感覺,也或者是澡堂中的水氣,讓她感到暈眩了吧。

「主人,可以允許小狐嗎?」

「我……」

才吐出一個字,澡堂外面的大量腳步聲就打斷了一切。
刀劍們全部都是習武之人,根本半點腳步聲都沒有除非他們刻意,然後就是沒受過訓練的短刀們,會有此等聲音。
兩人才轉頭往門口的方向看,澡堂的大門就唰的一聲被用力拉開,藤四郎家的短刀們一字站開。

「小狐丸好狡猾!我也想要主人幫我洗頭啊!」
第一個開口的是亂。

「就是說啊!」
不是藤四郎家的短刀愛染國俊也跟著抗議。

「主人都不幫我們洗,只幫小狐丸哥哥…」
一臉要哭出來的五虎退。

「人多比較熱鬧。」
沒有關係的螢丸也混了進來。

在短刀後面,還有保護者的一期一振和藥研藤四郎站著,面帶微笑地給予無言的壓力。

看到這個大陣仗,小狐丸也知道狀況對自己不利,嘟囔著連審神者都聽不到的話語,乖乖地放開了自己的手。

「難得的機會,大家一起來吧。」

「哇!太好了!」
得到了主人的允許,短刀們一窩蜂地跑了進來。

「小夜也來啊。」
還有一個不好意思跟藤四郎們和來派的刀一起,有點不安地站在門口的是左文字家的么弟。

「主人,也請讓我幫忙吧。」
捲起袖子,一期一振溫雅微笑著,完全就是個理想兄長的模範。

「謝謝,一期。」

看著沒有自己的事情,小狐丸就用毛巾蓋著頭,起身離開澡堂。

「啊,小狐丸,頭髮要擦乾才不會感冒呢。」

「是的,主人!」

「我很擅長幫人洗頭,如果小狐丸殿有需要,我也可以幫忙。」
在小狐丸踏出去之前,跟一期一振擦身而過的瞬間,那把太刀微笑說著。

「那就先謝謝了。」
當然,小狐丸只是口頭說說,是不會讓跟自己不怎麼熟悉的藤四郎一家之長做這種事情。

小狐丸臨走前看了那群人一眼,只有藥研藤四郎注意到他的視線,回報了一個微笑。

藥研藤四郎看起來是個人畜無害的少年,那笑容也充滿了善意,但小狐丸的野性很清楚,藥研藤四郎上揚的嘴角中同時包含著挑戰。

小狐丸本身雖然是平安時代就打造的古刀,做為付喪神的年齡遠遠比這些孩子們大的許多,但來到這個本丸的時間尚淺,想要爭取到主人的寵愛,他要對抗的對象還很多呢。

 

 

 

 

 

後記:

實在是喜歡少女漫畫風格的本丸啊~
在本丸各處發生的小小修羅場和爭奪戰,不會搬上檯面的角力寫起來真得是很有趣~

澪雪 拜  26 Apr 2015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